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谁在我身旁免费阅读_谁在我身旁by薄荷二两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9-07-11 05:32

谁在我身旁免费阅读由小编为大家带来,《谁在我身旁》是作者薄荷二两原创的一部灵异言情小说,主要讲述方明、陈琳、谢雨晴之间的情感纠葛,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文章精妙绝伦,扣人心弦,推荐大家阅读。下面介绍在线阅读方式,喜欢的朋友不容错过!

>>>>《谁在我身旁》在线阅读<<<<

谁在我身旁小说

都说大学生是毕分族,一到毕业就分手。但偏偏我和女朋友就不信这个,毕业之后我俩努力进了同一家公司工作。

我们俩也都干劲十足,想着攒钱,再过两年就结婚。

这不,最近公司为了调动员工积极性,公司给出差同事奖励补贴。

这次公司派遣我到河北,白天和客户商谈,夜晚回到宾馆,我给女友打了个电话。

刚刚聊了没两句呢,她就想挂电话,“早点睡吧,今天我太累了,不和你多聊了……”

我隐约听到了电话那头还有其他人的声音,就问她家里怎么还有人呢。

女友不耐烦的说,“你出差我一个人害怕,就叫了闺蜜雨晴过来陪我,怎么地,你还不相信我啊?要不我让她跟你说两句!”

我心里咯噔一跳,勉强的笑着说不用了,“我当然相信你了,女友,早点睡吧。”

挂了电话之后,我点了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满心忧愁。

没想到毕业才多久,我女友就学会撒谎了。

如果在家里陪着我女友的是雨晴,那现在躺在我床上的又是谁!

雨晴和我对象大学一直都是舍友兼闺蜜,非常好。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巧,毕业之后,她竟然和我们进了同一家公司,还跟我同部门。

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是一脸懵逼,觉得暗无天日。

有了她这么个好监视器在,我所有的事情岂不都无所遁形,我女友能通过雨晴知道的一清二楚。

但没想到上班没多久,雨晴就经常对我撩拨,搞得我心里痒痒的。

更没想到的是,这次来河北,她居然主动跟我们老大申请要和我一起出差。

就在五分钟之前,雨晴敲开了我的房门,径直进来躺在我床上,说她一个人睡觉害怕。

“王哥,快点来昆嘛~”看我打完电话,雨晴翘起了修长的大白腿,一点点的褪去黑丝,边抛媚眼边冲着我勾了勾手指。

放眼望去,睡衣下的神秘地带若隐若现。

但都这个时候了,昆你妹啊!

这个时候我哪还有这心情。

雨晴明明就在我床上,我女友居然还骗我说叫了她去陪自己,摆明了家里还有其他人。都这个时候了,老子哪还有心情昆。

我狠狠的把烟头扔到地上,准备抄起行李订机票连夜赶回去的,但很快我又犹豫了。

如果这个时候回去,我根本没法跟我女友解释,总不能说因为她闺蜜就在我床上,我发现她给我戴了绿帽子?

而且今晚要是走了,和客户约好明天的会议就黄了,到时候这一单业务可就黄了。

好几百万的单子呢,要是黄了,老大非得宰了我不可。

站在路边好久,我压下心里的火决定等回去再好好算这笔账。

在附近宾馆重新开了间房,一个夜晚都没睡好,第二天也不知道雨晴那女人怎么回事,电话也打不通了。

我一个人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了客户公司,好在我做的准备功课充足,硬生生把单子给拿了下来。

签完合同我立马给公司文员打了电话,给我订了最早一班回公司的飞机票。

下了飞机我打了出租,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公司,把合同给了老大后,我火急火燎的直接冲到了女友办公室,把她叫了出来。

一见面,她就拉着我的手,问我是不是很累,黑眼圈都出来了。关心我的模样和昨晚不耐烦的声音,根本不像是同一个人。

虽然她化了淡妆,但我还是看出来她有些憔悴,而且眼睛里还有血丝,好像昨晚也没睡好。

为了不露馅,我只得旁敲侧击的问她昨晚干嘛去了。

她噘着嘴瞅了我一眼,“还能干嘛,不知道谁养的狗在楼道里叫了一夜晚,你又不在家,我害怕,一夜都没睡好。”

说着话的时候,她还打了个哈欠。

呵呵,真是有趣,撒谎都不能走点心吗。昨天还跟我说叫了雨晴陪她一起,今天就成了一个人害怕没睡好了。

我本来想当场拆穿她的,但她手机突然响了。

我注意到她看手机的时候,眼神里闪过一抹惊慌,然后就跟我说还有工作要做,让我先回办公室休息,等她一起下班给我一个大惊喜。

大惊喜,呵呵,我看是个大惊吓吧。

不过当着公司这么多人要是拆穿她,到时候我俩都下不了台,少不了一顿吵架。我担心闹得太大,到时候影响不好被开除就不好了。

回到办公室后,同事们都夸赞我厉害,实习生就能拿下这么大的单子,转正涨工资是肯定妥妥的了。

我笑呵呵的跟他们客气了几句,就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开始工作了。

坐了一会后我抬头看了眼雨晴的位置是空的,难道她在河北还没回来?

