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流年对不起我爱你》(赵寒舟江若雪)小说阅读by安安

发布时间:2018-12-21 15:39

已完结小说流年对不起我爱你是著名作家安安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赵寒舟江若雪,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流年对不起我爱你精选篇章:“赵寒舟,你不能放过我吗?我不爱你,我不爱你….”说一句不爱有多难?是对未来的所有放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江若雪害怕这样的赵寒舟,也知道,自己与赵寒舟永远不可能。

流年对不起我爱你

推荐指数:8分

《流年对不起我爱你》在线阅读全文

流年对不起我爱你第18章 请你喝咖啡可好?

雾气氤氲的浴室内,透露出一股意味不明的暧昧。江若雪被放在放满水的浴缸里,一双骨骼分明的大手一寸寸的抚过她的肌肤。极尽温柔,却又暗含强迫。

“江若雪,既然遇见了,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你吗?”赵寒舟一边朝着江若雪的耳边呼气,一边邪魅的说。浴室氤氲,映衬着赵寒舟邪魅的表情更加阴沉。

一寸寸抚摸,一句句话语。如寒冰利器,刺的江若雪喘不过气来,极度的压抑,隐隐的抽泣声。

“赵寒舟,你不能放过我吗?我不爱你,我不爱你….”说一句不爱有多难?是对未来的所有放弃,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江若雪害怕这样的赵寒舟,也知道,自己与赵寒舟永远不可能。

“你说什么?”赵寒舟听到这句话,皱起了眉头。

“我说,我不爱你,赵寒舟。我爱我的丈夫,我们很好,还生了孩子。能不能放过我?以前的事情真的对不起,可是,我真的不爱你,所以,请你放过我,不要让我恨你,好不好?”江若雪闭着眼睛,说着绝情的话,眼泪顺着脸颊流下,她艰难的开口,只求放过。

赵寒舟,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曾经发生了什么,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可是,我们注定走不到一起,永远走不到一起。

所以,赵寒舟,请不要再找我,不要再折磨我,也不要再折磨你自己,和你的未婚妻一起过你该过的日子吧,命运和人生不是我们能主宰的.

赵寒舟,我们终究走不到一起的,七年前,一切就已经有了结果,现在又何苦苦苦纠缠?

赵寒舟听到江若雪口口声声说不爱他,她爱他的丈夫,她求他放过她,她竟然求他放过她!他想起了七年前的那个夜晚,江若雪也是用这样的口吻和他说:“赵寒舟,我不爱你。”

凭什么不爱他?凭什么?赵寒舟眼里一片通红,猛地抓住了江若雪的脖颈。

“江若雪,你这一生一世都要和我纠缠,你凭什么不爱我?”江若雪的话让赵寒舟失去了理智,双手慢慢收紧,看着面前的她难受的挣扎,嗜血的他竟然会有一丝的快感,难受吗江若雪?我比你难受一万倍。

渐渐的江若雪的呼吸声弱了下来,也不挣扎了,赵寒舟看着快要失去生命力的江若雪,却又心疼了。眼里的噬红渐渐退去,他把手放开,狠狠抱住江若雪。

“若雪,若雪,对不起,对不起。你不要离开我,不要….”今晚的赵寒舟,或许是酒精的作用,又或许是真的爱到了极致,再没有了往常的冷峻,抱着江若雪,一声声喊着爱人的名字,脆弱的像个孩子。

七年的时间,真正的情深,又怎能轻易抹去?在这雨夜,泄露的又何止是他自己的深情?

江若雪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浑身跟被碾压过一样疼,喉咙更是干渴,说不出话来,她转头没有看见赵寒舟,拖着身体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也没有发现他的影子,这下才确定他走了。轻呼了一口气,幸亏已经走了,不然….她不知道如何面对,也不知道如何解决。

去到楼下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抬手看手表,现在是上午十点多,江若雪没有忘记,今天是自己的学长沈逸回国的日子,下午两点的飞机到,她还来得及。

给自己泡了一包泡面,又在家里休息了一下,江若雪就打算换衣服出门了。为了遮盖住满身的痕迹,她特地选择了长袖长裤,脖子上还围了围巾。甚至还给自己上了一层粉底,来掩盖自己憔悴的面容。没有办法,许久没有见面的学长,可不能一见面就给人家留下不好的印象。

等到江若雪到达机场的时候,时间才刚过一点,无聊的她在机场内瞎转悠。原本就吵闹的机场大厅突然出现了很大的喧闹声,隐隐约约传来“司泽宇,我爱你!”江若雪本就与娱乐新闻打交道,自然就多了些敏感。一看这阵仗,就知道肯定是接大明星司泽宇的机。

江若雪想起来,当时就是为了能够抓拍司泽宇的料才会误闯进赵寒舟的房间的,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个司泽宇肯定就是自己的瘟神,还是要少接触为妙。正想着,江若雪就朝着粉丝接机的反方向走去,离是非地远远的。

