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二次亲密关系顾天逸陆遥小说在哪看-《二次亲密关系》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20 15:41

最近都在找濯蝶雨作者的小说《二次亲密关系》,小说讲述了顾天逸陆遥的故事,小说是来自珊瑚的一本都市小说,让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女频小说小说吧:坐在角落里年龄看起来最大的女人,甚至还带着自家的小儿子来相亲。这样拖家带口的想要找个家中的顶梁柱,她完全能够理解,可从今日看来,大多数相亲的都是年过三十还未过门的姐们儿。错过了青春,就要着急的找人随便嫁了,真的是好事吗?

二次亲密关系

推荐指数:8分

《二次亲密关系》在线阅读全文

二次亲密关系第五章 初次登门

换了个街角的咖啡厅,两个老熟人终于面对面坐下,互相聊起了过往的这十多年,多少辛酸变故。

原来他们真的毕业后就奉子成婚,如今已有了一个十一岁大的女儿。

原来她毕业后就远赴海外进修,如今已是东城大学的教授。

若是当初……

“大学教授一定很辛苦吧?会遇上像我这样半途而废的坏学生。”顾天逸打趣,回想当年自己那个不成形的创新项目,若不是有陆遥这个学妹在,估计连项目结题都做不到。

“大学里谈谈恋爱也挺好的,追忆似水年华,要是当初我也好好谈个恋爱,现在也不至于跟你相亲吧?”陆遥同样开玩笑,“啊我们现在也只是叙叙旧,不算相亲了才对。”

“陆教授这么说,想来是看不上顾某人了?”顾天逸自嘲一笑,再次举杯,庆祝旧友重聚。

“我哪敢啊,你当年可是块香馍馍。”

当初亲自带她做课题的同门师兄,算她在内,不知有多少人倾慕他的睿智。当然,还有他清秀帅气的皮囊。

“那你说说,我当时那么香,馋着你了没?”他继续给她下套。

“别闹了,那会儿的事情,我大多都记不清了。”

“那现在呢?我这块中年陈香馍馍,是否还留了些许酱香?”

陆遥抿唇,故意岔开话,“那就要问问看今天和你聊天的姑娘们,有没有对你心动了。”

“小遥,我现在问你呢。”他一如从前的唤着,末了又示意,“我还能这么叫你吧?以前都这么叫,也习惯了。”

陆遥不知所措的摇了摇头,“还行吧,我看挺好的。”

“你也挺好的。”顾天逸莞尔,他正想着如何继续对话,桌上的手机竟不适宜的响了起来。

是顾天骐来电,这小子刚回去照看孩子,这么快就来了电话,顾天逸心中隐隐不安。

“喂,哥啊,实在实在是对不起!这俩孩子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刚回来的时候还挺好的……”

“什么?可欣出什么事了吗!”顾天逸激动的站起身来。

“可欣她不小心从楼梯摔下去了,不过目前没什么太大的情况,你别担心……”

顾天骐话还没说完,家里的一通电话插了进来。顾天逸一面给陆遥赔礼先行离开,一面连忙接了老妈的电话。

“老大啊,你妈这老毛病又犯了,现在特别的难受,你赶紧回来看看吧!”

“什么?可是我……喂?妈?”

顾天逸来不及答话,手机竟不适宜的自动关机了。这两头都是着急的主,让他一时乱了阵脚。

陆遥一惊,咖啡不小心洒在了裙䙓上,看他神色张皇也跟着站了起来,“出什么事了,需要我帮忙吗?”

“我女儿好像在我弟弟家里给摔了,现在我要立马赶着去看看情况。”

顾天逸眉头深锁,“现在伤的如何了还不清楚,孩子爷爷奶奶在家里也出了点儿状况,估摸着是我妈的腰疼病又犯了。”

“那要不,我先去照顾一下两位老人,在家里陪陪他们?你去看看孩子的情况,毕竟都是要紧的事儿,一个也耽误不得。”陆遥也不知该如何帮他,但看见顾天逸不知所措的样子,她无法坐视不管。

“好吧,对不起小遥,刚重逢就要给你添麻烦了。”顾天逸思索片刻,他如今倒也的确没了可以求援的对象,这便把自己的住址、父母的情况简单给陆遥交代了一下,再留了方才活动的个人资料,算是让她简单了解了他如今的现状。

“不必客气,你快去吧。”

见他走后,陆遥也打了个车去静心小区,她拿着手里的资料单细细看着,忍不住压抑自己今日失常的举措。

这是顾天逸的家事,她又何必要插手呢……

到了小区门前,陆遥才惊觉,这里竟然离东城大学只有两条街的距离,甚至比她租的公寓还要交通便捷。

“您好,请问九幢二单元是哪一栋楼呢?”看着林立的高楼,陆遥果断的想找保安问路,然而大爷解释了一通,七拐八绕的也没说个明白。

“我家就在那附近,要不我带你过去吧?”贾玫拎着菜刚从市场回来,举手之劳便开了口。

“谢谢。”陆遥感激一笑,见她拎了好些袋子,顺手帮着提了两袋鸡蛋。“您买这么多菜呢?也太辛苦了吧。”

“小妹,一看你就不是咱们这附近的住户吧?”贾玫笑了笑,示意着前面的招牌,“那是我家的饭馆,在这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的,有机会过来尝尝看啊?”

