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谈少你老婆自投罗网了》(谈厉堃梅九九)小说阅读by默默舞

发布时间:2018-12-26 15:40

连载中小说谈少,你老婆自投罗网了是著名作家默默舞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谈厉堃梅九九,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谈少,你老婆自投罗网了精选篇章:刚才她没敢报警,要是报警了,她得先把前因交待清楚,关键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惹的是谁,所以她根本就不敢贸然行动。龙桔子按灭手机,在下面也翻了个身,仍心有余悸。谈厉堃回到会所,路过梅九九画过的房间时顿了一下,他临时改主意想看看这个小梅子能画出什么东西来?

谈少,你老婆自投罗网了

推荐指数:8分

《谈少,你老婆自投罗网了》在线阅读全文

谈少,你老婆自投罗网了第3章 游戏开始了

夜色渐浓

梅九九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揉了揉酸痛的腕子,转过头看到龙桔子仰着头张着嘴,目光呆滞。

梅九九拿过手边的纸团丢过去说:“别老露出这种白痴的表情,小心嫁不出去!”

纸团从龙桔子头上跳过,成功地让人回魂。

“九九,你画的太漂亮了,你简直就是个天才!”龙桔子兴奋地说。

梅九九走到门口看自己的新杰作,无比满意,这样的画才配的上这样的房子。

每当这时,她就爱极了有才的自己。

就是这么自恋,怎么着?

外面依旧灯火通明,马路上却没人了,空空的街道显得有些萧瑟,毕竟这个时间连商场都关门了。

龙桔子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说道:“公交地铁都没了,咱们只能打车了喂!”

梅九九的眉突然挑了起来,双拳悄悄握紧。

龙桔子没注意到梅九九的异样,还拿着手机一边看一边说:“回学校要五十八,回家要四十八,你说我们回哪里?”

她话音刚落,梅九九拽起她的手腕就狂奔起来,这种情形并不陌生,曾经不知道多少次梅九九都是这么扯着她打不过就跑的。

不远处的树下,一辆奢华的车子低调地停在暗影处,车里是黑的,车灯也没亮,可车内却坐了两个人。

后座上的男人,锐眸微眯,他纡尊来此,是为看一场好戏的,谁想到这个叫梅九九的女孩如此警惕,人还没近身就让她发觉,着实令人意外。

梅九九扭头瞥了一眼,看到身后紧追着她们的居然是四名彪型大汉,一个个长的凶神恶煞,吓的她想都没想,冲着树下的豪车便奔了过去。

她一把拉开车后门坐进去,车里果真有人!龙桔子反应迅速地坐到了副驾驶上。

谈厉堃:“……”

前面的冯凯:“……”

他该说啥?这是自投罗网么?

梅九九见这个黑衣男人剑眉星目、不怒自威,冷的可怕,看起来很不好惹,但是再不好惹,那也不是仇人,比身后的凶恶大汉们不知可爱了多少倍。

“先生先生,求求你救救我们,外面有坏人追我们!”梅九九表情哀戚,那张小脸看起来可怜极了,仿佛皱成一团似的。

此时她的声音婉转娇啼,带着一股悲戚,的确能勾起男人的怜惜。

可他脑中更清晰的却是那一口一个的脆生生的“姑奶奶”三个字。

见过她的真面目,很可惜,现在怎么演都不好使了!

他面色一寒,不动声色地说:“下去!”

刻意放冷的声音,与昨晚的沙哑判若两人。

这有钱的男人大多都冷血无情,下去就是死,所以死都不能下车,于是梅九九的手抓住了他的手臂,眨了眨眼睛,雾气氤氲眼眶,声音更加软了几分,“先生先生,求求您了!”

他瞥了一眼扒在他身上的那双白嫩小手,就是这双手昨晚让他欲仙欲死、痛不欲生的,不受控制的旖旎一幕浮现在他脑中,那求饶的声音仿佛变成了她在他身下含泪抽泣。

真是见鬼了!

谈厉堃的喉结上下耸动,他突然觉得这个游戏更有趣了,并且他改了玩法,他敛下眸,冷声吩咐了一句,“冯凯,下去看看!”

“是!”与主子心意相通的冯凯配合地下车演戏,让那群保镖们赶紧躲远点。

原本还在车子不远处张望的大汉们,看到车里下来人,往后退了几步。

冯凯拿出手机佯装打电话,“喂,我要报警,我们这里……”

四名大汉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梅九九心里长出了一口气,转过头看向这位男神,感激地说:“先生,真是太谢谢您了?您真是一个大好人!”

如果但凡有点经验,她就会发现身边的男人呼吸急促了一些。

“举手之劳!”谈厉堃唇角微微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甚是讥诮。

可惜黑暗中,梅九九却看不真切,再次错过了最重要的信息。

龙桔子下车给冯凯鞠躬,连连道谢。

梅九九也从车上退了下来,给后座的好心人鞠了一躬,说道:“再次感谢,不打扰您了!”

谈厉堃微微颔首,面无表情、惜字如金。

冯凯好奇地开口问道:“这位小姐,你怎么知道我们车子里有人的?”

梅九九看向他说:“这很简单嘛,四周既没会所也没高档酒店,唯一档次高的还在装修没营业,所以这么好的车停在这里只有可能是坐在车里等人的。”

冯凯恍然,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子心思的确犀利。

梅九九拉着龙桔子再次道谢,不敢耽搁,打辆车走了。

冯凯坐进车里,听到主子冷酷而玩味的声音,“明天,继续给那个……小梅子找些麻烦。”

冯凯应声,心想主子玩救世主的游戏玩上瘾了?

回到宿舍,龙桔子方才有安全感,舍友们都睡了,她只好躺在床上给梅九九发消息,“那些是什么人啊?”

“不知道,应该和我惹的那个人有关。”梅九九在上面翻了个身。

龙桔子又打字,“你觉得你教训的到底是谁啊?”

“不知道。”梅九九打完,又翻了个身,接着打上一句,“别想了,睡吧!”

她也想不明白问题出在哪里,房间明明就是谈天订的,他也来了,怎么房间里进的却成别人呢?

刚才她没敢报警,要是报警了,她得先把前因交待清楚,关键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惹的是谁,所以她根本就不敢贸然行动。

龙桔子按灭手机,在下面也翻了个身,仍心有余悸。

谈厉堃回到会所,路过梅九九画过的房间时顿了一下,他临时改主意想看看这个小梅子能画出什么东西来?

推开门,他仿佛看到一位盛装贵妃持杯撞入怀中,竟然有一种想要往后退的冲动。

好一幅贵妃醉酒图,这画好似鲜活起来,那薄纱在眼前浮动,酒香夹杂着美人香让人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后面的冯凯喃喃地开口,“我这是要醉了……”

世间美女皆没有眼前这位女子的风情,使天下红颜皆逊色。

他前面传来谈少缥缈幽冷的声音,“让昨天的保镖滚远点,别叫小梅子认出来。”

游戏,越来越让人期待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