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余生微微甜章鱼小布丁小说阅读-凌湛郁可可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5 15:10

闹书荒的书友们,就由小编为你们带来这本《余生微微甜》,这本小说里,凌湛郁可可的故事仍未终结,等候着你来为他们表达出一个完美结局。余生微微甜第187章 小身板。凌湛俊眉紧蹙,陈遇白这个时候找他做什么?并且还找上家门来了?莫非,是因为他昨天被打心情不爽了,来找他谈判?

余生微微甜

推荐指数:8分

《余生微微甜》在线阅读全文

余生微微甜第187章 小身板

这种人城府极深,稍有不慎,就会把那些事透露。所以,凌湛觉得很有必要把郁可可支开。

他正要说点什么让她乖乖回房间去,那个不怕死的小丫头开心道:“好呀好呀,见一面正好,我正好有事要找他!”

“你找他什么事?”

“我找他是为了……就不跟你说!反正,你相信我做的事是为了你好,这样就足够啦!”郁可可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陈遇白主动到家里来,说明他对那些事并不是那么在意。就算他们两个人有什么矛盾,面对面的聊一聊,所有的不满都会消除。

要是他们冰释前嫌,郁可可趁机让陈遇白给凌湛看一看眼睛,这样的话,他们的关系会得到巩固。说不定,凌湛可以因此多一个朋友。

一举两得,简直不要更完美。

“如果真的是为了我好,那就回房间去。”凌湛没好气道,他可不希望在自己家里看着他们打情骂俏。

“不要!”

“连你男人的话都不听了?”凌湛恨不得掐死这一小只,连他的话她都不听,果真是被宠坏了?

硬的不行,只好来软的咯~郁可可扯住凌湛的胳膊轻轻摇晃几下:“让我留下来好不好嘛?他说了有事跟咱们俩聊,我在的话,还可以保护你哦!”

凌湛气乐了:“你这小身板,小胳膊小腿的,昨晚我还没对你怎样就鬼叫个没完,你能保护得了我?”

“不管怎么说,有我在,看在我的面子上,他对你的态度可以好一些。至少你们两个人不会打起来……如果你想和夏子宸一起去住医院的病房,我也没有半点意见。”

“不要拿我跟他比。”凌湛也是纳闷了,这个世界上,除了夏子宸,哪里能找到这么蠢的人?教训别人反而被教训了,敬他是条汉子!

“为什么不要!人家夏子宸眼睛还是好好的就被打趴下了,你这样……后果不敢想啊!”郁可可的眼神告诉他,她是真的对他的安危充满了担忧。

“……”还别说,这只小妞讲道理的时候一套一套的,弄得好似真的是那么一回事。倘若,她在床上也可以这么闹腾,他得开心死。

“么么哒,爱你爱你~所以,让我一起好不好?”郁可可很想留下来帮着凌湛讲话,适当的时候,不得不利用一些美人计。

偏偏,凌家少爷正是受不了这样的她:“好,我知道了,笨蛋。”

“哇,你太好了。”

“再来亲一下。”他笑道。

“不亲了!”

“为什么?”

“我怕你反悔。”

“……”要是今天不让郁可可和陈遇白见面,他在她这里绝对要失信了。

不过,他更多的是希望陈遇白那个家伙稍微有点节操,不要说一些有的没的。

吩咐佣人让陈遇白进来,凌湛和郁可可在客厅里等着他。

西苑的监控室。

银伯查看了一下各处的监控录像,最终确定是叶翩然带着郁可可出门的。这个结果跟他猜的一样,但是得到证实的时候,他仍旧很失望……

“我会告诉少爷结果,你们这里什么都不要说,明白吗?”银伯对专管监控录像的那个人说道。

“好的,管家。”

银伯出了门,他要把这件事告诉凌湛。同时,他也有点私心,担心凌湛知道之后对叶翩然很不利。

正愁着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忽然远处传来了脚步声,叶翩然急匆匆的走了过来:“爸。”

“我说过了,在这里不要喊我爸!”与以前温柔的态度相比,银伯现在的语气很不满。

他不明白,明明和叶翩然说的很清楚了,让她不要觊觎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要对凌湛有任何想法。可她偏偏不肯听,还在这里做一些让人失望的事。

“您一定查看了监控录像吧。”叶翩然走过来道,“可以不要告诉我湛哥哥吗?拜托了!”

银伯很生气:“为什么不告诉他?你做了这些事,难道怕被别人知道?”

“爸,你先听我解释好不好!”叶翩然眼圈红通通的,“你不是说过吗?咱们父女之间不管遇到什么事都应该好好沟通,我现在想要跟你沟通了,你为什么……”

“你想说什么,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好好好,一分钟就一分钟。”叶翩然想了想,说道,“我其实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湛哥哥的试婚对象,得知湛哥哥请人一千块钱折一只千纸鹤,我也想学着折,于是去三楼找她。她求我想办法带着她离开,我承认我当时心软了,于是就答应了……”

银伯简单分析了一下,她这样说,好像能说得通:“她想走你就帮人家?你的原则去哪了?”

“我也不想啊,但是她跟我说她家人得了心脏病送医院去了,她很想去见家人一面,人命关天,我也没有办法啊,这种事碰到了总不能袖手旁观吧……”

“她真是这样说的?”银伯语气软下来,他已经渐渐地被说服了。

因为这些天,可以看得出郁可可的确很暴躁。曾经几次,她想过要离开,都被银伯巧妙的给堵了回来。要是利用叶翩然离开这里,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当然是这样说的,她还跟我说,不要告诉任何人。我也不清楚她和我湛哥哥是什么关系,但是我觉得她应该回去跟她的家人见一面。”

“昨天晚上,你那么着急的等着他回来,也是为了这个?”银伯又问。

叶翩然愣了下,立马点头:“对啊,都那么晚了,人还没有回来,我很着急,所以想等湛哥哥回来跟他说明情况。”

听到这里,银伯发现她的这些话没有任何的漏洞,再说了,监控录像只能看到画面,却听不到声音。没法判断她们是怎么离开的。

所以,他完全被叶翩然给说服了。

“就算这样,你也得跟我说一声。”

“不是怕您担心么?”叶翩然开心不已,终于糊弄过去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