“好啊。”把鸡蛋带到店里,路遥便顺着贾玫说的地方走了,殊不知对方还在张望着自己的背影。

“老赵,你快看那个女的,你觉得像是什么个人?”

赵礼禾还没来得及放下打包盒,就跟着过来看陆遥。“怎么了,你认识啊?”

“不是,她面生的很,一来就问顾家住在哪儿,我看到她那纸条上留的地址了!”贾玫盘算着鸡蛋,继续揣测,“戴着眼镜很斯文的样子哦,我看也不像是他们老师啊,晓琪你见过嘛?”

赵晓琪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早已习惯了继母的八卦,继续吃自己的炒饭。

“说不准是保险公司什么的人啊,你好好操心自己的腰吧,瞎关心什么呀,还买这么多。”赵礼禾也不喜欢瞎打听,掏出账本核算起今天的账目。

“那是咱们饭馆畅销啊,你没听叮叮叮的每天那么多外卖单子吗?我不去买菜,你现在能数着钱吗?”贾玫瞥了老赵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你不会看人,她哪儿是什么保险公司的啊,我看有蹊跷。”

“你看那顾老大还很年轻的,一个人单着都两年了,总是早出晚归的不像个样子,谁知道晚上都干嘛去了。你别看那个女人穿的是正经,但是身上好浓的酒味,裙子上都撒的饮料水呢,谁知道是真正经还是假正经。”

“你啊,疑神疑鬼的,我看你头疼的毛病都是操心那么多事才给累着的!”老赵清点好账目,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关店了,“晓琪、子裕,你们俩赶紧上去写作业吧,学习搞不好,明天你们妈就该念叨你们俩了!”

孩子听了倒是乐意的很,连忙收拾书包就跑不见了,尤其是晓琪,昨天她在店里给贾玫甩脸色,被老爸批评了一通后,她今天就算受不住也要在店里陪子裕一起吃好饭,等待下达豁免释放的号令。

“快去写作业吧,今天咱俩的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别告诉其他人了,你也别担心那么多,就是一支铅笔而已。”

晓琪看他打开作业本一直不肯动笔,这才忍不住叫他放宽心。

“谢谢。”除了谢谢,小家伙好像再也不会别的话了,不过是一只铅笔,他像是受了多大的恩惠一样,一句句谢谢让晓琪觉得怪别扭。

见姐姐先上楼去了,父母也还在忙着收拾厨房,贾子裕连忙将书包里的铅笔掏出来,用胶带将铅笔黏在了饭馆座椅的下面。确认藏好了笔,他才连忙背着书包离开。

陆遥几番确认了手头的地址,总算是找对了地方。她紧张的敲了敲门,始终没有想好自己的开场白。

在陪护老人方面,她几乎没有经验,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逞能的揽下这个事。

“哟呵,怎么又来人了?”乔佳七还在忙着招呼客人,听见门响,又利索的答应:“来啦来啦!”

陆遥隔着门都能听到房间内的嘈杂,莫不是已经叫来了邻居看护?对啊,有这么多热心肠的邻居,她还来添什么乱?

“哟,这位小姐,您是……”乔佳七刚开门,就迅速扫过了陆遥,一眼便看见了她手头的相亲宣传单和顾天逸的个人资料。

“哎哟,这老刘不是说只有三个吗,考虑这么周到的买三送一呢?来来来,姑娘你也过来坐坐,咱们不着急,一个个的来啊。”

“阿姨,您不是病了吗?”陆遥看着对方吆喝的起劲,中气十足,一点儿也不像是犯病了的样子。

乔佳七热情的将陆遥直接领进了屋里,全然没听到她的疑问。

谁知这客厅里还有三个和她年纪一般的女人,一个个看到她的出现,都转过头来仔细审视着,神情各色。

“好了好了,咱们今天就先和你们四位姑娘聊聊吧?”乔佳七乐呵着,拉着老伴一起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乔阿姨,为什么这位姐姐手里的资料这么全活呢?我们可都没有拿到天逸的资料啊。”

近身的一个女人很快瞧见了陆遥手里的简介,二话不说就抢了去:“见者有份,虽说咱们只是相个亲,也要讲讲公平不是?”

“你们大概是搞错了,我不是……”

“姐姐你别紧张,我都闻见味儿了,酒壮怂人胆,大不了再找下一家就是了。”另一边一个体型较胖的女人凑了过来,让陆遥更是尴尬。

看来阿姨这是假意生病,给顾天逸折腾着相亲呢?

陆遥汗颜,若不是此刻她坐在这里,她远不知大龄剩女会这么滞销。

不知这些相亲堪忧的女人,还只是叫她姐姐的年纪……

坐在角落里年龄看起来最大的女人,甚至还带着自家的小儿子来相亲。这样拖家带口的想要找个家中的顶梁柱,她完全能够理解,可从今日看来,大多数相亲的都是年过三十还未过门的姐们儿。

错过了青春,就要着急的找人随便嫁了,真的是好事吗?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