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林慕琛唐昕的小说by落叶纷飞《心已冰封爱已慌》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1 11:08

寒冬腊月闹书荒,要看书,找花生!花生小编近日带来这本都市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林慕琛唐昕,目前此书正处于已完结状态,一起来阅读阅读:这会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人出手相救。来这里玩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是常事,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心已冰封爱已慌

推荐指数:8分

《心已冰封爱已慌》在线阅读全文

心已冰封爱已慌第十八章 老大,快来

“起来”,唐昕企图让靠她越来越近的男人走远点。

男女力量悬殊男人越走越近。而似乎唐昕和男人的推搡成了一种另类的催化剂。

“嘿,看不出来脾气真倔。”男人不想再磨叽了,想要去抱唐昕。

唐昕一个闪躲,闪过去了。男人一把揪住唐昕的领子,把她揪回来。试图对她动手动脚。

手就要摸上她的脸了。唐昕拿起酒杯泼了这个男人一身酒。

男人生气,直接揪住她的衣服,拿起酒杯从唐昕的头顶泼下来。

这会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却没有人出手相救。来这里玩的人,发生这样的事是常事,大家都习以为常了。

这一幕被正在喝酒的商奕看到。

“唐昕,老大的那个唐昕。”驰誉想到林慕琛就警觉起来。

“住手。”商奕吼到,虽然已经晚了。

“还真有多管闲事的,你算哪很葱。”陌生男人冲商奕大吼。

“我是哪个,我是你爸爸。”

驰誉这边看到这种情况,拿出手机赶紧给林慕琛打电话。

“老大,快来。”驰誉急切的说。

驰誉向来稳重,现在这么慌张,他来不及多想,他去火火卧室嘱咐火火一个人在家待着,他去去就回。

“你在哪?!”林慕琛的声音听起来很暴躁。

“在苏格兰酒吧”

“酒吧?”他拧着眉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酒吧里本来就十分喧闹,再加上现在上演了这样一场闹剧,因此驰誉说什么他根本听不清楚,只能隐约听到酒吧的名字。

他进来一眼就看见被几个人围住欺负的唐昕,周围更多的是看戏的人,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

而此时的唐昕,浑身上下已经被那个男人浇透了,单薄的衣服紧紧的裹在身上。而那几个男人猥琐的眼睛一直黏在唐昕的身上。

他走上前,刚要把唐昕拉过来,那个泼唐昕水的男人,挡在唐昕前面,说:“这个女人我的!实趣的就滚远点。”

林慕琛连看都不看他,说了一句“滚”,越过他就要去拽唐昕。

那个男人不依不饶,不知死活的去继续去挡住林慕琛,嘴里说着:“老子的人,你也敢动,是不是不长眼了。给老子滚,别多管闲事。”

林慕琛实在忍不了了,一拳打在那个男人的脸上,语气不知道比平时低沉阴冷了多少,说:“这一拳是让你知道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姑娘有多没品!”

经理听说这里已经乱成一锅粥了,立刻跑过来,大声叫喊着:“谁在我这里闹场子!”

一看是林慕琛,立马满脸的谄媚说:“林总,您怎么来了?”

林慕琛这会一心想着唐昕,根本没空搭理现在竭力凑过来的经理。

调戏唐昕的那个人,还在不知死活的大喊:“放开我,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唐氏的总裁是我姨夫!敢动我一下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你叫什么?”林慕琛看向刚刚那个男人声音尽管没有任何波澜,却让人瑟瑟发抖。

“苏,苏东林。”男人被他的气息震慑住,说起话来,开始结结巴巴。再也没有了刚才那个盛气凌人的样子。

整个酒吧都不再像刚才那样吵闹,静悄悄的,甚至有人想要偷偷的离开,但碍于林慕琛在这里,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她,以后你们都离得远远的,谁都不许动她。”林慕琛扫视众人,最后目光落到那个试图调戏唐昕的男人身上。

那个男人被林慕琛的气场震慑住,一看这个酒吧里的人都怕他,才意识到不对。

他意识到自己这次是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物。

“让他们放开我,我们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今天你打我这一拳,我也不和你计较了。”那个男人虽然嘴上说着这样的大话,可是心里虚的很。

“老子就还没怕过谁!不计较,我还真想看看你计较起来什么样,你想怎么计较?”商奕气愤的说。

“你告诉我,你是哪家公司的,叫什么。”那个男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

“我是谁,我是你爷爷。人都认不清,还敢到这里来混。怎么,想收拾我?想去找你那个唐氏的亲戚来替你报仇?”商奕虽然平时总是嬉皮笑脸,可是打起人来的狠戾,却丝毫都不含糊。

商奕似乎觉得还不够,凶狠的说:“如果你去唐氏了,记得告诉他,我是那个能分分钟让他们公司倒闭的人,想必你不用告诉名字,他都知道是谁!”

