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作者墨汀汀的小说-和好看的你在一起边册柯怡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6 10:32

墨汀汀作者的和好看的你在一起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边册柯怡,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女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早上六点,刚刚睡了三个小时的柯怡穿着一身运动装,睡眼惺忪地来到了隔壁堪称S市土豪聚集地的高档住宅区门口。她昨天刚找了个兼职,里面有个土豪招陪跑,一个小时一百块。

和好看的你在一起

推荐指数:8分

《和好看的你在一起》在线阅读全文

和好看的你在一起和好看的你在一起第1章(上)

早上六点,刚刚睡了三个小时的柯怡穿着一身运动装,睡眼惺忪地来到了隔壁堪称S市土豪聚集地的高档住宅区门口。

她昨天刚找了个兼职,里面有个土豪招陪跑,一个小时一百块。

在陪跑一个小时平均十五块的行情下,一个小时一百块简直就是天价。柯怡觉得只要一个小时有一百块,让她倒着跑都行。

高档住宅区门口,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穿着休闲服、面容冷峻的男人正倚在墙边看着手上的表。他交叠的双腿看上去很有力,卷起的袖子下,手臂的轮廓是男性特有的,明明是休闲风的穿着,在柔和的晨曦下,看起来竟然格外冷硬。

尤其引人注目的是,他身边蹲着一只金毛。身材高大的男人牵着只萌萌的金毛,反差特别大。

养大型犬的男人都是好男人。柯怡脑中闪过这样一句话。

“柯小姐,现在是六点零三分,你迟到了三分钟。”

男人低沉中带着一丝不耐烦的声音让柯怡从金毛身上收回目光,显然这是个不好伺候的人。

“边先生。”

正好男人也在看她,他的目光在柯怡身上由上而下逡巡,毫不避讳,光明正大。最后那双深邃的眼中闪过笑意,如同危机四伏的原野上,一只猎豹奔驰而过留下残影,让人感叹之余又有几分心惊肉跳。

“长得不错,原谅你了。”他的语气带着男人对女人的欣赏,却并不走心。

而柯怡在看到他脸的那一刻就愣住了。

她曾觉得,在茫茫人海中,于千万人之中遇到两次、跨越四个年头已经是莫大的缘分了,却没想到,五年之后他们第三次相遇了。

早已在职场混得风生水起的柯怡不由得想起了大学时候青涩无谓的自己和自己做过的那些傻事。

不等她感慨,边册已经站直身体,牵起了金毛走在前面,说道:“绕湖滨大道跑就好了,七点之前要结束。”

显然他没有认出自己。柯怡站在原地,看了看他高大的背影和地上落下的影子,压下心中翻腾而上的苦涩跟了上去。

多带一条狗跑,能加钱吗?

到了湖滨大道,边册把狗绳交到了柯怡的手里:“它叫金坷垃,你的任务就是陪它跑,让它跑尽兴。”说话的时候,他一直看着狗,漆黑的眼中浮现出暖意。

说完,他走到旁边咖啡厅外的桌子前坐了下来,一双长腿交叠在一起,伸在了桌外,目光落在愣在原地的女人身上,惬意优雅,眼中的一丝兴味让他看起来恶劣极了。

一百块一个小时就是让她遛狗?柯怡呆呆地看着手上的狗绳。按照市场上的行情,陪人跑一个小时才十五块,陪狗跑竟然一个小时一百块,这让那些不如狗的人情何以堪?

柯怡目光复杂地看向边册,正好撞入他漆黑的眼中。

他的打量和注目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在被发现的时候,不仅眼中没有一点波动,嘴唇还弯起了一个弧度。他动了动手腕,上面是一块表,显而易见是在提醒她时间。

一个出比市场价高几倍的钱让人陪狗跑步的人,绝对可以算是“壕”无人性了,然而在柯怡心里,他一直是救赎她的天使。

柯怡第一次见到他是大一的寒假。凛冽的寒冬,她带着落寞与彷徨独自来到瓷都,在游客稀少的雕塑瓷厂中,看见了坐在一家陶艺店中拉胚的边册。

面前是快速旋转的拉胚机,身旁是摆着许多瓷器的架子,在这动静之间,低着头静静等待瓷土成型的他格外引人注目。

看见地上落下的影子,他抬起头,朝她露出了个纯净的笑,问:“想自己做个陶瓷吗?”

柯怡点了点头。

在他的帮助下,她忘记了所有烦心事,静下心来完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拉胚。那时候她以为他是归隐在古城深处、与世无争的手工艺人。

他们第二次见面是在浪漫迷醉的边城。那时候柯怡大四,刚刚失恋,只想在古城里来一场艳遇,放开自己压抑的情绪和青春来一场告别。她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个男人,就在她打算跟那个男人一起离开酒吧的时候,他出现了。

“女孩儿该好好珍惜自己。”昏暗的酒吧里,他的表情隐在了暗处,只是留下了一句把她猛然点醒的话。

他似乎没有认出她,但是她却认出了他就是雕塑瓷厂中的那个男人。

从那以后,柯怡爱上了旅行。云南、青海、西藏,她去了很多地方,却再也没有遇到过他。她想,两次不同地方的相遇,大概已经把缘分用尽了。于是,她把那个在瓷都教她拉胚、在边城让她好好爱惜自己的男人和不愿意回想起的青春藏在了心里。

第三次相遇,他竟然不记得自己了。柯怡想让他想起自己,却又不想提起那段青春。

现在,不是遛狗而是被狗遛的柯怡只觉得心头那么多年的朱砂痣变成了蚊子血。

撒欢起来的金坷垃就像脱了缰的马。

就这样,湖滨大道上,尽情享受清晨的人们能看到一条金毛在带着一个女人狂奔。

“老大?”

