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从此与君是路人梁君豪沈艾小说第3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4 17:46

这本连载中小说从此与君是路人讲述了主人公梁君豪沈艾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晓六月的倾心巨作,从此与君是路人精选篇章:“可能是我们太敏感了,对了,你妹妹的事情有进展了吗?”沈艾以为洛瑶会一再的问下去,正不知所措,没想到她突然转移了话题,脸上的表情瞬间轻松了不少,看着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你千万别客气,毕竟我认识的人多一点,人多力量大吗!”

从此与君是路人

推荐指数:8分

《从此与君是路人》在线阅读全文

从此与君是路人第三十章 湖边谈心(1)

看到报告单上无异常的字样,韩佳乐激动得热泪盈眶,第一次在沈艾面前哭得像个小女人,这让沈艾很意外,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声安慰了好半天才恢复了平静,并答应好友暂时帮她代管公司,直到孩子顺利出生。

为了避免跟梁君豪正面接触,沈艾给瑾轩换了个普通的幼儿园,虽然各方面的条件都差了许多,但是却非常踏实,再不用担心徐慧兰找她们母子的麻烦,也不用害怕秦梦涵会伺机报复。接连几日就连梁君豪都销声匿迹了,这让沈艾很意外。

在决定回H城之前,沈艾已经想到会有今天的局面,也想好了应对的办法,但想象跟现实必定有差距,很多事情还是很出乎意料的。

比如刚一下飞机就碰到了秦梦涵,两个人还玩起了飙车这么疯狂的事情;再就是在小样餐厅跟梁君豪的偶遇,明明很想念,却不得不视而不见,那种望而却步的感觉真的很痛,不经历的人永远不会懂;

还有就是,瑾轩竟然在很早之前就见到了梁君豪,还被他暗中设计去了粱洛瑶的幼儿园,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敏感到能猜出孩子跟他有关,或许这就是血脉亲情的神秘之处吧!

至于跟徐慧兰的几次遭遇战,她根本没放在心上,但麦草就不一样了,那曾是她心尖上的人,即便是现在对那段感情已经释然了,但那个位置依旧无人可以代替。

放下,不代表忘记,感情不是流水划过无痕,之所以释怀了,只是因为放心了。

多年以来,沈艾一直觉得麦草的苦闷都是她造成的,如今身边有人陪伴了,心中的那份愧疚终于也能放一放了,不然沈艾永远都觉得欠麦草一个美好的人生,那种罪恶感每每想起那段往事都加重几分。

不过现在好了,不管那个女孩子是不是麦草所爱之人,但起码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完整的人生,不再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了。

洛瑶约她在落叶湖碰面,沈艾迟疑了好半天才答应,放下手里的画稿缓步下楼,并交代了助力一些事情,才放心的走出了公司大楼。

落叶湖,是H城具有特点的休闲小场所,湖边绿树成荫,野花遍地,有很多健身器材,以前常跟洛瑶过来打羽毛球,那个时候总觉得时光悠悠幸福漫长,日子可以永远恬淡的过下去,从没想过自己会跟梁君豪成为陌路,跟梁洛瑶从家人成为朋友,想想都觉得滑稽,生活如云,朝夕之间变化万千。

沈艾在门口停了一下,看着门口熟悉的几个红色的大字,倍感亲切不禁心生感慨,绕过行人匆匆的进了白钢围住的大门,刚走了几步就看到一颗粗壮的银杏树旁站着一身白裙的洛瑶,单薄的背影正焦急地张望着什么,沈艾紧走了几步,轻语含笑:“等很久了吧!”

许是太专注,洛瑶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刚要蹙眉回身一看是沈艾,展颜一笑,粉面桃花楚楚动人:“也刚到,几日不见你怎么又瘦了。”

“是吗?”沈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腿,摊了摊手臂:“韩佳乐怀孕了,我一边照顾她一边还要打理公司,好在婚礼的事情还有陆铭,否则更是忙不过来,压力超大啊!”

