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花开在冬天里》(肖崇烨白木林)小说阅读by西湖森林

发布时间:2018-12-22 11:05

连载中小说花开在冬天里是著名作家西湖森林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肖崇烨白木林,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花开在冬天里精选篇章:白木林走出去关上门的那一刻,她长吁了一口气,她诧异着为什么黄文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为什么黄文知道自己怕被说闲话,为什么黄文的能力这么强,像是会读心术一般,我在他的面前就如同一张透明的纸,他洞察着,不,那不是洞察,那就相当于一览无余。这个社会是太深了还是自己太浅了......

花开在冬天里

推荐指数:8分

《花开在冬天里》在线阅读全文

花开在冬天里第十七章

今天白木林和韩灵起的格外的早,因为要送韩灵,韩灵经过一年的苦读考上了研究生,想必这是对学霸来说最好的消息了。完成了伟大目标的韩灵要出去走走,放松放松紧张的心情回来继续当学霸,本来是邀请白木林一起去的,白木林要将自己的书稿赶出来,还要再找一位租客来分担房租,就拒绝了韩灵的邀请,韩灵决定去西藏,去找陆思琪。

陆思琪已经生活在那里,她应该算是大自然里的摄影师了,放着城市里大好的婚纱生意不做,在偏远的地方拍风景,接触一个个陌生的人和故事,遇到同游的游客就聊人生,遇到当地的居民就聊文化,其实多年后,陆思琪做出了名堂,她独特的镜头大放异彩,成为了环球旅游杂志的御用摄影师,满世界的溜达,拍自己看到的世界,也给人们看到了她镜头下不同的世界。梦想和现实完美的结合,也不过如此吧!当然,多年后的事情暂且不提了。

白木林看着自己的大学毕业证,再看看自己赶着稿子,不禁傻笑起来,读书到底是为了什么,毕业后又有几人从事着自己所学的专业,有又几人留在了那个曾经梦寐以求的地方呢。想到这里目光不禁移动到了窗台那被阳光晒得发旧的相框,相框里相片上是她、沈梦桐还有肖崇烨,笑容天真烂漫,露着小白牙,头发在风中飘舞着,三个人穿着厚重的羽绒服,站在厚厚的雪地里。那是一年寒假去白木林的老家玩耍拍的,北方独特的大雪让沈梦桐和肖崇烨兴奋至极,在雪地里翻滚了好半天,傻乎乎的将雪放到嘴里嚼,堆着偌大的雪人,把头像鸵鸟一样插在雪地里……

那些画面就像窗外漂浮的云彩,一去不回,散在空洞的天空中,留下的只是记忆片片思绪点点……

韩灵走后没过几天,白木林就找到了租客,竟然是姚婷婷。这件事情是让白木林大为诧异的,不诧异的是姚婷婷,她指望着这个小有名气的作家能给自己指点一二,租哪里都是租,白木林的招租信息被姚婷婷第一时间给盯上了。

姚婷婷并没有找工作,在网络里当当写手,凑合着养活自己,青黄不接的时候就靠家里的父母,白木林的收入相对来说还是可观一些,不仅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剩下一部分,可是白木林不想写书了,她想找份工作,因为写书太费脑细胞,她觉得找个工作能和一些人说说话,接触接触不同的人们还能获得一些灵感吧!毕竟下一本书不能只靠自己那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生活阅历了。

这几天白木林开始在招聘网站上不停的投简历,结果要么就是她没看上人家,要么就是人家没看上她,这找工作还真和找对象一样,不仅仅困难,想合得来的合适的更是难上加难。白木林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在啃着另一只手滚动着鼠标看那让人眼花缭乱的招聘信息,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一个姑娘的声音。

“您好,请问你是白木林女士么?”

“嗯!我是,您是?”

“我是春雨出版社的,我看见你在网上投的简历。”

“春雨出版社?”白木林迟疑了一下,继续说“我印象中没有向贵公司投过简历啊!好像也没有留意过贵公司招人啊!”

“恩,是这样的,我您注册了网站的用户之后,您在网站编辑的公共简历我们也会看到的,虽然您没有投到我们这里,但是我们是能看得到您的求职的,请问您现在上班了没有,有没有兴趣来我们这里面试一下呢?”

“哦,是这样啊,可是我不知道贵社要招聘什么职位呢?”

“我们想要招聘一位网络编辑,我看您的简历上面写有过出书的经历,我们看了您的书,手法和文笔都很好,正好缺少一位您这样的人才呢。”

“恩,我可以试试,不过我没做过编辑,虽然我会写书。”

“没关系,可以尝试一下,我们约一下时间吧,明天,明天您有空吗?”

