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洛天宇苏陌小说名字-主角是洛天宇苏陌的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4 15:00

小编最近特别喜欢一本叫《魅夜迷情》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洛天宇苏陌,想要了解他们的故事吗,快来本站阅读这本小说吧。魅夜迷情第54章 你挣的钱我嫌脏。君宁和我说道:“茉莉带的人正常在酒吧喝酒消费,我们心里清楚却也没办法赶她出去。

魅夜迷情

推荐指数:8分

《魅夜迷情》在线阅读全文

魅夜迷情第54章 你挣的钱我嫌脏

她这次的样子是誓不罢休的,要我说你先出去躲几天,等她们气消了,你和乔娜赔给不是,把这事压下来,要是现在让她们逮到你,二话不说的打你一顿,你不但丢面,你也犯不上,就算场子里有安保,真若动起手来也很难在第一时间就制止。”

看到君宁担心我的样子,我就问君宁,茉莉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她就那么嚣张,而她们这么忌惮。

君宁看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我也是无奈的叹了气,“茉莉是后街头头的马子,至于为什么和乔娜关系这么铁他们并不清楚,不过后街的头头和手下的小混混,没有一个是好惹的,从上到下各个都手黑心狠,竟喜欢下黑手,对咱们这些人来说,宁可得罪一些有钱势的客人,也别得罪他们这种小人。”

刚上班两天就惹了这样的事,确实挺让我堵心的,“那你到底有没有看到新来的安保左子义?”

“你是说脸上有伤的那个吗?”

我点点头,左子义昨天被柯逸飞打,当时脸都肿了,今天上班的时候还没消呢。

“我之前还看见他来着,不过好像茉莉他们的人来找你茬的时候,我好像看见他跑出去了。”

我急忙将我的电话号码说给君宁,嘱咐她要是见到左子义了让他想办法给我打个电话。

我想左子义要是跑掉,很可能会回家找我的吧,可是家里成了那个样子,也不知道他看了会紧张成什么样子。

我尽量的挡着脸,参合在人群中的跑出了酒吧,因为我不知道辰星里是否还有茉莉的人。

从酒吧跑出来,我就立刻站在街边想打一辆出租车,不过这个时间用车的人挺多的,很多车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都是已经载客的。

我越是着急,越是感觉时间过的漫长,十几分钟的时间,却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都没有打到车一般。

终于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之前住的田璐的公寓。

我疾步的跑上电梯,跑回家门口的时候,我发现明明被我重新上锁的房门大敞四开着,还有几个邻居站在我家门口,指指点点的。

我急忙跑了过去,拨开那几个围观的邻居,我看见左子义躺在地上,手按着肚子,在他的指缝里有血汩汩的流了出来,染红了一块地板。

“子义!”我跑了进去,然后我听到有邻居和我说什么他们已经报了警。

我求他们帮我救人,可是他们没有一个人肯上来帮我,只是一个劲地说一会警察就来了。

“子义,你挺住。”我拿出电话,紧张的手机差一点儿从自己的手里滑落。

看过苏姐姐死时的样子,此时我的,对这一片红就更加恐惧,满头的虚汗,让人在按救护电话的时候,手都是一直在颤抖。

左子义的意识还是清醒的,他看到我,竟然还在对我笑,他说:“姐,你没事真好,你没扔下我真好。”

子义的牙齿上都是红红的血,我的手按上子义捂着肚子上刀伤的手,眼泪模糊着我的视线,“姐不会扔下你的,你也别扔下姐,我会救你,你不会有事的。”

子义只是笑,可我知道,他已经没有多少力气说话了。

“拿好我的衣服。”

我的肩膀上突然被人扔上了一件外套,我被挤到了一边,左子义的身子一下子被人扶了起来,我看着突然出现在我眼前的柯逸飞,我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感激他的存在。

