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姐姐有毒柳眉李羽小说_姐姐有毒by东篱一妇

发布时间:2019-07-11 09:02

姐姐有毒柳眉李羽by东篱一妇全文阅读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姐姐有毒是一部非常经典的都市言情小说,在最近,姐姐有毒正式更新了,其中就有人问在哪阅读呢?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

>>>>《姐姐有毒》在线阅读<<<<

姐姐有毒小说

我仰躺在沙发上,从烟盒里又拈出一支烟咬在唇间,半晌方冷笑道:“你当三姑是傻子?你要是还想在此地继续混下去,我劝你就老老实实的。”

刀子拿起火机,替我把烟点着,趁机坐得又离我近了一些,叹了口气,说:“就是因为这一天天的太他妈提心吊胆了,不知道哪天就坏菜了,夜长梦多啊!所以我才想尽快多弄点钱……实在不行,一有个风吹草动,马上跑路也够了。”

他趁着替我拿烟缸,一只手有意无意地从我胸前蹭了过去,蜻蜓点水一般,又赶紧小心翼翼地瞄了我一眼,轻声说:“其实,我们倒也没什么,主要是柳姐你,我真是天天替你悬着心哪……”

对于刚才他那只手上的动作,我心里明镜似的,不由得嘴角下垮,脸上立刻冷了下来。

任何男人,在我眼中都是人面兽心的色坯,令人作呕的衣冠禽兽。我在这万丈红尘中混迹了这么些年,阅尽风月,只看见满眼的“色”、“利”二字,一颗心早已变得冷硬如铁。银货两讫后,甚至懒得多思忖一下。眼前这人,不过是借着我的肉体混饭吃的小流氓一个,居然也想来占我的便宜!

我的眸光瞬间变得冰寒刺骨。

刀子立刻察觉到了,他不安地把身子向后挪了挪,讷讷地说:“柳姐我……我刚才……”

我冷冷地盯了他五秒钟后,淡淡道:“兔子不吃窝边草,记住了?我不希望再有下次了,否则我会让三姑给我换人。你好自为之吧。”

在他惶恐和失望的眼神中,我站起身,把相机的内存卡放进手包中,进浴室去换衣服。

从浴室里再次出来,我已变身为一位端庄高雅的贵妇人。粟棕色的长卷发一丝不苟地盘起,妆容精致而干净;穿一件优雅的黑色斜肩小礼服裙;白皙颀长的脖颈上,硕大的钻石项链折射出璀璨而冷艳的光芒。

刀子已看得呆了,连忙站起身,极不自然地望着我,喃喃道:“柳姐你……真的好美……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我并不朝他多看一眼,只淡淡道:“我去见三姑,顺便放松一下。”

说毕,拿了车钥匙,径自走了出去。

刀子一直在后头看着我,神色不甘,眼神阴郁。他当然知道,我说的“放松”是指的什么。

午后的阳光正炽,白花花地刺着人的眼睛。我低头走出公寓,顺手戴上一幅硕大的宽边墨镜,大得足以遮住我半张脸。

我有很多幅各式各样的太阳镜,我喜欢躲在暗色镜片后的那种感觉。我能看见别人,别人却窥不到我的眼睛。这种感觉令我非常安心。

打开音响,电台里流淌出低沉而柔缓的调子,是一首老歌,卡朋特的《yesterdayoncemore》(昨日重现)。

昨日重现,昨日重现……

我的心中猛然掠过一阵刺痛。下意识地抬头,后视镜中映出我美丽而僵硬的脸,如水双瞳中正射出冰冷而肃杀的光芒。

我的唇角扯出一丝冷笑,重重关掉音乐,车子风驰电掣般一路绝尘而去。

“迷离夜”是位于南城的一家女子私人会所,会员制,并不对外营业。客户或有权,或有钱,或两者皆有,都是有些身份背景的女宾。

我平均半个月来这里一次,很规律,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了。

因为有预定,进门后我并不多话,只向前台随意抛下简短的几个字:“老样子,还是5号吧”,便径自向二楼走去。

领班满面堆笑地跟了上来,一边殷勤地替我开了房门,一边有些为难地说:“真不巧,5号家里有事,请假了……要不我帮柳小姐换一个?”

我微微皱了下眉头。

我每次来这里放松,都是点5号。我习惯于他的手法和技术,每次他都能令我满意。而换人这种事,实在是不靠谱和令人厌烦。

领班见我面色不愉,忙小心翼翼地说:“新来的13号,也是经过了专门培训的,技术上完全没有问题……最重要的是,清纯嘛!嘿嘿……”

我差点乐了。来这里赚女人钱的男人,还能跟‘清纯’沾上边?

“让他过来吧”,我无可无不可地漫应了一句,转身走进包房。

褪下衣裙,我先去套间浴室里泡了个玫瑰牛奶浴,又汗蒸了15分钟,直到皮肤微微发红并渗出满身汗水后,这才又沐浴一番,裹着浴袍清清爽爽地走了出来。

我一边走,一边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头发,猛不防听见有人在那里局促地说了声:“您好,我是新来的13号,请您多多关照。”

我吓了一跳,抬眼望去,见一个非常年轻的小伙子笔直地站在那里,穿着会所技师统一的白衣黑裤制服,顶多二十岁的年纪,看上去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眉眼很是俊秀。

“你是新来的?嗯,好”。我扫他一眼,随口应了句,就自顾自去开了冰箱,拿出一罐冰可乐。

“您刚蒸过桑拿,出了汗,不宜喝太冰的饮品……”那人轻声阻止我,随即走过来,将他手中托盘里一杯温热的枸杞红枣茶捧到我手上。

他的声音很轻很低,显而易见地透着紧张。果然是新手。

我没有言语,但是依言放下了冰可乐,将那杯热茶一饮而尽,继而优雅地坐在了按摩床上。

“去仔细地把手洗干净,就开始吧”。我看着他,淡淡道。

我做全身推油的时候,不喜欢说话。估计领班把这一点交代了13号,所以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不大敢和我交谈。

