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与两个姐姐的故事》(周浪潘灵灵)小说阅读by须足

发布时间:2018-12-21 18:01

连载中小说与两个姐姐的故事是著名作家须足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周浪潘灵灵,该小说划分在男频小说,现情小说与两个姐姐的故事精选篇章:灵灵安慰我说别去管他们的,都有过程的,谁也不是天生就能成为熟手。但我就是要争这口气,每次开任务单的时候主动要求开那些最难排版的模具。然后就不停地苦练,有时甚至连吃宵夜都是叫灵灵姐给我带回来。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

推荐指数:8分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在线阅读全文

与两个姐姐的故事第15章 危机

差不多一个月之后,我就能熟练开机了。之所以学得这么快,纯粹就是为了要证明给两个姐姐看一下。让她们知道,我并非做什么都半途而废。

灵灵坐在机器后面的操作台上点数,时不时上前来看我开机。她总是在一旁叮嘱,要注意安全,不要去抢那么几秒钟的时间,等模具完全推进去再按开关。听他们说裁床部曾经的确发生过安全事故,所以现在的机器都已经取消单手操作模式了。

我们的工资是按计件来算的,所以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谁都想尽可能地多裁一些。大家在休息的时候总喜欢相互问问成绩,对那些手脚麻利的老员工都羡慕不已。刚开始经常会有人到我的机器旁边来围观,看我笨手笨脚的拉动斩板,有的甚至会打趣我:“像你这样弄怕是要饿死人的哦小伙子?”

灵灵安慰我说别去管他们的,都有过程的,谁也不是天生就能成为熟手。但我就是要争这口气,每次开任务单的时候主动要求开那些最难排版的模具。然后就不停地苦练,有时甚至连吃宵夜都是叫灵灵姐给我带回来。

其实我自己到也无所谓,关键是灵灵姐的工资也是要取决于我的速度的,所以我坚决不能拖她的后腿。唐莹下班早的话就会来我们车间看看,有时站在机器旁边看我开机,更多的时候则坐在后面帮灵灵点数,或者陪她聊天。因为我不想让她站在我旁边,她比灵灵更爱唠叨。不断提醒我注意这个注意那个,她这样反而让我更容易出错。

陈宇同也挺关照我们的,时不时会单独给我们这组派发一些单价高而且比较好裁的面料。自从上次一起去吃了宵夜之后他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我以为他会利用职务之便时常来接近灵灵,但这个家伙居然也没有这样做。我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打算,他这是在以退为进呢,还是要玩点故作清高的把戏给灵灵看?不可能是我理解错了吧,难道灵灵姐被调来裁床的确只是个偶然,而他也没有这方面的心思?

车间里也经常会有一些男孩子喜欢有意无意往我们这里跑,明的是来看我开机,实际目的都想接近一下我身后那个漂亮女孩。对这些家伙我压根就没放在眼里。因为我也算比较了解灵灵的性格,他们是永远无法走进她内心的。而这个陈宇同就不一样了,他认识灵灵这么长时间,却也没有对她死缠烂打,只是在适当的时候给予帮助与关怀。虽然灵灵一直对她就是那种不冷不热的态度,但终究她也不是什么铁石心肠。时间久了会不会真的被他的这种温情所感化呢?况且陈宇同也并非那种一无是处的男人,具备一定的修养跟气度,看上去也有那么点成熟稳重的气质。这当然比那些整天围着灵灵打转的愣头青更可怕。

我一直都想找那么个合适的机会,去试探一下陈宇同的真实想法。

那天晚上我开完单子去库房领模具,陈宇同照例递给我一张面单。他说这张单子可以用跳刀,最多两小时就搞定了。我看了看,是一张U型面眼的配饰单,这种单子的特点就是单价高,模具小,好排版。而且可以开启跳刀模式,速度比手动的要快三倍以上。

我接过单子,想了想,然后问他:“陈哥,我很感谢你对我们的照顾,但你经常这样私底下给我这种单子,就不怕别人有意见?”

他把我拉去里面休息室,叫我坐下,然后递给我一罐健力宝。“周浪,你别给你表姐说这是我私底下给你的,你就说是去前面排队分到的单子就行了。”

我笑了笑:“干嘛不让她知道呢。再说这种跳刀的单子一晚上也就那么两三张,哪能天天都让我碰上。她心里也有数的。”

“没事,反正你就不要说是我给你的就行了。”

我坐在凳子上,打开饮料喝了一口。既然聊到这个话题了,那就认真跟他谈谈吧。

“陈哥,我想问你一些问题可以吗?要不然你老这样照顾我们,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他瞅了瞅外面,然后轻轻将小铁门掩上。这才说:“你问吧。”

“听说,你以前为了帮灵灵……帮我表姐出气,还骂过成型部的拉长,有这么回事吗?”

他略显惊讶:“这个你都知道?你表姐跟你说的吗?”

我点了点头。“你当时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也没什么啦,我就是看她那么柔弱一个女孩,被骂成那样,实在是有点看不下去了。”

“听说你那个时候总喜欢去她们车间,是因为……”

他有些不自在地笑笑:“我跟你说了你千万别跟你表姐说啊,实际上在她进厂的第一天我就在办公室见到她了。当时她正在填表格,我还以为她是办公室招来的一个什么助理文秘一类的呢。后来才打听到她去了成型部。说实话,我一直被她身上那种很特别的气质吸引。哎,你觉不觉得,潘灵灵具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高冷气质,让人无法轻易接近的那种气质,有吗?”

我摇头:“没有啊,我觉得她跟我很亲近的呀。”

“我知道,你是她表弟当然跟你亲近了。我是说她对其他人。我打听到她在成型部以后,就经常往她们车间跑,就为了能远远地看她几眼。那次正好遇到她们拉长骂她,看到她受委屈的样子我肺都气炸了,所以才发那么大的火。”

“这次调换岗位是厂里的决定呢,还是你那个,那个啥了?”

他想了想,说道:“我也没起什么多大的作用啦,反正我们夜班淡季也要储备新人嘛。等到旺季的时候白班根本忙不过来。”

我不再跟他兜圈子了,直接问到:“总之说来,你对我表姐是有那么点意思?”

他用一块小铁片反复敲着桌上的玻璃,眼神中透着一点失落。“跟她认识这么久,就吃宵夜那次是唯一跟她近距离接触过的一次。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是我也知道,像她那样的女孩子,对她越是热情她就会越反感。所以我就只能这样顺其自然了。”

“厂里这么多漂亮女孩,陈组长要找一个怕是轻而易举的吧?”

他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问我:“你表姐是不是已经有男朋友了,在老家那边?”

我想了好大一阵,然后才跟他说:“这个我还真不是太清楚,我帮你问问吧。”

跟他这番对话之后,我突然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我觉得,我不能再这样高枕无忧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