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人间惊鸿客荀此生顾鸢小说第28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6 14:05

这本连载中小说人间惊鸿客讲述了主人公荀此生顾鸢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之宋连枝的倾心巨作,人间惊鸿客精选篇章:众目睽睽之下,很多事情不方便做,想来还是去密室最为妥当,荀此生就算死在里面,也不会有人知晓。荀此生抿嘴不语,默默的跟在荀此年身后,锐利的眼眸观察着东宫的环境形势。

人间惊鸿客

推荐指数:8分

《人间惊鸿客》在线阅读全文

人间惊鸿客第二十八章 密室

女子抓住他的手,拼命摇头,艰难的开口,说出的话却让他陷入了绝望,“我…永远不…会忘记…殷辰良。”

认命的闭上双眼,女子不再挣扎,已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自从来了大羌,她便没打算活着回去,得知殷辰良安好,她死而无憾了。

“既然你想死,我便成全你。”男子仅存的一丝理智也消失殆尽,他使出全身的力气,按在女子脖子上的手慢慢缩紧,

“不过,不要以为你死了,一切就会结束,我会把你欠我的,在荀此生身上一一找回,我要让他受尽折磨屈辱,像曾经的殷辰良那般。”

女子惊恐的睁大双眼,只可惜还没来得及说话,便没了气息,她双手无力的垂下,眼眸却是再也闭不上。

泰安帝的威胁,成了她此生的遗憾。

往事一幕幕在脑中浮现,泰安帝回忆起一切,说不上心里是什么滋味,有苦有甜,更多的是心酸。

倘若时光可以倒流,他宁可不要遇见卫知归,也许这样,便没了那些执念和癫狂。

可人生,怎会重来?

他终究,还是亏欠了她自由。

“对不起…”

大殿上响起一道苍老无力的声音,不知说与谁听。

……

荀此生离开了宜和宫,迎面走来一位长随,“十一爷,千岁爷命奴才来接您。”

荀此生向他的身后望去,瞧见了两位带刀侍卫,看来荀此年一早就派人在这里候着他了。

将圣旨藏于宽大衣袖内,荀此生昂首挺胸,淡定从容,“走吧。”

有些事,他想请教荀此年。

今日是个好时机,他们两兄弟正好借此机会,畅所欲言。

宜和宫离东宫不远,不到半柱香时间,荀此生便看到了荀此年。

“十一弟,你总算是回来了。”荀此年激动的情绪溢于言表,“让九哥好等。”

这一次,荀此生终于又落回他手里了。

“九哥找我,我岂会不来?”荀此生目光向四周望去,波澜无惊的眸子中沾染了一丝惊慌,“我的宫婢呢?”

他离开这么久,独留顾鸢一人在这儿,不知荀此年是否会饶过她。

“十一弟无须担心。”荀此年打趣的看着荀此生,“她刚刚被我派人送走。”

荀此年没想到,荀此生对一个奴婢倒是紧张的很,想来两人的关系不简单。

听闻此话,荀此生松了一口气,只要顾鸢平安无事便好。

她只是宫女,不应被卷入这些恩怨纠葛之中。

“十一弟没了顾虑,那么我们是否应该继续未完之事?”

荀此年转动着手上的扳指,如老鹰般犀利的双眸,紧盯着荀此生。

虽然泰安帝警告了他,但这事毕竟还是交由他处理,只要有合适的理由,那么想让荀此生消失,依然是件易如反掌的事。

到时木已成舟,泰安帝就算要怪罪,恐怕也是有心无力了。

“自然。”

荀此生神色未见半分惊慌,该来的事总归是要来的,他已做足了准备。

“那就请吧。”

众目睽睽之下,很多事情不方便做,想来还是去密室最为妥当,荀此生就算死在里面,也不会有人知晓。

荀此生抿嘴不语,默默的跟在荀此年身后,锐利的眼眸观察着东宫的环境形势。

东宫从外表看起来不过是座很平常的府邸,可实际却并非如此,荀此生发现这里有数十件兵器,有毒花草,珍藏无数兵书的书房,武功极高的暗卫。

他本以为荀此年每日只知逗蛐蛐,养花草,可到头来,竟是他低估了荀此年,不止是他,宫里的人都看错了荀此年。

他是暴虐成性,但他并不无能,他只是一心为自己打算,想重蹈泰安帝的覆辙,未替百姓考虑罢了。

他日一朝登位,也只会使些聪明替自己谋划,让他逍遥快活,却不会顾虑大羌百姓的死活。

这样的聪明,要不得。

荀此年回头,眉头皱成了川字,语气十分不悦,“看什么,快些走。”

荀此生是第一个来到东宫内部的人,也会是最后一个。

荀此年今日便要叫他有命进,没命出。

东宫很大,两人走了许久,终于来到密室,荀此年打开密室的门,便将荀此生推了进去。

正当他要迈进密室时,外面响起了一道急匆匆的脚步声,一个侍卫慌忙的来到他面前,“千岁爷,万岁要见您。”

这道旨宣的很急,侍卫不敢耽搁,连忙赶过来通报,他看夏公公神色匆忙,想必事情不简单。

“谁来宣的旨?”

“夏公公。”

荀此年回头看了荀此生一眼,恨不得现在冲进去教训他一顿,可想到在外面候着的夏贤,他只能先咬牙忍一忍了。

“看住他,等我回来。”

留下这句话,荀此年便向正厅走去。

夏贤不轻易传旨,一旦他出现,就证明事情紧急,耽误不得。

荀此年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放下,赶过去见泰安帝。

荀此年离开,黑暗的密室内就只有荀此生一人。

他向四周望去,看到了很多酷刑工具,如绳索,铁钳,长鞭等,上面或多或少都沾了些猩红的血迹。

如此看来,这里不知留下了多少冤魂。

密室的门被打开,荀此生警惕的望向门口,在他充满戒备的视线中,一位带着面纱的黑衣人出现在他面前。

“你是谁?”

荀此生谨慎的目光上下扫了他一眼,厉声问道。

“少主,是我。”

刻意压低的声音,黑衣人摘下面纱,露出了方卿书俊朗的容颜。

“你怎的来了?”

荀此生见是方卿书,松懈了下来。

“我担心你。”荀此年是个怎样的人,方卿书也略有耳闻,荀此生有重要的事做,不能被他残害,“门口的侍卫被我打晕了,我们走吧。”

荀此生若是在这里出了事,方卿书就算是万死,也难辞其咎。

“还有一些事尚未了解清楚。”荀此生拒绝了方卿书的提议,“我暂时不能离开这儿。”

关于那颗丹药,关于荀此年的嫉恨,关于两人消逝的亲情,他都要弄清楚。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