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愿你有枝可依盛兆轩宫美仑小说阅读-愿你有枝可依洛倾盆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1 17:10

愿你有枝可依小说是著名作家洛倾盆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盛兆轩宫美仑的故事,小说愿你有枝可依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许丛灿主动联系她。上辈子她连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事,竟然就这么实现了。她握着手机,忽然就觉得有些索然无味。曾视为天神的许丛灿,其实和别的男人,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愿你有枝可依

推荐指数:8分

《愿你有枝可依》在线阅读全文

愿你有枝可依第007章 我的余生都是你的

阿智也放下了碗,像个不小心说错话的孩子,偷偷觑着宫美仑的脸色,问:“姐姐,你是不是不高兴了?”

宫美仑勉强地扯起一个笑,摇了摇头,说:“没有不高兴。”

“我再也不说他坏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他显然不信她的话。

这要解释,就得从重生前开始讲起。

如果她真跟他说自己重生这件事,估计她明天就是在精神病院的单人间里看日出了。

所以她只能任由他这么误会自己对许丛灿的感情。

再说,自己和许丛灿之间的爱恨情仇,本来就不关他的事,她也没必要跟他多做解释。

反正他早晚都要走的,她总不可能收留他一辈子。

至于什么时候走,他自己没提,她也懒得费神去想,毕竟到目前为止,俩人的相处还挺愉快。尤其是对她来说,上辈子鞍前马后地伺候了一个人三年,现在来了个人,不仅天天打扫卫生,还一日三餐地做饭刷碗,而且长得还很下饭,享一天福算一天吧。

何况,尽管她不是很愿意承认,可内心深处的某个角落,她是需要这样的一份陪伴,来缓冲重生带给自己的惶惑和不安的。

而他现在也同样地需要自己的庇护。

这就叫各取所需,互不亏欠。

她很满意这种状态,非常不希望这种和谐被打破。

于是她伸出自己干净的那只手,身体前倾,越过桌面,揉了揉他耷拉着的脑袋,尽可能地解释道:“你是在为我着想,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只是我跟他的关系,很复杂,一言难尽的那种复杂。你不要为我担心,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他缓缓地上移视线,看向她在自己脑袋上作乱的手,两颊渐渐泛起了红。

他的一双桃花眼本身就自带水光效果,眼尾又略微下垂,当他像这样往上看的时候,从宫美仑的角度看过去,有种性别错置的……我见犹怜的美,让人忍不住想要狠狠地……欺负。

她连忙撤回自己的手,强撑起一脸的若无其事。

他的视线追随着她离去的手,直到她把手放到了桌下,才开口回应道:“只要你不生我的气就好。如果有一天……”他顿住,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一会儿,接着说,“你真的因为我生气了,很大很大的气,我希望那个时候的你,也能像这样知道我是为了你着想,不是要伤害你。”

听完他忽然正经的言论,看着他忽然严肃的表情,她虽然一头雾水,但受气氛感染,还是郑重其事地点了个头,回道:“好,我会的。”

他冲她绽开一个灿若朝阳的笑,瞬间便又恢复了到她熟悉的样子。

“姐姐一定要记得今天说的话,要是忘了的话,我会很难过的。”他眉眼弯弯地说。

她没来由地打了个寒噤。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她都没有联系许丛灿,一来忽冷忽热最能吊人胃口,二来也是为了淡化许丛灿心里的尴尬,不然像他那种极度自尊的人,搞不好因为觉得在自己面前丢了脸,真就往回退了。

她坐在画架前,心无旁骛地画着她的画。

在原版的基础上,她把窗外的天空,改成了一片倒悬的湖,湖中央浮现着一个小小的漩涡,却并未给人任何的阴暗感,反倒透着一种灵动。

阿智坐在她的脚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一点一点往画布上增添色彩,连呼吸都放得极轻,安静又乖巧。

“看不看得出来这是哪片湖?”她出声问他。

他秒答:“你救我的那片湖。”

她笑着点头,因为心情分外愉悦,顺势开玩笑道:“你看,我连自然规律都不顾,硬把天空变成湖,就是为了让你能记住,你的小命是我给救回来的。”

没想到一听这话,他一下就坐直了身体,目光灼灼地看着她,非常认真地接道:“所以我的余生都是你的。”

这是要赖自己一辈子的节奏?

她僵硬地转过脸,看向他,斟酌着措辞说:“我也只是在能自保的情况下,顺带救了你,换成谁,也都不会见死不救的,别太放在心上。”

“别人会不会救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救了我。”他一脸油盐不进的表情,语气十分得倔强。

她决定还是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说不定等他记忆一恢复,哭着喊着非要走,她想留都还留不住呢。

“这片湖,其实也是我重获新生的湖。”她给出了她内心的真正标答。

虽然知道他不能真地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但能对着一个人说出这句话,她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

他静静地看着她的侧颜,若有所思。

她非常自然地轻踢他一脚,使唤道:“去榨杯香蕉雪梨汁。”

他也非常自然地起身奔向厨房。

落下最后一笔后,她对着画发了会儿呆,然后深吸一口气,两只手攥紧又松开,松开又攥紧……

一旁的阿智开始疯狂鼓掌,眼中的欣赏满得直往外溢,每一滴都真挚无比。

她轻咳一声,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期待地问:“你真觉得好看?”

“我不懂好看不好看,我就是喜欢看它,越看越喜欢。”

他的回答简单又实在,胜过一切华丽的辞藻。

她心中残存的对自己的最后一丝怀疑也随之烟消云散。

“姐姐,你可是答应过我,要让更多的人看到你的画。”他提醒她道。

她的目光中闪烁出前所未有的光芒,坚定地应道:“好!”

像是怕自己迟一会儿又会犹豫犯怂一样,她立马掏出手机,精挑细选了一个最佳角度,拍下自己的画作,然后飞快地注册了新的微博号,手一甩,就把照片扔了上去,半点儿后悔的机会都不给自己留,特别狠。

正准备把界面亮给他看,一条微信跳了进来。

她心有所感地点开——

“你说的改天是哪天?”

虽然猜到会是许丛灿,但真看到是他发来的微信,她还是感到不可置信。

许丛灿主动联系她。

上辈子她连做梦都不敢奢望的事,竟然就这么实现了。

她握着手机,忽然就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曾视为天神的许丛灿,其实和别的男人,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

但她还是回复道:“明天有空吗?”

许丛灿秒回:“有。”

等她和许丛灿敲定好时间地点,跳转回微博,再抬头的时候,发现阿智已经离开。

她心里莫名涌起一阵失落。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