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莫少谦曲洁的小说by布小洁《再爱我一次》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8 11:48

寒冬腊月闹书荒,要看书,找花生!花生小编近日带来这本都市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莫少谦曲洁,目前此书正处于连载中状态,一起来阅读阅读:我把资料拿进去出来,在门口看到穿长裙子的曲芳,曲芳装模做样的走我面前,娇声娇气的叫我姐,我说你别喊我姐,我受不起你这称呼,我也不冲她吼,心平气和。

再爱我一次

推荐指数:8分

《再爱我一次》在线阅读全文

再爱我一次第19章她要死

我说不用给莫龙看,我直接给律师,给法院,到时在法庭上明了,莫龙他自然会晓得曲芳是个什么人。

夏莎点头,说这样也好,是要让那渣人在他死的时候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我拿着夏莎给我的资料去事务所找我的代理律师小赵,也正式委托小赵给莫龙传法院传票。

我把资料拿进去出来,在门口看到穿长裙子的曲芳,曲芳装模做样的走我面前,娇声娇气的叫我姐,我说你别喊我姐,我受不起你这称呼,我也不冲她吼,心平气和。

她哭笑不得的笑得前俯后仰,我说你有事说事,没事离我远点

她淡然住表情,又叫我姐:"姐夫这断时间为什么不见我了是不是你不要他来看我我打他电话他也接,信息不回去找他也不搭理你给他吃了什么定心丸,怎么他那么快就回心转意了姐姐你倒是也教教妹妹,让我也学学,反正我们已经共同睡了一个男人,我愿意和你继续分享我不介意他跟你用过什么姿势"

她语气讽刺,说完就哈哈哈的笑,我说:"曲芳,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你真是白活了你能**到这种程度我佩服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她说姐姐,她喊着我:"我的好姐姐,我就是这么**,你又能拿我怎么样我现在劝你,去把我药流打胎和大出血原因的资料单收回来"

我坚决的说不可能,要我拿出来,除非你一刀捅死我,把我摆路上。

她故作好伤心好伤心的样子:"姐,你居然拒绝了我你竟然真的拒绝我你可知道,你这样说,会给你招来大麻烦"

我呵呵的笑,我说曲芳:"你还能闹出个什么花"

她说我是闹不出什么花,但你今天这么整我,还不让莫龙再见我,还要让莫龙知道孩子是我自己弄没的,我当然不能眼睁睁的坐以待毙啊,我会让你后悔的啊,我的好姐姐

我说曲芳,你尽管放马过来,你要是弄不死我,你就是孙子

她笑啊,她嘲讽的喊姐啊:"不管孙子猴子,咱们不都是咱妈生的吗"

我说妈要是能重新怀一次,我一定把妈拖去医院,把你打了,绝不要你来这个世界。

说完,我懒得再跟她扯,迅速拦车走人,我在车上给夏莎打电话,说了路上遇到曲芳的事,夏莎要我歪打理她,看她怎么跳,她不信曲芳还能喝敌敌畏,她是能喝死,岂不更好。我说莫龙最多明天就能收到法院寄的传票,我说这两天我最好别呆家,我怕他拿到传票真能弄死我。

夏莎说她知道了,让我去她店里拿钥匙,自己回她家里煮饭吃,晚上她忙完了,我们再去吃好吃的,我中午煮了碗面,刚吃好洗了碗,准备躺夏莎床上睡会儿,曲芳给我发来短信,内容是:"姐姐,你猜猜我做了什么事你一定想不到"

我迅速的回她:你有屁快放

她秒回给我:"姐姐啊,我回家了,爸爸要打我,我跟他反抗,我气不过啊,我一怒之下拿刀把他砍死了,地上好多血啊,爸爸都不动了,妈被我绑着,吓得发抖呢,姐啊,你说我会不会判死刑啊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曲芳的信息,表面上是求助,但每字每句里都充满无尽的讽刺。

我看到曲芳给我发这条短信的时候,我真的没有夸张,我以为我看错了,我慌慌张张的把手机里的内容看了好几遍,我手发颤,身上也发颤。

我步子跨不出去,腿发抖,我惊慌失措又胆战心惊的给曲芳打电话,我吓得带了哭腔,我说:"曲芳,你疯了吗那是你爸爸,生你养你的爸爸,你怎么这么变态,做这么大逆不道的事,你要被天打雷劈的你这个畜生"

我想挂了电话报警,曲芳在那边嚷:"好姐姐,你可千万不要打110妈还在手上,你要不想妈也死,赶紧的滚回来"

说完她立马挂电话,我再打过去,已经关机,我给爸妈打电话,爸妈电话也关机,我吓死了,我脑海里想象着一摊血,还有爸爸躺在地上的样子。

我趴床边大口大口呼气,我好不容手颤的点开夏莎电话,我说:"夏莎,你把你车开回来,送我回趟家"

