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主角是陈峰方心怡的小说by亵渎《我在卫校的幸福生活》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0 18:02

寒冬腊月闹书荒,要看书,找花生!花生小编近日带来这本现情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陈峰方心怡,目前此书正处于连载中状态,一起来阅读阅读:白静是新老师,新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很关注学生。不管学生爱不爱读书,新老师都会很关注学生。也就是说,如果我撒一个跟学生有关的谎,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我在卫校的幸福生活

推荐指数:8分

《我在卫校的幸福生活》在线阅读全文

我在卫校的幸福生活第15章卫校女厕刺激的一幕

可惜,我没有分身术,只能快速做出决定跟那一边吃饭。

衡量了一下,我决定还是先去陈雨荷家吃饭。至于白静这顿饭,放到明天吃。

现在问题来了,怎么才能让白静心平气和的把今天的聚餐改到明天晚上?

硬是想了半个小时,我才想到一个好办法。

白静是新老师,新老师都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很关注学生。不管学生爱不爱读书,新老师都会很关注学生。也就是说,如果我撒一个跟学生有关的谎,问题应该不是很大。

想到这,我赶紧过去找白静。

白静一看是我,眉头皱了一下,说道:现在才五点不到,这么急着去吃饭啊?

我深呼了一口气,故作很是抱歉的模样说道:白静,对不起啊,有点小事情,今天不能跟你去吃饭了。

什么?白静也不管办公室还有几个其他老师,直接情绪激动的大声质问我。

她的这个表情,我一点不意外。

千金大小姐的脾气一般都是这样,没有什么可好奇的。

白静,你不要急啊,听我解释啊。我小心翼翼说道。

放我鸽子,这有什么好解释的?陈峰啊陈峰,你挺可以的啊,现在居然学会了放我鸽子了,你以前跟你前女友没分手之前,你也是这么放她鸽子的吗?白静一脸气呼呼的说道。

本来白静不这么说,我还想不起来,当初我在市人民医院的见习的时候,我还不没有跟我前女友分手呢。

看白静这表情,很明显不是因为我放她鸽子而生气,而是因为我没有待她像待前女友那样,她吃醋所以才气不可耐。

如果是平时,我会跟白静好好解释一番我和前女友的事情。可是,今天时间不允许,我只能是速战速决。

于是,我就只捡重点的说。

白静,你想多了,今天的事跟前女友一毛钱关系都没有,而是因为我班上一个女生出了点小事情,我必须要家访一下。你也是当班主任的,班上学生出现问题了,是不是该去家访关心一下呢?我故作很认真的表情说道。

白静愣了一下,气势一下子弱了下来。好吧,既然你是为了学生的事情放我鸽子,那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对了,我还不知道家访是个什么流程,今天刚好是个机会,你晚上回来,把家访经过写下来,然后我到你宿舍来拿,我想尽快适应我这个当班主任的角色。

白静这么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必须说没问题啊。

搞定白静,我就打了个的,按照陈雨荷给我的地址,去了她家。

到那的时候,方心怡已经到了,正在和陈雨荷老爸在那里开心的聊着呢。

方心怡一见我来,赶紧把陈雨荷拉到厨房去,说是去看看菜烧得怎么样,实际上是想让陈雨荷老爸跟我私下聊两句。

陈峰,既然是我外甥女保的媒,我就不跟你说假话了。本来我是对你不太满意的,因为你没有市区户口,房车也没有。可是,我外甥女说你人聪明,会来事,以后会有发展前途的,再加上我家雨荷要死要活的非要跟你,那我就勉强同意你们俩了。不过,有一点我必须强调下,你跟我家雨荷好,只能是做上门女婿,我家雨荷是不会嫁到你家去的。如果同意的话,你就跟我家雨荷好好处,如果不同意的话,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看着陈怀志一脸自我感觉良好的在那巴拉巴拉,我很想扭头就走,什么玩意?搞得跟豪门选婿似的,说实话,我还真对一个破文具厂不感兴趣。

不过,看在方心怡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反正就是敷衍的谈下恋爱而已,又不是马上做上门女婿。

知道了,伯父。我强压不悦说道。

别光说知道,既然你想做我陈怀志的女婿,那就要勤快点,以后卫校那边放假或者有空的话,就到我厂里面去帮忙,听到没有?陈怀志倚老卖老的表情跟我说道。

我还能说什么?只能说知道了。

再聊了一会,方心怡和陈雨荷端着菜进来了。

本来是准备喝酒的,可是陈怀志居然来了一句,某人没带酒来看我,哪里有什么心情喝酒啊?