听到熟人的声音,柯怡猛然停了下来,身体僵硬,死死地拽着金坷垃。

面前的人是她公司的下属,一个刚刚毕业进公司的年轻设计师肖叶。

“老大!没想到你也晨练啊!”肖叶又是惊喜又是敬畏地看着他们公司的主案设计师。

柯怡一边用力紧紧抓着狗绳,一边优雅地抬了抬头,露出了纤细的脖子。灰色的运动服衬得她的脖子很白皙。

“嗯……顺便遛遛狗。”她言语中带着淡淡的疏离,俨然一副上司的样子。要是让人家知道她大清早出来陪跑,被狗遛,还有脸吗?

难得能跟柯怡套近乎,肖叶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一起啊老大!”

柯怡笑着摇了摇头,低头看了眼表。虽然动作与边册的不同,但是那优雅的姿态却是如出一辙:“不了,我一边遛狗一边等我的陪跑人来。对了,今天我一上班就要图纸,你图纸搞定了吗,还有时间晨跑?”

肖叶愣了一下,一脸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啊?今天就要?我马上回去赶!”

看着肖叶离开,柯怡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金坷垃忽然用尽全力冲了出去,柯怡被带得一个踉跄,继续狼狈地跟着它跑。

“慢点儿!求你了!”

终于在七点之前,柯怡把狗绳交到了边册手里。

边册收起交叠的腿,站了起来。他身材高大,一站起来就像一座山一样,影子可以完全把柯怡罩住。这种侵略性很强的气势让柯怡不自觉后退了一些。

边册并没有先看她,而是伸出手揉着金坷垃毛茸茸的脑袋。金坷垃被他揉得浑身都在抖动,抬起脑袋眯着眼睛,看起来非常享受。

随后,边册才把目光移向柯怡。宽松的运动装使得女人看起来身材纤细,运动后脸上的红晕即使在阴影下依旧清晰可见,细节处,精心制作的指甲、手腕上设计感十足的表,甚至绑头发的头绳,无不显示着她的精致。

她大口喘气的样子虽然狼狈,却意外地赏心悦目。

边册看在眼里,嘴里却说道:“中间看见你停下来跟人说了会儿话,金坷垃没跑尽兴,再加上迟到,扣你二十。”

扣二十?柯怡立即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二十块你也扣?”这二十块扣得让她觉得自己不如一条金毛。

边册挑起了眉毛,把这句话又送还给了她:“二十块你也计较?”他漫不经心的语气像是在挑衅,无惧无畏。

二十当然要计较!柯怡理直气壮,目光毫不躲闪。可是时间不允许她这么耗下去,她只好拿了八十块钱离开。

回到家,洗了个澡,换了身行头,柯怡就去了公司。

她所在的公司是S市一家非常有名的设计公司,她身为公司的主案设计师,不算其他项目奖金,光底薪一个月就超过两万。她才二十八岁,像她这个年纪做到这个职位是非常不容易的。

今天例行的早会上,设计部在讨论的是一个公司志在必得的项目,但是柯怡全程都阴沉着一张脸,让手下的人如同受惊的小鸟,对自己的方案一点信心都没了。

其实柯怡一直在走神,时隔五年再次遇到边册,她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更何况他像变了个人一样,更让她气愤的是他扣了她二十块。

在助理的提醒下,她回过神来听完了手下的方案,给出了修改意见。此外,她特意提到了肖叶。

到底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被上司提到名字两眼就开始发亮,满怀期待地看着柯怡。

“肖叶来公司也好几个月了,这个项目可以让他参与进来。”表面上是提拔,实际上柯怡是为了防止被狗遛的时候再次遇到肖叶,给他增加了工作量。

开玩笑,没见公司里资深的设计师们都天天顶着个黑眼圈,精神萎靡吗?他怎么能有时间去晨跑?

