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剥皮诡案陆小川廖梦凡小说在哪看-《剥皮诡案》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4 14:02

最近都在找陆小川作者的小说《剥皮诡案》,小说讲述了陆小川廖梦凡的故事,小说是来自掌中云的一本悬疑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男频小说吧:我和廖梦凡下车之后,正好看到那辆警车里走下来两个年轻的男警察。紧接着,警车的后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两个满脸涂抹的跟鬼似的年轻女子。

剥皮诡案

推荐指数:8分

《剥皮诡案》在线阅读全文

剥皮诡案第0012章 兼职学生妹

我和廖梦凡下车之后,正好看到那辆警车里走下来两个年轻的男警察。紧接着,警车的后车门打开,从里面走下来两个满脸涂抹的跟鬼似的年轻女子。

那两个年轻女子的身上都披着一个大号的警用大衣,下了车就开始拽那两个警察,一边拽一边好像在骂骂咧咧:“操,不就失踪个学生妹吗?至于么?说不上哪天就冒出来了,我可跟你说,我们姐俩好不容易骗了老爸老妈才出来,今天要是不去,咱们就拜拜。”

我见到其中一个男警察听到有些犹豫,想要上车走。而另外一个却制止了他,说:“已经过了差不多30个小时了,这要是出事儿了,可就完了。”

我在心里暗自的点了点头,看来这个小警察还是挺负责任的。我和廖梦凡走到了他们旁边,我问:“俩哥们,哪片儿的?”

“关你屁事!”还未等小警察说什么,那两个年轻女子却把我给骂了。我仔细一看,她们俩虽然状画的挺成熟,不过仔细看也就是个初中生。

“我们也是警察!”廖梦凡将警官证递给了面前的小警察,也不理那两个小妞,问:“出什么事了?”

“你是廖...”其中一个小警察显然很激动,看来是认识廖梦凡,不过却被另外一个给拽住了,他冲着那俩小妞给他使了个眼神,然后抢话道:“中午接到了报案,说师大有个女学生失踪了,就来看看。”

我有些生气,怒道:“都过了30个小时才来看?”

那俩小警察被我的威严吓的一哆嗦,说:“这附近经常有女大学生失踪,不过基本都是出去会情人旅游去了,几天就回来了,都成常事儿了,也没在意啊。”

“呵...”我问:“报案人和失踪人的资料你俩不会也没有吧?”

“有有有!”那挺负责任的警察急忙转过身,在其中一个女孩儿的大衣兜里翻了个遍,终于拿出来一个小记事本递给了我。

记事本的字迹写的很工整,上面写着报案人叫孙媛媛,是辽远师范大学大四的学生。而失踪人叫乐苗苗,同样是师范大学大四的学生,二人是同寝室的室友。

记事本上记录,乐苗苗是在2006年11月30日下午两点左右离开的学校,到此时至今未归。

看到这则记录,我的心突然剧烈的跳了一下。我将记事本递给了廖梦凡,她看到之后将记事本踹进了自己的兜里,说:“这个失踪案我们接了,你去忙吧,带两个小姑娘注意点安全,记得送她们回家。事情过后,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然后你们再把记事本拿走。”

两个小警察如临大赦,载着那两个小妞离开了学校,而廖梦凡则是拨通了报案人的电话。大约过了一分钟,她对我说:“报案人孙媛媛现在在女寝,你是跟我进去还是在车里等?”说话间,她将车钥匙递给了我。

我挠了挠头,说:“我还是和你进去吧,咱俩是搭档,虽然大晚上进女寝不太好,但咱也是为了工作不是?”我的心里此时有些小激动,在高中、甚至在大学我都想去女寝瞧一瞧,奈何门口的大妈太恐怖,使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跟着廖梦凡来到了3号女寝的大门口,我本来以为门口的大妈会阻拦我,谁曾想那大妈此时正拿着个手机不停的按着,一边按还一边哈哈大笑,完全把我俩当成了空气。

走进女寝的走廊之后,一股洗衣服混杂着各种香水的独特气味顿时扑面而来。气味不难闻,很香,走廊里的顶棚上,拴着一根钢丝绳,各种颜色的床单、小被儿、胸罩、还有内衣裤等女性用品挂的到处都是。

我看的有些眼花缭乱,期间还有一个只穿着三点式的女学生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我本来以为她看见我会大叫,没想到她看到我之后只是红了红脸,快步的消失在走廊的尽头。

看到了厕所,我突然感到一阵难受,刚才在进女寝之前就憋了一泼尿,奈何廖梦凡那小丫头走路跟风似的,我也不好意思让她等等我。人生最大的悲哀就在于,当你憋了一泼尿终于找到厕所的时候,你发现那原来是个女厕。

我强忍着尿意,跟着廖梦凡来到了女寝的六楼。我发现六楼的卫生条件非常好,而且顶棚上也没有晾衣绳,这里给人一种很舒适的感觉。

廖梦凡敲响了604的寝室门,大约过了半分钟,里面传出来一阵细微的女生:“谁...谁啊?”

