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作者胖泽瑞猪的小说-危险的诱惑王二宝李雪丽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0 18:36

胖泽瑞猪作者的危险的诱惑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王二宝李雪丽,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男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李雪丽心里是这样想的,所以她非常着急。而王二宝却在心里好笑,他知道嫂子担心自己,觉得嫂子没了主意。其实在王二宝看来,打一个胡喜顺有什么呢?打就打了,不过这事绝不能报警,因为他和李雪丽一个是寡/妇,一个是傻子,他们可没有胡喜顺在街面上混的硬,如果真把警察找来了,也顶多就是胡喜顺被带走,事情不了了之,那也太便宜这只老王八了!

危险的诱惑

推荐指数:8分

《危险的诱惑》在线阅读全文

危险的诱惑第14章 叔被草了,快走

“二宝,快……快把嫂子拉起来,去开门,咱们报警!”

李雪丽看着面前傻傻的王二宝,心想傻子能救自己一时,可等下他可救不了。那胡喜顺就是篓东乡有名的臭无赖,等下他发现打自己的是王二宝,那这事还能好吗?

李雪丽心里是这样想的,所以她非常着急。

而王二宝却在心里好笑,他知道嫂子担心自己,觉得嫂子没了主意。

其实在王二宝看来,打一个胡喜顺有什么呢?打就打了,不过这事绝不能报警,因为他和李雪丽一个是寡/妇,一个是傻子,他们可没有胡喜顺在街面上混的硬,如果真把警察找来了,也顶多就是胡喜顺被带走,事情不了了之,那也太便宜这只老王八了!

王二宝心里想着鬼主意,怕李雪丽坏事,连忙傻傻的一笑:“嫂,嫂子,二,二宝觉得不用报警,不就是偷,偷吃了咱家瓜不给钱吗?二,二宝朝他要,你,你等着!”

王二宝说完,不等李雪丽回答,一脚就踹在了胡喜顺的屁股上:“你,你把脸抬起来,给,给钱!吃,吃瓜不给钱,你,你是流氓吗?”

王二宝说着,踹的更凶,胡喜顺躺在地上嚎叫,被踹的直哼哼。

话到此时,胡喜顺哪能不知道是傻子打了自己?

胡喜顺心里这个气呀,心想好你个傻二宝,你给老子等着,这事完不了!老子他妈的凭什么给你钱,我又没吃着你嫂子的瓜,草!

胡喜顺心里恼火,在地上挣扎不出声。

王二宝见他刚要起来,就一脚将他踹趴下,刚起来,就踹趴下,折腾了五六次,胡喜顺心里叫苦不迭,王二宝心里都乐开了花。

李雪梅在一旁见王二宝下手没轻没重的,可把她吓坏了,连忙拉住王二宝:“二宝,别打了,再打就出事了!”

“嫂,嫂子,你衣服开了,瓜,瓜露出来了。”

王二宝哪能听李雪丽的话呢,他出言打岔,看着李雪丽被扯开的衣服,说她瓜露了。

李雪丽低头一看,可不是嘛,自己的上衣整个全敞开了,身子奶白,胸罩雪白,那一对甜瓜被挤的又圆又大,见王二宝盯着自己直流口水,李雪丽脸红了,哎呀一声连忙跑回楼上了。

看着李雪丽上楼,王二宝嘿嘿一笑,瞧瞧被那几个小流氓关上的卷帘门,心想这胡喜顺倒也干了点人事,这老家伙知道自己要揍他,竟然提前把门都关好了。

王二宝心里那叫一个美,低头看看正努力想要把南瓜从头上拔下来的胡喜顺,心说孙子,今天你也就是遇见你家宝爷了,别人不敢动你,宝爷可不惯你,谁让老子是傻子呢,我他妈玩死你!