正好经理过来,我顺口就问了他一句,“经理,谢雨晴呢,她出差还没回来吗?”

经理:“出什么差,她请了病假在家里休息呢。”

旁边的同事也笑着打趣,说我该不会是看上了雨晴,想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吧。

但我可一点都开不起来这个玩笑,什么请病假了,她昨天明明和我一起去出差了啊。

我跟经理一说,经理皱着眉头,“小李啊,你是不是出差没休息好,雨晴一直都在家休息呢,没有跟你一起出过差啊。咱们是人性化公司,怎么可能让员工带病工作呢。”

经理的说话的时候不像作假,我再三跟他确认了雨晴确实病了休假在家,已经一周多了。

顿时,我脊背发麻。

如果雨晴休假一周多,那和我一起出差的是谁……

我赶紧给雨晴打电话,但打了好几遍都不在服务区或者空号。

一整天上班脑子都浑浑噩噩,一直到下班我女友叫我回家我才回过神。

外面天都黑了,开车回家的路上,女友看我有些精神不集中,问我怎么了,专心开车。

刚开始问我随口敷衍说没事,接连问我好几次有些烦了,我不耐烦的吼了一句,“怎么了, 我还想问你怎么了,难道你不想说说昨晚你到底背着我做什么了吗!”

女友说她就是一个人在家啊,难道还能骗我不成,“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昨晚不知道哪家的狗一只叫个不停,没睡好,你看我黑眼圈都出来了!”

装!

装的还挺像。

这回我没客气,跟她说撒谎也要撒的像一点,不要自己说的话自己都园不上,“昨晚给你打电话,你还跟说害怕,叫了雨晴一起在家,你都忘了吗?”

“什么电话?”

女友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问我是不是记错了,昨晚根本没给她打电话啊,而且她不可能叫雨晴一起的啊。

我说能不能别演了,打没打电话难道我能不记得吗。

女友似乎也有些生气了,把手机递过来,“不信你自己看通话记录!”

我直接懒得接,通话记录直接可以删,当我不知道呢。女友还故意的把电话往我手里塞,我让她别弄了,没看见开车呢。

正这时候到十字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我口袋里手机嗡嗡的响,看来电显示是个陌生号码。

我接了电话,传来一个冰冷的女人声音,“不想死就不要回家,不要信陈琳的话,现在立刻下车!”

听声音有些熟悉,但分辨不出来。

我说你谁啊,说这话什么意思。

对方没回答我,只是跟我又说一遍,“想活命,你就按我说的来做!”

我又问她是谁,没回我。

女友问我谁的电话啊,我说不知道,骚扰电话吧。

她不信,把我手机抢过去,对方已经挂了,等她打过去的时候就是空号了。

打了好几次,到红灯变绿都没打通,她才把手机还我,催我赶紧开车回家。

我刚启动车,突然车前窜出来一个蓬头散发的人影站在车前,吓得我赶紧一个急刹停车。

还不等我把车停稳,两道灯光斜刺过来,一辆满载大货车从眼前呼啸而过,直接把那个女人撞飞的没影。

我瞬间愣住,两只手打颤,脚底发凉。

赶紧下车,那货车撞断了好几棵树,冲出花坛早就变形的不成样子。

但我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都没看到那个被撞飞的女人在哪里,好像凭空消失一样,毫无痕迹。

就算是被撞成泥,也应该有血流出来啊。

我正发着愣,手机又嗡的响起来,又是刚刚那个陌生的号码,我一接通,对方只说了一句话就挂断了。

“现在你相信我了吗!”

我愣了一晃神,脑海里一道晴空霹雳,瞬间明白过来。

如果刚刚不是那个突然窜出来的人影,恐怕被大货车撞飞的就是我!

