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男女主是华辰风姚淇淇的小说《情来已晚》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8 15:33

最近有一本叫《情来已晚》的小说热度极高,小编为你带来了这本情来已晚的在线阅读地址,让你可以细细品味华辰风姚淇淇的故事带来的细腻的感动。情来已晚第62章 难怪会选你。我跟着他来到一辆黑色商务车面前,车门打开,却不是华辰风在车上。车上的人向我点头,“弟妹。”

情来已晚

推荐指数:8分

《情来已晚》在线阅读全文

情来已晚第62章 难怪会选你

几乎没有办任何手续,我很轻松地就从警局出来了。

外面等着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男子,看我出来,说太太这边请,华先生在车上等您。

这人是我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华家大少爷华辰星,原来他们口里的‘华先生’不是华辰风,是他的大哥华辰星。

“谢谢大哥把我捞出来。”我也礼貌地和他打招呼。

不管怎么说我现在名誉上也是华辰风的妻子,我自然得跟着华辰风叫声大哥。

“弟妹客气了,我们是一家人,当然要相互照顾。上车吧。”

我拉开前门准备坐副驾驶的位置,但华辰星示意我坐后面,说他有话对我说。

这是我和华辰星第一次正式接触,我当然很拘束。

我和华辰风的关系尚且那样,和华家的人,那距离更是真实存在。

华辰星长得也好看,身材高大,标准的国字脸,浓眉大眼,虽然没有华辰风长得那么招桃花,但给人的感觉却更为稳重。

“本来是辰风亲自来接你的,但他现在不方便。所以爸爸让我过来把你带出来,他们没为难你吧。”华辰星说。

“没有,只是正常讯问,没有为难我。”

我心里想,我进警局这件事,怎么那么快就传到华家了?

从被警察带走,到被讯问,也没多久时间,华辰星就到了,这反应速度也太快了。

“你是不想问,我们是怎么知道的?”华辰星问。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点头。

“今天一早,华家在警局的朋友就给爸爸打了电话,说是昨晚凌晨出了一桩命案,与你和辰风有关。如果这件事让媒体知道了,华家的声誉,华氏集团的股价都会受影响,所以爸爸让我来处理这件事。”

我轻轻噢了一声,“谢谢大哥,麻烦大哥了。”

这时华辰星的电话响了,他接听电话,连接说了几个‘是’,然后对我说,“爸爸说让我带你去见他。”

我一听要见华耀辉,顿时紧张起来。

心想这件事我可怎么向华耀辉交待?

我要是全盘托出,华辰风肯定会怪我向家长告状,到时他会更恨我烦我。

可我要不说实情,那是欺骗,到时查出真相,我又要得罪把我捞出来的华耀辉,他可是华家的家长,得罪他那我以后会更麻烦。

一路想着,到了‘白宫’豪宅也没能想出个好的应对之策。

神思恍惚地就下了车,跟着华辰星进了白宫。

我被带到华耀辉的书房,然后华辰星就走了。

一身黑色西服的华耀辉站在书房的窗前,正在打电话。

我立在旁边,不敢吭声,也不敢坐,一直等华耀辉打完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华耀辉的声音里明显能听得出克制的责备。

“华总……”

他挥手制止我,“这是在家里,你也嫁过来这么长时间了,该叫爸爸了,不然听起来奇怪。”

我只好改口叫了一声爸爸。

“一大早,我就收到消息,说是死了一个人,这个人死前给你打过电话,你是嫌疑人之一,然后还有人向警方举报,说前一天这个人被辰风叫人打到重伤,再往前,这个人还袭击过辰风,现在这个人死了,华家难脱干系。我今天本来是要飞京城和一位领导见面的,现在我不敢出门,因为我还无法评估这件事对华家会造成多大的冲击,我也不知道如果媒体知道了这件事,我该如何对他们解释?”

很明显华耀辉让我叫爸爸,不是要拉近关系,也不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只是我叫了爸爸后,他可以更方便地用家长的口吻训斥我。

“对不起爸爸,但这件事,和我们无关,那个人不是我害的,也不是辰风害的。”

“那个人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袭击辰风,辰风又为什么叫人打他?和辰风有过节的人,又怎么会深夜给你打电话?你们不是夫妻吗,他不是为了你甚至不惜得罪陈市长,对陈若新悔婚吗?为什么现在你们会弄成这样?”

所以他的判断是,这件事是我和华辰风的家庭矛盾所致。

其实家庭矛盾也确实存在,但远没有到要出人命的程度。

我脑子乱,不知道如何解释,或者说解释到什么样的程度。

把林南的事全部说出来,明显不好。

我不想在华耀辉面前告状。因为在这样的大家族中,儿子给父亲有个好印像是非常重要的,这关系到家庭中的地位,还有更深层次利益的分配。

换句话来说,就是我不能黑华辰风,让华耀辉否定华辰风,这对我没什么好处。

“这件事……有些复杂,您问过辰风吗?”我试探着问。

“没有,他什么也不说。他从来就是那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犯了事也不说,每次都要让我为他善后。要是他说,我还叫你过来干什么?”华耀辉的怒意已经很明显了。

既然华辰风不肯说,那我就更不能说了。不然华辰风非弄死我不可。

“那个死了的人,我确实是认识,但并不熟。他和辰风也不熟。至于他袭击辰风,是因为他对辰风有些误会。但他的死,和辰风真的没有关系,辰风叫人打他,是因为他袭击辰风。后来辰风教训了他,就把他放了。谁料到他今天凌晨会出了车祸。”

华耀辉冷哼一声,“你倒是很护着他嘛。好,这件事如果与他无关,那你呢,那个死者为什么凌晨一点给你打电话?你和他如果不熟悉,那他为什么要给你打电话?你不要不说话。我虽然暂时把你捞出来了,但如果有人盯着这件事不放,到时还得面对。不管你还是华辰风,要是让华家的声誉受损,影响到公司,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华耀辉紧逼,我一时有些乱,但我还是不能说。

华辰风不说,就说明他不想让这些事被华耀辉知道,所以我不能说。

“爸爸,对不起,我不是要忤逆您,只是辰风的脾气您也知道。他不说的事,我也不敢说,但请您放心,那个人的死,真的与我们无关。”

华耀辉叹了口气,“你能这样维护辰风,我也就放心了。男人最怕的,就是自己的女人和自己不同心,你能做到这样,我很欣慰。这才是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品行。你比那个天天跑到我公司去告状的陈若新,确实是强了很多。难怪辰风会选你。”

我舒了口气,幸亏我什么也没说!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