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我在会所遇佳人王凯旋孙倩by狐狸先森全文免费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2 09:03

我在会所遇佳人王凯旋孙倩by狐狸先森全文免费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小说主要讲述王凯旋、孙倩的爱恨情仇,内容情节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应该想知道在哪里阅读,下面给各位介绍一下!

>>>>《我在会所遇佳人》在线阅读<<<<

我在会所遇佳人小说

人的命,天注定,从小一帆风顺的我从来不相信命运的眷顾,可高考过后的一张诊断单让我相信了天意难违。

那一年,我母亲被确诊为肾癌初期,晴天霹雳般改变了我的人生。

父亲是国企的工人,我母亲是卖菜的小贩,家里一共只给我攒了娶媳妇的十万块钱。却远远不够高昂的医疗费。

手术费需要六十万,我和父亲问遍了所有亲戚朋友才借来了三万二,算上把家里的老房子卖了也不过能凑出二十多万。

可是,剩下的三十多万,又让我们上哪里去找?

出事前的那天晚上父亲和我说了最后一段话,他说儿子,爸没能耐,我一个月才挣三千多,干十年,不吃不喝才有三十万,可你妈已经没有时间了。

他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儿子,你妈起早贪黑的卖菜挣钱,养你长大不容易,就算咱爷俩去偷去抢也要把你妈救回来。

我哭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父亲离开前最后和我说他再去想想办法,这一去,却再也没回来。

然后第二天,父亲单位的领导找到了我,单独把我喊出去说我父亲卧轨死了。

后来我才知道父亲说的想想办法,就是这种办法,因为父亲是国企的工人,单位的死亡指标是一条命四十万!

我从来没有想到生我养我,为我遮风挡雨,替我出头摆事的父亲只值四十万。

母亲的手术很成功,却也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还有父亲用命换来的血汗钱。

那年夏天,我放弃了去北京上学的打算,去附近的工地扎钢筋,但一个月赚的三千多块钱根本付不起母亲高额的疗养费。

医生还说母亲的病情容易恶化,建议转院到北京继续调养,而我身旁的亲戚朋友却再没有人愿意往这个无底洞里面施舍一分钱。

就在我心如死灰,恨不得杀人放火的时候,医院里面认识的一位老姐向我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她叫柳姐,二十六七岁,长得特别好看,从穿着打扮就能看得出来出来不是一般人。

可风尘之中从不乏性情之人。

柳姐怜悯我,她和我说把老娘接到北京吧,她可以给我介绍一个每月能赚两三万的工作,足够为母亲治病了。

我想也没想到就答应了,我知道我一个刚刚高中毕业的穷孩子,凭什么去赚二三万?

但事已至此,哪怕是杀人放火的勾当,我也干了,因为从父亲走后我才明白一个道理,有些人,从不是为自己而活。

柳姐把我和母亲接到北京安顿下来之后,还顺手领着我去大学报了到,最后又把我领进了一个金碧辉煌的SPA会所。

从我踏入会所,看到里面那些红男绿女的一刻起,我就知道了自己的工作。

我谈不上帅气,但身材却比较好,或许是因为家庭的变故,原本稚嫩的脸庞上也多了一丝久经风霜的成熟,反而更有了一些男人魅力。

我很聪明,也肯吃苦学习,忍着万般心酸去和会所里面的女技师打情骂俏,学习怎么讨女人欢心。

我原本以为自己此后的人生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黯淡无光,直到我第一次上钟后才发现有些事情,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糟糕。

我的第一位顾客是一位美女,与网红脸截然相反的美,她美的自然,美的亲切,美的含苞待放惹人怜爱。

那天我进了包房的时候,她已经换好了浴袍,有些拘谨的坐在床边,哪怕生涩如我,却也看得出来这位美女是第一次来这种场所。

因为在我给她按摩完头部之后,要为她精油开背的时候,她扭扭捏捏脱下浴袍的模样是那么犹豫不决,虽然没有看到她那一刻的表情,但她娇羞中带着期待的身姿却可爱极了。

她的皮肤很白皙,昏黄的灯光衬托着玲珑的曲线映出她魔鬼般的倩影,嫩滑柔润的肌-肤完全不像二十七八岁的女人,反而像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吹弹可破。

可能是因为紧张的原因,我的手指只是轻轻从她背后划过,她都紧抓着床单忍不住的娇喘颤抖,任由我摆布的模样像一个充气娃娃。

因为后面的按摩项目更需要顾客放松的原因,我只好和她聊了聊天,我说美女,出来玩就是为了享受,美女你不用紧张,放松一些才会更舒服的,您放心,来我们这里就是放松,您做的是至尊帝王套餐,就一定要让您享受至尊帝王般的服务,我们会所里面的至尊帝王套2888,并不仅仅是全身按摩那么简单,我想,她心里也一定清楚。

可是我怎么也想不明白,像她这么漂亮的女孩为什么也会来我们这种会所?

我的嘴很甜,几句话就让她放松了一些,可是想起之后的项目,我又变得有些拘谨了。

就在我有些尴尬着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帮她脱下裤子为她按摩的时候,她突然怯生生的扭头问我:“咱们…咱们家有没有那种服务?”