脑补出的场景,让我浑身直冒冷汗。

不过,为什么这个人对我的行动了如指掌,能做到这一点,她肯定离我不远。

但我看了眼附近,除了来来往往的车,围观的路人也看不出谁可疑。

所以,她在哪呢。

我打电话回去还是无法接通,只能尝试的发了个短信,问她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

信息秒回:“我是雨晴。”

我脑海里嗡的一震,有些摸不透现在的想法了。

女友看我站着发愣,下车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找什么呢。

我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当然隐藏了让我不要回家不要相信她的话,只说了刚刚是雨晴的电话,是她救了我们一命。

女友又是一脸古怪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最近工作压力太大,总是说胡话,“刚刚在车上就想没跟你说,雨晴已经走了好几天了……”

我说她不是在家休假呢吗,去哪了。

女友顿了一下,才缓缓说道:“走了,就是死了。”

死了?

我感觉到眼角都直抽搐,这都是怎么了。

公司经理明明说的是休病假,而且刚刚雨晴还打来电话,那声音总做不得假吧,结果我女友居然说雨晴死了好几天了。

如果雨晴死了,那她怎么给我打的电话。

而且公司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吧。

联想到之前的事情,我瞬间就明白了,女友在骗我,目的就是圆住自己之前撒的谎。

呵呵,瞒着我在外面瞎搞,为了圆谎连死人这样的话都能编出来,我真的是无fuck说。

雨晴之前打电话让我下车的时候说过不要相信我女友,让我想到一种可能,这场被阻止的车祸跟我女友有关……

想到雨晴跟我说的话,我感觉女友的确很不正常。

我装作相信了女友的话,说出事了,我得报警。

“你疯了啊!”

女友劈手夺走电话,说这事跟我们没关系,不要闲的惹麻烦上身。

我抢过手机硬要报警,说都车祸出人命了,咱能眼睁睁看着吗。

女友说我有病,自己拦了辆出租车就走了。

看着她走,我才松了口气。

报警并不是我的目的,我只是想到雨晴说的让我不要回家。

如果这一切真的跟我女友有关,那家里肯定还有一场“大惊喜”等着我。

不管是真是假,不回家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

所以我干脆借机报了警。

没多久交警就来了,现场盘查一番之后确认货车司机酒驾,然后把我带回派出所去做笔录。

做完笔录都是半夜,我随便找了个路边摊吃了碗面,在街面上晃悠了一阵,找了间便宜的宾馆住下。

一整晚,我都在捋这几天的事情。

但想来想去,都捋不出头绪,杂乱如麻,根本分辨不出个子丑寅卯来。

第二天去上班,精神萎靡的,哈欠连天,根本不在状态。

经理看我这模样,问我需不需要请假回家休息,反正明天就周末,不差这一天。

我本来想着随便熬一天就算了,但经理这么一说,我琢磨了下就干脆请假了。

硬撑着影响其他同事,经理看到了也心里不舒服。

找人事写了假条,顺便要了雨晴的住址。

与其猜来猜去疑神疑鬼的,不如直接上门去找她问个清楚。

打了车奔去雨晴住的小区,还没进去的时候,路边蹲着的一个老乞丐突然抓起竹棍朝着我脚边抽了一棍,“脏东西,离老子远点!”

虽然没打中我,但这无缘无故的被人连骂带抽的,搁谁不生气,泥人也有三分火气呢。

我停下脚,回敬了一句,“老东西骂谁呢!”

“骂的就是你!”

老乞丐中气十足,脏兮兮的面容下双眼格外的晶亮,拿着竹棍冲我挥了两下,嫌弃的说:“看你打扮的人模狗样的,非要当个色 鬼!呸!”

卧槽!

这就不能忍了!

现在正好下班的高峰期,来来往往的不少白领,偏这老乞丐嗓门又大,引得周围人都盯着我看。

“老东西日子过腻歪了是吧!我特么今儿不打你还真不成了!”

我气急,冲上去对着老乞丐脸上就是两拳。

见我真的动手,围观的人堆里来了个大哥按住我,“小兄弟和一乞丐计较什么这不跌了份么!听哥一句,算了哈!”

这男的力气大,扣住我肩膀的手掌和铁杵似的,我试了两下没挣开,只得作罢省的更丢人。

“妈的别给老子再见着你!!”

我指着他鼻子恨恨骂了一句,不料刚才还抱着脑袋缩在地上的老乞丐忽然抬头,冲我诡异一笑,幽幽的说,“你确实不一定能再见着我了,嘿嘿。”

那调调,听的我浑身汗毛直竖。

不过这边的动静有点大,有几个路过的已经拿出手机开始录像。

我心下一跳,赶紧捂着脸小跑离开。

雨晴家里住的比较偏,大马路拐进去后要绕到小道上,周围是一片没有开发的空地,大晚上的一个人走还有点慌。

我缩了缩脖子,莫名觉得有点冷,等电梯的时候点了根烟才好些。

“咚咚咚!”

