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御辰泽白非月凤弃离台恨碧霄在线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5 15:31

最近御辰泽白非月的名字频繁的出现在小编的面前,小编的好奇心驱使下,找到了这本叫《凤弃离台恨碧霄》的小说,这本小说有什么独到之处呢,来阅读这本小说你就知道了。凤弃离台恨碧霄第28章 相认谋划。白非月并不作答,她轻移莲步,将丢落在地上的剑轻轻执起。突地!她猛地将剑锋转向他,丘无垠一愣,旋即目光冷滞。

凤弃离台恨碧霄

推荐指数:8分

《凤弃离台恨碧霄》在线阅读全文

凤弃离台恨碧霄第28章 相认谋划

白非月笑了,笑容清淡柔美,她从未这样笑过,她的另一只手轻抚着剑柄吊挂着的剑穗,他听见她说:“当初我做这剑穗的时候,你说我做得如此难看,不如丢了。”她顿了顿,“原来,你还留着……”

丘无垠的身体开始颤抖:“你……你说什么……”

白非月将剑放下,口中轻喃:“非月,待为浔王夺得皇位,我便带你离开这个繁华之地,可好?”

丘无垠的呼吸梗在喉头,他的手指动了动,便再也不敢妄动,他在怕,他怕这一切只是他的一场梦。

微风拂面,白非月的发丝轻舞,她缓步行至他的跟前,右手颤了颤,继而抬起将他脸上的黑巾轻轻扯下。

“兄长,我回来了。”白非月笑着,笑着笑着,却是哭了。

若说她为御千寻倾付了她的十年,那么丘无垠便是为她倾注了他的一生,她与他相识于微时,他为她背弃师门,助她建立七星阁,因她才效忠御千寻。对于丘无垠来说,照顾白非月似乎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他自小孤苦无依,白家将他收留,待他成年后更是让他拜在简武山庄门下,如此再造之恩,待白家灭门之后,他便将这所有的恩情都加倍得回报在白非月的身上,对他来说,白非月甚至比他自己都来得更加重要。

丘无垠的眼眶湿热,他的双手颤抖着伸上前去,继而猛地将她狠狠拥住。他就奇怪了,除了他和白非月,怎么还会有人知道七星阁的联络据点。原来真的是她,真的是她!

“你没死!?你没死!?你竟然没死!?”

“太好了太好了……”

白非月闭着眼睛,泪水缓缓落下,如今她身边的亲人,只剩下他了……

“兄长……我如今,只有你了……”

丘无垠将她轻推开,继而满目的疑惑:“浔王说你被太后所害,已经……已经身亡。那时候你是如何逃脱的?又怎会变成如今这般模样?这是皇后的轿辇,皇后是丞相之女,你怎会……”

白非月冷笑了一声继而道:“兄长,你可知道云门之内有没有高阶炼丹师,能炼制出离魂元丹。”

“离魂元丹!?”丘无垠心中思忖了一番,旋即瞪大眼,“你是说,当初有人用离魂元丹对付你!?你说是云门……云门不是……”不是我们的盟友么?

“如若不是离魂元丹,我又怎会失去龙姬导致内丹全毁手无缚鸡之力!?”白非月喊道,“兄长,你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吗?”

丘无垠倒退了两步,不可置信得看着她。

血腥味还在肆虐,她便迎着这满目的鲜血,如歌如泣:“十年前白家惨遭灭门,御千寻告诉我是皇帝所为,当时深以为然,可如今细想,皇帝既已同意父亲辞官归隐,又何必在半路中埋伏!?”

“你的意思是……”丘无垠只觉得头晕目眩,“是御千寻……”

“是!是他灭了白家全族!又哄骗我们为他卖命十年!十年!最后,他还杀了我!杀了域泷!”一提起白域泷,白非月就好似整个人都崩溃了一般,“我的域泷,他当时离开我的时候,还那么小,他什么都不懂,御千寻那个禽兽!他竟然为了讨好北卫国就将域泷赠予他们当了药引!而我……居然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自重生以来白非月一直在压抑自己——白家灭门的真相,域泷的死亡,还有至爱之人的背叛。她的心千疮百孔,可她一直在忍,直到见到丘无垠,她便再也忍不住了。

丘无垠整个人几近跌倒在地,他的眼神空洞,连泪水都流不出来了。

将士们早已厮杀地声嘶力竭,暗卫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到最后只有七星阁还剩下七个人,他们互相搀扶着走到丘无垠面前,却见到自己的头目竟然还未将这个皇后杀掉。

“阁主,主公说了,要……”

那人还未说完,便只见一道银光闪过,七人的喉咙在同一时间被瞬间切断。

丘无垠神色冷酷,他轻轻地将剑擦拭干净,继而骤然转了剑锋往自己的胸口捅去。

血流如注,他用剑抵地支撑住自己,面色已然苍白如雪。

白非月惊愕,赶忙上前将他的身子扶住:“你在做什么?!”

