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离魂随影周恒张雅小说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6 15:10

这本叫做《离魂随影》的小说,是由张语熙著写的爱情小说,主要是围绕周恒张雅之间的经历,而他们的故事又有着怎样的吸引人的地方呢,来本站阅读这本小说解开你的疑惑吧。离魂随影第48章 再救我一回。我眨了眨眼,陶宁死的时候我知道,因为当时在警局的时候,我看到过尸检结果。

离魂随影

推荐指数:8分

《离魂随影》在线阅读全文

离魂随影第48章 再救我一回

我用双手将在我眼前的那些头发扯住,我用力的往上游,我现在急需要空气,可我才刚扯了两下,发现这些头发并没有我想像之中那么好扯开,之后,我感觉眼前一闪而过一道金色的光芒,然后那些原本我还拿他们没有办法的头发竟然一点点的消失了。

我再次恢复了对我身体的掌控权,我双脚在水中用力的一蹬,整个人就向着水面游动,只一下,我的头就浮出了水面,然后站了起来,此时,那条河水依然只到我膝盖往上一点,可是我却知道,之前的那些感觉并不是错觉,那水面之前真的涨了起来。

我不断的喘息着,燥热的空气进入了我的肺部,我感觉好受了一些,我睁开双眼,看到河岸边上,周恒和周叔此时就在那里,他们正跟之前我看到的那颗人头缠斗起来。

而那颗人头虽然正跟周叔他们打起来,但是却还是泡在水里,根本就没敢露出头来,周恒此时看到我,对我大叫,“张雅,快上来。”

我听到他们叫我的声音,脚下更快了,但是没想到我迈开腿就感觉脚踝处被什么东西给缠绕住了,我低头一看,竟然是一团黑色的头发,那颗人头明显没打算这么容易就放过我。

我刚想弯身去扯那些头发,但是这些头发却好像看出了我的意图,那些头发带着一股力量,直接把我带倒,然后直接向着那颗人头掠去。

我此时又躺在了水里,脚被拖动的速度极快,根本就没有办法挣扎,双手想要抓住水底的什么东西,但是却什么都没抓住,眼见我马上就要再次落到那颗人头的手里,就在这个时候,周恒竟然从岸上跳了下来。

他的手里一手拿着一张黄符,另一只手则是拿着一柄铜钱剑,周恒用那柄钱朝着那颗头劈砍了过去,只见那柄剑与那颗头相接触到的地方升腾起一片黑烟。

黑烟起,那颗人头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震得我的头都有些发昏,然后就见周恒一剑斩断了缠绕住我脚踝的头发,然后另一只手里的黄符挥出直接贴在了那颗脑袋之上。

“快上岸。”周恒斩断那些头发之后就对着我大喊道,我马上反应过来,直接往岸上冲。

我到了岸上之后,就看到周恒将那柄铜钱剑深深的刺入了那个颗头的眼睛,直直的穿了过去,刺破了脑骨,在远处看就像是冰糖葫芦一样。

我惊魂未定的瘫坐在岸上,心跳依然跳得很快,这些事情都发生在一瞬间,速度极快,根本就没有多少让我想清楚的时间。

周恒手里提着那柄铜钱剑,那上面还串着一颗头,向岸上走了过来。

看到他手里的那颗头,我感觉一阵恶心,转身伏在一边,吐了起来,感觉自己就连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张雅,你怎么样?”周恒扔掉手里的东西,跑到我的身边,看我吐成那个样子,连忙拍打着我的后背,想让我舒服一点。

我又吐了一会儿,然后才感觉自己好一点,“我,我好多了。”

周恒扶我起来,然后往刚才我们休息的那颗大树走去,而周叔自然就在后面为我们收拾东西。

“刚才,那个是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压下这种恶心的感觉。

“水鬼。”周恒的声音有些冷,看到周叔从后面跟了过来,从背包里为我找了一瓶水,“喝口水。”

我接过周恒手里的水,漱了漱口,“水鬼?他想要干什么?难道我也惹到他了?”

我根本就想不明白,怎么只是去洗个脸凉快凉快也得得罪这么一个恐怖的鬼出来,我也没干什么坏事啊,怎么这么倒霉?

周恒皱了皱眉头,“应该不是你做了什么。”周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他身后的周叔开了口。

“这只水鬼应该是一早就在这里了,水鬼他是在这里等替身,只要抓到能够代替他的替身,他就可以从那条河里离开了,不然他就要一直呆在那里。”

我点了点头,原来如此,这就是水鬼找替身啊。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还能走吗?”周恒一脸关心的看着我。

“嗯,我没什么事了,你们又救了我一命。”我接过周叔手里拿着的背包行李,“我们继续往前走吧。”

我对着他们两人轻笑了一下,心里却是有些异样的感觉,为什么我感觉我们就像是西游记里的唐三藏一样,后面会有九九八十一难在等着我们。

不过,我也知道,不管以后还会发生些什么事情,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解决司马懿给我下的诅咒。

对于司马懿我还有很多的疑惑,比如他为什么要缠着我,而且在害死了刘芸芸之后还留在自己的身边,并且还利刘芸芸的身份占了自己的身子,之后更是利用了一些鬼怪什么的来害自己。

陶宁就是其中之一,我对于陶宁心中也是有些愧疚,如果不是我的原因的话,陶宁也不会死的这么的惨。

司马懿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几次三番不肯放过我,就连他灰飞烟灭之前也要给我下一个诅咒。

“周叔,我有一个好朋友,因为我的原因被司马懿给害死了,我想为她做场法事超度一下,可不可以?”

“你是说陶宁?”周恒对于我之前的事情是知道的,所以我才这么一说他就知道我说的是谁。

“嗯,我总觉得陶宁是因为我才会死的。”我点了点头,一想起陶宁的死状心里就一阵的发凉。

“行啊,你有陶宁的生辰八字吗?”周叔点了点头。

“没有。”是啊,听说做法事什么的都需要生辰八字,可是她只知道陶宁是哪年生的,根本就不知道她的生辰八字,“我不知道,那就没有办法做了吗?”

周叔单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这样啊,那她死的时辰,你知道吗?”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