“好的,那就明天。”

“恩,明天上午九点,地址一会儿会发给你。”

“好的,谢谢。”

“再见!”

“再见!”

挂掉电话后白木林大喜,这真是一件两全其美的事情啊,既有了工作还是自己爱干的事情。

面试的时候,一切都顺利的很,谈好了工资和福利待遇,约好了上岗的时间,白木林就乐颠颠的回去了,等着下周一上班打卡,这是她人生当中第一份正经八经的工作,为此,她破费的为自己添置了两套比较上档次的新衣服,不窝在出租屋里写书出去工作让白木林对一些都有种焕然一新的感觉,像是人生从此就不一样了。

周一那天白木林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到了公司报到,这时候公司的其他人都还没有来上班,自己又不知道自己的具体办公位置,没办法的她在接待室坐了将近半个钟头,后来她才慢慢的发现,原来上班上久了没有特殊情况,大家都是喜欢踩点打卡的。

她的上司总编叫黄文,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只是不知道他爸妈给他起名字的时候是不是认真的,黄文,这个尴尬的名字加上他干净纯洁的外表真有着巨大的反差,也因为这个名字总有人能联想到这个出版社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经的出版社,不过总编黄文很受大家的爱戴,大家都喜欢叫他黄sir,他办事干净利落从不拖泥带水,总是带领着大家突破各种难关,各种疑难杂症到了他这里都能迎刃而解,对员工也是照顾有加赏罚分明,自己更是吃苦耐劳,劳动典范。不过他们目前见到这个出版里最大的人物就是黄文,谁也不知道社长是谁,平日里闲聊八卦的时候有人问起,黄文就开玩笑说自己就是boss,还要大家保持低调的态度,说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这时候大家就会一声“切~”一起轰他这个“社长”下台。

白木林做编辑还真是一把好手,关于情感上的文章大都是由白木林负责的,白木林思维细腻,才华出众,对于同事之间的关系处理的也都非常好,为人热情善良的白木林又保持着谦虚的姿态,这个刚开不久的出版社在这一群手中竟然快速的发展了起来,虽然白木林是后到的这里,其实那些人也没有比她早多少,因为这个出版社成立时间也都不超过一年,白木林在这个发展迅速的出版社里也同样迅速发展的,每个人都知道那个空缺的副主编的位置早晚都是她白木林的,而且也认可着支持着白木林,事业上顺风顺水的白木林开始是有些喜悦的,可是她那思维细腻的姑娘,也是一帆风顺的日子,反而越加的让她没有安全感,就如现在,她总觉得一切来得是那么的容易,虽然自己是那么的努力,也没有人比她强的特别多,可是像黄文那么强大的人才能坐上主编的位置,自己和黄文差的不仅仅是一大截,自己又何德何能呢。

第一次的调薪之后,白木林的工资大涨,这件事情虽然都没有产生什么异议,白木林还是敲了敲主编的门。

“请进”里面的总编黄文用亲切的口吻说。

白木林进去后,黄文正在聚精会神的看文件,抬头见白木林进来,黄文放下了手里的资料,端起了水杯喝口水后示意白木林坐下,白木林端庄的坐在黄文对面的椅子上,礼貌的说:“黄总编。”

白木林的话还没说完,黄文就打断了她。

“哎,怎么今天叫上了黄总编,你是不认我这黄sir喽,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必见外。”

白木林见黄文笑呵呵的看着自己,也跟着笑了一下接着说:“好吧,黄sir。”

黄文一伸手又打断了白木林“我知道你今天来什么事情,你也不必拘谨,不必慌张,我们共事这么久了,你也知道我这人从来不绕弯子。工资的事情大家都有涨幅,只不过你的高一点,你也不必怕别人说闲话,谁敢乱说话我就让他拍屁股走人,在说了,我相信你有能力堵住别人的嘴,用你的工作能力去证明吧。哦,对了,最近我们要加加班了,把目前那几件大活搞定,不能出纰漏,社长要回来了。”

黄文一口气说完这些的时候,白木林尽可能用平静的眼神和表情去面对的黄文。

“恩,谢谢黄sir,我......我就是怕自己没有能力拿那么多钱”白木林急中生智找了那么个理所当然的理由。

“放心啦,我相信你,去吧”黄文干净利索。

白木林走出去关上门的那一刻,她长吁了一口气,她诧异着为什么黄文知道自己是因为什么事情,为什么黄文知道自己怕被说闲话,为什么黄文的能力这么强,像是会读心术一般,我在他的面前就如同一张透明的纸,他洞察着,不,那不是洞察,那就相当于一览无余。这个社会是太深了还是自己太浅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