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二次亲密关系》(顾天逸陆遥)小说阅读by濯蝶雨

发布时间:2018-12-20 15:41

连载中小说二次亲密关系是著名作家濯蝶雨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顾天逸陆遥,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都市小说二次亲密关系精选篇章:“妈,天骐他们情投意合,薛老师人也挺好的,年轻漂亮,您别这么说人家。”顾爷爷仔细看了看单子,倒也不反对,“天逸这么考虑也没错,你刚才不还抱怨这个家管不住吗?”“可是……”

二次亲密关系

推荐指数:8分

《二次亲密关系》在线阅读全文

二次亲密关系第二章 成绩风波

“得了,您犯着花痴,小心别忘了回家的路,我先走了。”没等她收拾完书包,晓琪就先一步走了。

“自然92,英语95,语文……”赵晓琪边走边算着自己的分数,这次期中考对她而言很重要,原本老爸对她就很苛刻,如今贾子裕那小子得了年级第二的好成绩,她如果成绩不够优异,老爸的眼里就只有那个外来的儿子了。

“姐姐?”

赵晓琪刚想到这,没成想竟然直接撞见了后妈接儿子回家,她尴尬的点了点头,就连忙跑进店里。

“晓琪回来了!”刚瞧见女儿进门,赵礼禾便招呼她过去,“来帮老爸看看,我这二维码怎么扫不动啊?”

“这么一小块辣椒皮粘在这,怎么扫的出来啊。”

不等赵晓琪开口,继母贾玫就先一步接过单子,拽起一张纸巾擦了擦。

“嗨哟,还是我的老板娘有眼力,这现在大家都扫二维码,我挂在窗口里面,人家扫不出来,硬是耽误了我好几个单子!”

“什么淘宝、支付宝、微信,咱们都多贴几个,让大家有的选择,总不会都扫不上不是?”贾玫笑道,擦了擦丈夫鬓角的汗。

“还是我媳妇儿会规划,快,子裕也赶紧把书包放下,尝尝爸爸今天的手艺!”

“我吃好了!”

不等大人再多言,赵晓琪就落了碗筷,其他人言语间她私下盛了小碗饭,自个儿先吃了起来。

“醋放多了,难吃死了。”

收拾了碗筷,赵晓琪就先上楼了,“我明天还有最后一门期中考,先回去了。”

“你这孩子,太没礼貌了啊!”老赵看女儿冷着脸,火气一下就窜了起来,“读死书,成绩不见长进,脾气倒不少!”

“老赵,孩子功课紧张,还要忙着考试,你就别发火了。”贾玫拉住他,又赶紧盛了饭,“你醋是放多了些,我一会儿再给你好好说说。”

“唉,这孩子真是气死我了。”赵礼禾叹气,末了赶紧看了看子裕,“你说说,你们娘俩以前那么苦,子裕还被你教的那么懂事,成绩又好,这晓琪是姐姐,还那么不懂事!”

“我知道了,肯定是上周范琴琴过来叨叨了什么,那么小的孩子就带她去她那什么破养生馆,迟早把孩子带坏了!”

“那不是子裕上周闹蛔虫病吗,琴琴也是为了孩子好,帮咱们带带孩子。”贾玫继续打着圆场,赶紧拉老赵进了厨房里,避免让儿子听见。

“她那是在嫌弃咱们的炒饭店不干净,就她那个什么破馆子好!”老赵心急,话赶话的又想起了从前夫妻不和的过往,“我给你说啊,她这要是给咱们饭馆泼脏水,耽误了咱们的生意,我更是和她没完!”

“好了好了,赶紧做一碗新的给子裕吃吧,孩子还饿着呢。”贾玫将做坏了的饭盛在自己和老赵的碗里,又摘了些新的菜叶,准备给儿子重新做饭。

老赵尝了尝,“是酸了,多做些,一会打包一碗给晓琪带上去。”

夫妻俩没再多说什么,盘算了一下今天店面的收入,贾子裕一如往日,全程沉默着看书等开饭,默默吃饭,最后默默的先上楼回家继续看书做作业。

“这孩子今天又没说话?”老赵擦着桌,看儿子小小的背影走远,又回头问了问妻子。

自从丈夫酗酒争执后,医生便说子裕可能患了轻度自闭症,这贾玫果断的离婚与再婚,也都是为了儿子的病情。

贾玫思索着,叹气摇了摇头,片刻又惊醒般,“他叫了姐姐。”

……

“爷爷奶奶,我回来了。”

同样的静心小区里,顾可欣推开家门,却只能看到爸爸妈妈的照片。

妈妈去世后,爸爸忙的像也消失了一样,早出晚归的不见人。

“可欣回来的正好,快去洗洗手吃饭了!也叫你爷爷过来!”奶奶乔佳七端着排骨汤吆喝着。

看着满桌的菜,可欣瘪了瘪嘴,“不想吃,我减肥。”

“多大的孩子啊,就减肥?”奶奶还没来得及拽住这妮子,她就落跑的蹿回了屋里。

“可欣快吃饭,小心长不了个头啊!”乔佳七摇了摇头,回头一把抢过老伴手里的遥控器,“你也快吃饭,你又钻不进去陪人家国家队打球!”