柯逸飞让我帮忙将左子义背在他的身上,他动作很迅速的向电梯跑去,我跟在他们的身后,到了楼下,柯逸飞命令我打开车门,他将子义放在了车里。

我也坐上了车,柯逸飞疯狂的开着车,不停的超过一辆又一辆的车子,闯过了好几个红灯,很多车因为他的违章而险些发生碰撞,有的伸出头来骂我们,身后响起一片抗议的喇叭声。

到了医院门口,我快速的跑进去找大夫,柯逸飞将子义背到了医院门口,才有护士推着那种可以移动的担架迎了出来,帮着我们将子义送进了急救室。

我想我是脆弱的,那一刻我除了站在急救室的门口不停的来回走动,焦虑,哭泣,我发现我竟然什么也做不了。

柯逸飞不知何时站在我的身边,用他的大手突然就在我的眼睛上抹了一把,像是在帮我擦眼泪,却将眼泪模糊了我一脸。

我看着他背后洁白的衬衫和笔直的裤子上,染了一大片的血渍,而我右手上也沾满了左子义的血,因为没有注意,就那样拿着柯逸飞的外套,弄的他的西装外套上都是血手印。

“谢谢你,衣服我会赔给你的。”

“不用,你挣的钱我嫌脏。”

虽然此时的柯逸飞说话还是那么的刻薄,可是这会儿我除了感激,一点儿也不生气,我不敢想象若是他没有在,若是他晚到一会儿,子义会怎么样。

“你和那小子什么关系?”

我刚要回答柯逸飞,柯逸飞就很不屑地自己判断说:“不会是你的小男人吧?”

我看了一眼柯逸飞,作为我此时的恩人,我没有说话,柯逸飞又换了个语气问我,“这小子得罪了什么人?为什么会被人捅了?”

想到今天家里的情形,想到君宁跟我说的情况,我心里明白,子义一定是受了我的连累。

“那些人是冲着我来的,子义只是受了我的牵连,其实躺在里面的应该是我,不应该是他。”

柯逸飞明明看着急救室亮着的灯,在听到我这么说的时候,眼神就抽离出来,凝神的看着我,眉头拧在一起,“冲着你?你做了什么事,别人竟然想杀你才解恨?该不会是勾引了谁的老公了吧?”

我侧头,需要稍稍的仰头,才能看到柯逸飞的脸,“你能不这么和我说话吗?处处针对我打击我就那么有意思吗?”

“我就会这么说话,可以总比一刀捅你身上强,到底什么人?你得罪了什么人?”

其实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才言简意赅,对于和乔娜结的仇,我真的觉得是她不可理喻,有些莫名其妙。

虽然柯逸飞帮了我,可是我也懒得和他说的太多,一个是我现在没有心情,因为左子义还躺在手术室里,而至于柯逸飞,我觉得我和他说了也没用,别说他帮不了我,就是能帮,应该更愿意看我的笑话吧。

“问你话呢,你哑巴了?”

因为柯逸飞突然脑袋上多了一个恩人的头环,所以此刻我真的难得的对他这个样子而压制住了很多不满。

“辰星的一个出台小姐。”

我只是想长话短说,可是柯逸飞却在听到我的话时,舌头舔了舔嘴唇,“是不是抢人家的客人才这么忍人恨的?你一个坐台的,抢人出台的客人你恶心不恶心?”

我不知道柯逸飞就凭这一句话,怎么就下出了这样的结论,可是我不想解释,就任凭他羞辱吧,反正也被他羞辱惯了。

“苏陌。”

这时有人喊我,我向声源看了一眼,看见离我不远的地方,尚启荣穿着他的警员制服出现在医院里。

站在我身边的柯逸飞看到尚启荣的时候,突然对我说,“一个客人玩了这么久,你不嫌腻啊?还勾搭呢?”

我从天宇家的半山别墅走下来的时候,柯逸飞见过尚启荣一次,没想到柯逸飞还记得。

尚启荣迎着我走了过来,“你怎么在这里?”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