丘无垠看着她扯了扯嘴角:“我知道方阡俨是个召唤师,他今日已抵达京城,住在户部尚书方尚村的府中,京城方家是回香城方家的支流,两家近日里联系颇为密切,至于方阡俨此次入京的目的,七星阁还在查。”丘无垠说罢顿了顿,继续道,“如今只有假借他的名义,我才能向御千寻解释为何没有刺杀成功。”

毕竟召唤师威力无穷,只要说今夜是方阡俨经过此处,那么他败了便也是理所应当。

他又继续道:“我虽然是七星阁阁主,但七星阁如今毕竟掌握在御千寻手中,我无法将七星阁立即脱离他的掌控,此时撕破脸对你我并无好处,为今之计只能按兵不动。”

白非月颔首:“我自是知道,只是如此,要委屈兄长了。”

“只要能报白家的血海深仇!就算让我死我亦万死不辞!”

静了一瞬,白非月突然忆起他方才所说的话语。

她凝眸蹙眉:“既然你已经知道方阡俨是召唤师,那御千寻呢?”

丘无垠咬了咬牙:“我告诉他了。”

白非月垂眸:“罢了,如今看来方家已然卷了进来,无法独善其身了,或许方家老太爷也是因为如此才让方阡俨入了京,毕竟天子脚下,御千寻难以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易下手。”

丘无垠深以为然,随即道:“非月,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会让小袋传递消息与你,在此之前,你千万要记得保护好自己。”顿了顿,“御千寻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吗?”

白非月摇摇头:“他不知道,这件事情说来惊世怪谈,到目前为止我也不知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如今也解释不清楚,等小袋来了我会写一封信让它带给你。”

丘无垠点点头:“他不知道就好,接下来他一定要会再找机会对你下手,你定要好好保重。”

他的话音刚落,突然,一阵脚步声从不远处徐徐传来。

白非月心中知道是秋其来了,是以她快语道:“兄长放心吧,我身处深宫,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轻易下手,倒是你,如今要与他朝夕相对,千万不能露出破绽,让他察觉到你已知道了真相。”说罢她转头看了看身后,“我的婢女带了京兆府的人来了,你快些走吧。”

“你不用担心我,我走了。”

丘无垠飞身离去,白非月的身子顿时间瘫软下来。

与此同时,秋其领着一大队的人马赶来,她见皇后娘娘瘫坐在地上,又见毕春已倒在一旁,心中惊惧。

“娘娘,娘娘你没事吧!?”秋其赶忙上前扶住白非月。

白非月摇了摇头,涩然道:“去看看毕春,好像只是昏过去了。”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回到凤宁宫之时已是夜半,御辰泽在宫中坐立不安,当见到白非月毫发无损只是面色略有些苍白之时,那颗心才堪堪定下来。

他抿了抿唇,有些气愤:“你知不知道有多危险?”

白非月掀开眼皮瞅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只是径直走到床上倒床就睡。

口中含糊道:“皇上回乾坤殿睡吧,臣妾今晚实在疲乏,无法伺候皇上了,慢走不送。”

御辰泽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在原地待了片刻,终是轻叹一声拂袖而去。

翌日早朝,御辰泽在朝堂之上大发雷霆。

“真是反了!!!”

众臣缄默。

“付云更!”御辰泽喊了一声。

付云更赶忙上前俯下身子道:“臣在!”

“昨夜皇后是从你府中出来才出的事,对此事,你可有什么解释!?”

付云更叫苦不迭:“皇上,您这可冤枉微臣了啊,皇后娘娘既然已经出了丞相府,老臣又如何能知她会在回宫途中遇袭?”

御辰泽眯着眼睛,杀戮之气横生:“可朕倒是听说,皇后昨日遇袭之时就派人通知你了,为何你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后来才通知的孟温礼先到了!?”

白非月昨日让秋其在丞相府外站了一刻钟,一刻钟之后就再次出现在丞相府门前,告诉丞相府门卫皇后遇袭,急需救援。她让秋其说完之后无需等他们,直接前去京兆府,通知京兆尹皇后在回宫途中遇袭,京兆府与丞相府是在同一条街,要进宫的方向一致,如此就无需考虑刺客会在何路段刺杀,只要顺着进宫的路线走,总能找到。

孟温礼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便站出队伍,他行了礼后道:“昨日臣到之时刺客与侍卫已经厮杀结束,两方无一活口,只有皇后娘娘和她的贴身宫女活了下来,想来多亏了侍卫的舍命相护,否则臣就算是到了,恐怕皇后娘娘也已遭了毒手。”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