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主角是周清乔思澜的小说-男女主是周清乔思澜小说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1 17:41

书友们,我又来推荐小说了,卡尔加出品的新书《意乱情迷》,在这本小说中,周清和乔思澜会擦出怎样的火花呢,敬请阅读《意乱情迷》吧。意乱情迷05 今夕何夕。身体浸在温热的水里说不出的舒服,乔思澜闭着眼享受。只是身后的男人不动手动脚那就真的是完美了。

意乱情迷

推荐指数:8分

《意乱情迷》在线阅读全文

意乱情迷05 今夕何夕

她扭动着身体,试图挣脱他的钳制。奈何男人早已知道她的那点小心思,双腿箍紧她,双手从身后绕过胸前抓住左右摇晃的两团绵乳。

“别乱动,你一动我就硬了。”

硬你个大铁锤!

“那你别动手动脚。”乔思澜顶嘴。

周清和揉着裸露的乳房,揉挤、按压、搓弄,指腹刮过涨硬挺直的乳尖,乔思澜微微颤了颤。

“舒服吗?”周清和覆在她耳旁轻声说。

“嗯嗯……再重一点。”

周清和低头咬她的肩膀,食指按着乳尖往里搓压:“这样呢?”

“嗯……”上身的刺激带动下身的快感,乔思澜感觉某处的热流越渗越多,“嗯……好难受。”

“给你好不好   ?”

好个球,能不能直接干?

这种话她只敢在心里偷偷腹诽,要是真的说出来,那她的下场会很难看。

“在想什么?”周清和突然说。

“没有,你什么时候进来?”

“原来是想着这个啊?”

啊,掉入陷阱了。

“不行了,下面很酸。不能你休息我就受罪吧。我真的是没力气了。”

周清和咬她粉红的耳垂:“待会不要去了,把班翘到底。”他想了一下改口道:“不然请假。”

请你个大头鬼。

“不行,”乔思澜扭动臀部,那里越来越空虚了,偏偏肉棒还不时戳弄,“新来的实习生什么都不懂,我得回去跟着。”

“那在最后来一发,待会我去做饭,你睡一下,我再送你去公司。”他跟她打着商量。

乔思澜垂死挣扎:“直接跳过第一步,可以吗?”

周清和捏她的臀瓣,紧致又饱满的感觉实在太令他心猿意马了:“不行,是想一下午被我干倒在床上,还是只来这一次?”

乔思澜拉住他在胸前的手蹭到水里的私处,“来吧。”

“宝贝真乖。”

中指进去一根,乔思澜就缩一下:“嗯……”

“放松,太紧了,你夹着我的手了。”

乔思澜平缓急促的呼吸:“啊……你别再进来了,有点涨、啊……”

周清和又进去了一根手指,两根手指双管齐下挤柔她的穴壁,他手一动,水花溅起,像是一首配乐。乔思澜浮浮沉沉,不知今夕是何夕。

前戏做够了。周清和捞起在水中的乔思澜,往盥洗台走去。

突然抽离热水,冷冽的空气直灌她的身体,乔思澜连连打了几个寒颤。

“你要做什么?”

“你猜?”

周清和很喜欢说这句话,尤其在性爱里。

臀部靠着冰凉的大理石台面,凉凉的感觉袭涌全身,乔思澜冷静了许多:“不会要在这来吧?”

周清和没说话,但眼里的兴奋已经出卖了他,他本意就是如此。

“去床上好不好?”乔思澜央求。

周清和帮她摆好姿势,将双腿摆到最大,他人顶入她的胯部。扶着自己的笔挺的肉棒,在淫液横流的小穴入口处,上下打圈。唇瓣吞吞吐吐,马眼偶尔戳到,阴唇就吐到最大,想把阴茎吸进去。

“嗯。进来吧,我想要你。”她认命了。

我想要你。简单的四个字,周清和有些失控,马眼渗出几滴浊白液体,乔思澜眉眼迷离,伸出手去碰他的肉棒,嘴里哀求:“进来,进来好不好。”

