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是季南川夏月的小说by兑昀《时光有点小悲伤》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7 15:00

寒冬腊月闹书荒,要看书,找花生!花生小编近日带来这本都市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季南川夏月,目前此书正处于连载中状态,一起来阅读阅读:夏月爱他,他明明是知道的。却因为一次次的误会和不愿意相信,让她流尽了眼泪,饱尝了心酸。

时光有点小悲伤

推荐指数:8分

《时光有点小悲伤》在线阅读全文

时光有点小悲伤第九章 恨你一辈子

季南川听完季夫人的话,直接让王成加速回W市。

照顾他三个月的人是她。

一路上,他的脑海里,全回响着这句话。

他一直都以为,她对他的爱,永远都只是说说而已。

想起自己以前的冷嘲热讽。

想起自己对她的冷漠无情,他的心,就一阵猛缩。

夏月爱他,他明明是知道的。却因为一次次的误会和不愿意相信,让她流尽了眼泪,饱尝了心酸。

混蛋!

季南川在心里狠骂自己。

可是如果让他当面说出这些话,他又说不出来。

南宁的死,夏季的死,还有夏月的事情,似乎成了两个人再也不可能在一起的魔障。

想着,他又慌乱至极。

他突然开始害怕,害怕接下来的日子,会没有她。

医院。

虽说已经到了半夜,但医院还是灯火通明。

季南川偷溜到夏月的病房外,踌躇了许久。

他竟然会紧张。

手心里都是汗水,他确定自己很想见她,可自己也害怕见她。

终于,他轻轻地打开门走了进去,又轻轻地将门合上。他像做贼一样,蹑手蹑脚地坐在夏月的身旁。

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隐隐约约的,他也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夏月的脸。

已经消肿了不少,只是嘴唇依旧发白。

“不!”

突然,夏月大吼了一声,他看着她惊慌失措无声流泪的模样,被吓了一跳。

他还以为她醒了,反手握住了她的手。

“不!求你!求你放过我爸爸!求求你!”

“南川!爸爸是好人,他没有走私毒品!没有没有!”

原来是做噩梦了。

梦到了三年前,他的残忍。

看着夏月在梦里大吼,他心疼至极。

他竟然后悔了。

如果他释怀了当年的事情。

如果他没有那么憎恶分明。

夏季不会死,夏月也不会像现在这般。或许他们两个人,也会幸福。

可是!

夏季害死的是他的亲弟弟。不仅仅害死了他的弟弟,还有那么多无辜的人!

他怎么可能让他在世间享乐?只是把他送进了监狱,已经是他仁至义尽了!

“月月……”

季南川轻摇夏月,而她像是受了惊吓,更加哭得急切!

“求求你们!不要过来!不要!”

“滚!你们都滚!””

夏月挥舞着拳头乱打。

“不怕不怕……”

他将夏月抱在怀里,一遍遍地安慰。这般温柔的他,怕是很多人都没有见过。

“不!你再过来!我死给你看!”

说完,她一下子挣脱了季南川的怀抱

“啊!”

伴随着一声尖叫,夏月条件反射地坐了起来,睁开了双眼。

眼角的泪不受控制地流下。

手一直哆嗦着,她好怕,好怕。

夏月双手捂住脸,显得无助可怜。

季南川再次将她拉进怀里。

这个怀抱,好暖和。

她贪念起来,伸出双手紧紧地将他抱住。

她又梦到了。

三年下来,她不止一次地梦到季南川狠心拒绝她,还有父亲传来噩耗的场景。他像一个恶魔一样,没有心没有感情,任她跪地磕头求他,也没有一丝松动。

还有在精神病院的场景。

神经病院里都是疯子,连医生也是。

医生是比疯子更可怕的疯子。

他们是畜生,是魔鬼,他们强奸那些漂亮的女病人。

包括她。

可是她没有让他们得逞。

在他们逼得她走投无路要自杀的时候,救赎来了。

但却是另一个深渊。

夏月想着,泪流得更肆无忌惮。

她抓起那些给病人注射的针头,全扎进自己的身体里。里面不乏有艾滋病人的。

从此,那些医生再没敢来欺负她。

“不怕不怕……是不是做噩梦了?”

季南川轻轻拍打着她的背,因为没有用这种温柔的语气说过话,显得有些滑稽。

夏月抬起头,推开他,笑了。

她在他眼里看出了心疼。

他怎么可能心疼她?他巴不得她死才对!

夏月抽出自己的手,随意擦了擦脑门上的汗:“对,做噩梦了。”

“你梦到……”

“我梦到你让我父亲死在了监狱里。”

她冷着眸子,眸底都是嘲讽。不知道是在讽刺他,还是在嘲讽自己。

“我梦到你不顾情分将我送进了那个全是恶鬼的精神病院!”

“我梦到我被你逼成了疯子!”

“嘶——”

因着说话太激动,夏月的嘴角被扯动,伤口的痛感一下子涌了出来。

季南川连忙查看她的伤口,却被她侧脸避开。

真是矫情了。

夏月讽刺自己。

在精神病院受的苦难道不必这儿重?

刘梦雅让医生关照自己,便真的是关照自己。

她没有哪一天没有不受伤。她没有哪一天不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医生是疯子,可是不是傻子。

她有病,所以他们不敢骚扰她。可是他们可以让那些疯子来骚扰她。

所以她也成了疯子。

所以她比疯子还要疯子!这样子,就连疯子也不敢再来了。

季南川有些不知所措和悔恨。但习惯了冷脸和面无表情,夏月没有看出来。

他在这一瞬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他明明做得都是对的,可是在她的面前,他却觉得一切都那么无力。

“夏月……”他板正她的脸,让两人对视。

月光星星点点般地洒在两人的身上。

她有些迷了眼。

他还似从前的他一般,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冷傲孤寂。

她曾想打开他的心,走进他的心里。

可她失败了。

“对不起。”

“哈?”

夏月勾起笑,眸底都带着嘲讽。

“对不起?季总也会说对不起?”

季南川是第一次这样低三下四地对一个人道歉。听到她的嘲讽,他的脸色难看起来。

紧皱着眉,一时间舒展不开。他知道,她肯定是恨极了他。

“我不接受。”

夏月眯着眼睛认真地看着季南川,她的眼里,全是冷然,没有一点儿温度。

她从来,都不需要他的道歉。她要的是他的爱!可是她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得到。

听到夏月的回答,这是意外之内。

他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般,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放,眼睛也在四处逃窜。

季南川怕了。

“季南川!我恨你!我会恨你一辈子!你滚!滚!”

“好。”

他淡淡地答了一句,立马离开。

不拖泥带水。

走得极为潇洒和高贵。

可没人知道,他其实是逃开。

落荒而逃。

他太怕,她恨他的模样。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