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从此与君是路人梁君豪沈艾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4 18:03

梁君豪沈艾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从此与君是路人小说吧,这是作者晓六月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都市小说,女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沈艾不禁一抖,咫尺之间恍如隔世,曾经的亲密无间被时光隔成了陌路,怎么想都令人心痛,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沈艾,你就那么不愿意见我吗?”梁君豪语调轻柔,一改往日的冰冷,看着沈艾单薄的背影,找回了六年前那个温情的自己。

从此与君是路人

推荐指数:8分

《从此与君是路人》在线阅读全文

从此与君是路人第二十七章 瑾轩是谁的孩子

撇开母亲跟小妹,梁君豪快速的朝沈艾追了过去,边跑边喊,把徐慧兰气得直跺脚恨不得拿根绳子给儿子绑回去。

听到身后传来的呼哧声,沈艾加快了脚步,伸手拦下一辆计程车还没等拉开车门,梁君豪已经到了跟前,一把扯住她的胳膊,颤声说道:“不要走。”

沈艾不禁一抖,咫尺之间恍如隔世,曾经的亲密无间被时光隔成了陌路,怎么想都令人心痛,竟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沈艾,你就那么不愿意见我吗?”梁君豪语调轻柔,一改往日的冰冷,看着沈艾单薄的背影,找回了六年前那个温情的自己。

那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男人,从事着喜欢的事业,身边有挚爱相随,尽管生活不尽如人意,有这样那样的鸡零狗碎,但跟爱情相比那些都显得微不足道,甚至不值一提,哪怕膝下无子也不觉得遗憾,能跟相爱的人白头到老此生足矣。

沈艾蹙眉,不敢回头去看他,盯着车门摇了摇头:“你快回家吧,一涵······还等着你呢!”

这不冷不热的话语让梁君豪心如刀绞,蹙了蹙眉那只大手抓得更紧了,深邃的目光中盛满了心疼与愧疚:“自你走后,我就没了家,我的心一直在你那······。”

“你·····”沈艾转过头,看着那张熟悉的脸第一次觉得是那么的陌生,陌生到好像不曾相识一样,好半天才喃喃地说道:“不要在执拗下去了,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日子,孩子是无辜的,不要毁了她的一生。”

说完这些沈艾的心里一阵阵的泛酸,抓着瑾轩的小手红了眼眶,为了不让他有所察觉,将头转向了一侧,倔强的看向远方,久久无语。

“那瑾轩呢?他的一生谁来负责!”梁君豪看向一旁的孩子,直截了当的问道。

尽管沈艾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他突然一问还是令她有些措手不及,心头猛地一颤,扯了扯嘴角,说道:“······当然是他的爸爸。”

梁君豪知道她会这样说,一把搬过沈艾的肩膀,对上那双湿润的眸子,急切而又沉重的问道:“你根本就没结婚对不对,瑾轩是我们的孩子,他今年六岁,又是在圣诞节那天出生,除非他是你收养的,否则怎么算都是我儿子!”

沈艾措开梁君豪的目光,瞥向一旁定定地看着他们的孩子,不忍心欺骗这对父子,但又做不到坦诚相告,胸口起伏一脸为难,好半天才挤出两个字,“不是。”

听到这两个字,梁君豪顿时松开了沈艾的肩膀,怎么都不相信,直接走向孩子,捏了捏他的小脸蛋,问道:“瑾轩,你爸爸怎么没来接你放学,他很忙吗?”

“梁君豪,你想干什么?”不等瑾轩说什么,沈艾突然怒吼道,走到孩子面前板着脸说道:“我说了,我已经结婚了,我过得很幸福,不要来打扰我们,好吗?”

梁君豪冷冷一笑,心酸的要命,缓缓起身双眸含泪:“你这样只会让大家都不幸福,当初你不辞而别,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我妈到底用什么手段,能让你那么果断那么决绝,而且六年的时间里一个电话都没打给我,我知道是我妈让你伤心了,可我是爱你的,你把我当什么了,你想过这六年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求你不要那么残忍,好不好!”

“我残忍!”沈艾觉得这两个字在梁君豪嘴里说出来超级好笑,明明是捡了便宜怎么能说是她残忍呢,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眸,笑得一脸苦涩:“秦梦涵是你的初恋,你们在一起不是很登对吗?”

“什么?初恋?”听到这样的话,梁君豪一脸诧异,顿时想到了秦梦涵,赶紧解释道:“我的确有初恋,但不是她,秦梦涵跟你说的吧!”

梁君豪的初恋沈艾知道,是一个台湾的女孩子,长得很漂亮,因为当时女方的父母反对没能在一起,后来他就再没谈过女朋友。

直到在一个雨天,沈艾跟梁君豪同乘了一辆出租车,因拿错了电话而结缘,经过一段时间的交往,梁君豪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个长相清秀,有点粗心大意性格开朗的女孩子,只要一日不见就如隔三秋,在一个细雨霏霏的清晨,他主动约沈艾一块吃早餐,然后趁她不备轻轻地在脸上亲了一口,面红心跳的等着被她一顿暴打,结果沈艾捂着脸闭着眼睛主动索吻,两个人瞬间抱在了一起,旁若无人地唇枪舌战起来。

“谁说的已经不重要了,还是回去好好过日子吧,再见!”沈艾说完拉住瑾轩的手,朝后退了两步,转身离去了。

梁君豪想说的话还没说完,当然不会轻易放她离开,又追了上去,跟她并肩前行,那边走边聊,说着说着又说到了秦梦涵。

“我不知道秦梦涵当初跟你说了什么,但那都只是她说的,不代表我。”

“她那么小就把自己给你了,你应该对她负责任,如果我当初知道说什么也不会破坏你们的感情,或许这就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

梁君豪气急:“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那天是别人······碰了她,不是我!”

沈艾一怔,没想到梁君豪这么正义的人,也有推卸责任的时候,多少有些失望,秀美微蹙,“你敢做不敢当?”

梁君豪摇头叹息,为了自证清白不得不出卖朋友了:“秦梦涵有天去单位看我,刚好晚上有个聚会,她非要跟着一块去,结果那天我们都喝多了就睡在了朋友家里,谁知道她竟然被我的一个朋友玷污了,为了不让他坐牢,我只好脱了衣服躺在了秦梦涵的身边,所以她就误以为是我······当时我们都小,认为这没什么,你一定要相信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然后你们就······在一起了?可为什么不结婚呢?”面对这样的解释,沈艾半信半疑,看着梁君豪问道。

“没有!”梁君豪回答得很干脆,“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即便是她想那个······我都没动过心,我发誓!”

随着谈话内容的深入,沈艾不再刻意回避那些压在心底的问题,一股脑的都搬了出来,时而笑笑,时而生气,气氛轻松了不少,梗在两人之间的疏离感正一点点的拉近。

“你撒谎,秦梦涵每次去家里都跟你打得火热,那暧昧的眼神,温润的话语,听得我听得我很不舒服。”

“那不是因为愧疚吗,你想哪去了?”

“愧疚?玷污她的人又不是你,你愧疚什么?”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我吗?”

“那你刚好用下半辈子弥补她,不是正好吗!”

气氛顿时陷入尴尬,两人都不再说话。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