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何人付韵惹佳妻(申俊曾念)by朝暮成雪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7 14:01

最近有一本主角是申俊曾念的小说活跃在大众面前,今天为大家带来这本《何人付韵惹佳妻》,这本由朝暮成雪倾力打造的一本言情小说,会为各位带来怎样的惊喜呢。本站为你带来何人付韵惹佳妻第85章 问罪。申家缺了申继业的家庭会最后不欢而散,张秀莹母女以为申连城是在重用我和申俊,但愚蠢的两母女哪里知道我们即将面临怎样的压力。

何人付韵惹佳妻

推荐指数:8分

《何人付韵惹佳妻》在线阅读全文

何人付韵惹佳妻第85章 问罪

商场相斗本是正常。但这一次把宋承志的腿给弄残了,这件事就太大了,宋家的当家人成了残疾人,宋家怎么可能会咽得下这口气。一定会百般为难。苛责我和申俊。

开完会后我们没有在申家未作任何逗留,径直离开。

在门口各自上车之前。申俊走向我。“念念。今晚我和韩烈去就好了,你就不必去了。这种事情,女人没必要参与。”

我当然不同意。“不行。让我去是老爷子的意思。我当然要去,不然我也没办法向老爷子交待。你放心,虽然我参与进去。但我会以你为主,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绝对服从。”

“其实我不太理解。为什么爸爸会同意和宋家去谈。现在的情况。不是应该作手如何反击吗?宋家可以联合起其他的人要搞申家,难道申家就没有自己的朋友吗?为什么不联合起来反击?”申俊皱眉说。

“老爷子和宋家斗了这么多年,对宋家自然也是有所了解的。他既然同意和宋家来谈,那肯定是因为不想鱼死网破。”

申俊目光微冷。“所以申宋两家缠斗多年。宋家仗着有袁家的帮助。一直都占着上风,打压申家,就是因为我们总是在关键时刻妥协,不敢去拼,当年的妥协,是让我去坐牢,这一次的妥协,不知道我们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算了,不说了,我们都各自去准备吧,对了,对于晚上的会面,小叔有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我不知道宋袁两家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老爷子也没有告诉我,如果我们需要妥协,那我们可以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所以一切都未知,只能随机应变。”

“一定得带上韩烈。”我叮嘱说。

申俊伸手拍了拍我的肩,“那是当然,你放心吧,没事儿。”

申俊压力很大,但他还在宽我的心,我也冲他笑了笑。

回到公司,下面又有报告上来,说是税务主管部门也来了,要查公司的帐,这几天要冻结所有帐户,等他们查清楚后,才能恢复正常运作。

这么大一个公司,如果把财务冻结,会有多大的影响,不言而喻。

宋家的资金和袁家的权力想结合,其杀伤力果然巨大,看来这一次申家要是不妥协,那真的有可能会被搞破产。

我现在很恨我自己,我要是不和宋子凌传出艳#照,申俊就不会那么快和宋家开战,如果让申俊有更多的准备时间,他一定会真正的一击必中,打败宋家后还能保护好自己。而不是像现在这么被动。

我召集公司的人开了一个会,安抚了一下,不过就是让大家不要慌乱,公司的危机很快就会过去。要对集团有信心。

整天的心神不宁,下午的时候,我开车回了一趟家,去宠物托管中心把黑虎领了出来,放进了车里。

黑虎温顺地爬在后座上,鼻子里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和我聊天。

我其实想把黑虎带到谈判现场去,但这样好像又显得太不礼貌,于是我决定还是把它放在车里。

等了一会,申俊到了。

申俊的陆虎车后面跟着韩烈的吉普。吉普后面,还跟着两辆车。车上的人下来,给申俊打开车门,申俊一身黑色正装,面色冷峻从车上走了下来。

其他人在下面候命,我和韩烈跟在申俊的后面,往饭店里走去。

三楼的餐桌已经全部撤走,放上了几张真皮沙发,中间放了一张沙几。

我和申俊等了几分钟,有人来了。这人四十岁左右,也是一身黑色正装,板寸头,戴了一副黑色的墨镜,后面跟着的人是宋子凌。上午还听说他被抓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保释出来了。

宋子凌看了我一眼,并没有伤何打招呼的意思,他面色阴沉,眼神很冷,他父亲残了,换作谁,心情也不会好。

申俊站了起来,向那个戴眼镜的板寸头走去,伸出了手,“子豪兄,好久不见。”