我面朝下俯卧在按摩床上。他犹豫了好久,才嗫嚅着轻声说:“姐,现在我需要帮您脱一下衣服……”

我懒洋洋地嗯了一声,微微向上把腰弓起一点。他俯下身,两手抄到我前面,把那浴袍的带子轻轻拉开,继而双手放在我的衣领上,缓缓的将那袍子一点一点褪了下来。

现在,尽管我仍是以俯卧的姿势趴在床上,但已然是浑身赤裸地呈现在他面前了。

房间里好半天寂静无声。我诧异地扭过头去,见这个新来的13号浑身僵直,满面胀红地站在那里,眼睛却正一眨不眨地望着我的臀部,那神情简直难以言喻。

我,身高168,体重52公斤,腰肢纤细盈盈一握,却拥有38D的豪乳和饱满紧致的丰臀,全身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幽暗的灯光下,我玉体横陈,纤毫毕现,他难免看得心猿意马。而且,他是个新手,香艳场面见得少,失态太正常了。

我别过头,淡淡道:“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就开始吧,我时间不多。”

13号如梦方醒,脸上一时红胀得几乎要滴下血来。

他慌乱地“哦”了一声,急忙走到墙角小柜子那里,拿了一瓶精油在手,重新折返了回来,中间差点碰翻了一张椅子。

这么拘谨生涩的样子,如何为我服务,使我身心放松呢?

我略蹙了一下眉,淡淡开口:“别那么紧张,随意些”。虽然这么说着,我其实对今天的“放松”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打算让他胡乱推几下油我就起身离开。

他站在我身侧,很轻地“嗯”了一声,接着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似乎在镇定着自己。

又过了半分钟,有几滴沁凉的精油滴落在我赤/裸的肩膀和后背上。我听见他双手合在一起反复摩擦了一会,以便使掌心变热,接着他那双温热的手掌便轻轻覆在了我的背上。

他起初非常紧张,接触到我的肌肤的一刹那间,我能感觉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手法也有些凌乱。我暗暗想,我不会是他接待的第一位客户吧?

不过两分钟后,他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他的手法很快流畅了起来,力道也均匀,不轻不重。当他热热地双掌包住我的肩胛,缓而沉地经过后背,一路按揉到腰部的时候,我感觉十分舒服。每一个穴位他都拿捏得十分到位,每一条经络的走向似乎都精确地在他的掌控中。看来他的确是花了心思仔细研习过很久的。

这样认真谦和的态度,和会所里其他那些主要就是来赚皮肉钱的男娃子十分不同。多少让我感觉有些意外。

他在我肩背上持续按摩了七八分钟后,又开始按摩腿部。此时,我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浑身都处于一种极度松驰的状态,十分舒服。他娴熟而老练的手法简直让我有点意外之喜——今天就算是只做纯粹的按摩,没有其他的什么服务,我也已经很满意了。

“去跟你们领班说,我再加一个钟”。我依旧俯卧在那里,头也不抬,慵懒地吩咐道。

13号愣了一下,立刻便喜出望外地向我连声道谢:“好,好的,谢谢您!”

他的声音里有不可抑制的激动和感激。作为一个新来的技师,初次上工就能得到客户的满意和肯定,我能理解他此时此刻那种欣喜若狂的心情。

我不禁微微笑了一下。

有了我的肯定和鼓励,第二轮按摩开始后,我明显感觉他完全放松了下来,不再象一开始时那般小心翼翼。按,压,揉,捏……他的一双手在我身上酣畅淋漓地游走着,我的身体越来越放松,越来越感到舒适。

这一回,他大胆了许多。

之前,他小心翼翼地回避着我身上很多敏感的区域,比如胸,比如臀。现在,他的手开始有意无意地触及这些地方。从腰部一路向上推到肩膀,再从两肋滑下时,手掌如蜻蜓点水般从我双乳的外缘一带而过,似是无意,又象试探。

我略微错愕了一瞬,不过还是配合地调整了一下俯卧的姿势,将两臂懒懒地高抬过了头顶。

他受到了鼓励,更加大胆地将手往我胸前推进了两寸,顺势将手掌伸展开,包住两侧外半球的位置,缓缓地按摩起来。

唔,好舒服……

我轻轻叹息一声,不由自主舒展了身体,并阖上了眼睛。

他的两只手温暖而有力度,从那两团外侧划着圈一路轻柔地向里抚摸揉捏,每次到乳/晕部位就戛然停住,不再有进一步的动作,仿佛怕触犯到我似的。

而我的身体随着他手上的动作,开始悄悄起了变化。我的周身上下开始渐渐发热,有某种原始的欲望在不断累积升腾。

我,似乎在期待着他有进一步的动作。

就在这时,他的手又一次划着圈贴近到了乳/晕上,并停止了动作。我正在想,接下来他大概又要缓缓推下去按摩腰部那里了,谁知他静止了五秒钟,忽然把食指中指并拢,用指腹按在了我的两粒樱桃上。

这突如其来的刺激由不得令我浑身一颤。他手指上似有一股电流,经由桃尖那里瞬间传达到大脑,我的身上莫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由自主轻哼了一声。

他立刻停住,小心翼翼地轻声嗫嚅道:“我……是不是冒犯了姐姐了?”

我继续舒适地俯卧着,头也不抬,带着含混的鼻音,懒懒地说:“唔……很好……继续。”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