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山河不及娘子半分美齐玹国黎以寒小说阅读-山河不及娘子半分美幽兰次第开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6 09:30

山河不及娘子半分美小说是著名作家幽兰次第开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齐玹国黎以寒的故事,小说山河不及娘子半分美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风梓岚看看面前的逼仄巷子,又扭头看看巷子外的长街,瞬间愁上心头。作为一个刚来京郢城没几天的人,他无法在短时间里找不到一条隐蔽又安全且还能直通黎府的小道。

山河不及娘子半分美

推荐指数:8分

《山河不及娘子半分美》在线阅读全文

山河不及娘子半分美第三章 情窦初开

风梓岚靠在冰冷的墙面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长街上那个背着一把斧子四处张望的跟踪者。

“你仇家找上门了?”黎以寒小声问了一句。

“这个不好说!”长街光线太暗,风梓岚无法确认跟踪者的身份。

黎以寒正欲调侃两句,脑中便闪过与酒鬼相撞时,暗中观察自己的那道目光。

跟踪者仍徘徊在街头。风梓岚后退了两步,险些踩到失神的黎以寒。

黎以寒收回纷乱的思绪,退入巷子深处。

风梓岚顺势后退:“我先送你回府!”

黎以寒爽快回应,并不觉得羞涩。

风梓岚看看面前的逼仄巷子,又扭头看看巷子外的长街,瞬间愁上心头。作为一个刚来京郢城没几天的人,他无法在短时间里找不到一条隐蔽又安全且还能直通黎府的小道。

“还是我来带路吧!我自小跑遍了这里的每一寸土地,没有谁比我更了解这些旮旯角落。”黎以寒心中腾起一种自豪感。她走向巷子深处,边走边道:“京郢城的巷子胡同特别多,外地人都会迷路。”

“你一个世家小姐怎么知道这些地方?”风梓岚确认四周安全后,快步跟上黎以寒。

黎以寒熟门熟路地拐进巷子的右岔路,笑道:“我以前经常惹祸,打不过别人就逃,次数多了,自然记住了每一条路。”

风梓岚失声笑出来。

“你小时候会跟人打架吗?”黎以寒好奇问道。

笑声戛然而止,气氛变得沉闷,就像这黑夜,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慌。

风梓岚半天才回道:“只有母亲打我,我没打过别人。”

黎以寒自知戳了别人的痛处,当即转移话题,自曝幼年趣事,逗得风梓岚开怀大笑。

穿过一条又一条幽暗的巷子后,二人顺利抵达黎府。分别时,二人约好次日去牛二酒馆吃酒。

这一夜,黎以寒辗转到下半夜才沉沉睡去,醒来时已是日上杆头。

洗漱之后,黎以寒吩咐洵美给自己好好梳妆。洵美满眼不可思议,犹豫道:“小姐,姨娘不是禁止你盛装打扮吗?”

“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呀。”黎以寒不悦。别人的母亲都花这心思地装扮女儿,自己的母亲却像个异类,禁止她盛装打扮。将她养成了野丫头,没有半点大家闺秀的风范。

柔洵美识趣地拿起楠木梳梳理黎以寒的满头青丝:“小姐可是去见什么人?”

“别乱猜,我就是换个发型而已。”黎以寒羞赧,敷衍回了一句。

洵美笑而不语。小女儿的娇羞,明眼人一看就懂。

在洵美的巧手翻弄下,黎以寒犹如脱胎换骨,展露了平日里不曾有的一种动人心魄的美艳。

急促而沉重的脚步声打破了泉清阁的宁静,仿佛突然而至的雷雨,让人猝不及防。

“怕是大夫人来兴师问罪了。”洵美脑海浮现出大夫人发怒的模样,莫名紧张起来。在黎府,洵美最不喜欢的就是大夫人柳氏。

黎安蓉嫁给太子之前,柳氏虽然人前摆架子,但不会越界。自从黎安蓉当了太子妃后,柳氏跟着飞上枝头,火气也格外的大,稍不注意就能激起她的怒火。

“老样子,你掩护。”黎以寒从容不迫地翻窗离开房间。一路直奔牛二酒馆,奔向那个等着自己的良人。

街上,黎以寒从未感受到如此多的注目,她终于明白母亲为何不让她盛装打扮,因为她的美般般入画,无人企及。如果这么走入大家视线,绝对树敌无数,甚至被冠以红颜祸水的罪名。

