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厉晏城苏菲若是无缘待来生在线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5 17:02

最近厉晏城苏菲的名字频繁的出现在小编的面前,小编的好奇心驱使下,找到了这本叫《若是无缘待来生》的小说,这本小说有什么独到之处呢,来阅读这本小说你就知道了。若是无缘待来生第28章 醉酒把司机带回家。大概一个多小时后,我几乎是把自己洗掉了一层皮才从浴室里爬出来。

若是无缘待来生

推荐指数:8分

《若是无缘待来生》在线阅读全文

若是无缘待来生第28章 醉酒把司机带回家

人心情不好了,都喜欢用喝酒来麻痹自己心里的那份痛和苦闷,我也不例外。

换了身行头后,我去了酒吧,因为下雨的关系,路上基本上没什么行人,但酒吧里面的却是灯红酒绿,热闹非凡。

走进去后我环顾一圈,最终锁定在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上了两杯马天尼后,我就开始了醉酒之路。

看着酒吧里的男男女女喝着,跳着,我的心情也慢慢地豁然了。

之前因为白光的事,我来酒吧买醉,之后才跟厉晏城纠缠在了一起。

其实生活就是这样,远比电视剧里的还要狗血,如果当初我没有来酒吧,也许之后的很多事就不会发生了,而我也不用这么的纠结。

后来,我数不清到底喝了几杯酒,感觉到天地都在转,眼前的人也在跟着转,用力的甩了甩脑袋,才能勉强的支撑着自己的意识。

踉踉跄跄的从酒吧出来后,我眯了眯眼睛分辨了方向后,准备到路口打车回家,可一连几辆车驶过去了也没停下。

我的耐心在一点点的被吞噬,正巧不远处一辆汽车向着我这边方向驶来,我着急忙慌的伸手,可那辆汽车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我脑袋一热直接大步一跨,摆出了个“大”字站在了汽车的面前。

“嘶”刹车声贯穿了我的耳膜,掀开一只眼朝着面前看了看,那辆车果然停在了距我不过一尺的位置。

尤其是路灯映射下那粗粗的刹车印看着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如果司机的反应稍微迟钝那么一点,估计我整个人也就直接飞出去了。

不等那车主开口,我半眯着眼睛从车头挪到了车门,用力的扯了下车门,只是车门锁住了,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打不开。

于是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抬手不分轻重的拍打着车门,大喊道:“开门...开门...我让你开门呐...”

我以前也喝醉过,可以说酒品还算不错,除了呕吐就是嗜睡,基本上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这一次却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

再度睁开眼,映出眼帘的是刺眼的白,而且脑袋疼的要命,浑身的酸痛清晰到让人害怕。

我哀嚎着捂着脑袋醒了过来,半晌后才确定着是自己的房间。

坐起身我挠了挠自己糟乱的头发,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整个房间就我一个人,忙着掀开被褥低头查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倒是完好无损的都整齐的穿着,看不出什么异常。

我叹了口气,脑袋里那根紧绷的神经也稍许的松弛了下来,紧接着我掀开被褥,吃力地用双臂撑起自己准备下床,可身体却像是被什么重物碾压过一样,酸疼的厉害。

我皱着眉头,努力的回想着昨天发生的事情,只是记忆全都七零八落,根本就不完整,我甚至连自己是怎么回的家都记不得了。

可四肢百骸传来的酸疼,让我意识到自己昨晚可能是被人干了。

所以说昨晚上我被司机趁醉给上了?

蒙着被子哀嚎了一会儿后,我鲤鱼打挺从床上爬了起来,放了满满一浴缸热水后,躺了进去。

五分钟后站起来,检查了自己的身体,浑身上下并没有什么异常,而且那个地方既没红也没肿的,所以我敢断定自己没被人那什么。

裹着浴巾出来,脑子里还是有些迷蒙,这时突然耳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醒啦?”

我闻声猛然一抬头,看到一身运动服出现在我家的男人后,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买了豆浆油条,你洗漱完就可以吃了。”说着,男人把手里提着的早餐放在了桌上。

见我没吱声,他信步向着我走了过来,柔声问道:“头还疼吗?”

在我回答之前,他的目光从我的脸上慢慢地挪到了我的锁骨,然后在往下打量了一番后,眸子里燃起了某种强烈的渴-望。

我尚在愣怔,他凑近靠在了我的耳畔,呼吸炙热的道:“小菲,我知道你身材好,只是大清早你穿成这样,真的合适吗?”

顿了顿,他继续调侃道:“而且男人在清晨的精力可是一天当中最旺盛的,所以你是不是考虑回房间换身衣服再出来?”

听到男人的话,我猛然地醒过神来,低头一看才意识到自己只裹了一条浴巾,而且我以为家里就我一个人,所以也没讲究,俯首看下去稍许有些暴露了,难怪男人看到我眼神中痴缠和炙热。

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在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面前,我简直是无地自容,赶紧转身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将身上的浴巾换下来,穿上了一套比较正常的白色运动服。

犹豫了一会儿后,才满怀忐忑和郁郁的心情走了出去。

男人此时已经坐在餐桌上,见我出来后,俊容上挂着灿烂的笑,他抬手对我招了招,朝着我喊道:“快来坐下啊,豆浆凉了就不好喝了。”

我并没有听他的话走过去坐下,而是走到离他一米远的位置站定,随即警惕性的看着男人,冷着脸问:“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

男人闻言点点头,笑眯眯的道:“是啊,你都不知道你多勇敢,直接往我车头上撞,要不是我车技好,估计你现在就在医院躺着了。”

我抿了抿唇,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沉重倒吸了一口气,脸上一阵发热,下意识的瞟了他一眼后,低声问道:“那...昨晚我有没有撒酒疯,说些不该说的话?”

男人闻言提眸看着我,眼底似藏着揶揄,唇角也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沉吟片刻后,开口道:“没有啊。”

听男人这么一说,我稍许的松了口气,但随即心里又开始疑问了,没多做迟疑,我沉着嗓子有些纠结的向他问道:“那昨晚有没有...有没有发生过什么?我...全身酸的厉害...”

虽然之前在浴室里已经确认过了,可没有什么比亲耳听到更加让我安心的。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