没敲几下,门就开了,出来的是雨晴本人,穿的衣服还是那天晚上来找我时的样子。

“怎么了?快进来啊,傻站着干嘛。”

雨晴似乎不意外我回来,热情的请我进屋坐,我搓搓手,有点尴尬,来的比较突然,见到人了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但是雨晴还活着,说明我女友还真的用这种谎言骗我。

我气得厉害,想想咱俩好歹也是一个大学谈下来的,那么些年都没吵几次,如今打算结婚了倒出了这档子事儿。

是个男人被戴绿帽子都不能忍好吧。

我心里琢磨着事儿呢,胳膊被雨晴一拉一拽的就进了她家。

“嗳,没事儿,我就路过,上来瞧瞧你,这就先走了啊!”

我一惊,出差那天的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眼前,我赶紧站直了往门口走,嘴里说着推脱的话。

我特么要是也跟女友一样出轨了,还有什么脸面义正言辞的教育她?

“别啊,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雨晴按住门把手,靠的我极近,都能感受到双方的呼吸。

“你给我打电话说的那话是什么意思?”

我想了想,反正都来了,索性说清楚。

我直起身装作随意的往她家客厅走,房子里摆设还挺干净的,但地板好像有几天没打扫了,有些灰,而且家里还有股子怪味儿。

“就是字面意思呗,”雨晴跟在我后面,一屁股坐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

“咳,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说清楚点,你这说一半藏一半的是要干嘛,可别挑拨我和陈琳的感情。”

“你俩还有感情呢?不都老夫老妻的能有什么快感,”雨晴撅嘴。

“有些事不该知道的就别多问,省的惹祸上身。”

“你啊,晚上别回去,也不要单独和陈琳带一块就成。”

雨晴这幅漫不经心的模样是我从未见过的。

妈的!老子女朋友背着我偷人,我和雨晴搞一搞算什么?

反正现在已经证明了人活的好好的,骗人的是我女友,还有什么好废话的?

我心头火气,咒骂了一声后跨过挡在我和雨晴中间的茶几。

雨晴和我女友完全是两个类型的。

完事儿后我舒爽的昏昏沉沉睡了过去,一觉到天亮,醒来的时候雨晴人已经不在了,床铺也意外的整洁,和昨晚上的一片狼藉完全不同。

“啧啧,是个手巧的小女人,”我咂舌。

我又躺了会儿,脑子里回想着刚才的滋味儿,我迷迷糊糊的又睡了一觉。

再次醒来后我去浴室收拾了一下,出来的时候才中午,反正雨晴人也不在,我留着也没意思,打了几个电话都没通。

趁着天亮,我回了趟家,和女友出了这档子事儿,我得好好想想这婚到底该不该结。

婚前就给我戴绿帽子婚后还了得。

再说,我也没能把持住,还是和雨晴滚在了一起。

我心里烦躁,到家门口的时候想抽根烟再上楼的,但摸遍了口袋找不到烟盒,只得作罢。

熟门熟路的进了电梯,我按下楼层后半靠在墙面上,等着电梯往上升。

“叮咚!”

十三楼到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然而却没人出去。

我一愣,回过头,愕然发现电梯里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我顿时醒悟过来,刚才就我一个进的电梯,可我按的根本不是十三层!

这是……见鬼了?

我僵硬的看向电梯按钮,果然,上面亮着两个按键,其中一个是我家。

“靠!”

我嘴里骂了一声,憋足劲跑出电梯,有些发软的双腿晃了几下才站稳。

回头看的时候,那电梯门还开着,安全灯一闪一闪的有些渗人。

我不敢再坐电梯,扶着墙往安全通道走。

反正我家就在上面几层,稍微走一下也不碍事。

缓过劲后,我使劲儿往楼上跑,经过十四楼时,绿油油的楼层牌晃花了我的眼。

又上了几层后,我趁着喘气儿的功夫抬头看,发现眼前的依旧是十四楼。

遇上鬼打墙了?

我不信邪,干脆掉头往回跑,然而跑的我腿都快断了,依然没有瞧见任何出口,始终只有一层有一层的楼梯,不是十三楼,就是十四楼……

powered by 句容市茅山镇永兴万家苗圃场 © 2017 WwW.zjjushu.com