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作者神经刀的小说-任性青春王宇夏蓝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1 10:04

神经刀作者的任性青春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王宇夏蓝,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男频小说,看完还想看:“小宇!真的是你吗?!”蓝姐当时就哭了,“你个王八蛋,你死到哪里去了?姐担心死你了,你知道吗?姐都把海城的医院找遍了,可就是找不到你!姐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说姐,我没事,好好的呢,你不用担心我。蓝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宇,到底是谁把你打成那样的?你告诉姐,姐给你找回公道。”我咬牙,忍着对夏雨的愤怒,跟蓝姐说,就是一帮抢劫的,他们管我要钱,我不给,就把我打了。

任性青春

推荐指数:8分

《任性青春》在线阅读全文

任性青春第14章 、我和蓝姐会幸福吗

再次回忆当时的情景,我感觉那是我人生中,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还好我命大,没有死;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里了,浑身缠的跟木乃伊似得。

病房里就我一个人,手上挂着吊瓶;外面的阳光很刺眼,我眯着眼睛,喉咙干的要命。

我张了张嘴,想说话,但嘴唇却疼的厉害。

我想坐起来,可浑身使不上劲,感觉整个身体,都不听使唤了。

那时的我,挺害怕的,以为自己残废了,再也配不上蓝姐了。

后来还是护士发现我醒了,给我灌了口水,又说要给我叫家属。

在海城,我哪儿有家属啊?

蓝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但她是不会知道我住院的。

结果真有人进来了,是张教授和他爱人。

张教授看着我,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我忍着疼痛,勉强张口,细微地叫了声“老师”。

张教授站在床前,一个劲儿摇头叹息。

“醒过来就好了,老张,这下你可以把心放到肚子里了。”张教授的爱人,轻轻抚着他的后背。

张教授转过身,语气哽咽说,“多好的孩子啊?怎么会被人打成这样?”

他爱人就说,没事的,咱不都报警了吗?等孩子恢复过来,警察会调查这件事的。

张教授就握着拳头,咬牙说,猖狂!这些贼人,真是猖狂!连我海大的学生都敢打!王宇,告诉老师,这是谁干的?

“行了,消消气吧,孩子刚醒过来,你让他休息休息吧。”他爱人拉着张教授,把他拽出了病房。

我躺在床上,只有眼睛能动。

我努力回忆之前的事,可被夏雨他们打完之后,整个记忆就断了。

我不知道谁把我送到了医院,也不知道,是谁联系了张教授。

过了两天,我嘴唇的伤口愈合了,这才开口问清了始末。

张教授说,当时是宾馆的服务员,第二天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的我。

当时我被扔在洗手间里,马上就要断气了。

后来宾馆那边,把我送进了医院。

可当时的医院,抢救不了我,宾馆的人也没办法,就把我扔在了那里。

那会儿刚好碰上张教授给我打电话,问我做家教的事,这才知道我出了事,就赶紧赶过来,又动用关系,把我送到了一家私人医院,是专门给市里的大人物看病的医院。

我他妈真是命大!命大啊!苍天庇佑!

后来警察来了,他们问我,这事是谁干的,他们为什么要打你?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是夏雨,蓝姐的妹妹,我又怎么能让警察抓她?

我不吭声,警察就说,你不用害怕,这起事件,已经构成了犯罪,如果证据充足,我们会严惩凶手的。

我抿着嘴,努力摇了摇头,说没事的,事情已经过去了。

警察就说,不是你说没事就没事了,这涉及到法律,请你配合我们工作。

我是坚决不能说的,如果夏雨被抓起来,蓝姐肯定伤心死了。

我一直保持沉默,警察也没办法,他们说过后再来,就离开了病房。

接着张教授就进来了,他咬牙说,“王宇,有什么事,你就跟警察说,不用害怕;老师动用了关系,只要能抓到凶手,一定从重处理。”

我流着眼泪,笑着说,“老师,谢谢你!不过这件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不想再追究什么了。”

张教授不解,就一个劲儿说,你不用害怕,有老师给你撑腰。

我摇摇头,让张教授坐在床沿上,就跟他讲起了蓝姐的故事。

张教授听完,长长舒了一口气,他看着我久久没有说话。

我委屈说,“老师,爱一个人,有错吗?”

张教授抓着我的胳膊,很认真地说,“王宇,和那个叫夏蓝的断了吧。”

听到这句话,我都懵了;我本以为,他会被我们的爱情打动;却没想到,竟然是这种结果。

我哭着问张教授,为什么?

张教授心疼道,“除去夏雨不说,单是你们之间,相差八岁,将来就一定不会幸福的。老师是过来人,比你要看得透。”

我倔强地问他,为什么?为什么不会幸福?!

张教授叹息道,有些事情,你这个年龄是无法理解的;听老师的,断了吧……

听了张教授的话,我伤心死了;他是前辈,是老师,是学术泰斗;他的话,对我来说就是真理。

我和蓝姐,真的不会幸福吗?

我们是那么深爱对方,却为什么不会幸福?

