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星火的小说-锦簇花团阿正苏瑶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0 17:03

星火作者的锦簇花团小说最近非常有名,该小说的男女主角是阿正苏瑶,这是一本非常刺激的男频小说,看完还想看:我斟酌了一下,说:“我说出来,你不要乱传,嫂子家里有两个不成器的兄弟,坑蒙拐骗赌博打牌,这次回去,他们在独唱一下子输了十二万,就天良丧尽的想把嫂子卖了,还好,我醒悟的及时,把人救了回来,我有一个朋友,帮我嫂子请了吴松市最好的心理医生,嫂子在那边开导呢。”“这样啊。”柳如是点头表示理解,不过她却突然问我:“那你晚上,要来睡我的房间吗?”

锦簇花团

推荐指数:8分

《锦簇花团》在线阅读全文

锦簇花团第二百七十章睡我的房间

靠!

我的呼吸马上急促起来,不会吧,我虽然还没有把子孙送出去,但擦边的事情已经干了不少次了,这个声音我听起来很熟啊。

而且作为一个男人,你就算你真的没有和女人那什么过,那也应该看过来自于日本的那未满十八岁不能说的玩意儿吧,那里面的某些声音,是男人都熟悉,都懂,都会想入非非。

所以我惊讶的听着那边哗啦啦的水声,心里面一阵阵的躁动。

是嫂子在自己安慰自己吗,但是嫂子平常好像没怎么这么弄过,叶紫那女人,和嫂子磨镜子也不止一次了。

我喉咙干渴得咽了咽口水,忽然听到那边的女人惊讶的说:“谁?”

这个声音我一听就听清楚了,是陈雁秋!

我的天,陈雁秋这女人,竟然在自我安慰,这可真是让我跌破了眼镜。

我咽唾沫的声音惊扰到了陈雁秋,这女人那边到处的找着什么,估计是在找是不是有人在偷偷录音,或者是做别的坏事呢。

我吓到了,退回来一看,靠,我耳朵贴上去,竟然真的点了一个录音按钮,到现在还在录音。

“玛利亚,刚刚是不是听到了有什么声音?”什么都没有找到,陈雁秋犹自不相信的问自己的保镖。

“没有啊小姐,我刚刚在外面看比赛,没有任何人出没的痕迹,红外里连一只老鼠都没有。”玛利亚给出了一个绝对肯定的回答。

陈雁秋松了一口气,说:“苏小姐的心理治疗结束了没有?”

“还没有,我们特意把吴松市最好的心理医生,武女士找了过来,现在还在里面做心理舒缓治疗。”玛利亚的回答也非常清晰。

听到嫂子现在正在接受心理医师的安慰,我不由松了一口气,而且对方还是吴松市最好的的心理医生,还是一个女的,我不由的感觉陈雁秋虽然在个人性格上那么的强硬倔强,但是对咱还真的没得说的好。

只可惜,我这辈子不会去和陈家的人苟且在一起的。

陈诚那个人侵夺何继峰财产,私下里分赃就已经让我很不喜欢了,陈老爷子对我的预计也就是一个家族里面的打手,我才不去当替罪羊。

我赶紧挂断了电话,听那边的意思,嫂子还在和心理医生聊天,所以手机放在了陈雁秋的身边。

甚至更可能的是,嫂子晚上就和陈雁秋睡在一张床上。

想想陈雁秋这女人旁边没有人就睡不着的习惯,我觉得很有可能。

陈雁秋晚上搂着嫂子,甚至因为自己的睡姿恶劣,反而回去咬嫂子的胸口,我就感觉不行,这得赶紧把嫂子接回来,不然万一哪天陈雁秋把嫂子勾搭上了,直接跟我抢人怎么办。

既然嫂子那边的事情让我放心了,我就专心的考虑这边沈木莹的事情。

首先我肯定不能去问常伟,这孙子就是个贱骨头,但他老爹还是很有影响力的,我对付他只有打到他贱骨头舒服了,他才会说出来,那指定惹他老爹不高兴。

所以,还是得找一些类似于百事通的人问问。

这样的人,我挠挠头,还真想不起来。

我这样想着,一看表,下午四点,还没有下班,我就专门上楼,去我的办公室看看。

可到了我的办公室门口一看,竟然封闭了起来,里面有几个工人正在装修。

我不免想起来,燕芬芬说过要对我这边进行再多装,显得更高端一些,果然这办公室也要重新包装一下。

“不好意思,先生,请让一让,我们要把这个取下来。”

旁边的工人走了过来,我让开之后,他们搭起架子,把门口的催**三个大字的牌子给摘了下来。

而且还拆掉了门口额外的门框,似乎准备重新做一个更高大上的门面。

我看着这物是人非的地方,一个月以前,这里还有额外的几个房间,是给那些陆陆续续离开的老催乳师们准备的,但他们相继不是跑路,就是背叛之后捅刀子,也都消失了。

相反的是,我作为一个新人,反而留了下来,而且还被确立了更重要的地位。

真是让人不免唏嘘。

“阿正,你回来了。”

我突然听到了柳如是的声音,回过头,柳如是竟然推着小推车,在楼道那边出现。

我惊讶的说:“如是姐,你不是放假了吗。”

“在家里没有什么事情,很闲,而且隔壁那间破房子,已经转手给别人了,现在正在重新的装修,敲敲打打的对孩子不好,我跟叶姐提了一句,她就让我带着孩子住养生馆的客房里了,很舒适的。”

柳如是笑着走过来。

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温柔知性,惹人喜爱。

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养生馆的美女们都喜欢穿着短护士服,下面只有一条丝袜,正好勾勒出一个危险的弧度,让人想蹲下去,看看里面究竟有没有短裤,脚上呢,只有软软的小白拖鞋,能看到粉红色的丝袜包裹的足跟在裸露在外面,危险的好看。

可能还是因为养生馆里面只有女人出没,就算有维修工出没,也有保安看着的原因吧。

这里的女人,还是比较缺乏警惕性的。

当柳如是走近之后,我看到婴儿车的摇篮里面两个孩子正在吱呀吱呀的叫,我不由笑着说:“两个小孩子看着比大人精神多了。”

“嗯,每天那么好的营养喂着呢,对了,苏姐姐怎么没有跟你一起回来啊?”柳如是看我一个人站在这里,有些奇怪的问我。

我觉得柳如是可能刚见面的时候就想问了,不过很有礼貌的先问个好。

我斟酌了一下,说:“我说出来,你不要乱传,嫂子家里有两个不成器的兄弟,坑蒙拐骗赌博打牌,这次回去,他们在独唱一下子输了十二万,就天良丧尽的想把嫂子卖了,还好,我醒悟的及时,把人救了回来,我有一个朋友,帮我嫂子请了吴松市最好的心理医生,嫂子在那边开导呢。”

“这样啊。”

柳如是点头表示理解,不过她却突然问我:“那你晚上,要来睡我的房间吗?”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