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再爱我一次》(莫少谦曲洁)小说阅读by布小洁

发布时间:2018-12-28 11:48

连载中小说再爱我一次是著名作家布小洁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莫少谦曲洁,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再爱我一次精选篇章:我顿了一下,继续往卧室方向走,他关上门突然疯了一样过来抓住我,大声地冲我吼道:“你听见了吗?孩子没了!曲洁,你怎么这么狠心?!”

再爱我一次

推荐指数:8分

《再爱我一次》在线阅读全文

再爱我一次第13章打得爽

我看是他,就没搭理,门打开就往卧室走,回身的时候瞥见他还是光着脚,叫上沾着血和脏兮兮的沙子。

没走两步,莫龙用冷冷的声音说:“孩子没了。”

我顿了一下,继续往卧室方向走,他关上门突然疯了一样过来抓住我,大声地冲我吼道:“你听见了吗?孩子没了!曲洁,你怎么这么狠心?!”

我缓缓转回身看着他的眼睛,问:“你什么意思?孩子没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让他没的!”

莫龙松开手,整个人垮下来,耷拉着头走到沙发那儿,看了看我处理过的痕迹,坐了上去。

他声音有些哑了,低沉地说:“曲芳一直说她是喝了你最后端出来的鸡蛋汤开始肚子疼的,那个汤,是她来了以后你才端出来的,你为什么这么做,就为了报复我吗。”

我说:“不管你信不信,我没有加什么东西,这盆汤是她来之前我就做了,我也没有想到她会来家里吃饭。而且,那么多人吃了都没事。”

说完,我走到厨房,端出剩下的一点汤,跟他说:“你要是不信,拿着去找医生化验,我曲洁不至于做那么下三滥的事情。”

莫龙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盆,说:“好!我现在就去,要是查出来了,我跟你没完!”

我吼道:“你要是查不出来,我更要跟你没完!”

他愤怒地甩了甩手,转身去了卧室,然后开始收拾他的衣服装到行李箱里,又翻了衣柜抽屉一通乱扒,没有找到,就出来问我,“卡呢?”

他开始翻的时候我就想到了,孩子没了,曲芳在医院肯定要花钱,他是想找银行卡刷钱用。

好在从我发现他们在一起之后,我就把卡藏在一个很隐秘的地方,没有告诉他,现在他来问,我自然没有告诉他。

他拿我没办法,瞪着血红的眼睛拉着行李摔门走了。

屋子里又只剩下我一个人,我看着屋里的一切,恨不得把所有东西都砸了,再一把火烧干净。

最终,我回到卧室的床上,揪着被子埋头痛哭,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哭完之后,我给我闺蜜打电话问她在哪,她说她今天店里忙,正干活呢。

我说我一会过去找她,等她忙完一起吃饭。

她说她在店里等我。

我看着镜子里跟疯婆子一样的自己,自嘲地笑了笑,洗脸化妆换身衣服,打车去我闺蜜的服装店。

到了店里,我闺蜜给我使眼色,让我先到旁边椅子上坐会,等她忙完了过来陪我。

我坐在边上看我闺蜜跟挑衣服的客人你来我往地砍价,想想自己一无所有的狼狈,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闺蜜看我哭了,赶紧跟砍价妹子说,“好180就180,我这有事,就不跟你争了。”

说完利落地打包收钱让人家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转身就来到我身边,问:“怎么了这是?那两个**又作了?”

我点点头,继续哭。

我闺蜜赶紧让我打住,说:“我说亲爱的,有什么事咱好好说,你看我这做生意呢,你别把我客人都吓跑了。”

我收了收眼泪,抽抽涕涕跟他说:“我妹孩子掉了,她非说是我做的汤有问题,莫龙信了她的话,也找我兴师问罪。”

我闺蜜又喜又气,说:“苍天有眼,果真没让那个孩子活着来到这个世上!但是这两个****,竟然污蔑你下毒?靠!你妹那个小**故意栽赃就算了,莫龙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居然怀疑你?真是太不要脸了!小洁,跟他离婚,这样的渣男一点都不值得留恋!”