看着沈艾一脸幸福的样子,洛瑶明白她并不是在抱怨什么,而是有种被需要的存在感,曾经她跟秦梦涵也是这样的,好的像一个人似的,哪知道现在关系闹得这么僵,连见面都觉得很压抑,更别说掏心掏肺的说说心里话了。

“沈艾姐,你跟佳乐姐认识多久了,挺羡慕你们的,我现在连个能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精神世界的孤独感是再多的物质也填不满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是个极其富有的人,真的!”

“这个我承认,我跟佳乐七岁认识一直好了这么多年,我生活中可以没有爱情,却不能没有她,”沈艾轻叹了一声,看着那张跟梁君豪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蛋,心中就会隐隐发痛,拍了拍洛瑶的胳膊心有愧疚,“你跟秦梦涵······”

“我们的关系彻底掰了,你不必自责,这跟你没关系,即便她破坏的是别人的家庭,我也会是这样的态度,因为她已经触动了我跟她能成为朋友的底线,我绝不可能跟人品低下的人成为朋友。”

收回双眸,沈艾忽然心疼起这个心地善良的姑娘来,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如果说是洛瑶遇人不淑好像有点推卸责任的感觉,索性就转头看向远处,燕子低飞柳枝轻摆,连仅有的一丝微风中都透着潮湿的味道,雨已经不远了。

要是没有发生这件事情,洛瑶或许永远不知道自己的好友竟是这样不择手段的女人,这跟她温婉的脾性实在是相差甚远,论人品洛瑶当属君子,只可惜碍于身份的尴尬,这辈子都不可能成为知己好友了,能给她的也只是一份旧日的信赖而已,除此再不可能有什么深交了。

“沈艾姐,瑾轩换了新的环境还习惯吧,几天没见还挺想的。”洛瑶有意结束了刚刚有些沉重的话题,忽然提到了瑾轩,眼眸中盛满了关切。

那日回到家后,兄妹俩在楼下谈了好久,经哥哥的一番细说洛瑶才恍然大悟,难怪她一见到那个孩子就觉得特别的亲切,原来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根本没办法用语言解释清楚。

沈艾捋了捋额前垂下来的几根细发,低头浅笑:“放心吧,他适应力很强的,自小跟着我颠沛流离,早就习惯了飘忽不定的生活。”

没有戒备之心,说起话来就容易露出破绽,话也说完了沈艾也觉察到了,再想要找补些什么已经来不及了,猛地抬头看向洛瑶疑惑的眼睛尴尬的笑了笑:“他爸爸常年不在家,都是我一个人······”

“其实你根本就没结婚婚对吧?孩子是我哥的,你可以不承认,但你也不能否认,瑾轩那张脸就是最好证明,连我妈都怀疑过,为此她还特意去了两趟医院,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医院说当年那个胚胎没有成功,是你·····塞钱了吗?”

“······你们想的太多了,孩子跟梁家一点关系没有!”沈艾强压住心头的怔忡,语调也尽量平缓,握紧了垂在腿边的双手,心里一阵阵的不安,连走路的姿势都变得有些僵硬。

洛瑶知道沈艾不会撒谎,看她有些慌乱的表情已基本可以确定瑾轩的身世了,但她不急着求证,这件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如果一味地纠缠此时万一把她吓跑了,以后再也没机会见到孩子了。

“可能是我们太敏感了,对了,你妹妹的事情有进展了吗?”

沈艾以为洛瑶会一再的问下去,正不知所措,没想到她突然转移了话题,脸上的表情瞬间轻松了不少,看着她摇了摇头,道:“没有。”

“我有什么能帮你的吗?你千万别客气,毕竟我认识的人多一点,人多力量大吗!”

“谢谢,不过暂时还不需要。”沈艾蹙了蹙眉,浅浅一笑,欲言又止,看向人流如织的健身广场,猜不出洛瑶找自己来到底要说什么,想问又觉得唐突。

自从知道哥哥有了离婚的念头,洛瑶的心就不踏实,毕竟一涵是无辜的,再怎么讨厌秦梦涵那都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今日约她见面就是想探探沈艾的虚实,关于未来她有何打算。

“昨天秦梦涵带着一涵搬回我父母那里了,她渴望得到家人的支持,留住我哥。”洛瑶似乎猜到了沈艾的疑惑,说的很直接。

沈艾一怔,看来事情越发的严峻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