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纷纷坠叶了旧情》(商祁延纪小希)小说阅读by鱼小七

发布时间:2018-12-28 15:33

已完结小说纷纷坠叶了旧情是著名作家鱼小七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商祁延纪小希,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纷纷坠叶了旧情精选篇章:还不等纪小希坐下休息一会儿,姬景天顶着他那独有的忧郁诗人的气息,就又来骚扰她。幸好在李沁一的照顾下,没有人查她的岗。不过……即便是没有李沁一,在这家医院,也没有人敢说她。

纷纷坠叶了旧情

推荐指数:8分

《纷纷坠叶了旧情》在线阅读全文

纷纷坠叶了旧情第17章 纠缠不休的白莲花

院长办公室套件里的衣柜中,竟然挂满了女人的衣服,甚至还有几身护士装,内衣也是一应俱全。梳妆柜里更是摆满了一线大牌的护肤品和彩妆。

种马,谁知道在这里玩弄了多少女人。纪小希越想越恶心。若不是自己的衣服皱的皱,破的破,谁要穿这些脏东西!

好在商祁延得到满足,并没有坚持一起吃午饭,迈着酸软的双腿,纪小希回到自己的科室。

“小希,你去哪里了。没有你的时光那么漫长,虽然仅仅是一上午,但对我来说,仿佛一个世纪。”

“……好好说话。”

“小希你去哪里了,没有看到你我很担心。”

还不等纪小希坐下休息一会儿,姬景天顶着他那独有的忧郁诗人的气息,就又来骚扰她。幸好在李沁一的照顾下,没有人查她的岗。不过……即便是没有李沁一,在这家医院,也没有人敢说她。

“我有点事……”

姬景天眼帘低垂,鸦青色的睫毛在脸上投下深深的一层阴影:“我今天看到商院长来了,小希,我知道你不喜欢他,你只要答应我,我就就带你离开这里,离开他身边,好不好?”

“我没和他在一起!”

纪小希像被人踩了尾巴的猫,如果不是体力透支太厉害,她恐怕会跳起来。她心下一阵凄楚,离开?没有商祁延的允许,她哪里能摆脱他。

况且,她不爱姬景天,这点她很清楚。

无疑这是一个优秀的男人,放在以前,正是她理想中的结婚对象,但现在她感觉她已经很难再爱上别人。见过一座高峰,其余都再不会入眼。

两人正在僵持,杨雨琪又出现了,真是阴魂不散!

“小希,我终于等到你午休时间啦!你看,我专门去你最爱的庆隆烤鸭定了饭。”

“让开。”

纪小希推开杨雨琪伸过来的两条细胳膊,她实在不想看见她!

“哎呀!”身材细弱的杨雨琪竟然倒在地上,白白细细的双腿从裙摆下露出,仰起的小脸上已经满是泪痕:“小希,就算你不吃,你也不应这样。”

热腾腾的烤鸭饭洒了一地,更是有一半都沾染在她的白裙上。

姬景天这次没有上前,杨雨琪的小动作这么可能骗过他,他倒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要怎么解决眼前的麻烦。

“别在这儿装了。”纪小希虽然冷着脸,但在杨雨琪突然摔倒的一瞬间,她眉头微微一皱,那种倒地时沉闷的声音不可能伪造,她也真是用生命在装可怜。

一闪而过的怜悯,没有躲过姬景天的眼睛。

“呕……”

杨雨琪眉头一皱,捂着嘴巴低下头,大眼睛紧闭,满脸痛苦。

“你怎么了。”虽然明知道她有可能又是假装,纪小希还得蹲下扶起她。

“我……小希,你不要怪我,呕……”

杨雨琪附在纪小希身上不停干呕,看到这幅样子,纪小希实在没有办法在甩开她,只能把她扶到休息室,又转身给她倒了一杯水。

“你每天来找我,有什么事就说吧,说完后就再也不要来了。”

“事到如今,我也不奢望你能原谅我。”杨雨琪捧着水杯泪水涟涟:“我怀孕了,我和存宇十一月打算结婚。我们的订婚和结婚仪式上,都想请你做伴娘,并送给孩子祝福。”

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都让纪小希感到恶心,而且这么多年的相处,三人的朋友圈基本都一样,要她当着那么多的亲朋好友的面,送给他们祝福,那不是在打她自己的脸么!

“不可能,你们要结婚你们随意,我就只当不认识你们。一个陌生人的祝福对你们来说没什么重要。”

“小希……”

杨雨琪脸色苍白,哭到哽咽。想到她现在在怀孕期间,尤其头三个月有情绪的大幅度起伏,很容易引起流产。即便明知道她有可能是装的,纪小希还是没办法狠下心。

“你身体有没有感觉不舒服,如果不舒服,我送你去妇科那边。”

“肚子有点点抽疼。”看纪小希心软,杨雨琪更加变本加厉,紧紧抓着她的胳膊不放。姬景天反而在旁看戏看到津津有味,作为医学天才,他毫不费力就看住,这个女人从孕吐到现在喊肚子疼,都是假装。

“可我的衣服……”杨雨琪满脸为难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裙子,早就脏污不堪。她这种女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在别人面前变得丑陋。

“毕竟是本院的医护人员造成的这种局面,我们会尽力为您解决的。”

一个清晰冷冽的声音传来,门口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他背光而立,看不清面容。但即便是这样,从他背后的照来的阳光,衬托的他犹如站在天堂门口的撒旦,充满圣洁又充满诱惑。杨雨琪不仅看呆了,也忘记了伪装。