我气得不行,很想对怒陈怀志几句。我现在还不是你的上门女婿,凭什么买酒给你喝?就你那小人得志的样,我怎么可能给你酒喝?

方心怡是酒场老江湖,知道事情不对劲,赶紧眼神示意我忍住。

最后看在方心怡的面子上,我忍了。

一顿饭在很压抑的气氛下吃完了。

我想走来着,哪知道,方心怡偏要让我跟陈雨荷到房间去聊一会,还说她会开车送我回学校。

陈雨荷更是不客气,直接把我拽起往她房间拉。

没办法,我只能去了陈雨荷房间。

房门一关,陈雨荷赶紧跟我说对不起。

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雨荷,好好的,你跟我说对不起干什么?我微微一笑道。

怎么说呢,陈雨荷虽然是胖,可是,跟陈怀志那个德行一比较,也不是那么讨厌。

陈峰,我是替我爸说对不起的。我以前说过,我老爸这个人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的人,你别往心里去。陈雨荷一边说,一边帮我倒了杯水。

我不气。我平静的回了一句,看在陈雨荷真心道歉的份上,我决定不计较。

嗯,那就好。对了,陈峰,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不?陈雨荷羞羞涩涩的坐到我身边,好像一座小山压过来一样。

还能有什么打算?就在卫校慢慢熬呗,熬个高级职称也就算人生圆满了。我漫不经心的敷衍道。

我跟陈雨荷只是在逢场作戏,不可能把心里话跟她说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不当老师?陈雨荷试探的问道。

不当老师?那干什么?我好奇心也上来了。

那个……陈峰,我是这么想的,我们两个在卫校当老师,也就那么回事。要不,干脆我们辞职,一起到我爸的文具厂里做事,肯定要比在卫校赚得多。

如果是白静说这样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答应的。可现在说这话的是陈雨荷,我就一点兴趣都没有。

一个德行烂得不行的老爸,一个是胖得不行的女儿,不要说是一个小小的文具厂了,就是金山银山,我也不想要。

不过,我也就心里郁愤了一下而已。

不管怎么说,陈雨荷这么说,也是出于好心。

我就是再不愿意,也不能直接拒绝别人的好意。

想了下,我跟陈雨荷说道:雨荷,你这个设想,挺不错的。不过,没必要急于一时。我们还年轻,先在卫校待几年,把为人处事的一些技巧学好了,再去文具厂帮你老爸也不迟。

我态度表现得很诚恳,陈雨荷第一时间相信了。

再聊了一会,方心怡在楼下喊我该回学校了。

于是,我就起身要走。

陈雨荷脸刷的一下红了,很是害羞的说了一句,那个……就这么走了。

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傻乎乎的问了陈雨荷一句:还有什么事情吗?

陈雨荷脸越发的红,呼吸也很是急促。

没……没事……你走吧,要不然太晚了回去不好。陈雨荷一脸的恋恋不舍道。

陈雨荷这么说了,我也不客气了,直接下了楼。

直到上了方心怡的车,我才猛然想起来,刚才陈雨荷那番表情,好像是在暗示我吻她。

天那,这么明显的暗示我居然不知道,我真是个猪。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我就是知道了,估计也不会吻的。没别的原因,陈雨荷太胖了,哪怕那个吻是她的初吻,我也不想吻。

也许男人都这样,都是视觉性动物。一个是身材曼妙的女人,一个是肥猪般的女人,在男人眼里,高下立判。

方心怡一边开车一边跟我聊天,陈峰,觉得我舅舅怎么样?

还可以吧,就是感觉有代沟,我不痛不痒的敷衍道。

代沟肯定有的,你们两个年纪差那么多,一个是当老师,一个是当老板,当然有代沟了。不过,陈峰,我跟你说实话,你也不要想不通。只要你能委屈求全,我舅舅那么大的一份家业,迟早是你的,绝对不比你在教育系统混的差。我舅舅这个人的脾气就是这样,喜欢对怒人,不给人面子,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谁叫他有几个小钱呢?方心怡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微微一笑以示回应。

