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俏总裁的贴身狂兵林川白素兰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4 17:12

林川白素兰小说哪里看,请到本小说观看这本俏总裁的贴身狂兵小说吧,这是作者小九的倾心巨作,这本是一本都市小说,男频小说精彩章节预览:“还给我!”趁着林川不注意,白素兰一把夺过了手机。将手机压~在耳朵上,白素兰道:“爸,你别理他,他就是个疯子!”

俏总裁的贴身狂兵

推荐指数:8分

《俏总裁的贴身狂兵》在线阅读全文

俏总裁的贴身狂兵第4章 基础词汇

听到白恩德这话,林川嘴角翘了起来。

他并不是得意,只是因为找到了一个有可能了解他过去的人。

“还给我!”

趁着林川不注意,白素兰一把夺过了手机。

将手机压~在耳朵上,白素兰道:“爸,你别理他,他就是个疯子!”

“小兰你怎么能这样说我的救命恩人啊?”

听到她爸这话,白素兰被吓了一跳。

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家伙居然是她爸的救命恩人?

“爸,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他救过我,在利比亚那边的时候。”

白素兰自然知道她爸不可能撒谎,再加上林川说国内没有工作记录更没有出行记录,白素兰顿时觉得林川也有可能没有撒谎。

难不成,失踪以后的林川一直在国外生活?

“你赶紧把他带来见我,我要好好感谢感谢我的恩人。”

“哦。”

很不情愿地应了一声,白素兰便挂机。

“你在电梯口那边等我,我去跟我男朋友说一声。”

“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就不要告诉他了。”

“你以为我会傻到那地步?”

“看样子你是准备跟他结婚,那他会介意你……”

“闭嘴!就算你救过我爸!我也不会感激你分毫的!”

吼出声,白素兰立即往602走去。

看着白素兰的倩影,林川自语道:“这性格真是有够泼辣的,跟吃了火药似的。”

不过想着自己的所作所为,林川又觉得白素兰的反应挺正常的。

或许他还应该庆幸,庆幸白素兰没有报警。

考虑到这一点,林川决定帮白素兰把下药的人找出来。

至于到时候是报警还是采取私刑,这就要看他的心情了。

走进602,看着正在摆弄吉他的男朋友,一脸歉意的白素兰道:“阿东,对不起啊,我爸说想跟那个人谈合作的事,所以我现在得带他回家。”

“谈合作不应该是在公司吗?怎么直接带回家了?”

“我爸有些急。”

“看样子你~爸是担心失去这个合作商,对吧?”

“就是这样。”

“那你走吧,”顿了顿,葛威东又问道,“求婚的事怎么说?”

假如不是第一次被林川夺走,白素兰肯定是会答应。

只可惜……

尽量挤出笑容后,白素兰道:“我才二十四岁,并且公司里不少人对我担任副董事长都不太看好,觉得纯粹因为我是白恩德的女儿,一点实力都没有。我想让他们知道我是有实力的,也希望以后能跟他们一块让盛凰变得越来越强大,所以我暂时是想以事业为重。阿东,真抱歉,我辜负了你。”

“没事,”淡淡一笑的葛威东道,“我会一直等你的,你是我的女神。”

听到女神这个词,白素兰都觉得自己被扇了好几巴掌。

走错房间跟陌生男人发生关系,这叫个屁的女神啊!

“阿东,那我先回去了,我爸挺急的。”

“去吧,路上小心点。”

待白素兰走出客房,葛威东脸上的笑容立即消失。

走到床边,他一把扯下了床单,这让摆成爱心形状的玫瑰花瓣散得到处都是。

他原本是想求婚之后直接把白素兰给睡了,哪知道却被那个看上去玩世不恭的男人给搅和了!

因计划失效,滚落在床底下的婚戒又拿不出来,葛威东是气得不行。

拿起座机,葛威东便打电话给前台,让前台叫人过来把床挪开。

至于白素兰,自然是跟林川一块离开酒店。

当林川看到白素兰的车时,林川道:“阿斯顿马丁,现在入手估计要三百万左右。”

“你不是失忆了吗?”拉开车门却没有急着坐进去的白素兰道,“我总觉得你并没有失忆,我甚至怀疑你是故意联系上我爸,为的是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不记得自己的人生履历,但很多常识我还是记得的。”

“随便你怎么说,反正你别坑我爸就是了。”

说出这话,白素兰这才坐进驾驶座。

白素兰原以为林川会坐在副驾驶座或者后面,哪知道林川是站在她这一侧。

看着像根木头般杵着的林川,白素兰问道:“是不是要我把你抱上车?”

“你今晚喝了酒,所以这车还是我来开吧。”

“你会开?”

“我是老司机。”

“无耻!”

“我真是老司机。”

“你真是有够无耻的!”

“我怎么了我?”

白素兰没有说话,明显在生气的她是直接下了车。

瞪了林川一眼,白素兰这才坐在副驾驶座上。

至于林川,他当然是坐在了驾驶座上。

系上安全带,稍微观察了下,他便往前驶去。

看着将脸侧向车窗那边的白素兰,林川问道:“你也知道老司机这个名词的真正含义?”

“我虽然比较保守,但一些基础词汇我还是知道的。”

“知道今晚是谁给你下的药不?”

被林川这么一反问,白素兰陷入了回忆里。

她今晚一共喝了两杯酒,都不是有人特意拿给她,是她自己从酒桌那边拿的。单就这点而言,应该没有人对她下药才是。可因为喝了两杯酒以后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身~体却变得越来越兴奋,后面甚至还主动跟林川发生关系,所以她又确定是有人对她下了药。

那么,对方是怎么下的药?

回忆了十来分钟,她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

又过了片刻,她才问道:“我跟你那个的时候,我是不是很主动?”

“特别主动,”一脸淡定的林川道,“我一开门你就扑进我的怀里,一直说你想要。当时我还想问你是谁,结果你就把我的浴袍给扯了。之后你还想用嘴,幸好我及时制止,我都……”

“你在骗我,我哪怕被人下了药,我也不可能会用嘴的。”

“这么肯定?”

“因为我从来没有用嘴伺候过任何一个男人。”

“那你是用什么伺候的?”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