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有情皆孽无人不冤余音战琛by数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11:02

新书推荐《有情皆孽无人不冤》小说最新章节,小说由作者“数字”创作,讲述主角“余音战琛”的故事,本站带来有情皆孽无人不冤余音战琛by数字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全书章节内容精彩,情节曲折动人,受到广大读者一致好评,小编在此推荐阅读!


>>>>点击阅读《有情皆孽无人不冤》最新章节<<<<

有情皆孽无人不冤小说

感受到*的剧痛,泪从余音眼角滑落。

曾经的战琛是那样的温柔,什么事情都会顾虑自己的感受,现在却恨自己很得发狂……

余音有想过把一年前分手的真相告诉他,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就让这个秘密永远留在心里吧……

她闭上眼,将绝望尽数遮掩。

看着身下痛苦的人儿,战琛冰冷的内心起了一丝波澜,有些心疼,但一想到这个女人当初的背叛,就将这一丝心疼甩在了脑后。

……

几个小时后,一切终于结束,余音犹如被丢弃的木偶,木然的躺在床上。

战琛没有丝毫眷恋,抽身下床,穿上自己的白色衬衫,冷漠的看向床上的余音。

洁白的床单上,那一抹红有些刺眼。

战琛眼色一变,但随即眼底又恢复的冷漠,转身就要离开房间,就在这时--

“等下。”

身后传来余音虚弱的声音,战琛脚步一顿,回首,就看见她艰难地抬起了手臂。

“你还没有给钱。”

战琛一愣,随即就被怒火淹没。

钱!

你就这么喜欢钱吗!

“呵呵,好!看在你这具身体还算美味的份上,我再多给你五十万!”

战琛看向余音的眼神像在看一个死人,出言讽刺着她。

他拿出了支票簿,正要拿笔填下,似乎想起了什么,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十分钟内,给我拿一百五十万过来,现金。”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冷笑着看着余音。

余音被战琛看的难受,尤其是他眼底毫不掩饰的鄙夷,让余音无地自容,但为了拿到钱,余音将被子一裹,把头*被子里,静静的等待。

不一会儿,门外就传来了敲门声。

“总裁,这是一百五十万现金。”

战琛的助理拎着一个包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余音微微一愣,随即低下头,一副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将包放在战琛脚边,就躬身退了出去。

余音等门关上后,将脑袋伸了出来,眼神热切的看着战琛脚下的包。

战琛见余音这副模样,气极反笑,拉开拉链,从中抽出几叠钞票,信步走到床边,弯腰看着余音,“你不是喜欢钱吗?这些都是你的!”

说着,拿着那几叠钱,拍打着余音的脸颊。

余音的脸颊迅速泛红,那是被羞辱的,但她还是咬着牙,忍受着心碎的疼痛,强撑出一个笑脸,伸手去接那几叠钱。

战琛再一次被余音的不要脸刷新了认知,看着她这谄笑的样子更加愤怒,猛地将钱往天花板一甩,一张张红色的纸币很快就散落了一地。

看都不看一眼愣神的余音,战琛摔门就走。

门发出一声*的响声,这才将余音惊醒过来。

看着地上一张张钱,余音的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出来,她挣扎地起身下床,将一张张钱给捡了起来。

他,一定更加厌恶自己了吧……

余音伏在了地上,无声的抽泣起来。

忽然,鼻子一热,一股鲜红的血液涌了出来,她连忙用手捂住,心情更加沉重。

没有多少时间了啊……

余音拎着黑色大包,匆匆忙忙跑进第一人民医院主任办公室。

“逸白,我妈怎么样?”

余音撑着双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神焦急的看着一身白大褂的俊秀男人。

林逸白连忙从座位上站起,将余音扶到一旁坐下,关切的说:“音音,你先休息会,阿姨没事。”

“我们已经找到合适的骨髓了,只是手术费用……”

林逸白给余音擦着汗,很是心疼,这个女孩,以前是多么的青春活力,现在竟活成了这样。

一听有合适的骨髓,余音眼里掠过惊喜之色,立马说道:“我有钱,我有钱!”

说着将黑色大包拉开,一片红色将林逸白震住了。

随即看到了余音锁骨部分斑驳的青红淤痕,露出难以置信之色,“音音,你…你这钱哪来的?即使再缺钱,你也不应该…”

见林逸白眼神定在自己的锁骨上,余音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面色一冷,说道:“你不用管,这里有一百五十万,赶快给我妈安排手术吧!”

林逸白愣愣出神,半响才缓过神来,轻叹了一口气,有些迟疑的说道:“还差三十万,音音,要不再等等,我想办法筹钱,等筹到了,立马给阿姨做手术。”

还差三十万?

余音心头一窒,自己那样卑微的用身体换来一百五十万还是不够吗?

不行,必须要救妈妈!

余音一咬牙,说道:“我去找我爸!”

林逸白有些错愕,他很清楚余音家里的情况,要她爸拿钱出来,怕是不太可能啊。

“音音,你爸他……”

“我去求他,再怎么说,我也是他亲生女儿,他总不至于见死不救。”

话虽这样说,但是余音心里实在是没有底,她爸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何况还有……

算了,为了妈妈,就是跪,也要把手术费凑齐了!

打定主意,余音毅然起身。

林逸白望着余音萧瑟的背影,深深的叹了口气。

……

世纪公馆,余家大门外。

“爸,我妈的骨髓移植手术还差三十万块钱的手术费,求求你,看在你们夫妻这么多年的份上,帮帮妈妈,求求你了。”

余音脸上挂着泪水,苦苦哀求着她的父亲,余震南。

余震南心虚的看了眼大门,见没人出来,轻嘘了一口气,脸色一板,“音音,不是爸爸不帮你,只是爸爸的公司最近资金周转不过来了,实在是没有闲钱啊。”

闲钱?

余音难以置信的看着余震南,自己的亲生父亲,妈妈一生爱的人。

他居然说给妈妈救命的钱是闲钱?

一时间,余音心如死灰。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