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念念则安周念迟则安小说在哪看-《念念则安》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5 17:30

最近都在找猫尾茶作者的小说《念念则安》,小说讲述了周念迟则安的故事,小说是来自晋江的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周念小心翼翼地上前几步,把衣服递给他:“你别生气。”见她始终耷拉着脑袋,迟则安干脆稍弯下腰,想看她是不是被自己吓到了。两人的脸刚一靠近,周念又往后退,睫毛扑扇不停,连头发丝都恨不得一起演绎什么叫战战兢兢。迟则安心想不好:“没事我习惯了,你可千万别哭。”

念念则安

推荐指数:8分

《念念则安》在线阅读全文

念念则安第21章

周念渐渐止住眼泪,她的睫毛沾了水,卷卷地在眼睑下投下一片阴影。她抽抽鼻子,抬手把一点点把哭过的痕迹抹去。

可惜没什么用,谁看了都知道她哭过,这让她感到难为情。

迟则安干咳一声,问:“话说回来,这是哪儿?”

他本想自嘲一下他慌不择路,谁知周念反而哀怨地看了他一眼。她哭得眼皮都红了,像上了层楚楚可怜的妆,又像只委屈巴巴的小兔子。

周念说:“我家楼下。”

迟则安以为听错了:“怎么是你家楼下?”

“你带我来的。”周念莫名觉得他是恶人先告状。

迟则安大脑空白几秒,看见一墙之隔就是几幢居民楼。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区,她就住在附近并不奇怪,毕竟事发之前她确实是在朝这个方向走。

他拍拍肩上的灰:“那先出去?”

周念带他从巷尾走。右边拐出去就是小区大门,看起来有些年头了,保安亭都被贴满小广告。

“你要先回家吗?”迟则安问。

周念说:“等我想一想。”

背上传来一阵钝痛,迟则安想可能车身下沉时拉伤了背肌,而且他现在满身是汗,衣服粘在身上很不舒服。但这个早晨对周念来说太跌宕起伏,他不能把她扔下不管说走就走。

周念在街边的流动餐车买粢饭团,打包时老板悄悄问她:“那男的是谁?要不要帮你叫保安?”

她回过头,看见迟则安就在几步之外的地方站着等她。他个子太高,站在街边就足够引人注意,加上古铜色的皮肤和结实强壮的身材,显得整个人都充满压迫感,不像是个好脾气的人。

至于那张原本英俊的脸,也和衣服一起被灰尘和油污给弄脏了,难怪会被人暗中怀疑。

见他们都盯着自己,迟则安挑眉:“?”

周念转过身:“不用,是我朋友。”

“哦,”老板讪笑一声,“你朋友挺别致呢。”

买好早饭,周念走到迟则安面前:“从这里回去要多久?”

迟则安用手机查:“走路十来分钟。”说完也是一愣,没想到七拐八绕地居然已经离酒店那么远了。

周念叹了声气:“你先去我家吧。”

“嗯?”他错愕地抬头。

光是买个早饭的时间,周念已经看见保安探头往这边张望好几回了,她皱了下眉:“快点,不然保安要报警了。”

迟则安莫名其妙,直到经过保安亭时,才被茶色玻璃窗倒映出的人影吓了一跳。

自己看了都想报警,真亏他刚才还想走回去。

·

老化严重的电梯吱嘎一声在九楼停下,走廊里是一梯三户的结构。周念打开中间一扇防盗门,找出一双大码的男士拖鞋给迟则安。

他换好鞋没往里走,站在玄关问:“卫生间借一下?我洗把脸。”

周念把粢饭团放到桌上:“直接洗澡吧,我给你找条新浴巾。”

“不用了,”迟则安说,“万一你爸妈知道,不太好。”

在他的想像里,周念连参加户外活动都不跟家人说,肯定是家里管得很严的类型。如果被父母知道她擅自带男人回家洗澡,指不定会被骂一顿。

谁知周念摇头说:“这里只有我住。”

迟则安低头看了眼脚上的拖鞋,她又解释:“我大姨在小区也有房子,他们偶尔会来做客,那是大姨父穿的。”

迟则安感到奇怪,大姨父会来,那她爸呢?

疑问伴随迟则安进了卫生间,他大致研究了一下沐浴龙头的冷热水方向,就脱掉衣服打开了热水。

结果光着身子在里面站了几分钟,水还是冷的。

“……”他想冷的就冷的吧,大老爷们儿不讲究这些。

然而等迟则安站到淋浴头下冲了一会儿,才意识到该讲究的时候还是必须要讲究。他感觉都快把脸搓破皮了,在车上沾到的油污也没洗掉多少。

他有些烦躁地关掉水龙头重开,摸到的水依然没有温度。

无奈之下,迟则安只好喊周念帮忙,结果一连好几声,外面都没人应答。他穿上背心和长裤,打开门又喊了一次。

还是没人理他。

迟则安心里一个咯噔,索性走出卫生间,望着空荡荡的客厅有些懵逼。上楼前周念买的粢饭团还在桌上,她人却不见了。

脑海里瞬间闪过乱七八糟的“独居人士突发疾病昏迷不醒”的新闻,迟则安顾不上其他,连忙把家里几扇门都依次打开。

周念家里布置得很温馨,随处可见不少女孩子喜欢的抱枕和玩偶,不过现在迟则安可没空感叹这的确是个温柔可爱的小姑娘了,因为他连床底都看过了,家里真的没人。

这什么情况,迟则安转回客厅陷入沉思,他洗个澡把周念给洗失踪了?

