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颠凰倒凤越昭然燕云柳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8 11:02

越昭然燕云柳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颠凰倒凤小说吧,这是作者云淡风轻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古言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燕云柳倒是心大,打了人也不过是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还得意洋洋的想要跟大家宣传一下自己是怎么把一个身高七尺的好男儿给捶趴下的——可是想到事情后果,还是心里一哆嗦收回了那副小人嘴脸。翌日一早,满脸黑线的皇帝便在朝堂之上气的差点掀了桌子!原本放任自流的怀柔政策在燕越两家的持续性战斗下显得分外脆弱,一个皇帝的尊严正被两位朝堂肱骨摁在光滑的地板上不停摩擦,若是再忍下去,估计明后天整个京城都要说这位皇帝脾气温和到可以随意打脸了!

颠凰倒凤

推荐指数:8分

《颠凰倒凤》在线阅读全文

颠凰倒凤第四章 ‘家暴’之后

燕越两府全军出击,当街械斗,险些伤了朝臣脸面,皇帝置之不理,却轮到王爷出手制止——这事儿闹得整个京城沸沸扬扬,不到翌日,大街小巷都传出了新闻热点,毫无理由横冲直撞登上了头条!

有的说燕家大公子这是公报私仇,为了泄世家之愤将气撒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身上,有的说这明明就是越家小姐无理取闹,吵着嚷着要‘休夫’,这才叫燕家公子气急败坏一时对她动了手——那会儿可没有如今的正义键盘侠主持公道,说一句‘家暴总是不对的嘛’来圆场,这事儿也就一发不可收拾地愈演愈烈下去……

越昭然在燕家算是住不下去了,按照皇后娘娘所教,也混着不知道他何处学来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这位大老爷们儿竟然就服输的收拾东西跑回了娘家!

燕云柳倒是心大,打了人也不过是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还得意洋洋的想要跟大家宣传一下自己是怎么把一个身高七尺的好男儿给捶趴下的——可是想到事情后果,还是心里一哆嗦收回了那副小人嘴脸。

翌日一早,满脸黑线的皇帝便在朝堂之上气的差点掀了桌子!原本放任自流的怀柔政策在燕越两家的持续性战斗下显得分外脆弱,一个皇帝的尊严正被两位朝堂肱骨摁在光滑的地板上不停摩擦,若是再忍下去,估计明后天整个京城都要说这位皇帝脾气温和到可以随意打脸了!

明黄一抹甩出了三米远的大风,几封折子噼里啪啦从正大光明匾下的龙椅上丢了下来,多亏燕将军身手矫捷才躲了过去,可越大学士这文弱书生可就没那么幸运了,硬生生拿头顶接了一回好球,朝帽都歪了三分。

“你们!好……!好啊!”气的脸上着火的皇帝怒极反笑,倒啪啪鼓掌为二位养出的好儿女真诚致意起来,“不愧是朕的股肱之臣!燕将军的儿子果然骁勇…骁勇!”

燕将军一介武夫,倒在此刻觉得脸上有光,不觉昂了头道,“多谢圣上,您谬赞啦!”

此话一出,皇帝才知道自己确实是输了,来不及黑人问号脸,便只好调转枪头道,“越爱卿,也好!女儿也是……”透露着一股子受了委屈只会躲避战场的文人酸腐之气啊!当然这话皇帝说不合适,只好改口道,“漂亮!”

这下倒轮到越学士黑人问号了,却又不知该如何发泄回应,只好又低了低头,皇帝一拳打在棉花上,不由得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半晌,也只是化成深深一声叹,“好,好好好,退朝!”

众人正欲告离,又见明黄一顿,道,“你俩!留下!”

紫宸内殿,只余下燕越二人跪拜,皇帝一脸头大,抬手捂住了自己无眼睇的面部表情,又是一声叹息。

作为皇帝,这桩婚事是出自自己之手,这燕越两家却闹到如此地步,岂非是在打自己的圣人脸面?可燕越确然都是朝中肱骨,罚不得、废不得、贬不得——这一回的和事佬,又得皇帝出面来做。

三下五除二,圣人纡尊将这两家争斗的个中利益关系、黑白是非辩了个清清楚楚,顺便大笔一挥,将两家安排的明明白白,“三日后是个好时候,宫中宴饮,叫你二人爱女爱子同两位爱卿一道参加,不得有误!”

