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长城诡事(何长风段芸茹)by沉殇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5 11:04

这本《长城诡事》最近在全网都掀起了一波风潮,小说里何长风段芸茹的故事依旧在继续,看看沉殇会为我们带来怎样的惊喜吧。长城诡事第14章 刘医生。何长风想了想这人他不认识,也确实以前没见过,这绝对是第一次碰面,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长城诡事

推荐指数:8分

《长城诡事》在线阅读全文

长城诡事第14章 刘医生

这短发男子还是一个练家子,修为还不底,难道他是那个组织的,不,不会的,应该不是。

何长风想着,这也许只是一个意外,嗯,应该是的,往回的路上找到了刚在路边还在勾搭小姐姐的王江,何长风拍了拍王江的肩膀,“长风你搞什么鬼,你要吓死我啊,干嘛去了?”这一拍把正在专心致志的实行撩妹大法的王江着实的吓了一跳。

看见王江的逗逼表现,何长风心情好多了,也把刚才的问题选择性的抛在了脑后,车到山前必有路,先不急,不管短发男子有什么目的,是不是与我有关,下次见到去当面问去,虽然想法粗暴,但这时最简单是的解决办法不是。

当何长风想法转了又转,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当想清楚后何长风便看了看王江“没什么,刚才好像看见了一个熟人而已,看错了。”

“霍,你在这还有熟人啊,谁啊,是男还是女的,漂不漂亮,介绍一下呗。”王江一听立马开始溜须拍屁的胡乱瞎扯起来,把在他旁边的小姐姐逗的呵呵直笑,王江一见还朝何长风挑了挑眉那意思是在说你看看,哥的风采不减当年啊。

何长风看见发小的行为额头竟隐隐爆起了青筋,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实在下不手给他来上一套古武教他做人。

没办法何长风只有默默得转身就走,他实在是怕忍不住自己的拳脚,实在是太气人了。

王江一见何长风转身就走也不在意,都是从小玩到大的都是彼此了接他知道何长风不是真的生气。

乐呵呵的与刚才的小姐姐交换了电话约好下才在聚,这才向何长风追去,一路上看的眼花缭乱的十分热闹。

回到唐朝酒店突然在门口见到了开房时那位美女,好像叫柳妍来着,打了声招呼何长风便回1318了好好。

虽然在路上想这船到桥头自然直但真的还是得好好想想最近的事,而在后面的王江却又没心没肺的留了下来继续勾搭小姐姐。

当何长风还在回房间的路上还没回到1318便看见一位西装保镖走了过来,难道又要监控,还以为撤了,呵呵。

当西装保镖走到面前何长风有种不好的感觉,“你好,何先生老板想见你”还是那死鱼脸的表情,何长风还曾一度怀疑过这是不是机器人。

“知道了,走吧。”说完何长风也便沉默了,他在想蔡永河找他干嘛,才吃了饭见了面,现在有要见绝对有问题。

还是888包间还是那个位子,只是现在的蔡永河没了刚才的热情,只见蔡永河坐在那里那1米85的身材发出阵阵压迫感。

当然何长风也不是怕了,他问到“敢问蔡爷有什么事吗?”蔡永河从何长风一进门便看着他。

好像要从何长风身上看出点什么,可惜他恐怕要失望了,何长风从一进门便是这样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有恃无恐。

“我手下兄弟不见了,你恐怕已经感觉到了吧。”只见蔡永河阴沉着脸,说到。

“呵呵,蔡爷恐怕误会了什么,我对于这件事到此为止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恐怕要让蔡爷失望了。”何长风也算可气的说着。

“那蔡爷没事我先走了。”说着便站了起来。蔡永河并未阻止何长风的离去,他知道这是一个试探,不是他,也不可能是他。

只是现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发生这些问题,这个新进来的势力真的有问题,所以并不排除何长风是他们的人。

毕竟何长风不是本地人还是有悬疑是真的,毕竟是一个风险,要把这风险降到最低。

蔡永河当何长风走后也再次重新估算了这新来的组织,这个组织不简单。

蔡永河有很大的把握这次插足监控范围的不止一个新势力。

这次的秦皇遗和藏宝图蔡永河不怕任何外来者毕竟这是本土做战。

何长风会到1318时王江已经在房间了他一见何长风便走了过来看见何长风脸色不好“长风怎么了,一上来就不在,去那了?”