眼看思维如野马脱缰一般朝玄幻的方向跑去,身后忽然传来了开门的动静。

迟则安猛的转过身:“你去哪儿了?”

周念一推门猝不及防看见客厅站着个男人,吓得往后退了一步才想起这人是她带回来的。

“我去大姨家帮你拿干净的衣服啦。”

迟则安松了口气,紧接着打了个寒颤。客厅阳台和大门同时开着,南北对流的秋风吹得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冲过冷水。

“对了,你家热水怎么开?”他问。

周念关上门,愣愣地回忆了一下,想起今天为什么不在家里吃早饭了。

她眨眨眼睛:“啊。”

“啊?”迟则安一脸茫然。

“今天小区停气了。”她不敢抬头。

迟则安:“……”

千万种情绪一齐涌上心头,他下意识用舌尖顶了顶腮帮,膛目结舌地盯着低下脑袋的周念,好半天才咬牙切齿地问出一句:“你是在整我吗?”

“对不起,我忘了。”回答得可怜兮兮的,像是害怕他一怒之下会冲过来打她,“用电水壶烧热水好吗?”

过了半晌,迟则安认命:“算了,冷水就冷水。”

洗澡这种事,洗一半是最难受的。事到如今他能怎么办?还不是硬着头皮洗完了事。

周念小心翼翼地上前几步,把衣服递给他:“你别生气。”

见她始终耷拉着脑袋,迟则安干脆稍弯下腰,想看她是不是被自己吓到了。

两人的脸刚一靠近,周念又往后退,睫毛扑扇不停,连头发丝都恨不得一起演绎什么叫战战兢兢。

迟则安心想不好:“没事我习惯了,你可千万别哭。”

她要是今天再哭,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不会的。”周念小声说,她才没那么脆弱。

迟则安拿上衣服,走进卫生间又转过身来嘱咐:“真的别哭啊。”

见她乖乖点了头,他这才放心地关上卫生间的门,面对一室冷冰冰的水渍,不知想到什么,弯起嘴角低声笑了一下。

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

吃完早饭,周念还是用电水壶烧了一壶热水。

她找来一个黑色的马克杯,往里面加入可可粉和白糖,再将刚烧好的热水倒进去搅拌均匀,接着又把阳台门和窗户都关好。

迟则安洗澡向来很快,等周念从卧室抱来一张薄毯时,他已经换好衣服出来了。

还没靠近,周念就感觉他身上冒着一阵寒气。她家客厅朝北,室内比室外要低几度,在初秋的季节里尤其阴冷。

迟则安这个澡洗得实在难受,身上的衣服穿着也不舒服。

徐向亭的长袖T恤穿在身上让他感觉活动不开,休闲长裤也短了一截,露出来的脚踝怎么看都充满了憋屈。

不过他的郁闷在周念眼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深色的T恤绷得很紧,饱满的线条被衬托得一清二楚。迟则安的身材虽然高大,却没有刻意练到欧美人那么壮硕,他身上所有的肌肉都是为了户外准备的,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修饰。

自然而健康,还有一点东方人的修长匀称。

周念抿了抿嘴唇:“裹上能暖和点,那杯热可可是给你的。”

迟则安哽了一下,他是能抗冻的人,或者说很多时候还刻意让自己保持稍冷的状态,这样到了雪山也更能适应。

不过对上周念认真而愧疚的视线,他只能言听计从地裹好薄毯,捧起那杯热可可喝了一口。

然后他就拧紧了眉,怀疑她不小心把糖罐打翻了,嗓子里面全是甜味。

周念见他神情不妙,以为他冷,又问:“要暖炉吗?”

“……不用。”迟则安扬起下巴,“你歇会儿吧,不然我感觉自己落难了似的。”

周念听话地坐到沙发另一侧。

三人沙发中间空出的位置太过扎眼。迟则安又皱了下眉,心想有必要躲那么远?

两人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周念才问:“迟队,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呀?”

迟则安把马克杯放到茶几上,沉下目光看她。

房间里光线稍暗,阳光被隔离在窗外,迟迟照不进来。家里有那么多琳琅满目的摆饰,可他还是觉得问出这个问题的周念,眉目间不知从哪里染上了一些清冷的色调。

迟则安忽然发现,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