“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也不会去唐氏。这件事和唐氏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个男人,还算是聪明的,自己挨打没关系,连累了唐氏他可就要和他现在每天花天酒地的生活说拜拜了。

这个男人是苏媚娘家哥哥的儿子。苏媚娘家以前也是普通家庭,可是当苏媚嫁给唐晋博以后就变得不一样了。苏媚开始慢慢的给苏家置办各种东西,苏媚给了她哥哥一大笔钱。还给他们买了楼房,甚至她把苏东林娶老婆的钱都给了苏东林他爸。

这就是所谓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吧。

他可是不想连累了唐氏,连累了唐氏倒闭,这样也就意味着,以后他混吃等死的生活就彻底结束了。

商奕脚下毫不留情地用力,只听见一声清脆的声响。说:“这只手,是让你记住这个唐小姐是谁的女人”。

经理见这三尊大佛都走了,告诉门口的保安,从此以后这几个人永远都不许踏进这个酒吧。

林慕琛看着唐昕,眼神深了一下,立马把衣服脱下来给唐昕披上。

酒吧里的女人这个时候都羡慕的被林慕琛搂在怀里的唐昕。

毕竟,林慕琛是整个市里几乎每个女人的梦中情人。

可是啊,我们林大boss永远都是一幅生人勿近的气息。有几次,有几个女的,给了酒保一些贿赂,替他进来送酒。

林慕琛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直接跟进来送酒的姑娘说:“你身上的味道太浓了,去领工资走人吧。”

再后来连带着那个酒保和所有牵连到这件事里的所有人,包括那一些知道这些事情的人都被开除了。

陆嘉宁听完就问:“那个女人是不是离大boss很近,她是不是喷了很浓的香水。”

“恩?你怎么知道。”商奕露出一幅惊讶的表情。

“你别忘了,我是做什么的,我可是研究香水的,而且是给大boss研究香水的。因为香水,我没少被虐过。”

确实是这样,陆嘉宁是给林慕琛研究香水的,而林慕琛带陆嘉宁回来,也是因为他在香水界的声望。

林慕琛跟陆嘉宁说,让陆嘉宁研制一款香水,一款林慕琛也解释不清味道的香水。

林慕琛只是跟他说,这个香水的味道,可以治疗他的失眠。

陆嘉宁几乎每个周末都要去找一个不同的中医,向他们咨询,有哪种草药可以治疗失眠。

陆嘉宁在林氏这么久了,瓶瓶罐罐,大大小小研制了太多款香水,每次只要研制成功一次,就会拿去给林慕琛闻闻味道。可是呢,林慕琛每次都摇头。

“你说的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最后我得出的答案是,大boss说的那款香水,一定是源自一个女人,而其他的就是心病了吧。”

“心病还要心药医啊。不过据我了解大boss之前没有过什么女人啊。”商奕自然是知道陆嘉宁的意思的,为了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还像之前一样轻松和谐,于是他也故意打趣说。

“哎呦?没有女人,那火火又怎么解释?”陆嘉宁眉毛一挑,接着说:“看来你这个小跟班做的不是很到位啊。”

商奕和驰誉回头看吧台时,早就已经没有了林慕琛和唐昕的影子。就剩下一个已经醉倒在吧台上的苏菲。

商奕和驰誉互相望了望,商奕打趣驰誉:“这姑娘看着还真不错。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吧。”

“这么漂亮的姑娘你都不喜欢,以前见到漂亮姑娘你可是从来都不手下留情,这次为什么改邪归正了。”驰誉笑着说。

商奕怎么会听不出来他语气中的调侃,用肩膀轻撞了他的肩膀一下,说:“作为兄弟,我让着你这不是应该的吗,而且我看你这么多年了身边也没个女人,我看你也不会像老大那样莫名其妙的有一个孩子,我这是为你着想。”

“奥,那我还要谢谢你了,不过刚刚看你打的那么卖力,究竟是为老大呢,还是为…”驰誉继续怼他。

“这话你可别瞎说,被老大听见了,我这小命都不保住了。”商奕这个时候突然紧张了,这种玩笑话可开不得啊。

商奕是什么人啊,性格开朗,紧张以后,他神神秘秘的跟驰誉说:“我告诉你,老大的女人,可不简单,我亲眼看见她把一个男人怼到要打她。”

林慕琛把唐昕扶进包间后,才想起来今天还有一个人陪着她一起过来。

驰誉说了一半的话,林慕琛也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没有发出一点声响,静静的听着商奕的答案。

之后,听见商奕跟驰誉说唐昕怒怼别人,他也是一扫之前的阴霾,不愧是他的小野猫。有人欺负了自己一定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自己喜欢她不只是因为她给自己的感觉,她身上能让自己安心的味道,也喜欢她身上的倔强。

“咳。”商奕和驰誉正说着唐昕的事情呢,听到声音,身子不自觉的一抖,齐齐回头。

商奕内心闪过一句:“完了,我的奖金和假期。我的普吉岛之旅。”

驰誉内心则是:“说曹操曹操到啊。我应该没说什么坏话吧,不然我的设备经费又要泡汤了,这个月还想换一个好点的医疗设备啊!”

他看看商奕和驰誉,表情似笑似不笑,说:“最近公司的资金有些紧张。”

商奕和驰誉听到这话,心凉半截,辛辛苦苦打拼了这么久,就因为一个小小的玩笑话就没了。

林慕琛接着说,:“不过,也不能亏待了你们。”

又说:“想办法把她送回家,或者给她在附近订一个酒店。”说完就走了。

心凉半截的两个人,有一种失而复得的欣喜。这会只想着赶快把林慕琛交待的事情做好。

他们一个扶起苏菲,一个打电话订酒店。老大交代的事情可不能懈怠,这一懈怠,搞不好的就“公司的资金又紧张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