王二宝想着,瞄准了胡喜顺的大屁股,他抬起自己的右脚,并指如刀,瞄准胡喜顺后腚的位置,猛地探脚就捅了过去。

“天马流星拳,放屁带连环!我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王二宝嘴里配着音,右脚抖的跟过电似的,一招一式,无不凶狠。

胡喜顺正趴地上拔南瓜呢,只感觉菊花一紧,受到了猛烈的攻击。

胡喜顺纳闷呀,心想是什么感觉竟让自己如此酸爽?正诧异呢,一连串强大的暴雨梨花倾泻而下,打在他菊花上,真好似雷烟火炮,砰砰带响!

那强大的攻击让胡喜顺感觉自己菊花翻滚,腹内肿胀,他老脸憋得通红,身子都憋得绿青,只感觉屁股上的暴雨梨花刚刚落下,他嘴里就迫不及待的发出了一声来自于灵魂的呐喊:“我草你妈,疼死老子了!!!!”

胡喜顺手扒屁股嘴里大叫,这老家伙竟然凭空弹起来半米多高。

王二宝被他那副样子吓了一跳,心想这老家伙可以呀,能跳这么高,自己的鞋都差点被他夹走了。

王二宝这边心里得意,胡喜顺可是受不了了。

那菊花上强大的痛感,让他发挥超常,他一下就把巨大的南瓜从自己的脑袋上拔了下来。

胡喜顺表情痛苦的回头看王二宝,身体扭曲,单手扣着菊花说:“傻二宝,你……你他妈敢……敢打老子,我……我弄弄……”

“给钱!”

王二宝不等胡喜顺说完,傻愣傻愣的来了这么一句。

胡喜顺这个气呀,心想这可真是狐狸没玩着,惹了一身骚,这傻子怎么也在家呢,早知道这样,自己今天就不该来嘛!

胡喜顺心里很生气,觉得后悔上门找李雪丽麻烦,但他平时就是凶惯了的人,他从来都是占便宜,什么时候吃过这种亏呢?

刚才傻子打了他,还用脚捅他菊花,这事让胡喜顺受不了,他一声怒吼,挥拳就向王二宝打了过去。

王二宝一直在瞄着胡喜顺的拳头呢,瞧他握拳那样,就知道这老王八要打自己。

王二宝嘿嘿一笑,伸手就把胡喜顺的拳头给抓住了,那胡喜顺整天吃喝嫖赌,快五十的年纪,身子都搞虚了,哪里是王二宝的对手呢?

“哎呦呦!傻二宝,你他妈给我松开,你……你活腻了吧!”

胡喜顺被王二宝拧住了胳膊,疼的哎呦直叫。

王二宝看着他那副德性,心里大骂,暗想这胡喜顺可不好惹,自己要整他,就要一次整服他!

王二宝心里想着,装傻冲胡喜顺大叫:“二,二宝不松手,你,你吃南瓜不给钱,凭,凭什么不给钱?你给,给钱二宝就松手!”

王二宝说完,双手用力,一下就把胡喜顺甩到了边上去。

胡喜顺蹬蹬蹬往前跑,心想这傻子劲好大呀。

他正愁没办法刹车呢,嘣的一声脑袋撞货架上了,胡喜顺痛的眼前一黑,心想怎么又看不见东西了?伸手一摸,好家伙,原来自己又顶穿了一只南瓜!

妈的,这傻子怎么专门拿人撞南瓜?

胡喜顺心里这个憋屈呀,泪流满面的想着,正想把这只南瓜也拔下来,就感觉胯下有股杀气猛然靠近。

那感觉让胡喜顺的裤裆发紧,两蛋发颤,正疑惑间,只听胯下啪的一声脆响,胡喜顺疼的嗷嗷怪叫,人又跳起来一米多高。

就在胡喜顺人在半空的时候,他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奇怪的想法……

咦,刚才傻子拿什么打的自己?

自己的双腿现在又夹着什么?

这东西怎么又粗又大,摸起来……咋这么像一根大棒子呢?