但天不随人愿,或者说,怕什么来什么。江若雪正离开机场大厅,转身进入旁边的安全通道,就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抬头一看,正是司泽宇。司泽宇的脸很有特点,硬朗,帅气,即使是戴着超大的墨镜,江若雪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江若雪看见是他,轻微的皱了下眉头,随口说声对不起,就要走。结果,没走两步,就被一双手拉住了。

“我认得你,那天酒店里的小姑娘,我看我们真有缘。”司泽宇把墨镜摘了下来,一脸戏谑的看着江若雪,他可记得,当时这个小姑娘一身狼狈的样子。

江若雪听到他竟然还记得她,心中警铃大作。赶忙说:“不好意思,你认错人了,我还赶时间,先走了。”

司泽宇继续拉着她,也不说话,也不放手,良久,俏皮的一眨眼,轻轻的开口说道:“就是你,我不会认错。”

江若雪见说他不过,总不能一直让她拉着自己,不然等下有粉丝看到,指不定会理解成什么样。于是干脆大大方方承认:“司先生,对,那天晚上是我,实在很抱歉那天撞了您,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我马上要去接一个朋友,所以,您能先放开我吗?”

司泽宇一听江若雪承认了,眉眼笑弯了腰。“我就知道是你,你不用骗我,机场我比你熟,最近的一班机还要一个小时才抵达呢。走,我们去喝杯咖啡好不好?站在外面怪冷的。”

江若雪一听司泽宇竟然还要请自己喝咖啡,感到震惊和不可思议,又本能的想要拒绝,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江若雪这边正想着要拒绝,话还没开口说,司泽宇直接接口道:“你可以拒绝,不过,我不会放开你的手,这里并不隐蔽,等下粉丝和记者就会追来,到时候,记者抓拍到我们这个样子,明天上头版头条的话,可不要怪我。”

司泽宇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他知道她会同意的,毕竟,舆论的力量,是非常巨大的,它能够塑造一个人,但更多时候,它能够摧毁一个人。

江若雪一听司泽宇这么说,再看他一副无论如何都要达成目的的样子。只能无奈的点头,同意了去喝杯咖啡。

司泽宇一看江若雪同意了,马上就露出笑容。“这才对嘛,来来来,跟我走,我知道机场旁边有一家又隐蔽又好喝的咖啡馆。”说着拉着江若雪的手,直接从安全通道走出去。

等到了咖啡馆,江若雪不得不佩服司泽宇的躲粉丝能力。江若雪从来不知道,在如此现代化的机场附近,竟然还有这么一条老街,与外面的摩登现代化格格不入,这里充满着古朴的艺术气息,在这个城市中仿佛自成一派。

街上有一家咖啡馆,远远就能闻到浓郁的咖啡香,走进一看,咖啡馆并不大,但非常精致。整个气氛里都透露着一丝的慵懒,一丝的散漫,还有,一丝的美好。

江若雪喜欢极了这个地方,在这里懒洋洋的晒会儿太阳,喝杯咖啡,读一本书,好像就能忘记所有的烦恼,尘世间的所有烦恼都会化成尘埃,不再存在。江若雪的脸上,露出了许久不见的,真心的笑容。

“你看,真的不错吧?这个地方我可不轻易告诉别人。”司泽宇看着沐浴在阳光下,淡淡享受咖啡香的女子的,内心的一跟弦被拨动了,又或者,在那天晚上,月光铺洒下来的楼道里,那一眼,他就已经沉醉了。

伸手在江若雪的眼前一晃,“喂,傻啦,怎么一声不吭的?问你话也不说。别光站在外面,我们进去,这里的老板是个懂生活的艺术家,做的咖啡可好喝了。”

江若雪被司泽宇带到了咖啡馆里,馆里的装饰很精致,看的出来老板很用心。到处都挂着一些油画,每幅画的署名都是同一个人,看得出来,应该是老板自己的作品。司泽宇找了一个位子拉着江若雪坐下。

老板看到有客人进来,就从吧台那儿出来,看到是老客,脸上扬起了笑容。

“司先生最近有段时间没来了,怎么,今天带了女朋友过来?”江若雪一听老板误会了,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不是他的女朋友,我就是被他拉来喝杯咖啡。”

老板一听,了然的说:“不好意思,司先生是我这里的常客了,这许多年从来都是一个人,今天带了姑娘你过来,我还以为….实在抱歉。”老板带着歉意微微鞠了一躬。老板这样客气和礼貌,反倒让江若雪不适应了。

“没事,没事,老板你不用客气。”江若雪笑的灿烂。

“司先生还是老样子吧?黑咖啡不加糖?”老板朝司泽宇示意,看到司泽宇点头后,就转头问江若雪:那么,小姐,你呢?你想喝点什么?”

江若雪回答了一句“摩卡好了,谢谢老板。”

等到老板走后,江若雪奇怪的问司泽宇:“你怎么会喜欢喝黑咖啡,还不加糖?这得多苦啊,好奇怪的习惯。“

司泽宇笑笑说:“因为好喝,因为纯正啊。不跟你这个喝摩卡的人讨论咖啡。”司泽宇自己都没发现,现在他的语气,他的眼神里都充满着宠溺。

这边,得到这么个回答的江若雪,满脸黑线,无奈至极。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