不到晌午,牛二酒馆就挤满了人。屋外等候区的长凳上还坐了三四个胡渣大汉。黎以寒径直上了牛二酒馆二楼的厢房。

她推门,惊动了端坐在桌前的风梓岚。两人四目相对,她看到了他眼里的惊讶与喜悦。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我不过是换了身衣服而已。”黎以寒笑呵呵地坐在了风梓岚的对面。风梓岚自觉失态,赶紧垂下目光。

黎以寒落座不久,小二送来了一坛天子笑,一碟酒鬼花生,一盘熟牛肉外加一盘凉拌黄瓜以及两只碗。

“黎小姐,你今天真漂亮!我们差点没认出来。”小二摆盘前偷偷瞟了一眼黎以寒,脸刷的一下红了。

风梓岚脸色一僵,反问:“难道以前就不漂亮了?”

小二脑子转得快,脸上堆满笑容,回道:“女为悦己者容,黎小姐的美岂是我们这些人能轻易见的,要不然今天坐这儿的就不一定是公子了。”

一箭双雕,话里带话。风梓岚张嘴想反驳两句,竟发现无言以对。

黎以寒笑逐颜开,在心里默默夸赞小二机智。

楼下叫酒声此起彼伏,小二一阵风似地跑出房间,嘴里应和着:“来了来了。”

“今日风公子不必拘礼,喝到尽兴为止。”黎以寒起身打开酒坛的塞子,醇馥幽郁的香气溢漫室。

风梓岚深呼吸一口气,心醉神迷,连连道:“好酒,好酒。”

天子笑是京郢城排名第一的美酒,上至权贵显要下至市井百姓,都对此酒赞不绝口,痴迷不已。

“你酒量比我师兄还大。”黎以寒喝酒只喝三分醉,这是师父和师兄对她的要求。她推开风梓岚递过来的一碗酒,摆摆手,笑道,“我现在一口也喝不下去了。”

风梓岚喝酒就像喝白水一样,面不红,头不晕。黎以寒看他一碗又一碗地喝,心想他一定跟师兄谈得来。

突然,隔壁传来一声脆响,那是瓷器坠地破碎的声音。未几,又传来女人的抽泣声和男人的喝叫声。

“快放下,别伤着了。”男人又急又气,“女大当嫁,嫁谁不都一样吗。”

女人哭道:“这是嫁吗?明明是卖。”

“你……你身为陈家人,就该肩负起光宗耀祖的使命。”男人理直气壮。

女人讥笑起来:“可笑,你为了当官,竟然将我卖给一个比你还大的人,还冠冕堂皇地说为了家族荣耀。”

隔壁的房门响了两声,打断了父女的谈话。有人问道:“客官,十一坛天子笑已备好了,请问送往何处?”

男人笑道:“留一坛,剩余十坛送到刑部尚书何大人府上。”

黎以寒皱眉,愤愤道:“枉为人父,竟然卖女求官。”

风梓岚仰头喝光最后一口酒,软软地趴在桌上,望着黎以寒痴笑。

过了半晌,隔壁厢房的男人突然语气狠厉道:“玲珑,我们现在就去观月阁。你最好不要坏了我的好事,否则我就让你的晨哥哥生不如死。”

“不,你不能伤害他。”女人惊慌咆哮。

“哼,吃硬不吃软。”男人掌握了女人的软肋,带着胜利的语气道,“只要你取得尚书大人的欢心,给为父一官半职,我保证不动你的晨哥哥。”

一番拖拉争论声过后,父女二人似乎离开了厢房。

此时坐在隔壁厢房的黎以寒,面色铁青,一拳垂到桌上。桌子剧烈的颤抖着,碗碟被震得哐当直响。

风梓岚满上一碗酒,笑道:“你身上有一股女侠的风范。”

黎以寒眼里闪过一抹异样,自嘲道;“我连江湖都没见过,算哪门子的女侠。”

黎以寒自幼跟师傅学武,虽不精,防身倒也绰绰有余。母亲明确告诉她,不到迫不得已,决不能暴露自己会武功一事。

风梓岚双眼迷离地注视着黎以寒,痴笑道;“黎小姐,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去闯江湖?”

黎以寒心如小鹿乱撞,面色潮红,垂眸道;“你喝醉了。”

风梓岚勉强坐直身子,话未出口,厢房的门就被人推开了。进来的人是黎以寒的婢女洵美。

洵美看到风梓岚的时候,浑身一震,但很快冷静下来。她快步来到黎以寒身边,附在她耳边,小声道;“安北王府来人提亲了,老爷让您回去一趟。”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