当晚,整个设计组加班到了一点多。

第二天早上五点半被闹钟吵醒,柯怡才睡了四个小时,觉得浑身上下每一寸甚至发梢都在叫嚣着疲惫,柯怡打了个电话给边册。

“喂?”男人的声音传入柯怡的耳中。电流使得他的声音比平日沙哑一些,也增强了声音的穿透力。

柯怡只觉得那声音以一种让她酥痒的方式钻入了耳中,顿时清醒了一些。她把耳朵在被角上蹭了蹭,声音里带着刚醒的软腻说:“边先生,抱歉,我想我不能陪跑了——”

还没等她说完原因,电话那头再次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两百,两百一个小时,陪不陪?”声音里带着一股漫不经心和恶劣,别人模仿不来,好像笃定了没人会拒绝钱的诱惑。

柯怡沉默了。

一天两百,一个月六千,比他们公司许多新人设计师的工资还高。

困意一下子全部消散,心中的执念成了她的动力。她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陪,六点见。”

她今天到隔壁小区门口的时间刚刚好是六点整,可是边册到得比她还要早。这时候天已经亮了,他靠在小区门口的墙边,低头好像是在跟蹲在脚边的金坷垃说话。

他站着的时候似乎总喜欢把一条腿曲起,这样懒散的动作他做起来多了点不羁,身上每一寸线条都显示着他的力量。柯怡从侧面看过去,刚好能看到他与金坷垃互动的样子。这时候的他看起来神情宁静柔和,扬起的嘴唇让她想起了许多年前在雕塑瓷厂第一次见到他时的样子。

与金毛互动的他,与那时正在拉胚的男人,形象慢慢重合在了一起。

察觉到人来了,边册抬起头,正好看到她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的样子,又看见了她眼中的慌乱。像是被这种慌乱取悦了,他唇边的弧度扩大,漆黑的双眼里闪过笑意说:“今天很准时。”

目光相触的时候,柯怡几乎是逃一样移开的。他身上还留着许多年前教她拉胚时的宁静,这个发现让她心中有些苦涩,好像许多年过去,唯一变化大的只有她自己一样。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自己错了。

边册放下脚,站直身体后,牵着金坷垃走到她的身边,目光停留在她的脸上,说道:“你今天看起来没什么精神,要是金坷垃没跑尽兴,我会扣钱。”

柯怡皱起了眉毛,看向他。他哪里是那个自己遇到过两次的天使?根本就是恶魔。

金坷垃跑起来依旧像是脱缰的马,到最后,柯怡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当她气喘吁吁、满脸都是汗地把狗绳交还到边册手中时,边册的目光在她小巧的下巴上那滴要掉不掉的汗上停留了一下,说:“作为女人你应该注意休息,不然老得很快。”

柯怡的脸色立即变了变。熬夜很伤身,但是作为一个设计师,熬夜是经常的事,她一直很注意保养。

一瞬间的愤怒之后,她笑了笑,不是怒极而笑,不是为了缓解尴尬而笑,而是一种甘之如饴。她也想休息,只是时间不允许。

即使表现得不在意,回去洗了个澡去上班的时候,她还是在脸上涂了很多粉,化了个精致的妆容提升气色。

连续加班使得整个设计组精神不振,别说是男人了,就连女人也都是蓬头垢面,办公室里弥漫着浓郁的咖啡味。

柯怡每天踏入设计组办公室的时候,其他人即使再困,也会抬起头来看她一眼。她加班的时间不比设计组任何人少,可是每天来的时候都是气色红润、精神十足的样子。

不仅是她的下属,就连一直跟着她的助理小孙也十分佩服她。

但是实际上,柯怡完全是强撑着的。没人知道她每天加班到两三点,五点半还要起来去陪跑,几乎一坐下来,闭上眼睛就能睡着。

S市设计圈一直有一句话:女人如果要做设计师,一定要像柯怡一样精致。

就在柯怡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上的图纸睡着的时候,忽然被东西放在桌子上发出的声音惊醒。她猛然睁开眼,发现办公桌前多了个人。

整个公司敢在未经她允许的情况下走进她办公室的只有一个人。

有些意外,柯怡站了起来,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南总,你回来了。”

南封是这家公司的老板,比柯怡大一些,今年三十岁。他是个很斯文严谨的男人,严谨到不管多热,衬衫袖口上的纽扣都是扣着的,袖子从来不会卷起。

“晚上做贼去了?”他的声音很平和,语气里的随意就像是在跟老朋友说话一样。

打瞌睡居然被发现了,柯怡尴尬地笑了笑,说:“没有,就是有些困。”

南封把放在桌子上的咖啡朝她推了推。

“还当你真的跟公司里传得那样,不需要休息?”他笑了笑,使得平和的语气里多了一点宠溺的意味,“辛苦了,这个案子拿下来以后,我请你好好吃一顿。这是从苏黎世给你带回来的礼物。”说着,他把手里的纸袋放了下来。

“谢谢。”柯怡笑着收下。她跟南封是认识许多年的朋友,每次他出差回来都会给她带礼物,不是衣服就是鞋子,有些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大牌,有些则会是国外刚刚兴起的小众设计师品牌的东西。南封的眼光很好,每次买回来的东西柯怡穿着都很合适,没有一次出错。

离投标的时间越来越近,周五下午的时候,柯怡宣布了周末两天加班。不仅整个设计组听到这个消息怨声载道,就连她自己心中也是崩溃的。周末她不仅要加班,还要陪跑。

经过了上周连续一周的加班,周一一大早,柯怡几乎是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起床的。然而不管她早到一分钟还是五分钟,到隔壁小区门口的时候都能看到边册站在那里。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