来人正是商祁延,他缓步走进,做到椅子上。即便是最普通的桌椅,在他的衬托下竟然也仿佛提高了几个等级。果然这个男人走到哪里,无论谁的逼格都会被他提升。。

“商尹,安排人现在就去荣锦新天地买一身白色裙子,赔给这位小姐。”

纪小希和杨雨琪都睁大眼睛,荣锦新天地是有名的奢侈品商城,那里最便宜的衣服都是以万为单位计算。

姬景天坐在原地,丝毫没有回避出去的意思。

商祁延冷着脸坐在办公桌上,接过商尹递过来的平板电脑,开始浏览。

屋内的气氛陷入尴尬。

关于这两个人的传闻,杨雨琪早就打探清楚,她偷偷看看这个瞟瞟那个,心里的嫉妒蹭蹭蹭往上涨。这两个男人先不说家室才华,光是外貌气质,就已经把顾存宇甩了几乎两个地球的直径。纪小希这个女人,究竟走了什么狗屎运?

这样的男人,即便是被他们以玩弄的目的而接近,即便是一天,她杨雨琪也愿意!

十五分钟后,商尹拎着两只购物袋走进休息室。

“杨小姐,请您随我到更衣室。如果衣服不合身,请您一定要提出来。”

.手里的两个纸袋印着巨大的Dior标志,杨雨琪抖着双手打开包装,看到吊牌后她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十二万!

另一只纸袋中是一只古深红色古驰小牛皮皮包,比她那个被沾染了饭菜的帆布包不知道高档出了几万倍。

商祁延没有再给杨雨琪继续纠缠的机会,等她换好衣服时,恰好从窗户看到那辆白色的迈巴赫驶出医院。

价值十二万的裙子布料精致,杨雨琪细长的手指不住抚摸,第一次见面就送出这么贵重的礼物,难道对她……旋即她又笑了,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这种东西恐怕只是九牛一毛。

话说回来,如果真的对自己有意思的话……如果不成,那个姬医生也非常不错,比她现在身边那个顾存宇不知道要高出多少倍。

杨雨琪暗暗打定主意,离开了怀恩,她需要回去好好计划一番。

对于中午那件事,纪小希耿耿于怀。他送给那个白莲花随便一出手就是那么贵的一条裙子,每天强迫自己穿的衣服,连个标签都没有。要么是故意在陌生女人面前摆阔,要么就是自己对于他来说,还不如作为医院客人的杨雨琪重要。

从来不关注时尚圈的纪小希哪里知道,她那些衣服都是出自商祁延的私人服装设计团队手中。而团队的首席设计师,曾担任过某一线大牌首席设计师三十年。

商家能请到这座大神,还是商祁延母亲前几天在法国时,对那人施下的救命之恩。

下班时候,姬景天的雷克萨斯早早堵在医院口。

“小希,我送你回家好不好。”

心情极度郁闷的纪小希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胆子,径直坐上了他副驾驶的位置。

雷克萨斯没有下山,朝山上驶去。

“小希,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遥青山的半山腰是一片别墅区,当纪小希得知姬景天家就在那边时,略微有些诧异,毕竟那边的房价,问问盘踞在全国最房价排行榜的前三甲。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你是谁?”

“我是姬景天啊啊,最爱你的姬景天。”

纪小希不再多问,她侧头看着那个认真开车的男人,良久没有说话。

水银色的雷朋眼镜下,是姬景天深沉的眼眸。

车子径直开上山顶,遥青山虽然风景秀丽,不知为何却没有开发商来开发,所以山顶很少有人上去。

此刻正是黄昏,一抹火红的云挂在触手可及的不远处,山下万家灯火。

姬景天此刻也是难得的安静,他下车后只是递给纪小希一罐啤酒,就再没有开口。

握着手中的啤酒罐,纪小希开始犹豫。如果不喝难免显得不礼貌,但如果喝下去……只怕又要承受商祁延的怒火了。

“不喜欢喝吗?对不起,都怪我,没有弄清楚你喜欢什么。”

良久,姬景天地垂下眼帘轻声说道。

他深色落寞,配上身此刻的情景,更是显得桑沧寂寞。

“没……没有。”又想到今天杨雨琪那件事,怒火战胜理智,纪小希赌气一般的拉卡易拉罐,咕嘟咕嘟喝下一多半。

暮色散尽,天空变成深蓝,晚风变得越来越冷,纪小希刚抱住自己的胳膊,一席还带着体温的外套就挂在她的肩膀上。

“姬医生,我知道你并不是真的喜欢我,无论你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不希望你以这种借口,伤害我。”

“小希,我一直是个孤独的人。”

姬景天索性直接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从小,无论怎么搬家,他和母亲总是会被那个遥在日本的家族关注,甚至还有过两次暗杀。

如果不是那个大哥变成植物人,恐怕他早就死了。这背后的黑手,他不愿意去多想。如果没有父亲的默许,那个日本女人怎么会有如此胆量。

那个曾和他短暂相处过的哥哥,却反而对他温和有加。但好人不长命,作为一个医生,他非常明白,他现在的生命都是靠美元支撑。这种支撑,也不会太久了。

人性本恶,他从一开始计划接近纪小希而达到目的时,并没有感觉如何,但随着越来越了解这个善良单纯,甚至有些蠢蠢的女人时候,他感觉自己越来越下不了手了。

但如果他就此罢手,她倒是无所谓赵氏集团那边是否会找他麻烦,只是……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