“那种服务?”我眉头微皱,面对这样清纯可爱的美女,我竟然没反应过来她说的那种究竟是什么。

我说:“姐,你说的是哪种?咱们家服务特别全,就是来放松的,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就是那种……”她低着头又补充了一句,这我才恍然大悟,我说有啊,加个钟就行。

我话刚说完,没想到她想也不想的就点头答应了,我从没有想到赚钱既然如此简单。

可当我走到她身前的那一刻忽然发现她的眼睛中布满了委屈与不甘,自己既然嘴贱的问了一句,姐,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地方?

我这句话说完之后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就见她眼泪刷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哭的是那个凄凉,可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既然捂着嘴从包房里面跑了出去。

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失去了我的第一位顾客,还是一位风华绝代的大美女,她走之后我悔的肠子都青了。

可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件事过了不久,我竟然在大学校园里面遇到了她。

开学那天,我和她在教室中四目相对,都能从对方的眼睛中看到无比的惊讶。

因为我没有想到她竟然是我们大学教我们课的老师,更想不明白像她这样的绝代风姿,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

四目相对的瞬间互相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愕,但这也只是短短一瞬的事情,我们不约而同的移开了目光,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孙倩,是我们传媒大学最漂亮的美女老师,追她的公子帅哥能从我们传媒大学排到地铁站。

但越是这样,我却越好奇那天她为什么会去那种地方?

毕竟像她这样风姿绝代的天之娇女如果真想要男人了,不知道有多少帅哥趋之若鹜。

其实我觉得自己挺善良的,哪怕是知道了孙倩老师的秘密,还是装作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恐怕换做别人早就去威胁孙倩老师做一些坏事,或者是满嘴胡咧咧了。

可是,有时候运气如果来了,哪怕想挡都挡不住,流水无情,怎奈落花有意?

那天下课之后我像普通学生一样准备去食堂吃饭,孙倩却偏偏把我叫到了一旁,要请我去外边的饭店单独吃一顿。

我也不傻,立刻猜出来了她只有两个意思,要么是想睡我,要么是想让我替她保守秘密。

刚到了饭店,她就单刀直入的告诉我那天的事情绝对不能说出去,不然就要让我好看。

我看着她嘴角上扬,反常的露出了原本属于天子娇女的高傲,完全没有了那天在包厢里面被我挑-逗的青涩娇羞的模样。

“老师,替你保密也可以,不过最起码也要给我一些…..好处吧?”不是我太过阴损,只是太缺钱了,母亲还躺在病床上等着我去交医药费,即使我知道,这样做会受到道德的谴责,可是这时候如果不敲诈她一笔,我的母亲又怎么办?

“好,支付宝给我,我这就给你转五万块钱。”她冷冷的开口,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我心中一喜,没看出来她还真是一个小土豪,我又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她说:“老师,五万块钱未免也太少了一些吧。”

我没有想到她既然没有生气,竟然还领会错了我的意思,她眼神恍惚了一下,咬了咬嘴唇,似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你们臭男人都一个德行,今天晚上你去如家开好房间等我,完事之后我再给你五万块钱!”

“不过今晚过后,你如果再敢纠缠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她又补充道:“还有,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能拿十万块钱堵住你的嘴,就能拿出来二十万让你再也长不了嘴。”

她说完之后,起身领着高端奢华,我也认不出牌子的名牌包包踏着高跟鞋“嗒嗒嗒”的走了出去。

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能遇到这样的好事,不仅能白捡十万块钱,还能和我们学校最漂亮的美女老师来上一发,这种心情,感觉酸爽的同时,也莫名的有点忧伤。

只是,当我刚走出饭店的时候,却不曾想被一个开着奔驰的中年男子给拦了下来。

那男的看样子三十岁左右,穿的西装革履的像一个文明人,可是还没等我看清他的长相,他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了我的脸上。

“小兔崽子,丫儿还敢和我抢女人,也不看看你个操性!”

后来我才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叫徐超,是孙倩的未婚夫,他一拳打在我脸上之后对着我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原谅是我个怂逼,更原谅我肩上背负的担子太过沉重,压的我渐渐没了男人的热血,也不敢再热血。

徐超很弱,像个文弱书生,抓着我的衣领打了我十多拳,愣是没把我打倒在地。

我心中清楚,我如果还手,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念书的时候我不仅是学校里的小霸王,打架斗殴更是常态,暑假扎钢筋更是把我的身体淬炼的精壮无比。

但人在屋檐下,又能如何?

“哥,哥,你别打我了,这肯定是一个误会,我是….我是孙老师的学生,老师觉得我比较可怜才把我喊出来安慰我的。”

我不敢还手,双手护着头不停的开头解释,任由徐超连踢带踹的把我逼到了墙角,还是不停的打我。

“草泥马的,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谁,下次别让我看见你和倩倩在一起,不然老子找人弄死你!”