“局点了!等会儿!”

爷爷别的时候都好说话,唯独到了看乒乓球赛的时候,谁也别想打断他。

“唉,我照顾你这么个老顽童都顾不过来,这小祖宗也正是最能折腾人的时候,天逸成天就知道加班,我这么个退休老婆子,哪里管的过来这个家啊。”

见他爷孙二人都没有吃饭的心思,乔奶奶索性也撂了活儿,掏出手机开始算起了下周的运势。

菜渐渐凉了,也不见有人叫饿,直到顾天逸提早回了家,见着一桌没动的菜,和一屋子自顾自乐的人,似乎也没人在意到他的归来。

“爸妈,这菜怎么都没见人动呢?”他顺手尝了块红烧肉,思索了会,决定还是将手头的单子递给二老。

“哟,我这摩羯座下周运势很不好啊?”乔奶奶紧张的站起来,扶了扶镜框,正撞上儿子走来,“啧啧,或有家庭变故,咱们家还能再糟糕到哪里去?”

顾天逸一个激灵,手上的单子没拿稳,“妈……我,我打算再婚。”

“再婚?和谁啊?”乔奶奶见儿子这般,立马将单子拾起来,站起身正好挡住了老爷子的电视,爷爷也没了看球的心思,同样凑了过来。

“这就是一个联谊会,几十号人轮番一对一的聊天,如果有看中的,私下里再交往看看……”顾天逸说的挺没底气,回头看了看女儿紧闭的房门,继而关切,“可欣怎么也不吃饭呢?她明天不是还有考试吗?”

“你可别打岔啊!”乔奶奶一把拽住儿子,“天骐那臭小子就是娶了个二手,你也要搞重组家庭了?”

“妈,天骐他们情投意合,薛老师人也挺好的,年轻漂亮,您别这么说人家。”

顾爷爷仔细看了看单子,倒也不反对,“天逸这么考虑也没错,你刚才不还抱怨这个家管不住吗?”

“可是……”

“妈!”天逸打断,态度坚决,“薛老师下午打电话过来,给我说可欣这次期中考试,英语、语文分数加起来都不及格,这马上就要升初中了,再这么放任不管,孩子的前途就全毁了!”

“加起来都不及格?”二老讶异,还在寻思着这分数到底低成了什么样,正巧孩子饿了,这会儿主动跑出来觅食。

“爸你回来了。”孩子察觉气氛异样,草草拿了包薯片就想开溜。

“顾可欣,你给我站住!”顾天逸难得的暴脾气,这么一吼,家里人都吓得安静了。

“过来和爸爸聊两句。”碍于孩子的面子,顾天逸拉着可欣进了里卧。

爸爸头一回使这么大劲,可欣忍不住叫疼,“爸爸你弄疼我了!不就是期中考吗?”

“顾可欣,我不管你别的,英语十六分?语文十二分?你打算给我个什么样的解释,别的科目多少分?你学你叔叔玩游戏拿成就啊?给我玩解锁新分数呢?”

可欣见老爸还会开玩笑,抿了抿嘴,索性直言不讳,“薛老师搞了个互助计划,这次期中考班里名次靠前的同学会和名次末尾的同学同桌……”

“顾可欣!”顾天逸差点被孩子气坏了,“这可是很重要的考试,你怎么能……”

“反正下周的家长会你忙着上班没空,丢不了你的脸。”

“你这孩子!”顾天逸气的忍不住抬手。

可欣吓得闭眼,却继续犟嘴,“你打我呀,反正我妈不在了没人拦着你!”

背后挂着一家人五年前的合影,看到妻子蒋恬,顾天逸的手又颤抖着收回,“爸爸不打你,好好准备最后一门考试。”

逃过一劫,可欣连忙后退了几步,但看到爸爸黯淡的眼眸,孩子心中隐隐有了一丝愧疚,“我下次会好好考的。”

没等顾天逸答话,孩子就跑开了。他揉了揉眉心,继而走出去叫父母热饭吃,“爸妈,等我找到了合适的,你们就先回家休息一阵吧,这段时间也辛苦你们了。”

“妈看到中意的,也会给你留个神。”

顾天逸惭愧,“谢谢妈。”

“谢什么,这孩子的学习和教育是第一位。”奶奶收拾着碗筷,又回想起这两日的消息,“我今天在小区遛弯遇到老李,他说他那孙子在高中除了学校学习,还要参加好多个竞赛考试,还有那个什么新计划的?说是假期能进大学提前教育,真是刻不容缓啊。”

“你可得给可欣好好的找个新妈妈。”

“……知道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