(全本)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季冰弘乔笛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8 17:41

季冰弘乔笛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小说吧,这是作者小萝伯特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都市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在安静的医院里,在这个洒满阳光的病房里,乔笛的声音又细又软,却异常清晰地一字一句刻在站在门外的季冰弘的心上,每一句都像尖锐的刀子,深深扎进他的心里。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

推荐指数:8分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在线阅读全文

失忆娇妻:狼性季总放过我第十八章 被刺痛的心

迟焰和季冰弘到达乔笛的病房门口时,医护人员正在房间里忙来忙去。

乔笛的大眼睛微微睁着,看起来虚弱无比,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粉白相间的病号服领口从被子里钻出来,上面沾满了阳光。

“还是稍微有一点发烧,不过输了液应该很快就会退,毕竟做了场手术,虽然不是特别大的伤口,但是还是需要一点恢复的过程的,别担心昂。

乔笛乖乖地点了下头。

**从乔笛嘴里轻轻拿出温度计看了一眼,安抚道,随后便出了门。

季冰弘和迟焰从门外静静地看着,两个人都默契十足地没有进门,生怕打扰了这幅温柔的场景。

季冰弘推了推墨镜,没有摘掉。

他自己很不愿意承认,他在看到乔笛的那一刻,所谓怒火就全都消散了,甚至还涌上一股退缩的情绪,他想就这样站在门口看着她,或许就挺好,一来不会让她感到心烦,二来自己也不会因为对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而局促不安。

季冰弘此时此刻躲在漆黑黑的墨镜后面很有安全感。

迟焰则轻轻地敲了几下门,推门就进去了。

“乔乔姐,你醒了啊,我今天也没什么事儿,就来看看你。”迟焰一进门就弯了嘴巴轻声轻语,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乔笛身边。

乔笛只偏了偏头,看着迟焰坐下,十分微弱地道:

“还好,不疼。”

迟焰温柔地安抚:

“可能输液也有关系,我哥当年做手术的时候,开始也不太疼,后来还是挺疼的,不过忍一忍就过去了,你别怕,有什么事儿你可以告诉**,他们告诉我,我告诉少爷,少爷一切都会给你安排好的,放心吧。”

乔笛即使很虚弱,但还是皱了皱眉。

季冰弘在门外看的清清楚楚,他的心不可抑制地抽痛了一下。

“别告诉他。”

乔笛垂下眼睛,看着手背上的输液管:

“如果不是他,一切都不会发生。”

“我讨厌他。”

“非常讨厌。”

“别跟我提起他。”

在安静的医院里,在这个洒满阳光的病房里,乔笛的声音又细又软,却异常清晰地一字一句刻在站在门外的季冰弘的心上,每一句都像尖锐的刀子,深深扎进他的心里。

季冰弘攥紧了拳头。

原来,他扛得住肉体的疼痛,却真的扛不住内心的疼痛。

心痛的感觉,是这样的……

季冰弘感到自己被深深地挫败了,他找到了逃离的理由,他欺骗着逃离自己,逃离这房间,似乎就能逃离彻骨的疼痛。

迟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尴尬地用手搓了搓大腿,忍不住往门口看了一眼。

刚好看到季冰弘双手默默**口袋里,转身离开了。

等乔笛抬起眼睛顺着迟焰的目光朝门口看去,一个人都没有看到,便问:“怎么了?”

迟焰忙遮掩道:“啊,没事,我感觉有点风,以为是门没关严。”

乔笛垂下眼睛,不再出声,而她微微泛红的眼眶也逃过了迟焰的双眼。

其实在过去沉睡的几十个个小时里,她不停地做着很奇怪,却又很真实的梦。

这奇怪的梦充满着血色,是她害怕的腥红。

她身后似乎有吃人的怪物在追赶,她拼命地逃离,逃离,却总是走不出老旧的楼区。死去的爸爸在呼喊她,而她呼喊着找不见身影的妈妈。

她似乎在一瞬间重新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扎着羊角辫的女孩,在夕阳的血色里挣扎着奔跑。

直到她转身撞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那个身影高大,修长,坚实可靠。

他的手轻轻护住自己的头,把自己抱起来,捂住耳朵,大步走向一片光中,回到美好的现实。

而在梦里,乔笛清楚地记得他身上的味道,是淡淡的檀木香气,她记得那模糊又美好的面孔,尖尖的下巴,狭长漂亮的双目,高耸的眉骨……

她竟然下意识地梦到了季冰弘的模样。

那种眷恋的感觉足以乱真,在乔笛挣扎着从麻药中醒过来之后还久久不能散去。

乔笛无法解释,所以她强迫自己认为这是斯德哥尔摩,并告诉自己季冰弘是一切的始作俑者,梦境都是假的,是不可信的。

所以她拒绝看到季冰弘那张和梦里一样美好的脸。

她觉得羞耻,觉得不可理喻,觉得无法直视季冰弘的面容。

其实,她还是最怕她生性敏感而感性的情绪会冲破现实的围栏。

但,她对迟焰说出“我讨厌他”的时候,居然鼻子一酸,不自觉红了眼眶。

她没由来地,觉得委屈。

迟焰默默地坐了一会,良久才起身道:“乔乔姐,公司还有点事情,我就先回去了,你好好静养,有事情随时告诉我。身体重要。”

乔笛没有抬眼,只点了点头。

迟焰走了。

乔笛心里涌上来难言的酸楚和失落。

最好的医生,最好的医院,最好的病房,最好的医疗条件。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谁安排的,即使乔笛这些天受的苦让她身心俱疲,她还是没办法忽视这些,那个男人默默的,别扭的关心和照顾。

一码归一码。

她乔笛不是那种好坏不分,没有良心的人。

他们两个之间的纠葛,到底有多复杂,多难言。

那个自己到底对季冰弘做过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才会让他如此痛恨自己?

乔笛想弄明白,她被未知的感情纠葛和自身的矛盾纠结缠绕折磨着。

还有那难言的梦境。

“季冰弘……你到底是谁……”

乔笛呢喃着,再次昏昏沉沉地陷入了新的梦境。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