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金牌辩护人》(叶幸司宋司澜)小说阅读by宋起瑞

发布时间:2018-12-25 17:02

连载中小说金牌辩护人是著名作家宋起瑞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叶幸司宋司澜,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金牌辩护人精选篇章:“澜澜,你曾经说过做鬼都不会放过于悠悠的,结果你现在连她也给忘记了?她是你大学同窗四年的好友啊,也是张礼杰劈腿的对象。”

金牌辩护人

推荐指数:8分

《金牌辩护人》在线阅读全文

金牌辩护人第十三章 前男友的请柬

邱明听到这,顿时嗟叹不已。他抽了抽鼻子,依偎到叶幸司的肩膀上去。

叶幸司深感肉麻,不禁哆嗦了一下。

“澜澜,你曾经说过做鬼都不会放过于悠悠的,结果你现在连她也给忘记了?她是你大学同窗四年的好友啊,也是张礼杰劈腿的对象。”

“……”叶幸司。

所以宋司澜是被自己的男朋友跟好闺蜜背叛了?

不是有句话叫做防火防盗防闺蜜吗?

她作为个女人,连这点防备都没有?

叶幸司心里只飘过两个大字——狗血。

“咳咳,我好像有点印象了……”

“哎……澜澜你也不要太伤心,张礼杰跟于悠悠两个人肯定不会长久的,没准明天就会分手。”邱明轻轻宽慰叶幸司。

叶幸司咳嗽一下,犹豫着要不要装作伤心的样子,脑海里回忆起宋司澜保守呆板的形象,觉得以她女强人的性子,怕是不会服软。

他便扶着镜框,抑扬顿挫道,“嗯,这对狗男女肯定不会长久。”

他的话刚落下来,办公室门就被人叩响。

前台清脆的嗓音响起来,“宋律师,这里有你的请帖。”

“送进来。”叶幸司装模作样的喊了声话。

前台轻轻推开门,将请帖放下来后,便立即走人,仿佛办公室里马上就会有一场血雨腥风要爆发。

邱明看着金灿灿的请帖,好奇道,“这是谁送的啊?”

他撇过头去,瞄了一眼落款后,立即明白前台快速走人的原因了。

他也赶紧夹着尾巴走人,“哈哈哈,我还有案子要处理,澜澜,我先走了啊。”

叶幸司皱眉,没有理会邱明,垂下头去,看着请帖的内容。

送呈宋司澜女士,谨定于201X年X月X日,张礼杰、于悠悠举行结婚典礼,恭候届时光临。

叶幸司瞠目,哭笑不得。

这对渣男渣女不仅没有分手,还要结婚?

不止如此,他们还好意思送请柬给宋司澜?

这是故意挑衅宋司澜吗?

叶幸司忍不住在心里心痛宋司澜三秒钟,摊上的都是什么人啊。

他将请柬拍成照片,发给了宋司澜。

宋司澜因为要被监视居住,没法自由出走,只能在叶家待着。

她收到叶幸司发过来的信息,以为是跟王名雅有关,却没有想到是张请柬。

看清楚请柬里的内容后,宋司澜忍不住握紧拳头,体内洪荒之力四处乱窜,咬牙切齿的念着名字,“张礼杰……于悠悠……”

这对狗男女,现在这么嚣张?

竟然还送请帖给她?

就不怕她大闹婚礼现场吗?

宋司澜气的呼吸不顺,差点儿憋过去,努力平复着心情。

她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喝,脑海却忍不住回忆起来自己跟张礼杰的往事。

她出身不好,在大学里就努力学习,除了成绩,她一直默默无名。

张礼杰跟她情况一样,两个人惺惺相惜,由好友转变为恋人的关系。

大学毕业后,两人都进了云天锦城,发誓要成为律政界顶尖级律师。

但却没有想到,张礼杰趁着她不注意,跟于悠悠挂上钩了。

张礼杰当时给出来的理由是,于悠悠比她漂亮,比她识趣,最重要的是她爸是区长,将来能帮到他。

宋司澜被他恶心到,从未想到谈了两年的男友,骨子里竟然是这样的人。

从此,她跟张礼杰于悠悠两人,就成“死对头”了。

这次她被罚暂停执业,估摸着这两人在暗地里肯定开心死了。

他们特地送请柬过来,想必是打算“火上浇油”。

想到这,宋司澜心胸就被怨气堵住,闷闷不乐。

她回复信息给叶幸司。

【你把请柬给我撕了,我不去!】

【啧啧,这个时候,你应该大摇大摆的去参加。不然岂不是让那对狗男女如意了?】

【我觉得我去了才如他们的意,我可不要丢这个脸。】

叶幸司看着信息,忍不住摇摇头。

这年代,出轨的人耀武扬威,被出轨的人却跟做了亏心事似得。

他轻嗤一声,合上手机,垂目看着请柬,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你今天跟王名雅聊得怎么样?】

宋司澜没有收到叶幸司的信息,便再发了一条过去询问。

叶幸司就将他跟王名雅的聊天情况告诉宋司澜。

宋司澜差点气炸,直接打了电话给叶幸司,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

“混蛋小子,你是想害死我吗?我不是说过让你去套她的话吗?你为什么还要惹怒她?你是不是觉得现在这个事情跟你无关了,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

“……”叶幸司。

“我告诉你,你不把王名雅给我搞定,我就跟你鱼死网破!”

“……”叶幸司。

他揉了揉受伤的耳朵,无可奈何的笑了一下。

“可我已经跟她闹掰了,现在该怎么办?”

“你打电话给她,向她道歉!努力获得她的信任,让她敞开心扉,向你叙述真情。”

“就是让我当知心大姐对吧?”

“对。”

叶幸司撇嘴,感觉到宋司澜又要发脾气,怕她火气太旺,赶紧道,“好,我马上就去联系王名雅。”

“我要在线指导你跟王名雅聊天。”宋司澜不放心的说着话。

“……”叶幸司。

执拗不过宋司澜,他只好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拨打座机电话,没一会儿,王名雅的声音传来了。

“喂,你找谁?”

“咳咳,是王名雅吗?”

“宋律师?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我还没找你呢,你刚刚给我的文件,里面竟然是空的!”

叶幸司闻言,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本来就没有什么文件要给她的,只是为了哄她过来,才这样说话的。

“王名雅,那个……你要不要再过来一趟,我之前将文件拿错了。”

王名雅闻言,陷入到沉默中去。

叶幸司跟宋司澜也都不由得屏住呼吸,绷着脸色,静待下文。

半晌,王名雅才开口道,“宋律师,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太好,不过你先前也不能那样跟我说话?”

叶幸司不语。

宋司澜见状,赶紧捏着嗓子,学女人嗓音,咳嗽了几声,算是提醒叶幸司。

叶幸司撇嘴,不情愿道歉,“实在是抱歉啊,要不这样,约个咖啡馆,我当面向你道歉?”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