何长风看见发小的表情知道这是真的关心,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是挺麻烦的,不想他牵扯太多。

何长风也就半真半假的回答到“没事刚才蔡爷找我去看看。”“没事就好。”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何长风不说王江也就没多问。

都是穿过一个裤裆的都彼此了解,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拆穿。

暂时说过了发小何长风回到了房间,那个西装保镖倒底然后消失的,倒底是不是蔡永河撤走的,该信不信他。

何长风发现这个遇见的组织十分熟悉,和当初的那个神秘组织一模一样。

明面上的敌人不可怕,可怕的是暗处的敌人,他会在你最虚弱的时候给你一刀,让人防不胜防,烦不胜烦。

对了还有那尸灰,那味道何长风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忘记了。他有八分把握就是当初那个组织,他们来了。

就想老鼠一样躲在暗处,但何长风却觉得这是他报当年一朝的机会,想当年也这是棋差一招。

今日这就是一个机会和他好好斗斗,看是他有独木桥还是我有过墙梯。

如果还没记错的话当年的那个组织以苗疆蛊术行事,加上当年邪教盛行。

不少人帮忙打掩护,还有满清传下来的化尸粉,加上行事诡异所以留下不少神鬼传说。

如今虽然少有鬼魅之事传出,但还是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发生,这次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

秦皇陵到底有什么秘密,或者还是因为那张藏宝图。

何长风绞尽脑汁的思考着,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不好了,蛋子,刘医师死了。”王江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听见这个消息何长风知道肯定是刘医师肯定是发现了什么,这才会被灭口。

何长风立马想到了那个组织,“江子,刘医师的尸体还在不?”

“唉,蛋子还别说我是真没见到刘医生的尸体,我听刚才王医师说刚才吃饭后都回房间了,本来王医师还想去找刘医生讨论一下那练气士的问题,结果就没见到人只是在刘医生床下发现了一堆灰烬散发的恶味,开始还以为是失踪了,我刚才闻着那味道和这是一样的。”王江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小声的说到。

还又把那他特意收藏的装有一小灰烬的小玻璃瓶又掏了出来,在何长风面前晃了晃。

只是现在他就像一个刚刚偷吃了糖果的孩子没发现现在何长风的脸色十分难看,说不好听的就像吃了苍蝇一样。

“知道了,我得先去看看。”何长风起身便走了出去连王江在身后叫了他好几遍也没理会,他现在心情十分复杂。

他完全想不通短短几个小时先是练气士的尸体被毁,保安韩四,刘壮被杀,后面派监视的西装保镖也离奇失踪,现在刘医生也被杀害了,不准确来说也是失踪了,他要去看看哪堆灰烬,他要确认一下。

那蔡永河的嫌疑也是有的让人摸不着头脑,还有那神秘的王医师王磊太神秘了,现在能让何长风怀疑的就他们两个。

快到了,刘医生房间就在前面就在转角,刚到刘医生门口就看见耿教授站在门口。

“教授里面怎么样了”何长风还是问了一句“哦,长风啊,唉....刘医生.......”耿教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何长风越过耿教授看见里面“废物,一群废物,这才多一会儿就又死了一个,让你们整个酒店查看怎么查的,要你们有什么用”蔡永河在里面大发脾气,像一只暴怒的狮子去。

