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明我长相忆》(陆启明顾清扬)小说阅读by路安琪

发布时间:2018-12-24 18:03

连载中小说明我长相忆是著名作家路安琪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陆启明顾清扬,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明我长相忆精选篇章:两人沉默着吃了一阵子,嘉禾道:“昨天下班,我路过报社,正好碰见顾主编。”“是吗?”嘉禾笑着点头:“她很随和,我们很聊得来,她还提到了你。”“看来你对她印象不错。”启明微笑,他是个精明的人。“她说你很仗义,人很好,长得又帅。”嘉禾边说边望着启明。

明我长相忆

推荐指数:8分

《明我长相忆》在线阅读全文

明我长相忆第十九章 嘉禾诉苦

陈嘉禾魂不守舍,她像游魂一样在办公室里飘来飘去,有时呆坐在电脑前,石化一般发呆,她的心思早飞到陆启明身上。此时的陆启明正和秦洲彭朗开会,陈嘉禾瞥到了他浅褐色的明眸,他的睫毛纤长浓密,他是她见过的睫毛最长的男人,他浑身毛发旺盛,像夏季田野里疯长的野草,通身野性的魅惑。他两腮的胡茬就像夏季的韭菜,越割越硬,越长越丰茂,旺盛的生命力总是让人垂涎和觊觎。

嘉禾苍白的脸上泛起两朵粉色的云,她纤细的手指纤软无力,轻轻托着腮,幻想着他们在野草丛生的田野里翻滚,启明的身体强健有力,荷尔蒙爆棚。

这时,有人唤她,嘉禾又被LINDA叫到了办公室。

LINDA一脸假笑,她的脸上傅粉施朱,白的刺眼,她大笑起来的时候,堆砌在脸上的*立马斑驳了,像断垣残壁一样。

“找我什么事?”嘉禾面无表情。

“上次的户型设计图彭总不满意,你和设计院再对接一下,让他们重新修改,今天下班前交给我。”LINDA不抬头,语气生硬。

“已经修改十多次了,还不满意?”嘉禾的眼神埋怨。

“哪来那么多废话,你要是有怨言,去和彭总说。”LINDA不耐烦道。

“请你明示,如何修改?”嘉禾冷冷道。

“设计图上都有标了出来,还用我教你?”LINDA傲慢的瞥了一眼嘉禾。

“恐怕今天完不成。”嘉禾道。

“看来你还没有适应金通的工作节奏,这是你的事情,总之今天下班前我要看到修改完成的设计图,”LINDA不容商榷的命令道。

嘉禾倔强的别过头,不语,垂着双臂,她内心早已怒火熊熊,她告诉自己,必须忍,更不可自怜自悲,否则只会让敌人贻笑大方。

“怎么?你还有事?”LINDA下逐客令。

“没有。”

“那还杵在这干嘛?”

嘉禾转身离去。

LINDA看着嘉禾离去的背影,心中冷笑,她分明是在报被嘉禾算计的一箭之仇,嘉禾害她被启明训斥,这是她入职金通以来,第一次被启明当众斥责。

嘉禾和LINDA暗潮汹涌的谈话刚结束,陆启明正和秦洲笑谈着,秦洲聊起了诚美汇的高士雄,他说高士雄长着骡子一样的长脸,他笑起来像驴,沮丧起来像马,秦洲嘲笑这分明就是杂种,这个像骡子像马像驴一样的男人,阴险而狡诈,目空一切又愚蠢至极,他吹嘘自己的智商可以碾压一切想置他于死地的人,他的肉体可以唤起所有女性的原始冲动,他用黄色笑话戏弄着年轻的女服务员,他像蛇一样贪婪。

“你如何让高士雄撤下帖子?”启明问。

“他就是唯利是图的小人,他看上了金通在延西山的别墅,狮子大开口,一下要五个点的折扣。”秦洲嘲笑。

“你给了?”彭朗道。

“我像那么傻吗?”秦洲笑,“我只给了他0.5个点的折扣,把他的脸都气绿了。”秦洲笑。

“0.5个点的折扣他就认怂了?”彭朗道。

“恐怕没那么容易,高士雄贪婪的很。”启明笑道。

“你说对了,他自然不同意啊,可后来,我说让律师跟他谈,他就怂了,只能见好就收。”秦洲道。

“算他识相,就算这0.5个点的折扣不给他,他也会认怂,无凭无据,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真是愚蠢。”启明冷笑。

“高士雄这件事情做得确实愚蠢,恐怕他以后很难跟延州的媒体搞好关系了。”彭朗道。

启明无意间瞥见了从他门口路过的嘉禾,嘉禾的脸像灌了铅一样凝重,不笑不语,斜睨了一眼启明,别过头。

启明判断LINDA又找她麻烦了,开完会,启明给嘉禾发了一条信息,约她中午去楼下的西餐厅吃饭,嘉禾并不兴奋,把手机扔到一边,对着电脑发呆,她两眼无焦,呆呆木木,过了半晌,她才拿起手机,盯着启明的信息发呆,回了句:不见不散。