燕越二人各自出殿,过个门槛儿都要上演一番互相挤兑、不肯相让,直到皇帝撂了两本折子在地上,他俩才惺惺作态礼让起来。兜兜转转出了殿门,燕将军两手往袖中一揣,冷道,“你家大小姐的气也该生够了,上头那位的脸面都不给三分?”

越大学士哪肯服软,只不屑道,“脸面?你家儿子哪一日亲往道歉,我家儿…女儿,才肯回去呢!”

“呸!呸呸呸!”燕将军朝着越大学士一翻白眼,心中虽还有气,却懒得言明,紧着便将袖子一甩,头也不回出宫去了。只余越大学士原地不动,半晌,也气急般讪讪归了家。

圣旨分下,自天子案上去往燕越二府,只道燕家少爷一身好武艺,越家小姐身段窈窕,命两人于三日后宴上夫妻共舞剑一回,以表夫妻琴瑟美满。

纵再有气,这圣旨也驳不得——两家只得接了旨。而燕家夫人一劝再劝,终于说动燕云柳亲去越府将越昭然接了回来……

但燕云柳到底道行太浅,当她看见乌青未下的越昭然一脸傲娇忸怩出场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说你,好歹也是个爷们儿,怎么打输了就跑?”摇晃不停的马车上,燕云柳压低声音大开嘲讽,越昭然白眼一翻,冷道,“那你呢?你浑身上下有个姑娘样子么你…和你爹一样的有勇无谋,匹夫!匹夫!”

燕云柳撇撇嘴,缩着脖子道,“嘁!你也和你爹一样,大老爷们儿一身酸气,迂腐!迂腐!”

“你!”越昭然一脸不服,还想将这场战争打下去,但是燕云柳此刻却表现的如同一个真正的直男,一脸服软抬手摆了摆,“行行,我错,我错,我不该打你行了吧?快想想,宫中宴饮时那舞剑的考验该怎么办?”

吵吵闹闹,终于将话题引到了正途上去,越昭然深叹一口气,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个少将军,该不会教不成我舞剑吧?我可是非常聪慧的!”

“得得,少吹!”燕云柳将马车帘子掀了掀,眼瞧着已经快到家门口,又低声说道,“这会儿回去,少不得又是一番教育,耳朵疼。”

两人不再张嘴,纷纷陷入沉默,安静如鸡。只余马车外人潮涌动,风声不止,燕云柳眼睛一垂,终于在心中生出了几分对于这场无厘头闹剧的真诚担忧……

燕越两家的身家性命,皆悬系于此上,任谁也马虎不得。

马车停在燕府门前,燕云柳先行下车,却发现周围不知何时开始围上了一干吃瓜群众,脑子滴溜一转,才反应过来自己应该怎么演好这场戏,于是收住了大步向前的惯来作风,躬身在马车外朝着即将下车的越昭然伸出了友好的手……

越昭然起初还懵然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诈!但在看见周围吃瓜群众的‘嘴脸’时,才转而明白了事情真相,一脸傲娇的努努嘴,示意燕云柳抱自己下车才行。

燕云柳呀燕云柳——你可终于犯在我手里了!

纵然心中不快,燕云柳还是气鼓鼓地攥了攥自己的拳头,一脸堆笑地飞身将越昭然扯了下来,越昭然惊呼一声,却转眼安安稳稳落在了燕云柳怀中……

“越昭然,你个花柳病可真重!”燕云柳牙根紧咬,却还是要保持微笑,恨不能朝身边的热心观众们鞠躬致意,一步一步,沉重地走进了燕府大门。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燕云柳心中一边骂,脚下一边走,直到两人‘恩爱和美’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一众吃瓜群众眼前,燕云柳才沉声喊道,“给老子关门!”

众家丁自然不敢怠慢,随着木质大门沉重的关闭之声,越昭然本人也飘飘然如同一抹青烟一般,‘啪嚓’就掉在了地上……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