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人间惊鸿客荀此生顾鸢小说阅读-人间惊鸿客之宋连枝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6 14:05

人间惊鸿客小说是著名作家之宋连枝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荀此生顾鸢的故事,小说人间惊鸿客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可是受了罚?”泰安帝回头,闻着荀此生身上的血腥味,眉目紧锁,一脸的心疼。将此事交由荀此年处理,想来是个错误的决定。“我犯了错,本该如此。”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已违背圣意,荀此生便也无话可说。

人间惊鸿客

推荐指数:8分

《人间惊鸿客》在线阅读全文

人间惊鸿客第二十四章 重返旧地

夏贤搪塞的一番话,让荀此年的脸拉得老长,他杀气腾腾的坐在主位上,不再发声。

大殿过于寂静,后院的声音反倒大了起来,夏贤听到长棍敲打物体的声响,瞬间便明白了所有。

“千岁爷,您还是快些把十一爷请出来吧,老奴还要赶回去向万岁复命。”

夏贤的话,也算是给了荀此年充足的面子。

眼看着到手的鸭子就要跑掉,荀此年脸色变得铁青,吩咐着一旁的侍卫,“站在那儿做什么?还不将十一爷带到夏公公这儿来?”

泰安帝的命令,他就算有一百个不甘心也得听从,毕竟大羌的主,如今他还做不得。

后院的声音停下,侍卫将荀此生交给了夏贤。

顾鸢见他虽脸色苍白,但并无大碍,也算是放心了。

夏贤来的很及时,总算是保住了荀此生的命。

“十一爷,随老奴走一趟吧。”夏贤带着荀此生准备离开,未了,转身又丢下一句话,“千岁爷,万岁叫老奴告诉您,十一爷固然犯了错,小有惩戒足以,无须大动干戈,当心伤了兄弟间的和气。”

说到底,泰安帝还是偏着荀此生的。

顾鸢越发不明白泰安帝的心思,明明是他将荀此生送进了南苑,如今又是他救下了荀此生,皇室里面的父子情,当真是令人捉摸不透。

拂袖一扫,荀此年将桌子上的茶盏掀翻在地,只见他怒目圆瞪,眼中带着深深的不解,“为什么!”

从小到大,他有很多不理解的地方,为什么母妃温柔善良,琴棋书画样样精,父皇偏偏不喜欢她。

为什么那个贤妃总是对父皇不屑一顾,把他的真心束之高阁,可父皇却爱她爱到了骨子里,到底也不肯放过她?

为什么明明自己才是和他最相像的儿子,可他却满心满眼里只有荀此生,只因他是那人的儿子?

他恨父皇对贤妃和荀此生的偏心,却又无可奈何,好不容易贤妃死了,荀此生被关进了南苑,他夙愿以偿的得到了太子之位。

本以为一切都会向着好的一面去发展,可他却没想到父皇直到现在,还是无法对荀此生狠下心来,哪怕命悬一线,还要派夏贤来救他。

右手紧握成拳,荀此年心有不甘,到了现在这一刻,他不用再畏惧任何人,不用看旁人的脸色去行事,所以就算父皇对荀此生还有亲情,他也一定要将荀此生碎尸万段。

跪在地上的顾鸢,被茶盏的碎片刮到了脸,她轻轻地摸了下伤处,发现了丝丝血迹。

“你不是要替十一弟分担杖刑吗?我成全你。”愤恨难平的荀此年,只好将满腔的怒气发泄在了顾鸢的身上,“来人,把十一爷未打完的杖责,加诸到这个贱婢身上。”

既然荀此生在意顾鸢,荀此年就偏偏要毁了她。

顾鸢被侍卫带去了后院,但她却丝毫未感惊慌,直到这一刻,她才理解了荀此生。

只要在意的人安全无恙,自己受再重的刑罚,都是可以承受的,顾鸢相信,荀此生在泰安帝那里,会没事的。

……

“十一爷,万岁在里面等您。”

将荀此生领到宜和宫,夏贤便止步不前。

泰安帝之前吩咐过,他只见荀此生。

“有劳夏公公了。”

荀此生望着眼前这扇厚重的宫门,似乎已经看到了泰安帝面容枯槁,行将就木的模样,他还是迎来了这一天。

默默站立许久,荀此生终于下定决心,推开了宜和宫的门,吱哇一声,那些尘封的记忆也随之一并被打开。

从他有记忆开始,母妃便是这宜和宫唯一的女主人,父皇很宠爱她,所以准许她自由出入宜和宫,这本是只有大羌历代君王才可以居住的地方,后来却成了父皇和母妃的宫殿。

母妃是父皇心尖上的人,为了她,父皇愿意做任何事。

父皇释放当年的尚云国质子回国,护他进入了尚云国的领土,让他有机会登基为王。

父皇后宫专宠母妃一人,险些废了徐皇后。

父皇下令在满皇城种上了并蒂莲,只因母妃喜爱。

父皇把母妃当做生命的全部,尽力护她安稳周全,让她在大羌过着养尊处优的日子……

可不知从何时起,一切都变了,父皇不再喜爱母妃,开始每日每夜的折磨她,他每次见到母妃时,她都添了新伤。

父皇不再将母妃当做掌中宝,而是对她恨之入骨。

父皇将皇城内所有的并蒂莲拔掉,并且不许再看到此物。

父皇将满腔的怨气发泄在了他和母妃身上,对他们拳脚相向,说着世间最恶毒的话。

父皇终日纵情声色,荒淫暴虐,母妃再难劝住他。

父皇恨不得将母妃千刀万剐,却又舍不得她受旁人一丝一毫的委屈。

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父皇对母妃的一腔真情最终还是化作了噬骨的怨恨……

可究其原因,却无人知晓。

宫人朝臣只当父亲喜新厌旧,不恋旧情。

他也这样认为,直到母妃去世,他才明白,这一切的恩怨纠葛,全部源自于一位叫殷辰良的男人。

他是母妃至死都在念念不忘的人,正是他的存在,才让父皇癫狂,一步步走了极端。

亲手杀了母妃,囚禁了他,往日维持于表面的幸福与美好,早已消失殆尽…

回忆过往,荀此生说不上该恨谁,只道世事无常,造就一段孽缘和遗憾。

恍然间,他看到了泰安帝,他并未有太大变化,一如往昔,只是神情多了一份寂寥与痛苦。

“你找我?”

母妃的事,虽已过去,但荀此年依旧未能释怀,或许终其一生,他再难原谅泰安帝。

这个因着一己之私,害了他人美满姻缘的男人。

“可是受了罚?”

泰安帝回头,闻着荀此生身上的血腥味,眉目紧锁,一脸的心疼。

将此事交由荀此年处理,想来是个错误的决定。

“我犯了错,本该如此。”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既已违背圣意,荀此生便也无话可说。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