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在传销里谈恋爱景清秋澄小说在哪看-《在传销里谈恋爱》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4 09:33

最近都在找叶惜语作者的小说《在传销里谈恋爱》,小说讲述了景清秋澄的故事,小说是来自晋江文学城的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她把景清搬了出来,毫无征兆,没有理由,陷入传销的这些天,她经历了很多,也看清了很多,却唯独看不透景清,不知他是好是坏,不知他目的何在,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还喜欢她,但他却是她在这里唯一心安的存在。

在传销里谈恋爱

推荐指数:8分

《在传销里谈恋爱》在线阅读全文

在传销里谈恋爱第18章

“记住我说的话没?”

魏伟成眼底猩红,翻滚着深沉的欲望,恶狠狠地看着秋澄,表情阴寒得像是想要将她拆之入腹。

“景清不会坐视不管的!”

秋澄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使劲推了他一把,从他的手上挣脱开来,理着头发冷然道。

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她把景清搬了出来,毫无征兆,没有理由,陷入传销的这些天,她经历了很多,也看清了很多,却唯独看不透景清,不知他是好是坏,不知他目的何在,甚至都不知道他是否还喜欢她,但他却是她在这里唯一心安的存在。

“景清?”

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魏伟成不屑冷笑:“醒醒吧,你难道真以为他权利那么大能保你一辈子?别做梦了,他也就是嘴皮子厉害被主任当成宝,一点能耐都没有,等我升到主任,让他学狗在地上撒尿吠两声,你看他到时候还怎么狂!”

秋澄咬牙不语,一股寒气从脚升到头顶,她知道他不是开玩笑,这里没有人会开玩笑!他们的人生观和道德观早就在日复一日的洗脑中消失殆尽。

肆无忌惮地对新人拳打脚踢,施加暴力。

随随便便地命令女人脱光衣服,以检查有没有携带危险物品为由摸遍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他们毫无心理负担,坚信一切都是国家暗中支持,而他们就是被选中的社会栋梁,一边打着为你好的名义,一边对你百般羞辱。

虚伪又恶心。

自那天起,秋澄对魏伟成避恐不及,算是怕了他了,她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她暗暗发誓,等逃出去后,她不仅要报警,还要把这里恐吓威胁殴打过她的人全部告上法庭,就算出再多的律师费也在所不惜,绝对要让他们把牢底坐穿!

当然,前提是要逃得出去。

虽然秋澄一直努力装作一副乖巧懂事的样子,课认真听,笔记认真做,但上面好像并没有对她放松警惕,身边从始至终都会有人跟着她,不过数量慢慢从两个减少到一个。

林瑶花和郑文山早被换走了,传销的领导很谨慎,他们不会让某两个人长时间靠得太近,就怕他们关系好起来密谋逃跑,所以每天监视她的人隔三差五换一次,男女不定。

秋澄发现自己的力量太过单薄后,起初是有找伙伴的念头,可后来发现行不通,因为她的人缘好像不太好。

可能是她的凶悍程度太高,又或者是那次逃跑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总之人人对她避之不及,生怕惹祸上身,连监视她的人都不会和她多说一句话。

就连胡芳最近都不怎么理她了。

八成和林瑶花周秀彤脱不了干系。

不记得是从哪天起,她和她们结下了梁子,她们虽然不敢像欺负其他女生那样明目张胆地打骂她,但暗地里给她下的绊子数不甚数。

一天夜里,吃完晚饭做过游戏后,大家回房休息,魏伟成通常不会马上锁门,会留个三十分钟给女生们自行打理自己,而秋澄每到这个时候都会去卫生间洗澡,没办法,洗脚太恶心了,每次洗时她都感觉洗的不是她的脚,而是她的胃。

秋澄像往常一样走进卫生间,从客厅里搬了张凳子放在门口,来放换洗的衣物,卫生间很窄,没有挂钩,还没有灯,这些她都可以忍,唯一不能忍的是卫生间的门不能锁,所以她每次洗时都得提心吊胆地注意门外有没有人过来。

她用着最快的速度洗澡,水花四溅中,她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细小的脚步声,很轻很轻,不仔细听根本发现不了,来人好像故意放轻了脚步,生怕别人听到一般。

秋澄心中一惊,脑中飞快闪过“色狼”两个字,她洗了这么多天澡,也遇到过来上厕所的人,他们的脚步声很容易分辨,走起路来毫不掩饰,可这个人明显不是这样。

她呼吸乱了半拍,迅速冷静下来,双手用力顶住门板,心想只要他敢推门,她就立刻放声尖叫,这里虽然很乱,但表面上还是营造着一种团结友爱互帮互助的温馨氛围,只要她求救,一定会有人过来查看情况。

