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作者纯银耳坠的小说-正是轻狂年少王越林然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5 12:06

纯银耳坠作者的正是轻狂年少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王越林然,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男频小说,看完还想看:“你不会跟她这么快就表白了吧?”博龙点头“本来我也不想这么快就表白的,毕竟刚认识。但是这个女的太猛了,说话也太直了啊。”“她怎么说?”

正是轻狂年少

推荐指数:8分

《正是轻狂年少》在线阅读全文

正是轻狂年少第11章 这是你买的家伙

东哥笑了笑“我在你边上半天了,看着你自己对着手机说话,我还以为你是装的,原来是真的。跟着东哥伸手指了指我的手机。你也太有意思了吧,你哥不是去卖房子去了吗,又不是不回来了,太小孩子了。没事,没事哦,你东哥在你边上呢,放心吧,没事啊。”

我又笑了笑,跑去厕所,洗了洗脸,使劲扇了自己两个嘴巴,让自己好好清醒清醒。深呼吸了两口气,回到了房间,看着东哥。一脸的迷茫。看着我“怎么又笑了,刚才还哭得稀里哗啦的。”

“没事,你没看过一本书啊,没事多哭哭,对身体好。为了健康而哭,明白吗”

“这样啊?”东哥依旧一脸迷茫“为啥我哭不出来。”

“你给自己俩嘴巴,你就哭出来了,使劲点。”说完了以后,我伸手呼啦了呼啦自己的脸,跟着听见了“咣。咣”两声。声音很大,吓我一跳,一下就把手松开了,看着东哥的脸上就微红,然后还有东哥一脸茫然的表情“还是哭不出来,是不是真的力道不够大。”

我是真的郁闷了,赶紧往前走了两步,伸手一抓他胳膊“行了,行了,我咋说啥你都信。”

“你带着我的戒指,你是我弟弟啊,你又不会害我,我干嘛不信你,知道吗,我活这么大,从来没有哭过,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每次极度想哭的时候,也哭不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按照我父母的说法,我活这么大,只有刚生下来的时候哭过一次,后来就再也没有哭过,我家里人还带我去医院检查过,什么问题都没有,可是我依旧不知道哭是什么感觉,再难过的事情,我也不想哭,哭不出来不要紧,想哭的时候就头疼的要命。很多年了,一直是这样,所以,我想哭出来,可是哭不出来,可是我还很怕。去医院做过无数次检查,也不知道为什么,也什么都不影响,所以就这样了。”

我冲着东哥就骂道“放你妈屁,之前我早就看着你哭过了。”

“那次是特殊,不算,我是感动。”

“行了,少扯犊子了你”

“我说的是真的”东哥继续很正经的说道“我想哭的时候,就是头疼。哭不出来,上次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滚滚,别来这套。”

东哥点头“以后你就知道了,好了,先不说那些了。”东哥顺手拎起来了一个麻袋,然后就扔到了地上,我听见了“桄榔,桄榔,桄榔”的铁器撞击的声音。

吓我一跳“大哥,你弄的这个是什么东西。”

“我去买家伙啊,然后想了想,也不知道竟需要买什么家伙”

“你昨天不是说知道了吗?”

“我昨天是以为我自己知道,可是我去了以后才发现,我不知道,家伙这俩字的含义,实在太广泛的”

“那你拿这么个破麻袋是什么意思啊?麻袋哪儿来的”

“旁边有个菜市场,我去给了他十块钱,然后那个卖土豆的老头就挺高兴的把麻袋给我了,我就拿着去装东西了。要是拿别的东西装,我感觉太小,不够用”

“那这一路上就没人看你?”

“看呗,不过一个麻袋而已,有什么的。而且,我不知道买什么,就什么都买点了。”说完了以后东哥指了指麻袋“你看看吧,我从市区里面转了半天呢,把咱们用得着的,可以当武器的,拿出来,用不着的,该扔的扔,该干嘛的干嘛。”

“好吧,你赢了,反正买回来就是了”跟着我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麻袋边上,把口打开。我有些压抑,顺手从里面拿出来一把菜刀,这个亮,菜刀上面还有广告,老王菜刀,高品质好刀。“大哥,你买菜刀干吗?”

“用不着吗?”东哥有些疑惑。

“那你要杀人吗?”

“哦,也是,你把那个扔一边,还有别的呢。我随便买的。”

我点了点头,把老王牌高品质好刀扔到了一边,然后又从里面拿出来了一个大铁勺子,就是那种很大的,经常在家里用来盛稀饭的,木头把,前面一色的不锈钢“大哥,你买这个勺子干吗啊?”

