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陆九李梦月棺材匠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20 16:32

最近一本叫《棺材匠》的小说横空出世,吸引了一大批书友们纷纷围观,本站为你提供《棺材匠》的在线阅读地址,不要错过了。棺材匠第73章 术人。我卸掉他的环节,然后抓着他的胳膊,然后抬腿一脚直接把这家伙踹到玻璃展台里。

棺材匠

推荐指数:8分

《棺材匠》在线阅读全文

棺材匠第73章 术人

一脚把这东西踹出去,然后我绕道展台的玻璃橱柜那里看了一眼他的脖子,脖子上面有两个血窟窿,已经有一些发黑**。

僵尸还在不断挣扎,我看了一眼陈老头,陈老头也准备迈步走进来,陈海峰看他脚步有些趔趄,立刻跑过去扶住陈老头,让他稳住脚步。

与此同时,我突然发现陈慧敏拿着一把枪对准了我,我寻思这姑娘怎么就把枪口对准了自己的革命战友,你这可是不地道的。

而她身边的其他特警也大喊起来:“快点跑,你身后的尸体又活了!”

这声音声嘶力竭,如丧考妣,我看了一眼脚下,果然看到一个影子摇摇晃晃朝着我走过来,我皱着眉头,眼看着影子已经走近我的身边,我猛地弯下腰,这家伙用一种非常暧昧的姿态,直接抱住了我的腰,与此同时展台里面的僵尸竟然挣扎出来了,那干枯的爪子直接朝着我的脖子插了过来。

现在我可谓是腹背受敌,背后有僵尸抱住我,前面有僵尸要来插我,可我还不至于束手待毙,我的棺材项链不在了,可是赶山鞭还在,我伸手摸了一把,就在腰间,我一把扯下腰间的赶山鞭,狠狠地用我的屁股一顶背后的僵尸,僵尸的指关节还没有僵硬,被我这么一顶,他顿时后退几步,然后趁着这功夫我直接抬起脚就是一脚,踹在在我面前的这具僵尸的腹部。

我脚下有一把椅子,扶手和椅背靠在地上,属于三点式,数学里面都学过三角形具有稳定性,我大脑飞速运转,心里断定这应该能承受住我的体重。

我踩在椅背上的一角,来了一个大鹏展翅,一跳足足有两米来高,这是我爷爷当初教我的,不过不让我随便用,因为我学的时候骨头已经长成,韧带也拉不开,没有拉过韧带,用这一招可能有危险。

可我现在哪里顾得上这么多,况且我爷爷当时就告诉过我,这一招主要针对的就是僵尸多的情况,这还是他经历过群尸拜月以后自己发明出来的一招。

我一跃而起,然后凌空一脚点在僵尸的肩膀,作为支点,双膝下跪,我本身身体的重量加上从上而下落下来的巨力直接作用在僵尸的双肩,我就听到咯嘣一声,僵尸的膝盖发出牙酸的声音,紧接着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他一跪下来,我的双腿立刻夹住僵尸的脑袋,与此同时腰背用力,在僵尸的肩头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旋转,直接把他的脸从前胸扭到了背后。

这叫做踢星腿,我爷爷那个时候可以一连踢出七脚,在空中六次借力可以跳到七八米的高度。

而我就只能踢出两脚,不过对付这样的小角色也够了,扭断这个僵尸的脖子,我身后还有一个,他直接朝着我抓过来,爪子朝着我的腰际抓来,我敢肯定,他这一下子抓实了肯定能把我的腰撕下一块皮肉。

我手中赶山鞭的把手猛的往后一捅,一下子捅在腹部,紧接着我来了一个托马斯全旋,身体旋转了一圈,抡圆了胳膊狠狠地就是一个大嘴巴,直接把这僵尸扇的来了一个空中转体两圈半。

陈老头都看蒙了:“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给僵尸扇大嘴巴,你信吗?”

陈海峰连忙点头:“以前和我说我肯定不信,现在你和我说什么我都信!”

不过虽然是把僵尸扇出去了,我也不是那么好受,我的手掌现在就感觉火辣辣的,不过这僵尸已经被我打懵逼了,站在那里怯生生的看着我,就像是受了气的小媳妇,压根就不敢靠过来。

“她还没有彻底泯灭人性,应该是中毒不深,还可以救醒,不要伤她性命!”

听到这句话,我点点头,然后过去准备把手里的赶山鞭把她的手捆起来,怕她再继续伤人。

我一过去,这家伙还准备要攻击我,我看她还要动手,我高高把手扬起来,她看我还要打她,她立刻缩着往后退了两步。

我把她捆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僵尸面目俊秀,还他娘的挺好看。

我这才发现她是女的,陈老头来到我身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颈动脉,然后对我点点:“的确没有死,还有脉搏,带到我的店里,我们想办法给他祛毒!”