夏莎听我口气不对,问我怎么了,我说你现在不要问,你快回来送我回去。

夏莎十几分钟到门外敲门,我飘渺的把着墙壁走到门边摁开,我一脸冷汗,夏莎问我咋了,我说你快送我回去,我声音在颤,她连忙扶我下楼,我到我爸妈楼下,几乎是冲上去的,我拿出家头的备用钥匙打开门,看见我爸妈坐沙发上吃葡萄,我妹坐他们对面。

爸妈没事,我全身上下松口气,方才的胆战心惊变成了火山喷发,我奔上去往曲芳脸上甩了一耳光,我冲她大喊:"曲芳你神经病吗你怎么可以这样"

曲芳脸上起了五根红印,她倒淡定,无辜看我:"姐"

我说你别叫我姐,我不是你姐,你也不是我妹妹

"这又是怎么了曲洁,这么大火气你妹妹不都答应不见莫龙了莫龙不也跟你爸爸写保证书了,以后不跟你妹妹来往,你快消消气,坐下来,有啥事,好好说"

我说:"妈,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子,这次,不是莫龙的事"

我要跟爸妈解释,想说曲芳在头电话恐吓我。

她这样的行为属于犯法,打110闹警察那,她该被抓起来关进去。

我还没说不口,曲芳捧着脸使劲哭,喊我姐:"姐,我都答应你了,也答应爸妈了,再不见姐夫,一辈子不见,永远不见,你干嘛还无缘无故煽我"

她口气可怜巴拉的,眼里噙着泪,满脸愧疚的朝我望,我说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恶心。

我跟爸妈说她打电话恐吓我,爸妈不信,曲芳说那电话不是她打的,一定是别人借她名义找事儿。

我呵呵呵的笑,看来她的确有点厉害,爸妈已被她成功洗脑。

我暂时无话可说,我倒想看看她接下来还要怎么闹,是闹着要她自己死,还是闹死别人。

晚上,我爸妈留我在家吃晚饭,我妹破天荒的变勤快,给我爸洗白菜切肉端菜拿碗筷,吃完饭主动洗碗拖地洗围裙。

我不知道她这是闹哪出,但心里头清楚得很,她不会这么风平浪静的在过这夜。

晚上九点,我爸妈在客厅看甄嬛传,我妹在她房里不知道在干什么,我在自个儿房里跟莫龙聊微信,莫龙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说今晚睡闺蜜家,稳住莫龙后我也不打算回夏莎那了,我拿睡衣准备洗完澡睡了,隔壁屋里的曲芳用手机发信息给我,让我去她房里。

我问她干什么她说不干什么,就是想找我聊聊,让我别紧张。

我甩下手机来她房里,站床边看着她,她上来把房门反锁,喊我姐,她眼泪朦胧的说:"我想姐夫了,你帮我打电话给他,让我见见他吧"

我讽刺的咧嘴笑:"你刚还在客厅里跟爸妈说不见他吗你要不要我爸妈喊进来听听你现在说的话让他们看看你多会演"

她站回床边看了手机消息,她说:"我知道你要跟姐夫离婚,既然你早晚要跟姐夫散,何不把姐夫让给我我真的很喜欢他,很爱他我想他,我这段时间想得都睡不着觉原来没有他的日子这么难受"

我冷嘲热讽的呵呵一声:"你现在终于体会到了吧当初他抱着你睡着时,我也是这么度过的"

突然,曲芳情绪激动的冲着我撕心裂肺的吼,"姐,你把莫龙让给我吧我做不到一辈子不见他我想他想得要疯了"

"你觉得可能吗你觉得你凭什么我凭什么要让给你他现在还没正式跟我离婚,只要结婚证绑着一天,他还是我老公"

"我是你妹妹,你让我天经地义"

她的语气理所当然得就像在说是她自己的私人物品那么随便。

我咬着牙齿看着她:"你在做白日梦,就算我跟他离婚,我也不要你们在一起。两条腿的蛤蟆多的是你非要想缠着你姐夫"

她说她就是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看不到就要死。

我说:"从小到大,爸妈教育我让着你,认为你是妹妹,可如今,我男人你睡了睡完不服气,还想舔着脸皮求天长地久"

她说既然你从小让我,更不差这一次

我呵呵呵的笑,我说我还是把爸妈叫进来跟你说,我和你没法正常交谈。

她扔了手机冲着我嚷,不许我走,她扯出一把刀威胁我:"姐,你不许告诉爸妈否则我不活了,你们非要逼死我我不活了"

她把水果刀放她手腕上使劲一刀,恶心的血溅出来。

我惊恐的喊:"曲芳,你疯了"

她笑得格外明媚的问我:"姐,这血流得好看不好看你以后还要不要跟爸妈告状"

我吓得后退到门上:"你真的疯了曲芳"

"我没疯莫龙他要回你身边,他不要我了,我活着真没意思"

说着,她又想往她手腕上使劲割,我眼疾手快的跑上去抢她的刀,哪知刀滑到她脸上,一条深口子裂开,血恶心的流出来,一滴一滴往曲芳下巴衣服上流。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