东哥伸手比划了比划“前面那个圆的,盛饭用的,是用来打人的武器啊,后面的把也挺长,而且还是铁的,不能用吗?而且,超市里面,也只有这些,我看着可以当做武器啊。”

我有些崩溃的感觉,从里面继续拿,这一下拿出来了一把小刀,是那种,削苹果的刀,拿出来以后,我看了看,然后抬头看了眼东哥。

东哥笑了笑“要是那个菜刀不合适,你看这个小的,水果刀。我思考过了,人和人不一样。也许你喜欢用长刀,博龙就喜欢用短刀的。”

我没有理会他,然后继续从麻袋里面往出拿东西,这回拿出来了一个铲子,是那种带铁的,胳膊长短,前后可以伸缩的铁铲子。

“这个铲子也不错,而且那里有个扣环,你把扣环打开了,可以自由调节铲子的长度。”

我已经崩溃了。又从里面往出拿东西,这次,拿出来了一块木板,木板是那种很宽的那种,30厘米宽,胳膊那么个长度“亲哥,这个木板是怎么回事,你别说超市里面还有卖这些东西的。”

“那个是我在菜市场买麻袋的时候,不小心看见的,然后就捡回来了,没准咱们能用上呢。”

“好吧,为什么里面还有土豆”

“我买麻袋的时候,给了他十块钱,老农挺高兴的送了我5,6个土豆,我也懒得往出仍,就全放到袋子里面了,反正也没有多沉。”

“恩,怎么还有零食。”

“全都放在一起了,有洽洽瓜子,还有可比克薯片,各种零食,我买了一百多块钱零食呢,放在上面,挡着点,万一有人问的话,我就说是买零食啊,还有好丽友派,还有大瓶的可口可乐。”

“恩,你买这些东西,咱们是要去杀人,还是要做饭”

东哥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我买的不对吗?不对你告诉我买什么,我这次一定买对,我想的挺好啊,那些都是家伙吗,有错吗?”

“没错,是我错了,我不应该让你出去买东西,我应该了解你的”然后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闯祸大王,脑子不好。这些东西也不能让人看见啊。所以我很干脆的把吃的什么拿了出来,把别的东西就装进了我的皮箱里面。

“你装皮箱里面干嘛啊,不是还得用呢吗?”

我撇了眼东哥“你买的这些家伙不行,你就不会买几个棍子啥的。专业点,买棒球棍子都可以啊”

东哥一听,不干了“我草,我里面那个老王高品质不锈钢菜刀,一把一百多呢。不比那什么棒球棍子好吗?而且,超市里面没有卖那些的啊”

我有些抓狂,使劲打了自己床铺一下,然后冲着东哥笑了笑“这样吧,你帮忙,在重新买一次去”

“买什么去?”

“去宿舍,找老师,就说咱们宿舍的凳子坏了,去买个凳子,或者去别的宿舍,买一个回来,好吧”

“那我买的那些别的东西?都没用?”

我指了指刚才扔到他床上的一床零食“有啊,这些零食,还有地上的那几个土豆,别的暂时用不着呢。赶紧去吧。”我也懒得跟东哥解释了。

东哥点了点头,然后开门就出去了。

我看着东哥出去来了以后,伸手把凳子拿了起来然后走到了窗台边上,冲着窗台边上的暖气,一下就砸了下去。连着使劲砸了两下,凳子就被我砸坏了,我拿着残破的凳子,到了凉台上,把四个凳子腿拆了,还有两个小侧棍子也拆了,还有一个木板一个靠坐。弄完了以后,我把棍子拿了出来。

这个时候,博龙回来了,一脸的幸福“六儿,太他妈牛逼了,太他妈牛逼了。”接着走到了我边上“东哥不是说去买家伙吗?你还拆什么凳子,让他买几把棍子回来就是了。”

我撇了眼博龙“把棍子放好,剩下的给他们塞到床铺下面。不要跟我提这个事情了啊,咱们宿舍以后就弄个东哥的照片,然后贴到咱们学校门口,让全学校的人膜拜一下他,真的,东哥神了”

“怎么了,至于吗”博龙把棍子塞到了床铺下面“六儿,真的,杨琼这个娘们太合我胃口了。”

“你们俩怎么样?老师说你们什么了?”

“什么都没说,去了以后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中午我跟杨琼一起吃的饭。”

“你不会跟她这么快就表白了吧?”

博龙点头“本来我也不想这么快就表白的,毕竟刚认识。但是这个女的太猛了,说话也太直了啊。”

“她怎么说?”

博龙笑了“丫就直接说,我知道你对我有意思,我现在也不反感你,那就先这么处着吧,我试试能不能爱上你,才来了一天,见了一面,顶多是有点喜欢,别的都谈不上。也别说爱来爱去的那些没用的扯淡话,咱们就直接点,先这么搞对象,什么时候我跟你上床了,那就是我彻底爱上你的时候,不过有一点,跟着我搞对象,如果要了我的人,就得要我一辈子,否则除非我死了,要么不许你对不起我,如果你敢对不起我,我就让你全家殉葬。让我想好了。再给她答复,她说她没有跟我开玩笑”

“这么夸张,你说真的呢?你怎么回答的”

博龙很贱的继续说道“我下午出去上网,把扣扣资料就改了去,名字也改了去,杨琼,我爱你,这个女人我要定了。就这么简单,我博龙怕过什么。这个女人,我喜欢。没有做作,很实在。有什么说什么,说什么做什么,挺好。也没什么心眼”

我鄙视的看了眼博龙“真贱”

博龙笑了,也不理我。还哼唧起来了小曲,把玩着手里的凳子腿,猛然间开口说道“六儿,问你个事”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