宋子豪,宋家长子,宋城集团高级副总裁,主要负责集团海外事务,很少在锦城露面。

宋子豪并没有理会申俊伸出的手,而是直接坐到了沙发上。

这个举动很不礼貌,就算是有多深的仇恨,既然大家同意来谈,那先礼后兵的道理,总应该是要懂的。

宋子豪坐下之后,并没有马上说话,只是看了看手上的名贵腕表。他在等人。

他们不说话,申俊也不说话,大家陷入沉默。

过了约两分钟,又有人进来了,进来的是一名中年男子,穿一件白色衬衫,外面套件黑夹克,一进来就盯着我看。然后目光转身了韩烈,眼神很凶。

这是袁洪,上次被韩烈给揍了的工商局长,目前阳光集团遭遇到的各种来自政府部门的过度监管,就是因为这个局长大人在作怪。

不过他胆子也真是大,好歹他是公职人员,竟然这么大胆地代表袁家来参与谈判,真是让人震惊。

我和申俊再次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袁局。”

袁洪没有理会我和申俊,而是径直向韩烈走去,韩烈直视着他,并不说话。

“啪!”袁洪伸手抽了韩烈一耳光。

韩烈一动不动,还是直视着袁洪,袁洪又一耳光扇了过去,韩烈还是一动不动。

袁洪又要举手,韩烈一把拿住他的手,可能是手上用了劲,袁洪的脸色有点难看。

“差不多就行了,袁局。”韩烈冷声说。

申俊也发话了,“来之前,我兄弟就说,他和袁局有些误会,袁局肯定会为难他,问我要不要忍,我说既然之前有误会,那就忍两下,但事不过三,袁局也不要得寸进尺,把我兄弟惹急了,他会伤人的。”

袁洪挣了半天,却没法将手从韩烈手里挣脱出来,申俊使了个眼神,韩烈这才放了袁洪。

袁洪坐下,翘起腿,背靠在沙发上,“不上茶吗?这饭店是申家开的吧,来到这里,茶水都没有一杯,申家穷成什么样了。”

申俊吩咐下去,“上茶。”

这个袁洪和袁正威是亲兄弟,但两人的风格,还真是天差地别,袁正威一身正气,袁洪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虽然表面上架子摆得大,但毫无威严感,不像混迹政界的精英,倒像是混黑的头目。

袁洪清了清嗓子,“我今天来,是来当中间人的,你们两家有什么仇怨,可以在这里说出来,然后提出解决方案,申俊,你把宋伯的腿给打残了,这件事你准备怎么办?”

这个袁洪说话也是方式完全不对,前半句还在择清自己,说是来调解的第三方,后半句就开始质问申俊,简直是莫名其妙。

申俊冷笑,“袁局说是自己是中间人,却出言就指责我打残宋老先生的腿,袁局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了?”

“申俊,你还想抵赖是不是?分明就是你伤了我爸!”宋子凌激动起来。

宋子凌平时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我几乎从来没有看他这么激动过,这一次宋承志的腿打残,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

申俊站了起来,“宋先生的腿被打残这件事,确实不是我所为,我申俊敢做就敢当,自己做过的事,绝对不会否认,但我没做过的事,我也绝对不会承认。这件事公安机会已经介入调查,如果有证据证明是我做的,那袁正威恐怕早就把我抓起来了。所以我们在这里谈的前提是,我没有伤人,也没有授意任何人打残宋先生。”

“申俊,这件事无论如何你也推不了责任,家父残疾,这个深仇,宋家绝对不会善罢甘休。”宋子豪说。

这好像宋子豪到了之后说的第一句话,这个宋子豪,感觉比袁洪有水平很多。他一直戴着黑色镜面的眼镜,看不清楚他的眼神,他似乎在刻意不让别人看他的眼睛。

申俊冷笑,“如果大家今天只是来兴师问罪,那就没必要再谈了。”

我本来是不打算说话的,但眼看谈判就这样陷入僵局,我只好出面缓解,不然让申俊这样一直和他们僵下去,那就没得谈了。

“各位,既然我们是来谈判的,那我们应该往前看,而不是往后去细数各人的罪状,如果只是兴师问罪,那没办法谈,袁局既然是中间人,那不妨说一下,两位宋先生今天到这里来谈,到底有什么样的要求?”

我其实也只是想试探一下,袁家和宋家在来谈之前,是不是已经私下会过面,宋家告诉了袁家这一次的谈判底线,如果袁洪知道宋家的条件,那说明那个条件是两方商议过的,要想休战,申家就必须要接受他们的条件。

袁洪看向我,“曾小姐这话还有些道理,那我就直接说了,申家把马拉松赛的冠名权交出来,申俊还我爸两条腿,就这么简单。”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