从道理上讲,方心怡说的一点没有错。

不过,我不想这么做。

主要是陈怀志这个人,我觉得他这种小人得志的性格,注定走不长远,我没有必要把我的委屈求全给这么一个走不远的人。

再一个,陈雨荷又不是倾国倾城,我就更没有必要委屈求全了。

不过,看在方心怡和白正峰的面子上,逢场作戏我是会继续的。

本来,方心怡想把我送到宿舍门口,我婉言谢绝了,主要是怕白静在门口等我。

我就提前在校门口下车了,然后走回宿舍。

从学校门口走回我宿舍,中间要经过一个女厕。这个女厕,平时也没有女生到里面上厕所,就只有白天她们上完实验课才会进去下。

像往常一样,我慢悠悠经过女厕。

突然,朦朦胧胧中,我好像听到女厕里面有声音。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呢,怎么可能呢?大晚上有人跑进实验室女厕所,那人不是有病吗?

我不理,继续往宿舍走。

可是,女厕里面声音越来越大,听声音,好像是个小女生的声音,还有男人的声音。

男人的声音我不熟悉,可是小女生的声音,我隐约听过,好像是隔壁班的班长,以前代过她们班几节课。对这个班长还是有点印象的,挺漂亮大方的一个小女生。

好奇心驱使下,我偷偷摸到厕所门口去了。

卫校实验室这个女厕所,是整个卫校最破的一个厕所,门顶上都有一小块板子都掉了。

透过门缝隙往里面那么一看,我以为我眼睛出问题了,怎么可能真的是她呢?

里面赤身果体,nai子晃得厉害的那个小女生不是别人,真的是隔壁班的班长。

男的我仔细看了一下,好像是学校食堂打菜的韦师傅,一脸尖脸猴腮,瘦得跟麻杆一样,要多丑有多丑。

我瞬间只有一个感觉,妈的,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这个班长是不是脑袋有问题啊?怎么就心甘情愿让一个没有多少钱的食堂打菜师傅搞呢?难道是他活好?应该是的,要不然,我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我屏住呼吸,认真听两个人谈话。

韦师傅说,小琴,我本来说去我宿舍搞,你不同意,我还以为你想让我去开宾馆呢。哪知道,你选了这么个地方,又脏又破。

梁小琴嗲声嗲气说道,难道你不觉得现在很刺激吗?

说完,梁小琴就一个劲的用两颗饱满挺拔的水蜜桃往韦师傅身上蹭,那小眼神sao得不像话了。

妈的,我以为我们班上的那几个女生已经够sao的了。哪知道,梁小琴sao得都快赶上潘金莲了。要命的是,她现在还仅仅是一个学生。

不要说他们两个刺激的动作,就是光看一眼梁小琴那sao气冲天的眼神,还有那让人想入非非的卫校校服,我就受不了,下面涨得厉害。

韦师傅也是被梁小琴的两颗水蜜桃蹭得是面红耳赤,他下面那玩意也跟我的差不多。

二话不说,韦师傅大声喊了句,小sao货,我来了……

韦师傅一声高喊后,双手高高的把梁小琴抱在了怀里,紧接着就……

我那叫一个惊讶,卧槽,男女之间还能用这个姿势啊?不错,我又学了一招。

说实话,我在门缝里看的那叫一个兴奋与刺激。

韦师傅和梁小琴搞的那叫一个high,压根就想不到大半夜的有一个我在门口偷窥。

我以为我会这么一直兴奋的偷窥下去,哪知道,好好的,厕所角落里爬出一条草蛇出来。

怎么说呢,实验室这个女厕,旁边就是乱草堆,厕所又破,爬条草蛇进去也不是什么稀奇事。现在问题是,韦师傅和梁小琴搞得正火热,哪里会发现有蛇进来?

这条草蛇游得那叫一个快,不一会就游到了韦师傅脚下。

虽然本地草蛇毒性不怎么强,可是,真要被咬上一口也够呛。

情况紧急,曾经身为医生的我,也顾不得那么多,直接闯进厕所。

韦师傅背对着我抱住梁小琴的,自然而然,我一进厕所,梁小琴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这下,梁小琴吓得不轻。

本来梁小琴那两团白嫩嫩的肉,就因为害怕上下晃得厉害,再加上韦师傅背对着我,不知道我已经进来了,依旧托着她两边屁股在那里剧烈的运动。如此这般,越发的让梁小琴胸前那两团白嫩嫩的肉甩得厉害,我鼻血都快要喷出来了。

陈老师……你……你……梁小琴脸色涨红,语无伦次的喊道。那两只勾住韦师傅颈脖的手,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