陈海峰现在也挺高兴的,毕竟是第一次看到我们亲自动手对付僵尸,我看这家伙还有点兴致勃勃。

“我从没想到小陆的身手竟然这么好,要不要考虑考虑加入我们刑侦处做警员?”

我对他摇摇头:“陈处,如果在您的手底下就要做这样的事情,那我还是算了,我就算是赚了钱,我也没命花啊!”

这时候,一个声音小声嘀咕道:“陈处,咱们这应该怎么定案,就写僵尸杀人恐怕是不好吧,要不咱们抓个猪仔?”

陈海峰皱着眉头道:“市法医中心的负责人就在这里,你还用问我哦,直接定案狂犬病发作伤人,然后被击毙,一会送到法医中心解剖,然后直接火化就行了!”

这家伙说的非常娴熟,我看他应该是经常做这样的事,我对他投去一个鄙夷的眼神,他对我嘿然一笑,没有说话,这个小警员立马去写报告。

剩下我们几个本还想要再回龙府,却不曾想陈老头非要回县城,说是要给这个姑娘祛除尸毒,免得真的尸变。

我们这也没什么事,就跟着陈老头一起去县城的店铺了,陈慧敏开了一辆车,陈海峰也开了一辆警车。

回到县城,已经是十点多钟了,陈老头的店铺铁将军把门,门口还坐着一个人,怀里抱着一把刀。

看到这个人,陈海峰立刻皱紧了眉头,走过去准备叫醒这个人。

而辰封拦住了他:“别过去,那是术人!”

所谓术人,就像是蛊师,或者是出马仙,他们全都是术人,和我们这种吃阴阳饭的阴人不一样,他们更加残忍暴虐,当街杀人,并不是不可能。

陈老头走过去,看了一眼这人,摇摇头:“是蛊师,的确是术人,该不会是找你们的吧?”

他说着,打量着我和辰封一眼,我心里咯噔一下,之前的确是见到过一个蛊师,就是在巫山里,那个姑娘就是蛊师。

陈老头对他道:“这位同道,不知道你在我的店铺准备做什么,难道是找我来做生意的吗?”

这家伙直接一抖,醒了过来,看样子应该是被吓醒了,下意识就把怀里的刀拔了出来,陈海峰动作也很快,直接从腰间拔出一把枪,对准了他。

一时间气氛有点紧张,陈老头对陈海峰摆摆手,这人怀中抱着的是一把苗刀,长度超过一米半,他躺倒在门口的确是拔不出来,应该是真的被吓坏了。

陈海峰收起枪,插在腰间,然后弯下腰对他道:“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准备做什么?”

“我是苗疆蛊师,是术人,听说这里有一位老前辈,特地来这里拜访,郴州辰家送喜失败,我们怀疑有僵尸遗留在这里,特地来请老先生警惕一点!”

陈老头看了眼这个蛊师,皱着眉头道:“年轻人,你是走着来的?”

“我随身带着苗刀,他们不肯让我上车,我是从郴州走到这边来的,不过因为出现事情比较晚,所以和辰家公子落下好几天时间,不过现在趁着喜神还没成大气候,咱们动手还来得及!”

陈老头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来来来,请进吧,你想必就是祝由十三科的传人吧,想必应该和辰家同宗才是。”

陈老头把我们带进店铺里,准备了茶水,他也喝了醒酒茶,然后才和我们聊天,辰封的确认的这个人,他是云贵王家,叫做王阳明。

而祝由科里面就包含了山医命相卜等等,包括赶尸,巫蛊,虽然是距离我们比较远,不属于同宗,可是还是认识的,况且我爷爷当初是云贵阴魁,属于整个云贵的话事人,那是和东北胡家在东北的地位是一样高的。

这家伙走路倒也算快,不知道用了什么术术,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就跑到了这里,这应该是辰家感觉到喜神遗失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差遣人来送信了。

至于为什么不是辰家的人来亲自送信,咱们不清楚,辰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没问过辰封,不过根据陈老头在饭桌上说的话,可以断定辰家肯定是出事了。

辰封进来之后立马问王阳明自己的父亲现在怎么样了,王阳明脸色不好看,对他道:“辰老身体不是太好,加上之前动用卜算术算出你的喜神有所遗失,气怒交加,现在情况更差。”

“不行,我现在就要回湘西,王兄,你在这里休息两天,还有一个姑娘感染尸毒需要你的帮助,有你在这里我也放心一点。”

“可是你”

“辰家这次在湘西折了面子,我要回去负荆请罪。”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