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绣衾温暖与谁共(沈莫北左兰)by三青丝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8 15:06

这本主角是沈莫北左兰的小说吸引了书友们的好奇,小编为各位书友找到了这本主角是沈莫北左兰的小说《绣衾温暖与谁共》,快来看看这本书,了解一下为什么这本书会如此吸引人吧。绣衾温暖与谁共第117章 看懂他的心。我接过本子打开,第一眼的感觉就是混乱看不懂,因为字迹歪扭七八的太难认了,说句难听的满本子就像是小孩子涂鸦画的什么符号,哪是字啊?

绣衾温暖与谁共

推荐指数:8分

《绣衾温暖与谁共》在线阅读全文

绣衾温暖与谁共第117章 看懂他的心

“这是他醒后,在自己能拿动笔的时候写的,你要认真看才看得懂,”蓝知玉对我解释。

听她这么一说,我开始一个字一个字的看,我终于看懂了!

——今天她哭了,哭的好伤心,也哭的我心都碎了,我好想抱抱她,可是我不能,我好恨自己啊,这个时候连安慰她都不行。

——我今天会叫她的名字了,兰,真好听!(这句话后面还画了个大笑脸。)

——她今天陪了我一天,我好开心啊,我觉得这是我醒来后最幸福的一天了。

——这是她第九天没来看我了,我想她,想给她打电话,我又怕她会不高兴,会耽误她做别的事......兰,你什么时候来,你知道我在等你吗?

——她今天对我说那个人不要她了,有那么一瞬间我是欢喜的,可是看着她难过的样子,我又不忍了,我想让她幸福,我又怕她离开我,我好矛盾。

——她今天当着全家的人面选择了我,但我知道她不是爱我,她是可怜我,是在跟那个人赌气,但哪怕是这样,我还是很高兴......这样的我,是不是太自私了?

看到这里我闭上了眼,我知道这些话没几个字,但是从那难以辩认的字体,从深浅不一的笔迹上,我能想像得出来他写这些字时的费力,还有他那无处言说,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苦楚。

“妈妈,你怎么了?”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小馒头的声音。

我睁开眼,就看到小馒头站在我面前,我连忙抬手抹掉眼角的泪,把脸别开一些,“我没事。”

“妈妈,你哭了?是生小馒头的气吗?对不起,小馒头不是故意的,”小馒头开口跟我道歉,还伴着解释。

他这一说我想到刚才蓝知玉跟我说的话,我抬头往沙发上看去,可是已经没有了蓝知玉的身影,她走了,我竟都没注意。

虽然蓝知玉今天说小馒头差点害死了沈不同,但我并没有立即凶他,而是将日记本放到一边,拉着小馒头坐到我的旁边,“来,告诉妈妈你今天对叔叔做了什么?”

“我只是想帮叔叔!”

“哦?那你想帮叔叔做什么?”

“我,我想帮他站起来,我和爸爸还有妈妈都会走路,我也想让叔叔走路,他也说他想走路,所以我就帮他了,”小馒头的解释让我苦笑不得,也让我心生酸涩,甚至我想到了沈不同在日记本里写的话。

有很多事他想做,他想像正常人一样,可那些事对他来说太难了,就像对于我们正常人来说最简单的写字,他都写的歪歪斜斜,而且一个字要写好久才能写完。

“妈妈,我不是要摔叔叔,可是奶奶好凶,”小馒头说这话时,人也跑到了我的怀里。

我伸手抱住他,脸贴上他的,“奶奶是心疼叔叔。”

“那妈妈生小馒头的气吗?”他又问我。

我亲了亲他,“妈妈不生气,馒头很棒,馒头没有做错,不过馒头呢现在还小,叔叔是大人,你还帮不了他,所以下次想帮他的时候,可以叫妈妈一起,好不好?”

“好!”小馒头听到我不怪他,整个人瞬间变得开心。

“妈妈,这是什么?”小馒头看到了我放在一边的笔记本问我。

“是本子,你还小看不懂,”我回他。

“妈妈,这本子是叔叔的,我见过,”小馒头说着就手快的拿过了笔记本,然后看了看,指着我问道:“妈妈,你刚才偷看这个本子了吧?”

听到这话,我有些哭笑不得,“妈妈没有偷看,是奶奶给妈妈看的。”

“可叔叔说别人不能看,”小馒头反驳我,没等我再给他解释,小馒头双说道:“我给叔叔送去!”

“馒头!”我连忙叫他想阻止他,“馒头,你把本子给妈妈,妈妈会给叔叔的。”

“馒头替妈妈送!”小馒头说完,几步便跑到了沈不同的房门口。

“馒头,馒头.....”

我叫着追过去,可是当我追到沈不同的房间,还是晚了一步,小馒头已经将本子给了沈不同,而且还指着我,对他说道:“叔叔,你的本子在妈妈那里,我告诉你哦,她偷看过了。”

小馒头的话让我脸当即就热了,尽管这本子是蓝知玉让我看的,但此刻面对着沈不同,我也有种偷窥别人秘密的感觉。

“那个,其实我不是故意看的.....”面对沈不同看过来的眼神,我尴尬的解释。

沈不同没有回应我的话,而是看着小馒头缓慢的说道:“谢谢馒头把本子给叔叔送来。”

现在他说话一天比一天利索清晰了,而小馒头很快的就回了句:“不客气!”

“馒头,叔叔跟妈妈有悄悄话要说,你先出去自己玩好不好?”沈不同再次对他说。

“不要,我也要听悄悄话,”小馒头摇头。

“馒头要是不听话,那叔叔明天就不给你讲故事了,”沈不同又说。

他给小馒头讲故事?

我有些不敢置信,但看到小馒头被威胁到的样子,我知道这是真的,可如果不是今天他说出来,我都不知道。

我蓦地想到蓝知玉数落我的话,似乎我对沈不同的关心真的还不够。

“馒头听话!”我算是也对小馒头下了命令。

尽管他很心不甘情不愿,但他还是走了,卧房里便只剩下我和沈不同两个人。

“你都看了?”沈不同开口问我。

我点头,他笑了,笑的有些苦涩,“太难看了。”

“不,”我走到他的面前,手落在他手里的本子上,“这里面的东西不是字的美丑能衡量的。”

“你会笑话我吗?”他又问。

我直接就摇头了,“没有,没有.....”

下一秒,我就听到他问:“那你看懂我的心了吗?”

我微怔,有些不理解他意思的看着他,这时我才发现他的眸光与平时不一样了,有几分灼热,还有几分激动和不安。

这样的他让我的心跳变得不一样,我甚至不敢再与他对视下去,我刚要垂下眼睑不去看他的眼睛,就听到他又说:“兰,你愿意与我共度一生吗?”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