她责怪自己,应该第一时间回复启明,不应该迁怒他,嘉禾越想越乱,越乱越急,她不停的看手机,希望早点下班。

突然,手机响了,嘉禾像受惊吓的小鹿一样,直起身子,她迷蒙的眼睛一下子射出耀眼的光芒,一定是启明给她回信息了,她紧张的凝视着手机上的信息,她失望了,是她爸爸发来的一条信息,问她要生活费。

嘉禾沮丧的瘫坐在椅子上,她憎恨她爸爸,他像吸血鬼,不仅害死了她妈妈,还要吸干她的血,榨干她的骨髓,要不是她的爸爸,她和启明早就结婚生子了,哪用得着像现在这样和这些女人们斗来斗去。嘉禾的眼睛变得通红,眼窝里汪着泪。

从上午九点多熬到了十一点半,嘉禾舒了一口气,终于快熬到下班。这时LINDA从她身边经过,走路带风,威风八面,嘉禾愤愤的抓起桌上的一张废纸,狠狠揉成一团白球,出气般往垃圾桶掷去,她看着电脑里的设计图,越看越烦,索性起身去茶水间倒水。

手机突然响了,是启明打来的,他在楼下的西餐厅等她。启明富有磁性的声音马上穿透嘉禾的浑身血脉,让她如沐春风。

挂断电话,她冲向卫生间,仔细打量镜中的自己,确保自己的完美,她拿起手中的香奈儿香水,往耳根喷了两下,又掏出一只黑管口红,在花瓣似的唇上涂抹起来,瞬间花瓣变成了娇艳欲滴的樱桃,樱桃上闪着微微的亮光,饱满而富有弹性。

嘉禾赶到餐厅的时候,发现启明已到了,坐在老位置,嘉禾笑着向他走来,她身穿藕色衬衫,裸色半身裙,裸色细带凉鞋,头发利落挽起,每个毛孔都精致到不可思议,她常说她对自己的着装打扮有强迫症,不允许半点邋遢。

启明见她走来,笑着起身,给她拉开椅子,他一贯有风度涵养,男人的风度涵养装不出来,这是从小耳濡目染习来的,扎根在骨子里的,每一个绅士的背后都有一个有教养的家庭,谦逊温润的父亲,知书达理的母亲。

嘉禾眼中含笑,略显羞涩,嘴角扬起优美的弧线。

“等了很久吧?不好意思。”嘉禾的眼中汪起秋水,她说话总是微笑,礼貌又不失分寸。

“刚到。”启明笑。

一个服务生走了过来,启明让嘉禾先点,嘉禾点了勃垦地香草汁焗蜗牛,奶油松茸汤配野生黑松露。

“不要甜品和咖啡?”启明道。

嘉禾笑着摇摇头:“咖啡喝多了心悸,我最近戒甜品了,糖吃多了不好,生皱纹。”

启明淡然一笑:“有这种说法?难怪老秦家的沙皮犬喜欢巧克力。”

嘉禾被他逗笑了道:“你真幽默。”

启明点了鱼子酱海鲜拼盘,奶油松茸汤配野生黑松露。

“上午你和秦洲聊什么呢?聊得那么开心。”嘉禾总是默默观察启明的一举一动。

“一种三不像的动物。”

“三不像?”嘉禾讶异,“我只听过四不像,三不像又是什么动物?”

“一种像驴像马又像骡子的生物。”启明戏虐道。

“我真是孤陋寡闻了,竟不知道世上有这种动物,你们三个也无聊,开会就开会嘛,竟然说这种奇葩的动物。”嘉禾骇笑。

启明看着嘉禾笑,沉默了一会道:“你快乐吗?”

嘉禾被他的问题怔住了,一脸茫然,随即抿嘴一笑:“怎么问这个?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快乐。”

启明淡淡一笑,他突然想起了顾清扬,换做是她,一定不这么回答,也许她会说:我快不快乐与你何干,别企图打听我的秘密,我的秘密只属于黑暗。

“你快乐吗?”嘉禾反问。

启明刚才愉悦的目光渐渐黯然下去,浅褐色的眸子蒙上了淡淡的灰色,他把头转向窗外,看着路边兜售鲜花的一个女孩,过了许久,道:“味道如何?”