脚步声越来越近,最后停在了门前。

秋澄屏住呼吸,等了一分多钟,他却一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暗暗疑惑间,她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像是剪布料时发出的那种摩擦声,她愣了片刻,像是意识到什么,猛然打开门。

门外,一个短头发的女生正在用剪刀剪她放在凳子上的衣服。

“你干什么呢?”秋澄勃然大怒,不顾自己还是全.裸状态,劈手把衣服抢过来,展开,她的卫衣已经被剪得不成样子,胸口更是破了一个超级大的洞,一看就知道是故意的。

短发女生被她吓了一跳,脸色瞬间苍白,身体抖得跟筛子似的,畏惧地看着她,不断后退,“对、对不起,我也是被逼的,和我没关系……”

她害怕得拔腿就跑。

“哎,别走!快回来!”

秋澄气得冒烟,追上去几步,身上一凉,陡然意识到自己现在没穿衣服,又连忙躲回卫生间。

深吸一口气,她努力克制住想杀人的欲望,脸色阴沉,这件事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林瑶花或周秀彤在背后搞鬼。

回去一定找她们算账!

秋澄看着手中破碎的衣服,眼神冷得可怕,隐有暗芒掠过。

她检查剩下的衣物,没有一件是完好的,裤子都被剪成稀巴烂。

还好她把内衣挂在了卫生间里面墙壁的钉子上,才幸免于难。

她穿上内衣,虽然还是很露,但至少遮住了重要部位。

秋澄紧紧捂住胸口,望了一眼门外,大晚上的,大家都在房间里呆着,外面并没有人。

她抓住机会冲出去,拐过墙角,在快到房间外面的走廊时,她眼尖地瞟到前方有两个男的从房间里走出来,吓得她脚步连连倒退,旁边就是行李房,情急之下,她不管锁没锁,使劲推了一下门。

竟然开了……

不等秋澄欣喜,一道娇媚入骨的呻.吟忽然传入她的耳中,混合着男人粗重的喘息声。

她身体如触电般抖了抖,抬眸望去,震惊地看着眼前糜烂的一幕。

昏暗的房间里,上次她坐过的床板上,有两道人影紧紧交缠在一起,床板剧烈晃动着。

她进来后,他们明显受到了惊吓,身体瞬间僵硬,动作也停了,不约而同地抬头望向她。

空气一时陷入尴尬,满室寂静。

借着从门缝中射入的灯光,秋澄轻易地看清了他们的脸,神色古怪的眨眨眼,回过神后立刻后退道歉。

“抱歉,我走错门了,你们继续。”

她还贴心地帮他们带上了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黑暗重新笼罩着这个房间。

“刚刚……那是秋澄吧?”周秀彤大脑在短暂的空白后,恼羞成怒,“这个贱女人,怎么每次都来坏我好事!”

然后有些埋怨地看着身上的男人,娇嗔道:“你也是,怎么忘了锁门?”

魏伟成不语,脑中回放着秋澄推门而入的那一幕,秋澄清楚地看到了他的脸,他又何尝没有看清她的样子?

她竟然没穿衣服!

微弱的灯光下,女人黑发如瀑,腰肢纤细,一双长腿笔直秀美,象牙色的白,好像会发光。

“魏哥?”身下的女人察觉到他的失神,不满地叫了一声。

魏伟成低头,眼中周秀彤红润的脸逐渐被刚才那张脸所取代,美丽的,桀骜的,魅惑的,那双倔强的狐狸眼湿漉漉地看着他,朝他伸出了粉嫩的舌头。

血脉偾张。

他抑制不住自己的幻想,才发泄完的身体又开始燥热起来,在女人娇羞的惊呼声中,他再一次埋下了头。

今晚是个不眠夜。

另一边,秋澄刚出房间,还没来得及平复心跳,她就在墙角边看到刚才那两个男的马上就要过来这边了。

几步路的距离。

无论是前进或后退都躲不开。

而她打死也不想再进行李房。

算了,被看就被看吧,又不会少块肉,总比看别人演活春宫强。

她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抱住身体,刚要走出去,她的身后,一只骨节分明的手突然伸出,精准用力地抓住了她的手腕。

秋澄睁大双眼,还没反应过来,就陷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绒软的衣料摩挲着她的脸颊,鼻间涌入淡淡的茶香味,干净清新。

她一下就知道了是谁。

天旋地转,他把她压在了墙上,身体掩盖住她赤.裸的肌肤。

那两个男的正好过来了,看到这一幕,奇道:“组长,你在干嘛呢?”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