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纷纷坠叶了旧情商祁延纪小希小说在哪看-《纷纷坠叶了旧情》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8 15:33

最近都在找鱼小七作者的小说《纷纷坠叶了旧情》,小说讲述了商祁延纪小希的故事,小说是来自掌中云的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纪小希抱紧自己的胳膊“来,来这里干什么?”商祁延不回答,只是冷着脸站在湖边的码头上,似乎在等待什么。

纷纷坠叶了旧情

推荐指数:8分

《纷纷坠叶了旧情》在线阅读全文

纷纷坠叶了旧情第14章 御城湖上

京都是一座不夜城,即便是午夜,街道上的汽车依旧川流不息。

加长林肯如同过一条灵巧的鲶鱼在车流中穿行,朝东疾驰而去。

直到被商祁拎小鸡一样抓下车,纪小希才勉强辨认出这地方应该是御城湖。

这里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京都的地标,但在夜晚,除了一排排路灯外,空无一人。

纪小希抱紧自己的胳膊“来,来这里干什么?”商祁延不回答,只是冷着脸站在湖边的码头上,似乎在等待什么。

他不会是想把自己抛尸荒野,那岂不是被先奸后杀?这死法真是恐怖。

本应平静的湖面驶来一艘游艇,稳稳停在两人面前。

“上船。”

游艇分为两层,一楼应该是商尹负责的驾驶室,二楼的布置依旧是极其骚包的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宫廷式风格。

商祁延心情复杂,他也不知带她来这里的用意何在,难道只是因为,小时候她曾无意说过要每天住在御城湖上,这句小孩子的戏言?

纪小希并不是京都人,她两年前跟随母亲搬来这座城市,虽也来过御城湖几次,但从未到在这里泛舟。她记得这片湖好像没有针对游客开放的码头,倒是经常有不少豪华游艇,不用说,这片水域又是他们这些达官显贵的禁脔。

“你不记得这里。”

“我这种平民怎么可能来过这种地方。”船到湖心,商祁延终于开口,纪小希听不懂他声音里满满的苦涩。

她感觉自己下体疼痛难忍,之前一直在咬牙硬撑,船身突然一个颠簸,她跌坐在地上。商祁延拉起她时才发现地毯上沾染了了点点红白相间的液体。

“为什么不说?”

他脸色骤变,难道,是她有了?想到自己刚才的暴行他满心悔恨,如果要是她出什么事,他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纪小希只是抱着胳膊冷笑,满脸挑衅:“要不要再来一次,做完正好方便你抛尸沉湖。”

“叫上官医大夫上来。”

两分钟后商尹带着那个头发花白的中医老太太登上二楼,纪小希一阵头疼。

老太太把脉确认并非流产,之后只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递给纪小希一个悲悯的眼神就跟着商尹下楼了。“

商先生……只是外伤,按时涂抹上药很快就会好的,不会影响到受孕。”

商祁延动作温柔了许多,抱起纪小希踏入内室,赫然是一件布置精巧的卧室,再往里,是被浴缸占的满当当的浴室。

一路往里走的路上商祁延就径直扒掉她唯一的裙子,这次纪小希没有挣扎,全当自己是个死人,直挺挺闭着眼睛任由他摆布。

被泡到温热的浴缸中,纪小希感到自己浑身一酥麻,酸软的骨头得放松。接着一具滚烫赤裸的身体就紧紧贴在她身上。

想到接下来要面临的侵犯,纪小希眼泪再也忍不住,无声的滑下脸颊。她闭着眼睛无声哭泣。

没有想象中的粗暴场面,只是那两只修长的手指毅然滑到她双腿之间,即便动作温柔到无以复加,但所作出的事情还是让纪小希羞愤难当。半晌后,她被裹着浴巾抱到床上。

纪小希体能已经被彻底榨干了,她现在昏昏呼呼,只想抱着枕头睡觉。

脸上泪痕被人温柔的吻干,本以为噩梦会从这里结束,商祁延会放她睡觉。直到双腿又被人有力的打开,她勉强撑精神睁开眼睛,浑身再也没有一丝力量挣扎。

“你要干什么。”

“上药。”

药膏带着丝丝凉意被商祁延的手送入自己的身体,一直火烧火燎的下次突然得到缓解。他突如其来的温柔,激发了她今天受到的所有委屈,眼泪就顺着她的脸颊吧嗒吧嗒开始掉落。

白嫩的小脸布满泪痕,商祁延抬头看到这么一副场景,心中自责无限放大。但想到昨夜她在睡梦中叫别人的名字,以及她今天竟敢和别人幽会,又冷下心肠。

“如果耽误了怀孕,我会延期的。”

说罢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卧室,否则他怕他会忍不住,再次伤害她。

纪小希咬着被子无声哭泣,直到沉沉睡去。

第二天清晨,她被商尹的敲门声叫醒。

“纪小姐,现在我们在遥青山靠岸,下船后车子会载您上班。衣柜中的衣服和抽屉里的首饰您可以随意取用。”

