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陆永康苏妍小说阅读-你的寂寞只有我懂大结局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2 03:03

陆永康苏妍小说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这是作者痴痴爱在创作的一部言情小说,讲述陆永康、苏妍的现代爱情故事。情节内容十分精彩,推荐大家阅读。最近这本小说完结了,很多小伙伴不知道在哪里看,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

>>>>《你的寂寞只有我懂》在线阅读<<<<

你的寂寞只有我懂小说

“许总,您好!闻名不如见面,您果然是器宇轩昂啊!”我强忍住心里对他的鄙夷,笑着奉承道,上前伸出手。

老许没理我,一双色迷迷的小眼睛还盯着苏妍不放。

“怎么着,你还特意带了个护花使者,怕我吃了呀?”他哈哈开着玩笑。

“哪儿啊,他刚到公司,我是带他来跟你好好学习的。”

“陆助理你好,我是许总的秘书,我姓马!”许总身边梳着齐耳短发的高个女人主动对我伸出手,我轻轻握了一下,说了几声幸会。

几个人在门口寒暄了几句,就进了饭店包间里坐下了。

“苏妍同志,你前两次都没喝酒,这回可是非喝不可了。”

“许总,你知道的,我不会喝酒。”苏妍颇有几分为难。

“胡说八道,哪有做业务的不会喝酒的?要想让我把货提了,你酒就必须到位。小姐,给来两瓶白酒。”

苏妍张了张嘴,本想再拒绝,看老许脸色不太好,又改了口:“好,我豁出去了,舍命陪君子。不过今天当着他们两个人的面,你可得说好了,我喝到位你就提货。”

“好,一言为定!”老许豪迈地说。

酒菜很快就都到位了,我能看得出老许就想借机把苏妍灌醉了,干些什么。

我作为她的助理,当然要义不容辞地替她挡酒,虽然我也不怎么会喝。

马助理也不是吃素的,跟着她的老板左一杯右一杯地敬我们两个人。

没几个回合,苏妍就趴在桌子上了。

我还是留了一点儿心眼,怕我喝多了,没人照顾她,她反而要被那色狼占了便宜。

“哎呀你看看,这还真是喝多了。马助理,你去旁边的酒店给他们开两间房,我要亲自照顾照顾苏妍同志。”

苏妍抬起头,脸色潮红地看着老许傻笑,她该不会真要跟他去吧。

我靠,我拼死拼活地为她挡酒,何必呢,反正人家是要睡的,我这不是他妈的脱了裤子放屁——多余吗?

我刚想到这儿就听苏妍说了一声:“不好意思,我真不能喝,喝多让你见笑了。来的时候陆助理已经订好房间了,就不麻烦你们了。许总,你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是你说的,我喝到位你就提货,我可信了你的话了。”

看来老许也不是什么坏透水的人,见她真是喝的不少,倒也不为难,不强求她怎样了。

他爽快地答应了一声:“我答应过的肯定算数,小马,你开车把他们送到酒店去吧。”

“不用麻烦了,我带苏经理回去就好。”我架住苏妍,扶出了门。

苏妍好像腿脚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指了指旁边一家酒店,跟我说:“就到那里吧。”

我把她扶进大厅坐着,去开了两间房,拿好房卡把她扶进她的房间,回手关上了门。

“好热,好难受。”她嘟囔着,伸手扯自己的领子。

我低头一看,她脸红的厉害,眼神都有些迷离了,额头上满是汗,细细密密的。

“帮帮我。”

帮她?帮她干什么?我不由自主地想到,是帮她解决什么问题吗?

不,不可能,这想法太奇怪了。

“帮我,我好热。”她再次扯领口,脖子处白皙的肌肤被她这么一扯,露出了一大片,我的喉头顿时有些发紧。

我深吸了一口气,快速地帮她把粉色套装里的白色衬衫扣子解开了几个。

谁知,她竟然趁势抓住了我的手,往自己身上放。

“我热......”她低喃了一声,按着我的手,让我摸她。

我的脑袋轰的一下,差点不能思考。

她这是在干嘛?

就在昨晚她还义正言辞地让我别碰她,说会报警。

她醉眼朦胧地看着我,低声乞求道:“陆永康,我热,我好难受。我想!都是你,是你昨天那样亲我......我想了,我受不了了!”

她在说什么呢?她还知道我的名字,她没完全糊涂。

她的话让我顿时感觉到血脉愤张,也分不清她说的是真还是假。

我也喝了酒,那时真是感觉到控制不住了,一下扑到她身上,就开始不管不顾地亲她的嘴。

这一次她不像前一晚那样被动,而是反客为主,很热情地搂住我的脖子,跟我激情缠吻。

她的口中有一股酒香味,亲她亲的我几乎都醉了。

那时候,我完全想不起林桑艳了。

我压在她身上,像只失去理智的野兽。

她很舒服的样子,轻轻磕着眼,睫毛微微颤抖。

她全身都在颤抖,激动的不像话。

我那时候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有两年没接触过男人,好像那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后来回忆那晚,总是让我觉得热血翻滚,主要是她太主动了。

你可能想象不到,当一个总是对你冷冰冰的女人,她主动地对你张开怀抱时,我心中的激动心情。

我反正就像是中了大奖似的,生怕她一下子回过神来不让我碰。

这回我没犹豫,所有的动作都很干脆利落。

我撩起她的套裙,把她裙子推高。

她确实没撒谎,身体一如她话中所说的那么寂寞。

她好像很舒服,又好像很难受,一会儿又贴我更近,鼓励我。

我大概只剩下一点点的理智了,那点儿理智提醒我,做这事儿必须她真的愿意。

我,问她:“苏经理,你真的愿意让我......我是说我们真的可以那样吗?你会不会告我?”

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清醒,红着脸皱着眉,急促地说:“不会,保证不会。你快来好吗?我都受不了了。”

这句受不了彻底把我理智弄没了,我他妈的也控制不住了。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