那几天,我像失了魂一样,电话早就没电了,我也联系不上蓝姐。

蓝姐应该急死吧?现在正满世界找我吧?

我下不了床,就想借张教授电话,联系蓝姐。

可张教授不给我,他劝我说,王宇,你的将来,会走得很远的;你不能因为这件事,给自己的生活凭添麻烦。

我哭着,倔强说,“没有蓝姐,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我不要未来,就要蓝姐!”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糊涂?”张教授训斥我,有些恨铁不成钢。

我哭喊着,说我只要蓝姐,这辈子有蓝姐就够了。

“你就是被她迷住了,将来有你后悔的时候!”张教授被我气得,在病房里来回踱步。

“老师,我不后悔的,真的不后悔。”

“可她要后悔了呢?”张教授质问我。

“蓝姐不会后悔的,她会一直爱我的!”

张教授喘着粗气,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叹气。

过了好一阵,他才走到我床边,尽量心平气和地说,王宇,你知道吗?30多岁的女人,需要的不是年轻和刺激,她们要的是稳定,是安全感。

我说这些我可以给的,一毕业,我就和她结婚。

张教授就摇头,说你给不了,这种东西,不是结婚就能够赋予的。如果她和你在一起了,会一辈子没有安全感的。

我就问为什么?我努力赚钱,努力养家,我对她好,怎么会没有安全感?

张教授说,因为年龄!你想想,你三四十岁的时候,正是男人最好的时代;可她呢?她已经没有青春了。她的心里会好受吗?她会不会每天都担心,有一天你会抛弃她这个黄脸婆?她有安全感吗?哪个女人能受得了这种折磨?

张教授的话,跟蓝姐说得一模一样;我似乎真的太年轻了,有些东西,我确实感受不到。

可是蓝姐呢?

她明知道将来,要承受这种折磨;但还是义无反顾地跟我在一起,我还有什么理由,要放弃她?

蓝姐是个善良的女人,我发誓,我这辈子都不会辜负她。

张教授看了看我,说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自己的路,还是要自己走;老师能做的,只是给你一个中肯的建议。

他出门的时候,把电话放在了床边。

他是个善良的老人,一点看不得自己的学生受委屈。

我沉默了半晌,最终,我还是拿起了张教授的电话。

我舍不得蓝姐,真的舍不得……

我疯了一般,快速按着蓝姐的电话号。

不一会儿,那边就传来了憔悴的声音。

我说姐,是我,我是小宇!

“小宇!真的是你吗?!”蓝姐当时就哭了,“你个王八蛋,你死到哪里去了?姐担心死你了,你知道吗?姐都把海城的医院找遍了,可就是找不到你!姐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我说姐,我没事,好好的呢,你不用担心我。

蓝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小宇,到底是谁把你打成那样的?你告诉姐,姐给你找回公道。”

我咬牙,忍着对夏雨的愤怒,跟蓝姐说,就是一帮抢劫的,他们管我要钱,我不给,就把我打了。

蓝姐就哭喊道,你傻呀?钱重要还是命重要?!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我说姐,都过去了,别再伤心了;我现在好好的,没啥事的。

蓝姐是个爱哭的女人,她一哭,我就心疼的要命。

“小宇,你知道吗?当我去宾馆找不到你,又听人说,你快要死了的时候,姐真的不想活了。姐已经离不开你了,以后你不要再莽撞了,就当是为了姐,好吗?”

我实在忍不住了,就默默留着眼泪说,“姐,我们都好好的;将来我们要结婚、生孩子,我陪着你慢慢变老;我会用我的行动,来证明我有多爱你!”

“嗯,姐相信你!小宇,你是个好男人;你以后就是不要姐了,姐也不怪你。”

我哭着说,别说屁话!除非我死了,否则我一辈子不会离开你!

“不说了,姐再也不说了,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

悲伤的情绪,渐渐消散了;我哄着蓝姐,她也不哭了。

她问我在哪儿?我说我也不知道,应该还在海城,是我老师救了我。

蓝姐就说,那咱得好好谢谢人家,这可是救命之恩。

听了这话,我心里直想笑。

因为我非但没谢张教授,还把他气了个半死。

我说姐,等我出院了再说吧,你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吃得好、住得好。

蓝姐不愿意,非让我找医生,问问医院在什么地方。

我不想让她来,怕张教授看见她生气;就搪塞说,这个地方很神秘,医生不让随便打听。

蓝姐就傻傻说,那你就别打听了,惹了事可不好。

我和蓝姐刚挂了电话,张教授就进来了。

他看着我说,“打完了?”

我愧疚地点点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张教授就坐在床头,叹了口气,望着窗外,自言自语说,“哎,可能时代变了吧,或许现在的社会,能够容忍你们这段孽恋;谁知道呢?我也看不透了。”

我抿着嘴,看到张教授因为我的事,愁眉苦脸的,我心里难受的厉害。

他沉思了半晌,才转过头,看着我说,“王宇,既然选择了在一起,就要好好对人家;老师只奉劝你一句:守住自己的本心,要爱,就要爱得轰轰烈烈。”

我哭了,老师的宽容,让我无地自容。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