果然衣柜里从内裤到内衣都一应俱全,梳妆台上放着一套兰蔻护肤品,以及几套一线品牌的彩妆。

这里一定是他经常玩女人的地方,什么不近女色,只是伪装的好罢了。

想到这里,纪小希满心厌恶,随意挑了一套最朴素的衣服就走下船。

御城湖和遥青山相接,船停靠的地方离怀恩大门只有不到两公里。

“我要自己走过去,你们不用送了。”

“商总吩咐过,说多走路也有助于受孕。”

“……”

纪小希强撑着逃离了商尹的视线。这条路毕竟从山上往下走,纪小希腿脚酸软,正在强撑时,听到背后的汽车鸣笛声。

一辆银灰色帕萨特跟在她身后缓慢行驶,纪小希满脸不耐烦:“都说了我自己走着去。”

“大清早怎么就这么大的火气?”

车窗缓缓降下,露出的是姬景天那张忧郁的脸,他微微一笑,满脸温煦。

坐在车子上的纪小希满脸好奇:“姬医生,你怎么从山上下来?”

“我家住在山上。”

“哦……”

姬景天瞥了一眼后视镜,在离他车子后二三百米的地方,一辆奔驰缓缓跟随。

“商总,纪小姐上的是姬景天的车。经过我初步调查,他父亲应该是青木弘三,他母亲是一个中国女人。姬景天如果是青木弘三的儿子,也只是个私生子。”

“果然。”商祁延把玩着手中的纯金打火机,嘴角绷得紧紧的。青木家族拥有亚洲最大的汽车品牌,旗下的银行矿产等更是数不胜数。是日本数一数二的金融巨头。

“青木弘三的儿子不是已经在旧金山躺了四年了么?如果他确认死亡,姬景天是否就是青木家第一顺位继承人?”

“理论上来说的确是的,但像青木那样的家族,私生子如果想扶正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青木家族又如何?想和他商祁延抢女人,无论是谁都不行!

“昨夜和她待在一起的男人是谁,查到了么。”

商尹头上滚下汗珠:“这个还在查,但可以确认不是姬景天。昨天……”

“废物!”

商祁延心中烦躁不堪,不查出那个男人,他根本无法静下心来做别的事。他对这个女人,还真是如着了魔一样。

他怎么会知道,无论商尹怎么去查,都不可能查到一个不存在的男人。

商尹吞下到嘴边的话,也许,昨天是他的人看错了,这件事太难令人相信,还是等找到确凿结果后再汇报吧。

“姬医生,今天你怎么来晚啦?”姬景天潇洒的操纵车子进入停车位,刚从车上迈下长腿,就被一个嗲声嗲气的声音缠住。

“哦哦周医生,好巧啊。”

“巧什么嘛,人家早就来了,在这里等你。你知道,习惯了每天都碰巧和你一起停车,今天你迟到这么久害的人家好担心。”

姬景天浑身一震,他快受不了这个妇产科的周医生了,虽然长得不差,但每天这样嗲声嗲气的跟着他,已经超越他的承受范围了。

纪小希更是一阵头疼,之前商祁延每次借视察的名义来医院时,这个周琳琳就次次都穿着高跟丝袜在一旁晃悠,如果眼神能杀人,周琳琳绝对是杀她最多次的一个。

快走吧快走吧。纪小希暗暗祈祷,希望姬周琳琳赶紧离开。她没想到姬景天管好车门后走到她这边,哗的一声拉开车门。

“你……怎么是你?”周琳琳花容失色,大红唇撅的老高:“景天,这是怎么回事嘛!你给人家一个解释!”

不理周琳琳的跺脚撒娇,姬景天伸出手轻轻拉出已经彻底懵逼的纪小希。

事已至此,纪小希只能硬着头上了。

“周医生,早啊。”

“呸!景天你快离这个肮脏的女人远一点!你刚来可能不了解情况,这个女人啊,特别会爬男人床。先是哄着院长对她无无故旷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之后又勾搭上了商杰的总裁,还有啊,我还听说……”

她对面的姬景天一扫满脸忧郁,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一把勾住纪小希的脖子:“周医生,你知不知道当人人家男朋友的面,诋毁人家是非常不礼貌的举动吗?”

“男,男朋友?”

车库中此时有不上来上班的医生,这边的闹剧他们早就已经注意到,姬景天突如其来的笑容和这一番话,都着实是惊呆了一众人。

“我什么时候……”

最先反应过来的纪小希慌忙挣脱,但浑身酸软的她此刻的挣扎,就好像欲迎还拒一样。

“小希比较害羞,我们先走了。”

一直到了电梯,纪小希才勉强挣脱姬景天的胳膊:“姬医生,就算你要脱身,也不用拉着我做垫背把!”

“纪小希,我不管你和商祁延有什么关系,我从今天开始追求你。哦对了了,这件事我昨天已经通知过他了。”

电梯叮的一声开门,姬景天望着那个仓皇逃离的背影大为困惑,果然是一个很普通的女人,但商祁延究竟是为什么对她这么看重?

他甩甩头发走出电梯,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个女人搞到手。

商祁延,我们的战争开始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