徐超打的累了之后,又拽着我的衣领趾高气昂的威胁着我,那模样,就像是我真的对孙倩做了什么一样。

我当时就火了,我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我知道他肯定是看我没敢还手才会觉得我好欺负。

我猛然把徐超推开,指着他说:“别欺人太甚,我说了我是孙老师的学生,不信你就去学校里面问去,我告诉你!你再敢碰我一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哎呀兔崽子你还能耐呢?”徐超可能稍微有些忌惮,并没有敢在冲过来动手,可还是趾高气昂的对我说:“小兔崽子,我警告你离她远点,下次再让我看见你和她在一起,就不是只打你一顿这么简单了。”

说着,他拍了拍衣袖又鄙夷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要上车离开。

“打完我就想这么拍拍屁股走了吗?”我笑了,我虽然穷,更不敢惹事,但我还真就不怕挨打,我惹不起他,但我讹的起他!

我是不敢还手打他,但我敢讹他,不仅要讹他,晚上我还要好好报复报复他。

那时候我虽然还不知道他是孙倩的未婚夫,但他既然能冲过来打我一顿,肯定和孙倩有着不寻常的关系。

可他一定不知道,我虽然没和孙倩有着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但我却知道孙倩的秘密,一个让孙倩在今天晚上心甘情愿补偿我的秘密。

他打我的时候我就想好了,今天晚上我去多买点性药,他打的我越狠,我晚上干的她越狠,我他妈干-死她。

“小逼,你还想咋地?”徐超被我逗笑了,侧着身子不屑的看着我。

“还能咋地,法治社会了哥哥,要么报警,要么赔钱私了,谁也不是好欺负的。”我抹了抹鼻子上流出来的鲜血,惨然一笑。

“我草泥马,你真是给脸不要脸了!”徐超挽了挽衣袖,再次怒气冲冲的向我走了过来。

我知道徐超又要动手,为了躺在病床上的母亲能够得到更好的调养,此时已经做好了挨打的准备,看着他身上的名牌服饰和奔驰座驾,一定是个有钱的贵公子,他打我越狠,我越能狠狠的敲他一笔!

不仅如此,到晚上的时候,我还要把现在所受到的屈辱全都发泄在孙倩的身上,来弥补我身体上所受到的伤害。

徐超冲过来卯足了劲就又对我是一阵拳打脚踢,我任凭他对我连打带骂,愣是一下没还手,还刺刺不休的说要让他赔偿,还扬言要报警。

若是换做以前,我早就大打出手了,何曾受过这样的委屈?

渺小的身份和地位,肩膀让沉重的担子,让我泯灭了自己的良知和身为男人的血性。

只是,面对我的威胁,徐超不仅没有停手,反而是打的更起劲了,对我拳脚相加,疼痛感顿时漫布全身。

面对徐超的不依不饶,我心里别提多搓火了,怒火也慢慢在燃烧,最终我一个没忍住,身子猛然向前一冲,一头撞在了他的身上。

之前我所表现出来的逆来顺受,让徐超认为我就是一个任人拿捏的软蛋,哪里会料到我会突然的还手。

徐超被我这么猝不及防的一撞,脚下几个趔趄险些摔倒,一时半会儿竟然没有缓过神来,只是有些惊愕的望着我。

“我和孙倩只是普通的师生关系,不跟你计较你还来劲了是吧?”我略带怒意盯着徐超,自己现在已经被打的早已是遍体鳞伤,如果不狠狠讹诈一笔钱,岂不是白白挨了这一顿打?

徐超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冷哼一声:“那你还想怎么样?得罪了我你还想安然无恙的离开?我还是那句话,下次再敢让我知道你和孙倩在一起,老子非要把你大卸八块不可!”

这种被迫胁的感觉让我感到有些不悦,不过转念一想我便有了一个好的解决方法,随之讪笑道:“行,我和孙倩不再见面总该可以了吧?”

“哼,算你识相。”

我指了指自己伤痕累累的身体,笑道:“那你把我打成这样总该有个说法吧,这样吧,你拿五万块钱这事儿就这么算了,我保证以后和孙倩不再见面。”

我心里微微窃喜,如果这个傻帽真的同意了,这绝对是一笔划得来的买卖,反正我和孙倩也没什么关系,只是我知道她的秘密而已,况且孙倩已经答应了给我封口费,晚上还会白白奉献出她的身体供我享用。

到头来我只不过是挨了顿打,却赚的盆满钵满还能享受和美人的鱼水之欢。

正当我如意算盘打的啪啪作响时,我却没有注意到徐超的脸色深沉了起来。

“小逼崽子,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是吧?”徐超走到我面前,抬手用力的推搡了我一把,说:“我要是不赔你这钱,你还能把我咋地。”

“还能咋地,我报警,咱走正规途径解决就成了。不过看你这么有钱有身份的,应该不屑于这几万块钱才对吧,更何况你要是因为我这个穷酸老百姓去了警局,我倒是没什么,就怕您掉价呀。”我撅了撅嘴,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徐超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副诡异又阴险的笑容。

只是,正当我暗暗得意的时候,只见徐超猛地一抬腿朝我的裆部踹了过来。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