周清和哑着声音,喉咙干渴难受:“你扶它进去。看你是怎么把它吃进去的。”

乔思澜身子往上挪了两步,肉柱顶端拍打在她的阴唇里,马眼已经钻了个头部进去了。一股电流同时击穿两人的身体。

“宝贝,扶它进去。快点。”周清和忍着心里膨胀的欲望,低哑着声音蛊惑乔思澜。

乔思澜握着粗大的阴茎,一手撑开自己两瓣湿润的阴唇,阴茎缓缓插了进来。

紫涨的肉柱,泛红的小穴,茂密的黑丛,周清和脑中的那股理智顿时消灭了。偏偏,偏偏乔思澜还拱起下身,将他的硕大的肉刃包裹进去。

兽意上身,周清和再也斯文不起来。

他扶着乔思澜的不盈一握的腰肢,大幅度地挺动瘦劲的腰部,青筋缠绕的阴茎整根抽离紫红的小穴,又整根没入,乔思澜哑着声音呻吟:“啊啊……你慢点啊,啊太大了……啊……”

周清和揉着她硕大饱满的乳房,往中间聚拢,波浪涛涛,他眼里满是猩红。

午后的屋子很安静,只能听到男女高涨的喘息声和肉体撞击的声音,淫液和着囊袋,水意叮咚,顺着洁白的大腿留到盥洗台上,汇成一滩水。

“亲我。”周清和弯腰。

乔思澜捧着他的脸颊,毫无目的地亲吻他的整张脸。

周清和气急。激烈地撞击她身体的最深处,乔思澜仰着脖颈换气:“你……你不要太过分了,”

“哪里过分了?”他消停了一会儿:“张嘴。”

舌尖纠缠,唾液传递,周清和指引着她:“均匀呼吸,别急。”

乔思澜软下身子,龟头戳了戳她的花心,又是一股热流泄出来。

“精神点。”

乔思澜轻轻啃了下他的嘴角,“第三回了,收手吧。”

周清和闭着眼,亲她的眉骨,她的额角:“快了。快了,再等等。”

乔思澜哼哼唧唧,啊啊乱叫,周清和也好不到哪里去,快感没顶,他就快射了:“准备好了吗?”

“嗯。”

两人紧紧抱紧,突然一声闷哼,周清和射了。

乔思澜咬着他的肩膀,没发出尖叫。

周清和:“……”

浊白的精液顺着唇瓣密缝处留了出来。这幅景象实在是太淫糜了。

乔思澜伸手抓过架子上的毛巾就要擦掉。

“我帮你。”周清和声音哑哑的,有些沙沙的。

做了三回。力气全无,乔思澜身心疲惫,没有多想地就把毛巾交给他。谁曾想,周清和把毛巾缠住她的双手。

“你要做什么?”

周清和朝她邪邪一笑。低头覆到浓黑的草丛中,伸出舌头堵住试图往外冒的精液:“好喝吗?”

温热的舌头就像是灼热的铁柱,烫得乔思澜体无完肤,她身子靠着镜子:“啊……你不要,不要啊……”

“不要哪样?”周清和的嘴角沾了点自己 身体里射出来的精液,抱起乔思澜,压下她被绑着的双手:“让你尝尝你自己的味道。”

乔思澜躲闪:“变态。不要。”

“乖,不然待会我们再去床上大战三百回合?”

“你就怕精尽人亡?”

周清和抵着她的额头:“对付你我还是可以的,你要强加锻炼了。做没几下就哼哼唧唧。”

还抱怨起自己了?乔思澜捧起被缠住的双手锤他:“混蛋混蛋,合约终止,我要远离你。”

“你说什么?”

乔思澜缩了缩。

“你再说一遍!”

“你听错了。”乔思澜对上他的眼睛,猛地低下头:“我说什么了我。”

周清和汹涌密密麻麻的吻就落了下来。他的吻清清冷冷的,但嘴里混着精液的味道,就有点咸腥。

“以后别再说这种话了。”最后他说。

乔思澜被吻得情迷意乱,接连点点头。周清和解开她手腕上的毛巾,搂住她,加深了这个吻。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