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主角是张大柱张春梅的小说-男女主是张大柱张春梅小说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6 12:09

男女主张大柱张春梅的故事仍然在继续,而作者优仍在为他们铺着路,这本叫《寡妇岁月》的小说讲述了张大柱张春梅的故事,来了解一下他们的故事吧。寡妇岁月第五十章 没有骨头硬起来。“那是自然生长出来的,和后期制作有什么关系吗?”张大柱对二狗子有点无语了。

寡妇岁月

推荐指数:8分

《寡妇岁月》在线阅读全文

寡妇岁月第五十章 没有骨头硬起来

刘寡妇想了想,觉得也是,“唉……可怜的孩子啊!”

张大柱见刘寡妇默许了,趁热打铁的就说道:“刘婶,那你先回去,我这就让二狗子到你家里去,你看成不?”

“成,我还信不过你张大柱吗?”刘婶两只手捂着脸就打算先行回去,在家里等二狗子来,今天又来了一个新鲜的货,美的很!

见刘婶要离去,张大柱一个坏坏的念头就产生了。

“蹭……”张大柱在刘寡妇打算离开的时候,自己的手就向她的大南瓜上抓了过去,嘴里喊道:“刘婶,你的猫猫真软,舒服,好酥!”

“小兔崽子,你轻点!”刘婶这时候还羞的脸都红了,接着就扭着屁股向自家走去。

”我揉揉,轻轻的。”张大柱其实也舍不得把刘婶就这样活生生的交给二狗子了,所以在他之前,自己还想摸摸再说。

“张大柱,刘婶还是想你来!”刘寡妇说话的时候很温柔,心里还是一直惦记着自己和张大柱那一夜的狂风暴雨。

“刘婶,这不来日方长吗?你急啥。”张大柱嬉皮笑脸的回应着刘寡妇,自己的手越来越使劲了,恨不得捏爆它。

”畜生啊!禽兽啊!天杀的“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揉捏了一阵之后,张大柱刚开了刘寡妇的那对大南瓜,抬头就说道:”刘婶,你也多教教二狗子,成不?”

“成,成。”刘寡妇一天张大柱这话,自己也是恨不的现在马上就来,自己的小溪已经干渴不行行了。

望着离去的刘寡妇,张大柱的小帐篷也鼓了起来,不过每过多久就消了下去。

“二狗子,成了!成了。”张大柱兴奋的向二狗子跑了过去,说话的语气也很是激动。

“啥,成了,她答应了吗?”

“是啊,我让她在家里等你。”

“真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哎呀,我滴个娘啊!”二狗子摸了摸自己的小兄弟就补充了一句:“今天给我加把劲,不要让我失望哦。”

“还磨蹭什么,你快去,后门我给你开着,兄弟我等你凯旋归来。”张大柱调皮的对着二狗子吩咐道,自己也是乐呵呵,看来二狗子要接自己的班咯。

二狗子一个猴子跳跃就下了床,急急忙忙的向刘寡妇家跑去,回头还对着张大柱丢了一句:“兄弟,我要爆发了。”

“得了吧你,怕是你和村长一样,一二三,买单咯!”张大柱对二狗子这话还真有点不怎么相信,不过自己还是祝愿他能打个漂亮的仗回来。

见二狗子已经不见踪影,张大柱也觉得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突然想起了书里说的上上下下,左左右右,自己也就打算开始练一下试试。

扒开自己的裤子,露出了大兄弟,看了看也不知道如何下手,想了想就研究了起来。

可想了大半天也找不到技巧。

“为毛?”

“这不肉长的吗?又不是收缩弹簧。”

“奇怪,奇怪真奇怪,没有骨头硬起来!”张大柱嘴里嘟嘟的囔了几句,想了半天也找不到技巧在哪里。

还是算了吧,等研究好了再试试,张大柱刚要穿上裤子就见二狗子回来了,这让自己有点惊讶了。

这时候刘寡妇家里也传来了一阵骂声“你大爷啊,这是人干的活吗?”听这口气还真的愤怒了。

什么情况……

见二狗子垂头丧气的样子,再看看他整个人的表情像似蔫了的黄瓜似的,好比小姐被干完还收不钱一样。

“你怎么回来了,这才十分钟还不到呢?”张大柱有点郁闷了,站了起来就向二狗子走了过去。

二狗子这回是彻底的伤心透了,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张大柱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抬起头就骂了一句:“妈了个巴子的,老子放进去就尿了!”说完,二狗子就在床上躺了下去,此刻他想死的冲动都有了。

“尿了,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大柱实在有点不敢相信二狗子刚才的话,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二狗子哪还有什么心情说这些啊,后来刘寡妇给他吹了大半天也没有见起来,自己也是羞愧的跑了回来。

“兄弟啊,你害死我拉!”二狗子冲着张大柱就吼了过去。

“猫了个咪的,你大爷啊!老子辛辛苦苦让你尝尝鲜,你还反倒说起我来了,你太没有良心了吧?”张大柱也有点不解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狗子一听,心里的火就上了头,对着张大柱就问了一句:“你说,为啥我放进去就尿了,刘婶都给我吹了好一阵子也没有见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哈哈哈……二狗子,今天我算是看明白了,你他娘的还真的是个软蛋啊!”张大柱听完二狗子的描述,自己算是明白了,这小子的小兄弟也太不给争气了,笑的张大柱有点喘不过气了。

不过回头一想,这刘寡妇今天估计要疯了,唉……作孽啊!

二狗子这回也算是开了荤,不过就是自己的小兄弟太不长精神了,不仅仅让刘寡妇骂了出门,还让自己的好兄弟笑了个底朝天,这自己算是干了件什么事情吗?

“张大柱,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是不是第一次就是这样?”二狗子还是纠结在一根问题上,那就是自己为什么刚放进去就尿了,这不符合逻辑啊。

见二狗子认真了起来,再看看他脸上那无辜的表情,张大柱也收起了笑容,看了看二狗子就说了一句:“兄弟,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也也不要自责了,或许是你太紧张的原因。”

见张大柱给自己这么一分析,二狗子也笑了,想了想觉得也对,谁没有第一次,这这样的情况也不是在自己一个人身上出现,这么一想自己心里也舒坦多了。

“你说这刘婶的猫咪怎么怎么大呢,刚才我双手扶都扶不住,揉揉的太舒服了!”二狗子突然想起了刘婶的猫咪,对着张大柱就说兴奋说道。

张大柱故作深思了起来,片刻就说了一句:“估计是被摸的多了,锻炼出来的。”

“我看也像!”

“像你个头啊。”

“那是为什么吗?”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