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情凝晟夏江晟睿夏菡小说在哪看-《情凝晟夏》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2 16:07

最近都在找陌枭柒作者的小说《情凝晟夏》,小说讲述了江晟睿夏菡的故事,小说是来自17K小说的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吧:江晟睿刚踏出电梯就已经注意到站在夏菡门口的人,冰冷的视线扫了过去。见对方不再开口便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还好,没有被吵醒。江晟睿不做理会,直直的从项天邢身边走了过去,一手摁了密码便进了房门,也不顾身后站在门口一脸气愤的人。

情凝晟夏

推荐指数:8分

《情凝晟夏》在线阅读全文

情凝晟夏二十四章

江晟睿停下车,关上了车灯,静静地看着一旁依旧和周公约会的夏菡,看来今天真的是把她累坏了。

江晟睿下车走到另一侧,轻轻的弯下腰将夏菡连着西服横抱在怀中,顺带着将夏菡的‘战利品’拎在一只手上。

夏菡似是感受到熟悉又温暖的气息,本能的抓着江晟睿的衣领往胸口蹭了蹭。

江晟睿无奈的叹了口气,按耐住内心微微的躁动,转头就朝电梯走去,真是不安分的女孩。

“夏…菡?”

江晟睿刚踏出电梯就已经注意到站在夏菡门口的人,冰冷的视线扫了过去。见对方不再开口便低头看了看怀中的人,还好,没有被吵醒。

江晟睿不做理会,直直的从项天邢身边走了过去,一手摁了密码便进了房门,也不顾身后站在门口一脸气愤的人。

项天邢一整天都无法联系上夏菡,内心的担忧和不安驱使着他在结束工作以后便直接来到夏菡的家。他并不知道夏菡家的密码,也就只能在门外站着,这一站就是三个小时。

当他注意到电梯数字跳动并停下的时候他就猜到应该是夏菡回来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她是躺在男人的怀里回来,他更没有错过她西服底下露出一截的衣角和上午的衣服截然不同的,甚至还与江晟睿身上的衣服可以说是情侣装。

项天邢错愕的看着男人与他擦肩而过,是那么自然抱着夏菡按了密码并熟悉的走进了房间。不安,心痛,不解,气愤,一瞬间所有复杂的情绪涌上大脑,他紧紧的盯着那扇关上的房门,站在门口踌躇不前。

江晟睿温柔的将夏菡慢慢放到床上,将她的鞋和外套褪去,盖上了空调被并掩实了被角以防踢被。

江晟睿看着那张熟睡的小脸,勾起了嘴角低下了头,轻轻的在她的额头落下了一吻“晚安,我的小姑娘。”

夏菡仿佛是听到了一般,小嘴嘟囔着“魂淡……江…晟睿…”

江晟睿稍整了下衣服,再次回头看了看,确定床上的人熟睡之后悄悄的离开了房间,顺便带上门,隔绝了门口人的视线。

项天邢站在门口走廊,看着江晟睿走出并关上了门,他不知道此时他该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个男人。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他更迫不及待的想让这个男人远离夏菡,最好再也不见,不懂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想,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很危险。

江晟睿定定的站在项天邢的面前,面色深沉的打量眼前的,男孩。的确,对于一个久经商场,站在商业顶端的男人而言,面前的人就如同毛头小子一般。幼稚,不成熟,能力不足,这便是江晟睿对项天邢的第一印象,他可没有忘记这个小子看他的眼神,毫不掩饰的敌意。

如同此时一般,项天邢带着敌意的目光看着江晟睿,“你到底是谁?”

江晟睿双手随意插在口袋里靠着墙壁,淡淡看着项天邢,“怎么,都忘了谁是你合约老板了吗。”

项天邢紧紧的咬着牙,“你知道我不是问这个。”

江晟睿并不打算多做解释,但是有些话该提醒的还是要提醒,“我是谁和你没有关系,你只要记住你自己的本分,不要觊觎不该觊觎的人,夏菡是你的经纪人,也只能是经纪人。”说罢,就直接转身向电梯走去。

“你!”项天邢紧皱着眉头,看着那身影消失在了电梯门口。经纪人,只是经纪人。呵,他怎么会甘心,他一定会让夏菡成为他的人,一定。

项天邢回头看了看紧闭的门口,内心带着说不出的落寞和不甘转身离开了。

“嗡嗡嗡、嗡嗡嗡、嗡嗡…”

一只白皙的胳膊从被子下伸出,在床头柜摸索了好一会终于拿到了发声源。

“嗯……喂,哪位?”

“夏菡!你终于接电话了啊!今天商场站台活动你来不来啊!”

“嗯?!”夏菡惺忪的眼睛顿时瞪大,一转头就看到墙上的挂钟直指十点半,什么鬼!她到底睡了多久!

“我来我来!敏姐,你们那边先整理好直接去商场,我这边另外打车过去,马上马上。”

“那你快点吧,十二点就开始了。”

“没问题!”

夏菡立马挂了电话从床上蹦起,直冲洗手间洗漱,连带着从衣柜拿了换洗衣服。

待到夏菡坐上计程车的时候才慢慢静下心思考起来。她昨天怎么就回家了,是江晟睿送她回来的吧,只是自己到后面怎么会睡着了呢?这房子还是她回国时候刚刚租下来的,他怎么知道她家住几楼呢?而他怎么进门的呢?算了,到时候问问就知道了,只是不知道他今天会不会来商场。

等夏菡赶到的时候活动还差几分钟就开始了,夏菡一边喘着气一边庆幸自己赶上了。其实就算她不来也没事,只是对于自认为应该尽职尽责的夏菡而言,能陪同的活动都要陪同。

一旁的简妮确定项天邢的妆容没问题以后一下子蹦到了夏菡的身边,一脸好奇的盯着夏菡“夏菡姐,你昨天去哪了啊?我们打电话你都没接,担心死我们了呢。”

夏菡略带尴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额,昨天…有点事就直接走了,不好意思啊。”

项天邢对着夏菡走了过来,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夏菡,“昨天的事,很重要吗?重要到抛下我们吗?你知不知道你是在工作?你知不知道作为一个经纪人突然一声不吭的离开艺人是有多失职?”

项天邢自己也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有多么明显的不满和愤怒。他不满夏菡离开他陪那个男人,他更气愤那个男人和她的亲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