胡喜顺和王二宝在屋里穷折腾,那动静闹得简直好像拆房子。

蹲在外面放风的几个混混正抽烟聊天呢,听里面闹得那叫一个欢,一个小子笑嘻嘻的问东子:“哥,咱叔可以呀,一把年纪了,没想到还有这身手呢?”

东子嘿嘿一笑:“这算个球啊,搞女人咱叔还是有一套的!”

外面的几个混混得意的想着,觉得现在李雪丽一定被胡喜顺扒光了,正躺在地上被搞的不要不要的。

一个小子冒坏,说咱们把卷帘门拉开瞧瞧得了呗,其他人大赞他这个主意好,等这几个小子眉开眼笑的把卷帘门打开,四人偷眼往屋里观瞧,瞬间全都傻掉了。

只见屋里哪有什么香艳的画面呀,胡喜顺正头顶南瓜又蹦又跳,王二宝就站在他屁股后,也不知道这傻子干嘛呢,随着他一挺肚子,胡喜顺立马就会飞高。

“哥,咱叔这是干啥呢?是……是和傻子演哈利波特呢吗?”一个小子傻傻的问。

“……”

看着胡喜顺和王二宝那样子,门口几人全迷糊了。

过了好一会,东子才反应了过来,他猛地在说话这小子的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急的大叫:“演你妈个头,叔被草了,快走!!”

随着东子的喊声,这几个人呼啦一下就往里跑。

王二宝心里正郁闷呢,他刚才就想踢胡喜顺的蛋,却没想到自己的脚被他夹住了,这老家伙夹的还挺紧,拽不出来,也拔不出去,正发愁呢,一抬头,就看见门口那几个混蛋也进来了。

王二宝吓出一身冷汗,心想坏了,四打一,敌众我寡呀!

“叔,你挺住,你没事吧!”

东子等人边跑边叫,胡喜顺听见他们的声音,人在南瓜里真叫个泪流满面。

胡喜顺呜呜的哭着,心想你们他妈的可算进来了,再晚来一会,老子都被傻子玩开花了,你还有脸问我有事没事,我他妈……

胡喜顺躲在南瓜里哭着,他活了快五十年了,叱咤一条街,啥时候被人这样欺负过?

等东子他们把胡喜顺从王二宝的脚上拔下来后,东子亲手摘了他头上的南瓜,低头一看,只见胡喜顺那模样太惨了。

胡喜顺整个人就像是钻了屎盆子似的,满脸焦黄焦黄的南瓜汤,还有大把的鼻涕和眼泪。

“东子,呜呜呜……是爷们,你……你就给老子干了他!呜呜呜……”

胡喜顺说着,嘴唇哆嗦嚎啕大哭,想着刚刚的奇耻大辱,他两眼发指,气得眼皮一翻,竟是哏喽一声人休克了。

看着胡喜顺那副惨样,东子四人是直冒冷汗呀。

他们瞧瞧傻乎乎盯着他们的王二宝,心想傻子就是个傻子,竟然连男人你都搞,这也太可怕了!

王二宝此时心里很委屈,他哪能不知道东子他们想什么呢?

他心说妈蛋,谁搞男人了?那老王八蛋夹了老子脚,这事能怪我吗?

这事不管怪谁,反正东子他们动手了,这几个小子也是平日里野惯了的主儿,他们向王二宝靠近,挥拳便打,王二宝嘴里傻不拉几的只哎呦,他护着脑袋四处乱跑,东子等人骂的穷凶极恶,可偏偏这傻子像泥鳅,根本打不着。

就在店里上演躲猫猫大战的时候,回屋换衣服的李雪丽也下楼了。

她一看王二宝被四个人追着打,顿时站在楼梯口急的大叫:“你们干什么呀,快住手!别打了,他是个傻子,别打了,别打!”

李雪丽急的直跺脚,刚想再叫,她一低头……嗯?!正看见地上满脸屎黄,口吐白沫的胡喜顺在浑身乱抖……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