廖梦凡说:“是我,刚才给你打电话的廖警官,还有我的同事。”

“哦,稍等!”

过了一小会儿,寝室的门打开了。屋里有些黑,一个穿着蓝色睡衣的女生,手里拿着一根拖把小心翼翼的探出了头。

我和廖梦凡向她出示了警官证,她看过之后冲我笑了笑,示意我们跟她进屋。

屋内很暗,我看到墙上闪动着微弱的烛光,我有些疑惑,就问:“怎么不开灯啊?不是有电么?”

孙媛媛有些怕,说:“灯...灯总闪,我害怕!”

我有些无语,顺着蜡烛的火光找到了灯的开关按了下去。啪的一声过后,屋内顿时亮了起来。

“奇怪,刚才还不好使呢!晕死了!”孙媛媛坐到自己的床边,怀里抱着一个大号的布娃娃将自己的敏感部位遮了住。

我这时才看清楚,原来六楼的寝室是学校里的高间,屋内冰箱、洗衣机、空调应有尽有,还有独立的卫生间,看到卫生间我下面的水又往外流出了点,奈何我实在是不好意思用。

我继续憋着尿,看到廖梦凡在屋内拿了一把椅子,坐到了孙媛媛的对面。廖梦凡和孙媛媛保持大约一米半左右的距离,这个距离可以一边记着笔录、一边观察着孙媛媛的面部表情,而且孙媛媛还不会发现。

廖梦凡问:“乐苗苗在失踪前有什么特别的举动么?比如情绪狂躁、厌倦生活等等?”

“我想想!”孙媛媛单手抱着娃娃,一手托着下巴,想了会,她说:“哦,对了,她最近一个月总是神神秘秘的,经常不回来过夜。而且我发现她每次回来的时候都很高兴,还请我去高级餐厅吃大餐。”

我问:“她家的经济条件好吗?你们住的寝室应该要花不少钱吧?”

孙媛媛抿了抿嘴,好像做着思想斗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扭扭捏捏的说:“苗苗...她做了...兼..兼职...”

此时的我靠在乐苗苗床边的小梳妆台前,梳妆台的旁边是一个小衣柜,我将衣柜缓缓打开,里面都是名贵的服装和挎包,我估算了一下衣柜里面东西的价值,起码得三十万,于是我想也没想,就问:“她是个援交妹吧?”

“啊?”我明显击中了孙媛媛的痛点,她没说什么,点了点头。为了缓解气氛的压抑,廖梦凡安慰道:“你放心,今天的谈话是不会被外人知道的,你尽可以放心的说。”廖梦凡一边说,一边起身走到饮水机旁,倒了两杯水,递给了孙媛媛一杯。

孙媛媛抿了一小口,然后看着我指了指饮水机,示意让我自己倒。我打了个哆嗦,心想,我正憋水呢,你俩可倒好,喝上了。

孙媛媛接着说:“嗯,她是做了那种兼职。她说女人就应该趁着年轻多赚点钱,到老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廖梦凡接着问:“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这种事的?客户都是些什么人呢?还有,你听她说过一个叫小鱼儿的人么?”

“小鱼儿?”孙媛媛摇了摇头,说:“她的客户基本都是用QQ联系的,有的时候还被骗,我劝过她好多次叫她不要做了,她也不听。”

我插了句嘴,问道:“她做一次大约多少钱?”

“不太清楚!”孙媛媛想了想,说:“记得有一次她回寝室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她说今天有个客户给了她两千块钱的小费,她那天特高兴,我想也就一千块钱左右吧。”

“一千块?”我接着问:“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的呢?从上学开始就做兼职了?”

孙媛媛摇摇头,说:“她只做了三个多月,因为她一共处了四个男朋友,结果兜里的钱一个比一个少,她又爱花钱,所以才做的。”

“哦?”我指了指一柜子的奢饰品,说:“这些东西不下数十万,她怎么可能那么有钱呢?”

“她说她找到了一个有钱的客人。”说话间,却见孙媛媛站了起来,她走到自己的柜子旁边,一把将柜子给打了开。我看到柜子里面全都是名牌衣服和挎包,样式和乐苗苗柜子里的是一样的。

她指着柜子里的东西说:“那天她带着我买了好多东西,我不要她硬是要买给我,她还说好东西要姐妹一起分享。而且....”孙媛媛说到这里突然将嘴给捂了起来。

她的这个动作很明显是在告诉我们,她刚刚即将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急忙追问:“怎么了?你不想找到她了?她对你那么好,你对得起她么?”

“哎!”孙媛媛叹了口气,眼角有些湿润,她转回身,从柜子里面拿出来一个样式有普通的小包,在小包的最里层里抽出来一张卡片,仔细看来,那竟然是一张银行卡。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