我点了点头,说:“嗯,我来就是跟你说这事的。我要离婚,先把钱都存你卡里,真要打官司,他也查不到。等我都想好安排好了,我就跟他离婚。”

我闺蜜说:“行!一定不能让钱落到他们两个**手里。不过我觉得流产这事有点蹊跷,你压根就不会做这样的事,你妹也确实在你家流了孩子,我说小洁,这事该不会是你妹事先计划好的吧。”

我惊了一下,说:“怎么可能,毕竟是她的孩子,哪有自己故意把孩子弄掉的。”

“唉,小洁,你呀,就是自己心太善,以为别人跟你一样好。也就你能忍受你妹到你家去,还傻不拉几地做饭给她吃。换做是我,直接把她从门口踢出去,早早流了孩子省事。现在倒好,她倒打一耙污蔑你是凶手,莫龙本来就那么在乎孩子,这下不得恨死你,别说离婚,估计杀人不犯法的话,他都能直接打死你。”

我听着我闺蜜给我分析,有些明白了,我妹要的是莫龙这个人,为了彻底拆散我们,有什么做不出来的,反正你还年轻,这个孩子没了,她还有大把机会再生。

想明白之后,我跟我闺蜜去了附近的ATM机,小额度取出来再存她一个空卡上。

取完存完,她把卡给我,让我记好这个卡的密码,保管好,谁都别给看到。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门口有双陌生的男鞋,进屋刚好看到我婆婆在安排莫龙他哥睡客房。

听见开门声,他们出来看向门口,看到是我回来,我婆婆赶紧过来,问我说:“小洁你回来啦?莫龙跟曲芳还在医院做检查,你别担心,我相信这事跟你没关系,”

我有点感动,拉着她的手说:“谢谢妈,谢谢您相信我。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走到卧室门口,莫龙他哥叫了我一声“弟妹”,我转身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他说:“没事,你注意身体。”

我说:“谢谢关心,我会好好的。”

他点点头,让我早点休息,我开门回到卧室,胸口还是有些闷。

我打开窗户,靠在旁边,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和冷静,然后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理了一遍。

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财产。

我妹已经不惜流掉孩子也要抢走莫龙,那我就让她除了莫龙一无所有。

我注册了小号,在网上的贴吧论坛发帖,说了我的遭遇和痛苦,很快就有很多人回复。

有的人说这么狗血的剧情,小编你能不能编点新鲜段子。

有人起哄,说直接灭了这对狗男女,再把尸体剁了喂狗。

基本没有人相信这是真实的事情,直到我发了照片和视频截图。

然后所有人开始义愤填膺地骂他们臭不要脸,应该把他们人肉出来身败名裂,偶尔有理性一点的,建议我做好财产保护,别让他们占了便宜。

网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我一条一条看着评论,不觉有些放松了些,关掉电脑我洗漱睡觉,竟然睡得很沉。

一觉醒来十一点多了,手机有我婆婆给我发的信息,说她去医院看曲芳了,让我自己照顾好自己。

出去客厅,发现桌上有摆好的油条小笼包,还有豆腐脑,旁边贴了一张便利贴,上面的话很简短:“弟妹,这是给你买的早餐,冷了就热一下再吃。”

拿起来,背面还有一句话,写道:“负罪感比宽容要痛苦得多。”

字体刚劲有力,又不失清秀整洁,倒是跟他的形象很搭。

可是负罪感不是每个犯错的人都会有的,而宽容,我现在做不到。

我把便利贴丢到垃圾袋,热了莫龙他哥给我买的早餐,收拾好就准备出门找我闺蜜。

刚出门口准备打车,莫龙在路面的车里,吵我喊了一声,让我过去。

我不想看到他,也不想跟他说话,不知道他找我什么事,就过去站在他旁边没理他。

他让我上车,然后问我:“结婚证带了吗?”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说:“带了就去民政局,我们把婚离了。”

没等我开口,他继续说道:“曲洁,昨天我跟你说,我同意离婚,而且所有财产都给你,我净身出户。但是现在孩子没了,你再也别想拿到一分钱。”

我怒道:“你想得美!”

他让我选,协议离婚还是打官司。

我果断选了打官司。

他听我做了决定,冷笑了一声,让我下去。

我恨恨地下车摔门,他一溜烟就开出去很远。

我站在路边忍着眼泪给我妈打电话,说了整个事情的始末,我妈半天没说话,然后让我回去。

我没同意,打车去了我闺蜜的店。

到了店门口,我闺蜜出来迎我,问我说:“怎么样了?那个小**没再出什么幺蛾子吧?”

我一下子就哭出来,一边哭一边说:“夏莎,怎么办,莫龙要跟我离婚,而且放话让我一分钱都拿不到。”

“什么?”我闺蜜听见就拍桌子站起来,怒道:“这个**莫龙,居然自己出轨还敢让你一分钱拿不到,我现在就去抽死他!”

我赶紧拉她坐下,让别冲动。

夏莎看看我无奈地叹气,说:“我亲爱的小洁啊,你现在都已经被人欺负到这份上了,还能这么淡定地坐着,你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惨吗?”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