而段芸如和金大勇靠在门口的墙边上看他们的样子脸色略显苍白,这应该是被蔡永河的气势压迫的不轻,这蔡爷的武功造诣也是不低啊。

一进门就闻见一股淡淡而又熟悉的味道,没错了就是他们,这点何长风不会记错。

“蔡爷你先别生气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也不能全怪他们。”何长风看着也没办法,现在当务之急只能先稳住蔡永河,他还要利用他来办些事。

蔡永河一听有人现在还敢来触霉头,立马望了过去。“唉呀,何先生也来了啊,没事这都是小事情在我的地盘一而再再而三的不给我面子,我会处理的。”

蔡永河这才一见人都来了,也就没训手下了,让他们下去继续排查,便走了过来“走,走,走,这晦气,我们到包间说。”

说着便带头走向了离房间不远的包间,进门各落其座,蔡永河便笑着说着突然问向何长风“现在都齐了吧,唉何先生,王先生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啊?”

何长风满脸的严肃,对于蔡永河的提问还没缓过来了,过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额,没啥他还在房间他先前来过了。”

蔡永河听何长风这么说也没在意虽然有点疑惑,何长风在发什么呆,也没有深究了“这次据我手下报告的情况,大家也应该有所了解了吧,打这这秦皇陵的人可不少,而这次我做为发起者我是有义务但是也需要大家的配合,各位都是各行的精英我不希望还有下一位出意外。”

“这件事我会搞定,大家先回房间休息吧本来是打算让你们再在这北京多玩两天的但现在看来时间多半是不行了明天吧你们今天好好回去休息,明天开始。”蔡永河很平淡的说到。

如果只是看到他那淡淡的笑容还真以为没出什么事一样。如果没有那么压抑的气氛这次的洽谈还是十分可以的。

直接回到房间和万江说了两句何长风有趴会了床上。这次这个组织和上次的差距还是有所差距的这一次又一次到底是为了什么。

一晚无话,虽然大家都是经过风雨的人,但这次一次接一次的发生,太过于离奇了,都带着略显得压抑的气氛缓缓睡去。

次日何长风一便起来了,睡然昨晚睡的很晚,但对于何长风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要知道习武一道不进则退。

出了酒店,没去管还在死睡的万江,看着微亮的天空,这座城市正在慢慢苏醒中,跑着在路上。

突然何长风看见一道黑影在酒店转过去,何长风微眯了眼睛,决定去看看,他隐隐感觉到跟着这个人会有收获。

当徐长风转过墙角,“没有人?那刚才的会是谁,我看错了?不不会的。”带着疑惑何长风心不在焉的锻炼完,在回酒店的时候何长风又来到哪个拐角这是一个死胡同,墙还是比较高的要翻墙肯定会有声响。

要想无声无息的翻过去何长风也做不到,到了墙前何长风愣住了,只见墙上一个淡淡的脚印正在向何长风说着他没有看错,这四周没有出路,想要翻过这墙这人的武功造诣远超何长风之上,这留下的脚印虽然很淡却能清晰的看清纹路,这人应该是个中年男子。

联想到这两天所发生的事这男子凌晨在唐朝酒店四周出现是不是会什么联系,带着更大的疑惑何长风回到了房间。

“喂,江子,喂,起来了,走去吃饭了”看着这个嘴角还挂着晶莹剔透的发下,如果这是一名女子该多好,呸,最经还真是傻了,被这家伙给带偏了,什么女子,到现在睡觉都还流口水这毛病还没改。

王江不情不愿的被何长风拖了起来,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微眯着眼睛“蛋子,几点了,我刚要成功上垒,你就来了我容易吗我。”

“霍,滚蛋就你还成功上垒,做什么春梦,赶紧起来了,走赶紧吃饭去,今天得出去,”何长风笑骂到一把把王江的衣服裤子甩过去,转身离开了。

一听正事王江也就没插科打诨了“唉,要去哪儿。”“昨天我们刚来就接连不断的发生事,这些事情是不是早有预谋还不好说,到现在还处处藏着疑惑。”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