嘉禾微笑点头,“不错,还是你懂我。”

她很识趣,没再继续纠缠快不快乐这个话题,她读不懂启明的心思,与其说一些可笑的哲理不如学会闭嘴,沉默也是一种美德,至少让人看起来不太愚蠢。嘉禾真是一个标准的豪门媳妇,夫唱妇随,笑不露齿,温柔顺从,行事低调,虚伪客套起来也是一流,可她犯了豪门大忌:妒忌,豪门深似海,想在豪门立足长远,除了隐忍就是大度。

“你在公司还适应吗?”启明道。

嘉禾抬头看了眼启明,擦擦嘴,顿了顿,微笑道:“还行,领导和同事都待我不错,我有什么好抱怨呢?凡事要做好,总要付出极大的忍耐,不抱怨不解释。”

“可你听起来并不开心。”

“心甘情愿,苦亦是乐。”嘉禾无限深情的望着启明。

“如果你做的不开心,我可以帮你换一家公司。”

“换一家公司?”嘉禾讶异,突然微笑道:“不,真的不必,我心甘情愿留在金通。”

“好,随你。”启明淡然一笑。

刀叉在空气中飞舞着,炫亮的银色刀叉被他们驯服的无比听话从容,每一片肉被熟稔的切开,送入口中。他们默然无声。嘉禾心里犯嘀咕:启明是真为她好,还是有意支开她?

“LINDA是你招进来的吗?”嘉禾小心翼翼的问。

“是我们主动找的她。”启明轻描淡写道。

“你们找她?”嘉禾惊讶。

“LINDA之前在美国学建筑设计,后来在美国的ATA建筑设计公司做过一年,回国后和朋友合伙成立了一家设计公司,后来倒闭了。”启明语气平静,用温柔的眼神注视着嘉禾。

“ATA建筑设计公司?就是美国很有名那家?”嘉禾觉得不可思议。

启明点点头。

“后来呢?”

“LINDA的一个建筑设计获得了‘顶帆’设计奖,后来我们就找到了她。”启明摊开双手道。

“顶帆设计奖?”嘉禾的眼睛瞪得像核桃。

启明点点头,嘉禾的嘴角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自嘲道:“我大学时梦寐以求的顶帆设计奖,真是人不可貌相。”她自怜自叹,“难怪她对下属那么严格,变态的严格。”嘉禾苦笑。

“她向来如此,对事不对人。”

“对事不对人?”嘉禾冷笑,“男人的视角真是清奇。”

“是吗?那说说你的视角。”启明嘴角泛起笑意。

嘉禾冷笑道:“她哭要全世界陪着她一起哭,笑就一个人偷着乐,我看她是对人不对事,公报私仇。”嘉禾板着脸抱怨。

启明但笑不语。

“她好像专门和我过不去,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她了,从进公司的第一天,她就看我不顺眼,处处针对我。”嘉禾看了一眼启明,他望着嘉禾,神色淡然的听她诉苦,“公司的人都说她喜欢你,说···说你们交往过。”嘉禾的嗔怪如履薄冰。

“你相信我和LINDA交往过?”启明微笑。

“你以前和谁交往过,我管不着,也不想管,只要你现在爱我一个人就行了。”

“可你还是不快乐。”

“谁说我不快乐,有你在身边,我做什么都快乐,我刚进公司,人微言轻,别人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凡事忍忍就过去了。”嘉禾苦笑。

她的这一席话,言不由衷,启明岂能听不出来,他没了胃口,放下手中的刀叉,擦擦嘴,淡淡的说:“我还是那句话,不必忍,如果做的不开心,我可以安排你去其他公司,或者去其他部门,凡事需要用到忍,就索然无味,但求自由快乐。”

嘉禾感觉出了启明的微妙变化,她握住启明的手,微笑着撒娇:“我心甘情愿留在金通的设计部,你在哪,我就在哪,你休想逃出我的五指山。”

启明看了她一眼,微笑道:“那就压我五百年。”

嘉禾莞尔,“五百年太少,我要再借五百年,不,生生世世。”

启明笑而不语,嘉禾心里舒畅了。

两人沉默着吃了一阵子,嘉禾道:“昨天下班,我路过报社,正好碰见顾主编。”

“是吗?”

嘉禾笑着点头:“她很随和,我们很聊得来,她还提到了你。”

“看来你对她印象不错。”启明微笑,他是个精明的人。

“她说你很仗义,人很好,长得又帅。”嘉禾边说边望着启明。

“她这么说?”启明意味深长的笑了。

“你不相信?”

启明淡然一笑,没有回答。

嘉禾心满意足的笑了,她觉得启明对顾清扬好像并不大关心,也没有兴趣去了解她,关于顾清扬的话题,他始终漫不经心。

两人吃完饭,回到公司。

下午,经过和设计院好几个小时的沟通,数遍修改,终于完成了工作,嘉禾紧张的心总算放松了一点,她看看手机,还有十几分钟就下班了,总算赶在下班前交差了,嘉禾打起精神,把所有修改好的设计稿发给了LINDA。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